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九十章 计

第九十章 计

  次日,吃完早饭,穆敬荑正等的焦急,徐亮就火急火燎的回来了。

  紫芙打开门,他直接闯了进来。

  “掌柜的,白夫人一会儿要去拜访那位师爷新娶得二夫人,期间有可能顺道买些衣料首饰之类的作礼物。您若是想偶遇,此时出去正好!”徐亮笑的灿然,声音里满是激动。

  “人家出行肯定要坐马车,丫鬟仆役的一大堆,哪有我们接近的机会?”紫芙显得很冷静,神色淡然的嘟囔一句。

  穆敬荑想了想:“别管怎样,咱们先出去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哎呀,穆姐姐你这想法也忒不靠谱了吧?”紫芙撇了撇嘴。

  “靠不靠谱儿的,去了就知道了。徐大哥你去牵马,那家伙也许有些用处。”

  “哎!”徐亮应声,转头下了楼。

  三人刻意保持了距离,徐亮拉着枣红马,紫芙与穆敬荑一起状似悠闲地逛着街,眼睛却仔细盯着来往的车辆。

  突然徐亮眼神示意她们看过去,就见前方正驶过来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一匹毛色乌黑油亮的高头大马昂首阔步而来。

  穆敬荑紧走两步,来到小红附近,轻拍了下马脖子,低声道:“你能不能将那匹黑马惹恼?我有事要寻那主家说。”

  枣红马跺了跺蹄子,刚要嘶鸣一声,她又补充了一句:“三个嫩玉米!”

  下一秒,没待穆敬荑反应,小红便一跃而起挣开缰绳,奔着那匹黑马去了。

  徐亮怔愣着站在原处,不知所措的看向前方。

  “你赶紧离开,小红会自己回客栈的,不用担心它。”穆敬荑提醒一句便躲远了。

  枣红马跑到黑马附近,突然前蹄扬起,嘶鸣一声。

  引得那匹黑马瞬间停了脚步,跺着蹄子,背起耳朵,张着鼻孔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任车夫怎么抽鞭子都无济于事,丝毫没有迈步的意思。

  “这是哪家的畜生,竟敢跑到路上撒野,小心被捉去吃肉!”车夫气得跳下车辕,大声斥骂起来,眼见着就要将鞭子甩到枣红马身上了。

  却见它突然一调身子,后蹄接连踢踏几下,吓的车夫不得不慌忙后退。

  黑马打了个响鼻,撩着嘴唇嘶鸣一声,瞬间窜起身子,带累的马车猛地倾斜向后翻去。

  而此时,作为肇事者的枣红马早已跑的没了影儿。

  “哎哎,怎么回事儿?”车里接连传出女子的惊叫,之后便是一迭声的斥骂。

  车夫死劲儿拉着黑马的缰绳,企图控制住它,结果却事与愿违,不但没制住反而挣得更凶了。

  马车里的人被摇晃得晕头转向,身子被磕的生疼。穆敬荑快步上前,急切嚷道:“这马惊了,还不快卸了车?”

  车夫本还欲斥责她一个女子上前添堵,听到提醒这才醒过闷儿来,慌忙应声:“噢哦,对!”

  穆敬荑帮着他按住车辕,车夫熟练的解开车套,黑马嗖的一下窜了出去,转眼便没了踪影。

  车厢里的人胆战心惊的打开车门,探着头向四外望了望,为首的丰腴妇人长舒了一口气,轻拍了拍胸口:“驰劲,你怎么赶车的?害得我欠点儿命丧于此,回去看老爷怎么收拾你!”

  车夫沮丧着脸,一迭声道歉:“夫人息怒,刚刚若不是这位姑娘帮忙,奴才根本止不住这马!”

  “你管不住马还当什么车夫,真当我们府里缺人吃饭呐?”

  “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奴才知错了。”车夫说着就要下跪。

  妇人摆摆手,嘟囔道:“我没功夫和你废话,这马若是寻不回来,你也别想要月钱了!”

  “是,奴才这就去寻。”车夫俯身跪地,直至那位夫人走远,才敢起来。

  紫芙轻扯了扯穆敬荑,悄声道:“穆姐姐,咱们废了这么大周折,图的是啥啊?”

  “噓,咱们走!”穆敬荑狡黠一笑,向着那位夫人远去的方向追去。

  紫芙嘟嘟嘴,只得快步跟上。

  绮芸布庄里,白婉馨看着那些名贵衣料一阵眼馋,可惜她一没身材穿不出那效果,二没银钱。

  夫君新官上任,处处都是花钱的地方,又不敢贪的太过,根本就是入不敷出,落得个皮儿亮罢了。

  “这块儿料子是江南新近送来的高档货,名叫涚霓夜寒纱,手感轻柔,穿着凉爽透气。”掌柜的托起一匹水蓝色布料,笑着介绍道。

  白夫人伸手摸了摸,神色不禁暗恼:“唉,这种衣料不适合我,还是看看其他的吧!”

  掌柜不知是没看清脸色,还是走了神儿,竟执意要推销这匹涚霓夜寒纱,仍旧自顾自说着,甚至还展开一部分予她观瞧。

  “夫人可不要小瞧了这料子,想必您夏日里比之旁人更容易遭了暑热,穿这种料子做的衣衫最为合适了。不信您搭在腕上试试感觉,保准会喜爱!”

  眼见着白婉馨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小伙计连忙挤上前,笑着道:“夫人出身大家,确实不太适合这种,您看看这一款料子如何,颜色大气,穿在身上也更加亲民!”

  掌柜的瞥了他一眼,张口便要斥责,突然一眼瞥见正走进门的穆敬荑,脸上立时带了笑,放下布料,迎了上去。

  “敢问姑娘要买什么样的布料啊?”

  “哦,我先看看!”穆敬荑抬脸瞧见站在柜台处的妇人,突然笑道:“这位夫人看着好生眼熟,是不是从哪里见过......”

  白婉馨闻言扭头看过去,皱着眉仔细回忆了下,默默摇了摇头。

  “你是哪位,不会是专程与我家小姐套近乎的吧?”旁边身着绿衣的小丫鬟撇着嘴一脸嫌弃。

  穆敬荑温婉一笑:“姑娘真是说笑了,你家夫人姓甚名谁我都无从知晓,怎么说句话就成套近乎了,难道这世间每个人见面都不言语才算正常吗?”

  绿衣丫鬟嘴巴张了张,一时没有想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只怒瞪着两眼在那运气。

  “我瞧着姑娘也有些眼熟......”白婉馨犹豫着开口,死活想不出在哪里见过她。

  穆敬荑俏皮一笑,凑进了些,悄声道:“我给夫人提个醒儿,集市上的福禄兽......”

  “啊?”

  白婉馨猛然睁大了眼睛,下一顺便笑了起来,不敢置信的将穆敬荑好一顿打量。“竟然是你!”

  “夫人记起啦?”她抿唇轻笑。

  “你怎么变化如此之大?”白婉馨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脸,瘪着嘴感叹:“你这皮肤真好!”

  穆敬荑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夫人如此夸赞,可就羞臊死我了!您若是不嫌弃,咱们就到一旁的茶楼去说,免得影响这店家做生意。”

  绿衣丫鬟很不赞同,见自家小姐有些犹豫,立即道:“他们开门儿迎客,干的本就是看人脸色的行当,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若是敢惹恼了我家夫人,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白婉馨虽也有此等想法,但并不愿直白的说出来,作势瞪了一眼自家丫鬟,斥道:“瑜瑶,不可无理,咱们还是随这位姑娘出去吧!”

  紫芙看的有些懵,不知穆敬荑什么时候竟认识了县令夫人,可她才不会出言询问,生怕影响了救出江大哥的计划。

  几个人一同到了不远处的茶楼二层,包了个雅间儿,窗户一开,清风徐来,倒也不算闷热。

  白婉馨有些羡慕的看了看穆敬荑纤瘦的身形,忍不住感慨:“妹妹如今肤色细嫩,白皙光滑,这么烈的日阳都未曾晒黑了你去,真真是嫉妒死个人!”

  “姐姐说笑了,我这都是保养出来得,哪像你那么天生丽质,只可惜我喝的这种芙蓉露眼见着就要没了。唉,真是舍不得啊!”

  穆敬荑右手摩挲着左手纤长细嫩的手指,一脸哀怨的叹着气。

  “芙蓉露?前几日我回昌隆县也曾听人提起过,不知与妹妹所说的是否为同一种?”

  “嗯,就是那种,这本是一位神医所创,制作芙蓉露的是他徒弟。”穆敬荑点点头,尽显哀伤之色:“可惜秦姐姐突然犯了旧疾,这病只有她师父可医,旁人治不好!”

  “那就让她师父去治啊,这有什么可愁的!”绿衣丫鬟抢话道。

  白婉馨觉得瑜瑶此举有些丢脸,遂斥道:“闭嘴,你看人家的丫鬟都是怎样的,就你聒噪。”

  穆敬荑一见对方误会,连忙要解释,却被紫芙不动声色的拉了一把,短暂犹豫过后她便改了口:“若是真如瑜瑶姑娘所说倒也简单了,可惜这位师父如今正关在祈安县的大牢里。”

  “啊?那岂不是......”瑜瑶话说到一半儿,偷眼看了下自家小姐脸色,连忙闭了嘴。

  穆敬荑顿了顿继续道:“今日我们本想见见那位神医,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救他出来,否则不光失去一条性命,这芙蓉露也再喝不成了!”

  白婉馨也不是傻子,她沉吟了片刻,直视着穆敬荑,眼神玩味得道:“妹妹莫不是想求我帮忙放了那神医吧?”

  穆敬荑扑哧一笑:“我不过是觉得和姐姐有缘,放了那神医?姐姐又不是官家人,这不是逗我呢嘛!”

  瑜瑶听闻又要回嘴,看了看自家主子,最终还是没忍住:“你胡说些什么?我家小姐本就是......”

  白婉馨一个眼刀子甩过去,吓得她连忙噤了声。“哎呦,瞧我,呆了这么会子,日头到快到正午了。不知妹妹手中可还有那芙蓉露在,也好让姐姐我尝上一尝?”

  穆敬荑面露为难,有些尴尬的伸手去摸腰侧的布兜,犹豫了好半晌,这才道:“原是姐姐年长些,这芙蓉露合该先既着姐姐,呃...嗯......那好吧!”

  紫芙看在眼里忍不住替她着急,她们本就是为推销这个而来,没想到人家都开口要了,穆姐姐却还自顾不舍。

  :。: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