悠悠书盟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八十七章 不领情

第八十七章 不领情

  “掌柜,您认识这人?”徐亮闻言好奇地凑上前来,对着那女子的脸仔细瞧了瞧,突然嗤笑一声:“我当是谁呢,原是那行事放浪的瞿小姐,吃着盆儿里的,看着锅里的,可真是好教养欧!”

  “你!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真是令人恶心!”瞿玲玉气的握紧了拳头,咬着牙怒瞪着他们。

  “诶,你不会是也要占我便宜吧?”徐亮故意上前,挺了挺胸膛,垂着眼皮一脸戏谑的看着她。

  “哼,咱们走着瞧!”她愤恨的扭转身,踢了刚被救起来靠在车旁喘气儿的仆从一脚,大声叱道:“快点起来赶车,耽误了吉时小心那板子可不是吃素的!”

  那人撑起眼皮抬头看去,哑着嗓子应道:“小姐,您没事吧?”

  瞿玲玉低头瞧见自己透湿的衣裙全部黏在了身上,立时羞恼起来,又狠狠踢了那仆从一脚:“你往哪看呢?仔细瞎了狗眼!”

  那人慌忙低头,扶着车架站起身,去寻不远处掉落的马鞭。

  瞿玲玉又走到两个丫鬟模样的人面前,一人踢了一脚:“走了。”

  这次的动作似乎轻了些,小丫鬟抚了抚被踢的位置立即跟了上去,扶着她上了唯一一辆还算齐整的马车,简单归置了一下,待那车夫套好马,登上车子,吱吱呀呀的走了。

  直到这马车行的没了影儿,穆敬荑他们才缓过神儿来。

  “小姐,咱们也走吧,再晚就赶不到吃住的地方了!”徐亮看了眼仍旧东倒西歪靠坐在破损马车附近的那些人,心中尤为感谢上苍让自己遇到个好主子。

  “那这些人呢?”紫芙低声道。

  “嗐,他们的主子已经离开,过后肯定会派人来接应的!”徐亮应道。

  “走吧!”穆敬荑犹豫了一下,迈步向马车走去。

  临近夜半,前面终于见到了人家。

  “掌柜,前面就是祈安县城了。”徐亮欢喜道。

  穆敬荑探头去看,不禁疑惑起来:“这儿怎么没有城门?”

  “掌柜的,您误会了!咱们看到的是城外穷苦人家的住所,城门还要再往里些。不过这个时辰,城门应是关闭了。”

  “这里有可以借宿的地方吗?”穆敬荑有些担忧起来。

  “有,小的记得这边儿有个专供来往客商留宿的小客栈,虽然比之城里的大客栈简陋些,但也能凑活住。”

  “行,那就去吧,时候不早了!”穆敬荑叹了口气,身上又湿又冷,再加上一路颠簸,若是没有凌霄,她真要坚持不住了。

  马车在一栋石头砌成的屋舍门前停下,从窄小的窗户处隐隐可见几缕灯光。正中两扇可容三人并行的粗木大门虚掩着,一个穿着木屐的小伙计闻声到了门边儿。

  “请问客观几位?咱们这只剩一间房了。”

  穆敬荑看了看紫芙,一阵犯愁。

  徐亮尴尬的挤出一抹笑:“主子不用担心,小的身子壮实不惧寒凉,在哪都能睡,今儿个我就跟这马睡,挨着它还暖和!”

  “就不能再腾出一间了么,哪怕是杂物间也好啊!”

  小伙计将门开的大了些,讪讪笑道:“不瞒您说,剩的这间房就是刚腾出来的杂物间。

  今日下的雨,留宿的客人多,早就没地方住了,这还是我们掌柜的心善,怕后来的客人没地方休息才命小的打扫的。”

  得,这下真没得考虑了!

  杂物间即便是收拾了,仍旧有一股子霉味,角落处甚至还有不知名的虫子叫声,穆敬荑缩成一团,尽量捂住耳朵不去听那声音。

  紫芙倒是没那么多想法,沾床板就睡着了。

  次日清晨,穆敬荑是被外面的吵嚷声惊醒的,睁开眼时外面已然大亮。

  紫芙端着洗脸水进来,见她醒了,贼兮兮走到近前:“诶,昨日那姓瞿的女人也住了这客栈,早上醒来发现竟有老鼠在她床上啃咬衣衫,欠点儿吓晕过去,现在正跟店家理论呢!”

  “老鼠?”穆敬荑慌忙从床上坐起,双手迅速的划拉了一遍身子,见没什么发现,这才放下心来。

  “徐亮呢?他昨晚休息的咋样?”

  紫芙闻言一笑:“徐大哥怕是比咱们休息的好,他昨日恰巧遇到那瞿家的车夫,人家心存感激就请他一同住了。刚我出去打水时,遇见他在买饭食。”

  “哎呦,你昨日就嚷着饿,到现在也没能吃上口饭,真是对不住!”穆敬荑慌忙起身,梳洗停当,背上包袱,拉着紫芙就往外走。

  “咱们先吃饭,这次一定要让你吃饱肚子!”她嘟囔着。

  紫芙无奈笑笑,随着她到了大厅。

  “主子,这里!”徐亮冲着她们招了招手。

  两人寻声看到他,快步走了过去。

  桌上摆了两盘包子,三碗粟米粥,一小碟拌菜。

  “也不知合不合紫芙姑娘的口味,我就选了大伙都吃的买了些。”徐亮笑着看向紫芙,完全把穆敬荑这个主子晾到了一边儿。

  紫芙有些不好意思,微低了头,拿了一只包子先递给了穆敬荑:“穆小姐,你先吃!”

  “哦,谢谢!以后叫我姓名就好,不用这么客气。”她伸手接过,和煦笑道。

  “那穆小姐年方几何?也许我年长呢!”紫芙又递给徐亮一只包子:“徐大哥辛苦了。”

  “嗐,不辛苦不辛苦!”徐亮乐呵的红了脸,接过包子大口吃了起来。

  “我是朝晖四十二年生人。”穆敬荑说完,咬了一大口包子。

  “啊,咱们两个竟是同岁!那你是几月生的?”紫芙惊喜笑道,声音不觉大了几分。

  “哎呀,吵死了,真是什么人都有,走走走,这里一刻我也待不下去了!”一道清冽的女声响起,穆敬荑将要出口的话瞬间咽了回去。

  大厅里所有的客人不约而同的向声音来处看去。

  轻纱遮面,月白色薄衫显得腰身极尽妩媚婀娜,多层打裥的藕荷色罗裙轻飘飘曳地浮动,衬的女子如出尘的仙子,高贵而典雅。

  “这人是......”徐亮皱着眉头,不敢置信的指过去,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紫芙咬着包子直愣愣的盯着那女人,含糊不清的吐出一句:“她是仙女吗?好美!”

  后面紧随而来两个丫鬟,一左一右扶住女人的手,垂着头恭敬向外走去。

  穆敬荑自然认得这人是谁,昨日脸花成那样她都认出来了,此时画好精致妆容的模样,她更是熟悉。不得不在心中感叹:难怪姓何那小子如此惦念!

  吃完饭,三人再次坐上马车,向着祈安城门驶去。

  晴空万里,一眼望去,祈安的城墙格外清晰。切削整齐的石块和着泥土堆砌在一起,目测得有三丈高左右,厚重而古朴。圆木做的城门已经打开,左右各有兵丁把手,肃然而立。

  要进城的百姓排成长队,一个个等着交税进门。

  轮到穆敬荑他们时,徐亮从荷包中拿了三十文钱交了上去。

  紫芙看到,不禁疑惑起来:“徐大哥,你为何要交如此多的进门税?”

  徐亮赶着车沿着青石铺就的街道行驶,转了下头儿笑道:“这样她们就不会搜车了,可以省下不少时间,县衙大牢的位置我也清楚了,多好!”

  “不对呀,我并没见到那兵卒指引方向啊?”

  “嗐,你不懂,这是机密,轻易不能告人的!”徐亮的得意的一笑,转头继续赶车。

  果然一顿穿街走巷,马车行到了一处宅院后身,最为显眼的就是比周遭院落高出许多的石墙。不远处有个狭窄的门洞,只准一人通过的样子。

  “主子,到了!”穆敬荑跳下车,整理了一下衣裙,又将帷帽戴好,随着徐亮向着那门洞走去。

  往里五尺远的位置有一桌案,后面坐着个狱卒,正仰靠在椅子上呼呼大睡。徐亮上前两步躬身施礼,低声道:“官爷好!”

  狱卒闭合的眼睛微微张了条缝儿,不动声色的扫了他们一眼,复又阖上了。

  穆敬荑连忙从身侧的挎包中掏出一只一两的银锞子,递到了徐亮手中。

  “官爷,这几日暑气重,您辛苦了!”徐亮再次躬身施礼。

  “啊,咳,嗯嗯......”狱卒皱着眉头,睁开两眼,歪着脑袋问道:“何事啊?”

  徐亮恭敬地将银锞子推到对方面前,小心陪着笑:“听说江灵络被关在此处,我家主子有些挂念,相求官爷给个方便,进去瞧上一眼。”

  狱卒嘴一撇,嗤道:“当这是菜市场呐,随便哪个都能进去逛逛?”

  穆敬荑淡淡一笑:“官爷说笑了,民女深知您有公务在身,也不多待,只容一炷香的时间便可,绝不给官爷添麻烦!”话落她立即蹲身施礼。

  “呵,有意思!也罢,今日正好衙门口歇假,几位爷都去吃喜酒了。”狱卒起身,淡笑着晃了晃脑袋,示意他们跟进去。

  穆敬荑还以为这一两银锞子进不去呢,不觉欣喜起来,脚步也轻盈了不少。

  这里的牢房并不算大,三人跟着狱卒转了两个弯儿,又下了一道十几层台阶,就到了关押江灵络的地方。

  “进去吧,机灵点儿,别在里拖拉太久!”狱卒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江神医,江灵络......”穆敬荑轻声嚷着,强忍着两侧牢房中的各种屎尿味道,一个个寻找过去。

  “江灵络......”

  “哎呀,烦不烦啊,大白天的竟打扰老子睡觉,信不信一刀将你砍了包包子?”突然牢房末端传来一声怒吼,震得几人一哆嗦,回音渺渺。

  “对不起啊!”穆敬荑小声道了句歉,开口问道:“请问江灵络江神医在哪间牢房?”

  “呦,竟是个小娘们儿,有意思!不会是这白面书生的相好吧?”那人自顾自说着,转而嘿嘿乐了起来。

  :。: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