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恐吓

第一百四十三章 恐吓

  喜娘趁着两人说话的间隙,急忙将红绸递了上去。

  张贵祥诧异扭头,瞬间红了脸。

  徐俪菲忽然发觉手中多了东西,垂头一看竟是红绸,也有些不好意思,老实攥了,随着张贵祥的动作,转身面向厅堂外面。

  “一拜天地谢姻缘,跪——,谢天降祥瑞,一叩首——,愿地久天长,再叩首——!,盼幸福安康,三叩首——,起身——!”

  喜娘唱罢,示意两人转身,徐俪菲瞟了眼身旁魁伟的身影,暗自抿了抿红唇,不觉心疼起来。

  面对着翘头案上的两个牌位,张贵祥低声念叨一句:“爹,娘,儿子今日娶妻了,特意带她拜见爹娘......”

  “慢着!”院内突然有人大喊,紧跟着有两人先后闯进了厅堂,也不待众人反应,直接坐在了翘头案前的两张雕花木椅上。

  张贵祥眼神一凛,冷冷道:“你们来做什么,这里可不是你们的位置!”

  上座之人咧嘴一笑,眼皮微垂,淡淡道:“我大哥早死,如今张家数我们夫妻最大,作为长辈我理应受这一拜!”

  徐俪菲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段时日她与祥子关系逐渐和缓,也听说了些许张德旺的事情,心中又是愧疚又恼恨。

  刚想张口斥责,就被一旁搀扶她的二嫂扥了一把:“不要冲动,那毕竟是张家长辈。”憋闷得她暗自咬唇。

  张贵祥心头火起,双手青筋愈显突出,继而狠狠握成了拳头。

  “哎呦呦,真瞧着是长大了,之前你与桂花小时候可没少得我们夫妻照拂。人啊,可不能忘了本。

  我和你叔虽不是你爹娘,却胜似你爹娘,毕竟是亲眼看着你们兄妹俩长大的。”张德旺媳妇高门大嗓的开了口,编起谎来,连眼都不带眨的。

  听得厅外的桂花暗自运气,怒目瞪视着两人,要不是顾着今日大喜,早就冲上去理论了。

  穆敬荑站在她身侧,听得也算真切,心想这张德旺竟还敢回来,也是胆儿够肥的。

  徐家是镇里的大户,族中兄弟众多,正值青壮年的小子犹数不少,领头的正是徐俪菲的大哥徐智。

  “张德旺,识趣的就赶紧下来,大伙都乡里乡亲住着,谁不知道谁啊?趁我们还给你留着脸,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去!”

  二哥徐勇也出言讥讽:“就是,年岁不小,人事儿竟还不懂,真是白活了那么多年!”

  三哥徐才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冲进堂屋就要动拳头,吓得张德旺直接喊上了。

  “我知道,你们徐家丫头看上我们贵祥了,可惜人家不愿意,心里早已有......”

  “你混蛋!”徐才上去就是一拳,只打的张德旺嘴角见了血,门牙也活动了。

  徐俪菲见此,扇子也顾不上掩着面了,直接伸手要去拉人。

  桂花急的跺脚:“哎呀,别动手啊......”说着话就往厅堂里冲。

  穆敬荑连忙拦了一把:“桂花你若想这婚礼照常举行,现在就去拉住你嫂子,安抚好她的情绪,剩下的我来想办法,打架动手对谁都没有好处!”

  桂花犹豫了一下,迈步冲着徐俪菲而去:“那就拜托敬荑姐了!”

  “嗯!”穆敬荑冲着不远处的峦毅一招手,人影瞬间到了近前。

  “主子!”

  穆敬荑冲厅中的张德旺一指:“打晕他,要神不知鬼不觉,然后带走!”

  “带去哪里?”

  “嗯......先带出这院子再说!”一时间她也没想好要去哪儿。

  “是!”就在屋里乱成一团时,众人突然发现,张德旺所在的位置空空如也,他媳妇杨氏也不见了踪影,仿佛凭空消失一般,诡异至极。

  喜娘左右看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连忙开口:“家族昌盛子孙旺,返哺跪乳敬双亲,二拜高堂养育恩,跪——!感谢父母养育之恩,一叩首——!

  愿父母在天之灵得享安乐,再叩首——!保佑子孙后代平安,三叩首——!起身——!”

  厅里再次安静下来,喜乐依旧萦绕耳边。

  喜娘示意两人相对而站,桂花将蒲团挪到新娘子身前位置,抬头间看了看左右,二叔二婶都不见了,峦毅与敬荑姐也不见了。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新郎新娘面对面,夫妻对拜花堂前,跪—!乾坤交泰琴瑟和鸣一叩首!鸳鸯比翼,夫妻同心,再叩首!夫唱妇随,早得贵子,三叩首——!起身——!”

  徐俪菲的团扇被她二嫂用力扶了扶,生怕她再不小心放下。

  “礼成,送入洞房——!”

  一对新人被众人簇拥着,缓步进了东面的喜房......

  临江镇外,密林之中,穆敬荑抽出塞在杨氏口中的帕子,冷笑道:“我这个人一向与人为善,除非被逼急了才会动手,不如今日就从你俩身上开刀,好好养养这东西的锐气!”

  说话间她从峦毅手中接过一把锃亮的匕首,小巧精致,却闪着森森寒光。

  提起这个还是她采购药材时从货商手中买的,大型武器不仅难寻到好的,即便寻到了也定是价值不菲。峦毅他们几个的武器都被前任主家留下了,一个也没能带出来。

  她这个新主子一没路子,二无那么多银钱,所以只能买几把匕首充充数了,四人一人一把。

  说实在的,武器之类的她根本不会用,便也没给自己留。

  杨氏吓得拼命往后退,若不是脚早就软了,肯定要撒丫子逃了。

  她哆嗦着嘴唇看了眼被峦毅丢在一旁的丈夫,忍不住惊叫起来:“别别,别杀我,我我......”

  这一嗓子瞬间惊起林子中不少鸟雀,呼啦啦拍打着翅膀,纷纷向远处飞去。

  张德旺被这一嗓子尖叫震得立时睁了眼,茫然看向眼前的峦毅:“你,怎么是你?”他慌忙支起身子,扭头看去,见到穆敬荑手中的匕首,直接尿了裤子。

  “啊......别杀我,别杀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去作坊闹了,我......我以后搬出临江镇......”连哭带喊,涕泪横流。

  峦毅无奈叹了口气,抬脚踢了踢他:“怂什么,我这十八般‘手艺’还没用上呢?”

  “哎哎...不不...不用,大侠开恩,小的以后定不碍您的眼,有多远滚多远......”张德旺连连摆手,语无伦次的央求起来。

  杨氏一个劲儿附和,生怕不够虔诚。

  峦毅转头看穆敬荑,等着主子示下。

  “再让我遇见你,可就没有机会了!”她声色俱厉的道。

  “是是......”地上两人慌忙点头。

  “走吧!”穆敬荑嘟囔一句,与峦毅一前一后出了树林。

  待脚步声走远,杨氏苦着脸问张德旺:“这穆家丫头以前会功夫吗?”

  “我哪知道,以前又没惹过她!”张德旺垂头看了看自己裆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还不扶我起来,等死呢啊?”

  杨氏撇撇嘴,嫌恶的嘟囔道:“我也腿软,你自己寻根棍子撑着起来吧!”

  “嗐,你个赖婆娘,找打是吧?”张德旺气的哆嗦,脖子青筋暴起,恶狠狠吼道。

  杨氏动作迟疑了下,暗压怒气,从一旁灌木上撅下根木棍儿,拄着挪到了张德旺身旁,不情不愿的伸出手,将人拉了起来。

  “哼!”张德旺夺过木棍儿,冷哼一声,叉着两腿走了。

  杨氏瘪着嘴,小声念叨两句,踉踉跄跄坠在了后面。

  待穆敬荑他们回到张家院子的时候,众宾客已经开始围桌坐席了。

  穆家的几位小厮忙着帮灶间的厨娘们打下手,因为年岁都不大,也没那么多忌讳,大娘婶子什么的只将他们做小辈儿看待,支使着很是顺口。

  穆敬荑走进院子,倒也没引起人们注意。她见到屋檐上挂着的红灯笼并没有点燃,便低声吩咐峦毅将那走马灯依次卸下来,由她点好复再挂上去。

  院子里顿时亮堂起来,等着吃饭的众人很快被这些缓缓转动的红色灯笼吸引了。

  “诶,这挂着的竟然是灯笼!”徐智瞥见那不停变换的图案,立时惊讶的合不拢嘴。

  一旁的徐勇偷偷捅了他一下:“哥,你不是说张家日子不富裕吗?为何还会挂如此多灯笼?”

  “哼,肯定是这小子为了撑门面故意逞强,把存银都花光了呗!”徐智眉头拧起,脸色阴沉下来。

  徐才听到了,轻嗤一声:“那才是白扯呢,若是普通灯笼本身并不算多贵重。

  可眼前的灯笼明显不是凡品,你看看那上面的雕工,再看那变换的图案,竟然会不停转动。再加上灯笼里价格昂贵的蜡烛,少说一个也要几百两银。”

  “啊?”徐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百两?他张贵祥拆吧拆吧折卖肉也换不回这么多钱啊!”

  “莫不是借了债吧?”徐才突然道。

  “那可不成,咱妹子可不是嫁过来还债的,若真是如此,苦日子还有头啊?”徐勇一拍桌子,猛的站起了身。

  引得院里宾客不约而同看了过来,徐智黑着脸拉了他一把,低声道:“咱先私下问问他,然后再做决定!”

  “如果是真的,我这就带妹子回去,免的搁这儿受苦!”徐才也站了起来。

  徐家族中的小子,见他们兄弟三个起身,虽然疑惑,却也随着起了身。

  “智哥,怎么回事,有何不妥吗?”其中一人问道。

  “呃......我突然想起些事情,打算问问祥子!”

  “走,咱们一同过去。”众人纷纷响应。

  正待他们要进屋时,张贵祥从里面走了出来,操持饭食的厨娘们忙吩咐帮忙的小厮端盘子上菜。

  “大哥、二哥、三哥!”张贵祥诧异看向三人,极力挤出一抹笑容。

  见到他如此牵强模样,这几人更加笃定之前的猜测了。

  徐智冷着脸,冲着张贵祥一招手:“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哦,好!”张贵祥冲着西厢位置一引。

  感谢藏不虞大大的打赏、感谢诸位大大的票票和支持!!!

  :。: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