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八十九章 寻找突破口

第八十九章 寻找突破口

  “大人,民女并没有冒犯不尊之意,皆因昨晚做了个梦,说有位造福百姓的神明于今日午后伴着鸣锣金光现于街市,从此民众安居乐业,福泽绵长!”话落,她恭敬跪拜,模样既虔诚又激动。

  高高在上的县官猛地一拍惊堂木,嗤笑道:“一派胡言,真当这里是茶馆酒楼供你说书唱曲儿呐?”

  穆敬荑缩了缩脖子,依旧伏地不起,倔强开口:“大人若是不信,民女也无话可说,但民女并未说谎,的确看到了金光。”

  县官气的提起惊堂木正要砸下去,突然从一旁的小门儿里,走进来一位留着两撇胡子的干巴老头。那人凑到县官近前,悄悄咬耳几句,站在了下手位置。

  “啊...嗯......今日你拒不跪拜是真,啊......但是,本官今日心情好,就先饶你一次,啊...下不为例,速速滚出去吧!”

  穆敬荑疑惑的抬头,正看到县官摆手撵人的动作,心中顿时欢喜,窃笑着谢恩,起身快步退了出去。

  她抬头的一刹那,坐在上面的县官,顿时看了个满眼,端到一半儿的茶碗复又放下。抬手指着人离去的方向,对底下道:“这女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衙役们哪知道啊,不是禁声就是摇头。

  “唉,一群蠢货!”县官气恼起身,倒背着手快步向后院走去。

  沁芳茶楼,穆敬荑坐在一楼角落处,默默喝着茶水。此时她身上的衣衫颇为素雅,极不显眼儿,恰好躲在此处听闲话。

  “诶,你说的不对吧,师爷这都娶了三房小妾了,正头儿娘子也还健在,怎会无缘无故娶个平妻进门?”

  一位穿着短打衣裤的年轻男子,一边斟茶,一边对着旁边鼓着腮大嚼特嚼的白胖男子道。

  白胖男子接过茶碗,将口中的糕点抻脖儿咽下。“那有何新奇的,宋师爷打年轻那会儿就干这个,多少年的老资格了,有时候啊,他的话比县令大人的都管用。”

  “啊,有那么夸张吗?什么样的出身能嫁给他做平妻,低了只能做妾,高了人家怎会看得上他?”年轻男子窃笑,掩着半张口悄声道:“这么大岁数,怕是那床笫之事都不......”

  “诶,不准妄议上官,小心治你的罪!”

  “切,此等言论咱们只私下里说说。”

  白胖之人欠了欠身子,伏在桌上低声道:“唉!要说这嫁过来的平妻,出身也着实尴尬,听说其父早前做过天子近臣,可惜后来被贬,到临县做了县丞。”

  “县丞也不错啊,怎会甘愿让女儿给个师爷做小?”年轻人皱眉,有些怀疑这消息的真实性。

  “那是活着的时候,可怜他只在任几年就病逝了,如今这位小姐除了一个不成事的哥哥,就再无亲人了。”

  “哎呦,那这说是官宦世家,又无人当官......确实尴尬。”年轻人摇摇头,端起面前的茶碗啜了一口,咂咂嘴儿,不禁唏嘘起来。

  “哦,我想跟你说的是另一件事!”白胖之人神秘笑道。

  年轻人放下茶碗,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昨日不是下了大雨吗?那位小姐正带着嫁妆车马赶往咱们祈安县城,结果路上遇到大雨,便打算寻个地方避一避。

  谁知她是不是上辈子做尽了恶事,竟遭了天谴,接连被雷劈中,转瞬之间死了好几个随行的丫鬟仆役,连马车都烧了两辆,吓得那小姐欠点儿魔怔喽。”

  “我的天,此等不祥之人嫁进宋府,还不得带来祸患啊?”

  “唉,不管是福还是祸,人家老头儿活了大半辈子也值了。听说那小姐长得极具美貌,世人看了均要神魂颠倒,夜不能寐。”

  “那是美还是丑啊......”

  穆敬荑溜溜喝了一肚子茶水,听了各种闲话入耳,其中她尤为想知道的罗家与江灵络的事却无人提及,只听说宋师爷的大夫人惯爱礼佛,县令大人有些惧内。

  眼见着日头高过正午,她也坐的累了,便起身结了茶钱,迈步向外走去。

  日阳正烈,她只得循着阴凉处前行,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对面有脚步声,抬眼一看是个陌生男子,连忙错开身形。谁知对方也是同样意图,两人相对,无奈之下她再次躲闪。

  接连几次,谁也没走成。

  穆敬荑索性停住脚,伸手一让:“您先请!”

  对方轻笑着同样伸手:“姑娘先请!”

  她一想,倒也行,能走就可以,便迈了步子,结果“咚”地一声,两人还是撞到了一处。

  这下穆敬荑的帷帽也飞了,人也摔在了地上。最可气的是刚刚那一撞,害得她咬了自己的唇,抬手一抹,发现已是见了血。

  “姑娘没事吧?”那人伸出手,想要拉她起来,红着脸带着些愧疚模样。

  “你这人怎么说话不算数啊,不是要你先走了吗?”她气恼的埋怨一句,自顾自爬了起来,也没理对方伸过来的那只手。

  男人尴尬的笑笑,将手收了回来。见到掉在地上的帷帽,连忙紧走几步捡了起来,左右翻看了一下,抿唇轻笑。

  “笑什么?”穆敬荑白了他一眼。

  “姑娘肖像我一位旧友......”他的脸上逐渐现出悠远神色,喃喃地道:“也不知如今的她是否过得如意,终是我负了她......”

  穆敬荑一把抢过帷帽,戴在了头上:“谢啦!”

  “姑娘不问我那位旧友是谁吗?”那人突然拦住她的去路,悲切问道:“你是真不认识我,还是装作不认识我?”

  穆敬荑歪过头,蹙着眉头瞪他一眼:“你这人有病吧,你我从未见过,我管你是谁作甚?”

  “荑妹妹,我是......”那人犹有不信,死盯着她的表情变化:“你竟是变心了吗?”

  “哎呀,起开!”穆敬荑猛地出手,用力一推,那人一个趔趄,被迫让出了路。

  “荑妹妹,我知道是我失信于你,可我也是有苦衷的,若是...若是能给我个机会,我今后定会好好待你......”

  穆敬荑这边还以为自己遇到了变态,早就跑走了。

  回到客栈,她刚洗了把脸,紫芙便回来了。

  “穆姐姐,你那边怎么样,可有什么新消息?”

  “我估摸着咱们路上救的那位瞿小姐就是县衙里宋师爷新娶得平妻。”

  “啊,那咱们这路还行得通吗?她若知道是咱们要求师爷办事儿,还不得刁难死咱们啊?”紫芙瞬间苦了脸。

  “唉,此路行不通,就换一条,总有一条适合咱们。”穆敬荑倒是没有丧气,依旧笑着:“我还听说县令大人惧内,咱们若是从县令夫人那边儿着手,也许会好些!”

  “县令夫人?”紫芙不解。

  “诶,我知道一种叫芙蓉露的养颜方子,不如咱们做一些汤水,给那位夫人送过去。

  到时候勾得她上了套儿,咱们就说这是牢里的江神医调配的,若是能放他出来,还会有更多的养颜房子问世。”

  穆敬荑的话令紫芙双眼立时有了光,恨不得现在就赶去药铺。

  “别急别急,咱们先吃了饭再去也不迟!”

  紫芙被扯住袖子,无奈叹了口气:“好,那咱先吃饭!”

  傍晚,两人借用客栈厨房,用刚买的药罐子熬好了芙蓉露,装在一个精巧的瓷瓶里,用木塞封了口。

  回到房间时,正遇到刚刚回来的徐亮,脸晒得通红,咧着嘴一副痛苦模样。

  三人进了屋,穆敬荑便问道:“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形容如此狼狈?”

  “小的扮作苦力帮着县令大人家搬了大半日的杂物。”

  “你先喝口茶!”紫芙递了茶碗过去,徐亮早已干渴难耐,迅速接过,咕咚咚灌了下去。

  “有什么收获?”穆敬荑问道。

  徐亮抹了抹嘴角儿,兴奋道:“我见到了县令夫人!”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紫芙倒茶的动作立时顿住。

  徐亮正等着喝呢,不禁催促道:“倒啊,我都快渴死了!”

  “大家说好了去打探消息的,你却还有心思想别个!”紫芙重重放下茶壶,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拉着脸生起气来。

  穆敬荑倒不认为徐亮只是为看新奇,他虽然不够足智,但还算本分。“紫芙,你话不能只听一半儿,我相信徐管事不会无的放矢。”

  徐亮拿起茶壶,自斟自饮又喝了三四碗茶,这才痛快地吐了口气,笑道:“还是掌柜的懂我,我得幸见到那位县令夫人,才发现她竟是个满脸斑点儿的大胖子。

  唉!县令真真是可怜啊!”

  “这些消息有什么用?”紫芙撇撇嘴,“还不如我的消息靠谱。”

  穆敬荑立即来了神儿,那你先说说。

  “我得知江大哥在狱中之所以没遭什么大罪,全依仗咱们早上遇到的那位粗鲁之人。”

  “你是说对面那个壮汉?”穆敬荑瞬间惊愕。

  “嗯,我也是听江大哥讲了才知晓,其实曹大哥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之前他是故意气你才那样说的!”

  “那也不行啊,我家小姐岂是谁都可以污蔑的?若不是那厮被关了起来,咱们又着急救出江神医,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最起码也要让他罪加一等!”

  徐亮挥了挥拳头,双眼一瞪,表现得极为愤慨。

  紫芙很尴尬,没有接茬儿。

  “算了,你的意思是江灵络很感激那人,想为他做点儿什么?”

  紫芙点点头。

  “可他一个杀人抢劫的主儿,比之旁人要危险的多,咱们帮他不就等同于害人了吗?”

  “不是,曹大哥不是那样的人......”紫芙也没什么有力的说词,只垂着头支吾着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好了,不说他了,先想辙救出江灵络解了秦湘身上的毒才是正事。明日徐亮继续打听这位县令夫人的行踪,我们好制造个与其偶遇的机会,这样才好推销那芙蓉露。”

  徐亮闻言,激动地拍了下手:“对对,小的就是这意思,那位县令夫人若是饮了芙蓉露,定会对咱们有所好感,求她办事到时候也能顺遂些!”

  :。: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