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八十八章 探监

第八十八章 探监

  如此羞辱的话,穆敬荑自然恼怒,可跟这些关在牢里的囚犯置气,纯属浪费时间。

  突然通道尽头的牢门哗啦啦晃了两下,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紫芙,是你吗?”

  “江大哥!”紫芙快步跑了过去,双手抓着栏杆哽咽道:“江大哥,他们怎么把你移到这里来了?”

  “这里都是死刑犯,白面书生肯定也活不长了呗!”粗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语气中带着些许幸灾乐祸之意。

  “胡说!江大哥救死扶伤那么久,就算论积德行善也该活到百岁了,怎能被判死刑?”紫芙愤愤的的瞪过去。

  “唉,女子就是愚钝,这白面书生挖人家祖坟,办的那缺德事儿比我这抢夺财物的还要恶上三分,死刑算是轻的了,要我说就该凌迟!”

  穆敬荑走过去,看向与紫芙隔着栏杆相望的男子。唇上青色的胡须略显潦草,双眼带着一种淡泊于世的孤傲。一身脏污,唯有脸和手还算干净,确实如对面牢房中的大汉所言,肤色白皙,甚至用惨白来形容更为贴切。

  “你就是江灵络?”她淡淡问道,语调清幽,步子却尤为沉重。

  江灵络疑惑的扭头:“你又是哪位,寻在下何事?”

  “果真是你?”

  见他点头,穆敬荑激动地冲到栏杆旁,再一次问道:“你真的是江灵络?”

  “你到底是谁?我是与不是,如今已经不重要了!”他松开栅栏,转身回到铺着稻草的角落处,赶开一旁的老鼠,淡定的躺了下去。幽幽唱道:“前世因,今日果,了无牵挂,飞身去……”

  穆敬荑强压着怒火,恨声道:“你知不知道,秦湘她快没命了?”

  江灵络身子一僵,忽地转头,见她正红着眼瞪视自己,犹豫道:“她……怎么了?”

  穆敬荑哽咽着出声,想着秦湘那日渐孱弱的病容,不觉悲从中来。

  “还不是你研制的那个百毒丹害的,她不小心饮了至纯之水,如今已过数日,若再得不到救治,便唯有死路一条了!”

  江灵络沉默半晌,突然低低呜咽起来。

  “我对不起她……对不起她啊……”

  “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她不耐烦他的态度,冷冷斥道。

  “走,怎么走?那家人买通了师爷,誓要将我置于死地,今生我们师徒活着是见不到了,只盼着死后可以一同入黄泉!”

  穆敬荑大力拍了下栏杆,怒道:“你给我闭嘴,我问你,那家人给了师爷多少钱?你掘人家坟墓最终成功了没有,还是干到一半儿就被人发现了?”

  “你们快点儿啊,一会儿大人们该回来了!”狱卒站在通道入口喊了一嗓子,催促起来。

  “哎哎,这就出来了!”徐亮陪着笑应声。

  紫芙忍不住哭道:“江大哥,你不能死,我们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江灵络起身,快步迎上紫芙:“秦湘她怎么样了,你见到了吗?”

  “嗯,紫芙见到了,秦湘姐姐昏迷不醒,听照顾的丫鬟说已经喂不进任何饭食了。”

  “我其实挖的不是罗家祖坟,他们只是借机置我于死地罢了,我挖的是他家冤死的丫鬟,他们怕事情败露,这才想着杀我灭口。都是大家族里的腌臜事,说了也是污你的耳朵。”

  江灵络叹了口气,对一旁的穆敬荑道:“你若能救我出去,我...我这辈子都欠你一份人情,不论何时,只要你有求,我必应!”

  穆敬荑点点头,轻挑了下嘴角:“眼下我只要你救秦湘!”

  “走了走了,快点儿啦!”狱卒在通道入口大声喊道。

  “哎哎,主子,咱们走吧,否则下回就不好进了!”徐亮小跑过来低声提醒。

  “诶,小娘子,怎么走了,哥哥我这辈子也许再见不到如你一般的美人了,到近前来让咱瞧两眼呗,免得我下了地狱还留有遗憾......”

  “呸,无耻!”紫芙抢先啐了一口,拉起穆敬荑便往外走:“别理他,平白污了耳朵!”

  待脚步声远去,江灵络这才开口:“曹兄,你何必如此作践自己,无故吓唬她一个小姑娘干嘛?”

  “哼!”壮汉斜瞥了一眼,嘟囔着回到角落坐下:“我就是气恼,你这个白面书生,凭啥左一个右一个丫头来看你?

  我是长得糙了些,可至今竟无一人来看,连那隔壁的二丫都不想我,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曹兄一方英杰,自有慧眼识金之人,只是还未遇到罢了!”

  “唉,恐怕这辈子是遇不到喽,你小子若是能出去,还望帮我看一看家中老娘,也不知她老人家住的那房子漏没漏雨......”

  “曹兄放心,在下定铭记在心,若有机会一定救你出去!”

  “算啦算啦,没有期盼就不会失望!”壮汉摆摆手,倒头睡了,鼾声即刻便响了起来。

  这边,穆敬荑几人走出大门,回到了马车旁。

  “接下来咱们去哪?”徐亮问道。

  “送礼求人,既然他们送银子,那咱们也送!”穆敬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高策,只得选择笨办法。

  紫芙扁着嘴有些担忧:“若是对方家大业大,咱们才力拼不过怎么办?到时候银子也花了,事情还未如愿。”

  徐亮甩了下鞭子,示意她们上车:“主子,换个地方说话吧!”

  穆敬荑瞟了眼已站起身走到门口探看的狱卒,迅速扯了下紫芙,低声道:“先上车再说!”

  马车逐渐驶离大牢门口,向喧闹的街市行去。

  三人在城中找了家客栈,定下两间房,安顿好车马,随着伙计上了二楼。

  “客官,就是这两间,钥匙您拿好喽,有什么事冲楼下招呼一声就成!”伙计交待完,领了十几文赏钱,乐呵的下去了。

  三人进了屋,各自坐下,就着接下来的事情探讨起来。

  “掌柜,这送礼的事可行吗?咱们人生地不熟的,若是对方不赏脸或者收了银钱却不办事……那该怎么办啊?”

  穆敬荑叹了口气,沉吟了一会儿:“这样吧,你负责送礼,一次不要送太多,主要目的是打探消息,最好是将那户执意为难江灵络的底细打听出来,还有这位师爷的住所,打听的越详细越好。”

  紫芙有些不解,轻扯了下她的袖子:“你想到什么好主意了吗?”

  徐亮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行,小的尽量打听清楚,只是这时间拖得越久,秦姑娘那边就越危险。”

  “嗯,我明白,我这边也会积极想办法的。还有紫芙,你每日里争取去一趟牢房,尽量让江灵络吃得好些,也免得有人对他私下动刑令咱们不知晓。”

  “好!”

  “那就这样,咱们分开行动,我也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获得些线索。”穆敬荑起身,简单整理了一下鬓发衣角,快步出了门。

  想要获得所需的信息,最好的地方就是到茶馆酒楼等人流聚集的地方坐一坐,听听南来北往的人闲谈。

  雨后的祈安县城不管是屋舍树木,还是街道马车,都显得格外干净整洁。行人们的衣襟也显得鲜亮了不少,羽扇纶巾,罗纱瑶裙,或风流倜傥或婀娜妩媚,光是这些就可见祈安人的生活状态。

  嗒嗒的马蹄声不绝于耳,行人每走一会儿就要停下来让行。穆敬荑尽量沿着路边走,生怕有那疾行的车马刮蹭到她。

  “哐哐”伴随着铜锣声,两列衙役手中举着肃静的牌子,在前面小跑着开路。后面一顶簇新的青布小轿,由四个身材壮硕的轿夫抬着,颤颤悠悠随行。

  穆敬荑自打穿越过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阵仗,不免有些好奇,驻足观望起来。

  直到其中一个衙役气势汹汹的冲到近前,她才后知后觉的看向左右。

  不知何时,道路两旁的百姓呼啦啦跪了一地,唯有她一人还站在那傻愣愣的盯着仪仗看稀奇。

  “大胆,见到县太爷过来,竟敢拒不下跪,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衙役上前抬脚就踹。

  穆敬荑匆忙躲闪,转到一旁恭敬行礼:“民女不知青天大老爷到了近前,一时走神这才跪拜迟了,还望官爷恕罪!”

  “没看见?这整街的人都瞧见了,只你一人未见,我看你这俩招子留着也无甚用处,不如直接废了!”衙役一脸凶狠模样,出口的话令人不寒而栗。

  这时小轿窗口处的帘子掀了条缝儿,里面的人招了招手。

  衙役见了连忙跑过去,弓着身子道:“老爷,有何吩咐?”

  “将那女子带上,押到衙门里审问!”

  “是!”衙役转身又跑了回来,伸手就要抓穆敬荑的手臂,吓得她慌忙后退,险些撞上一旁跪拜的百姓。

  “竟敢违抗执法,好啊!”衙役冲身后一招手,顿时几个壮汉冲将过来,把穆敬荑围在了当中。

  刀剑触碰颈项的感觉着实不好。

  “各位官爷,误会误会,民女伏法便是,无需押解着。”她举着手一脸讨好的笑,心中默念着好汉不吃眼前亏,说服自己放宽心,随机应变。

  估计衙役们也觉得以她的能力很难有脱逃的可能,只驱赶着她随着仪仗一同前行,并未再过多为难。路上的人因为都是跪拜模样,谁也没发现这队伍里面还夹杂着一位女子。

  穆敬荑以第一视角身临其境的观看了一场七品芝麻官出行的表演。心中不禁感叹,这大权在握的感觉确实容易腐化人,没有点儿毅力还真就拒绝不了。

  行至县衙门口,衙役分列两旁,青布小轿当先走了进去,她也被人驱赶着进了衙门。

  祈安县的衙门比之昌隆县略新了些,门窗廊柱上的漆好像都是新刷上去的,隐隐还能嗅到味道。

  “将人带上来!”大堂之上,县老爷一声令下,穆敬荑正站那瞧热闹呢,突然被人猛一推搡,直接跌到了大堂中央的地板上,两旁衙役手扶木杖同时一戳,口呼“威武......”

  她身子不觉一抖,慌忙爬起,仰头看去,前方正是‘明镜高悬’几个烫金大字。

  :。: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