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11 金林檎(下)

0011 金林檎(下)

  天波杨府,内堂中。

  杨金花坐在圆圆的小板凳上,用白色的小团扇给自己扇风。

  只是贵妇们使用小团扇时,轻轻招摇,动作缓优文雅;而杨金花则是‘卟卟卟’地用力扇着,半透明丝绸做成的小团扇,扭翻得都已经有些许变形了。

  “老太君,还有娘亲,我和你们说啊,那院子里清凉无比,而且被烈日直射,也不会有热烫的感觉,真的很神奇。”杨金花此时正兴高彩烈地说着自己中午时看到的情形:“木楼极为怪异,居然是用木头方块一个个叠起来的。按理说那样子的建法,房楼绝对会碎落,可它就是完好无损。”

  老太君听得津津有味,她脸色蜡黄,已经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也查不出来是什么病,就是身体不舒服。

  官家也派出了御医过来帮忙诊断,御医只是说人老体衰,多休息,多补气,别无它法。

  但暗里的意思,其实听着的人都明白。

  她今天身体似乎好转了些,便起床出来坐坐走走。

  等杨金花说完,老太君微微点头说道:“听起来确实是有大本事的人,我们结了善缘就占了个先手,但人情往来这东西,最重要的就是‘往来’两字,以后得与那陆小郎多多走动。”

  中午陆森和杨金花一同下山的时候,已经互通报了名字。

  穆桂英在一旁锈着红色的牡丹花,她枪术,剑术极高,因此刺绣也是一把好手:“老太君你就放心吧,那少年郎长得俊美,我家小娘子肯定会常去看望的。”

  一听这话,杨金花就恼了,脸气得红红的:“娘亲,你话说得好别扭,怎能说得女儿像是个只懂看男子容貌的痴儿。”

  “呵呵,谁不曾有过豆蔻年华。”穆桂英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自家小女儿,手上的针线不停,笑道:“当年你父亲重伤昏迷于山脚下,你以为我想救?还不是见他长得俊秀,入了眼,否则我管他是生是死!”

  杨金花惊讶得小嘴都合不上。

  老太君在一旁哈哈大笑,极是开心。

  好半会,杨金花气得把小团扇都给捏扁了:“女儿才不是那种人。”

  “不是吗?”穆桂英眨眨美目,眼眉流转,虽然年近四十,却依然风韵动人:“上个月,曹家幼子拿着上好的脂粉讨你欢心,结果你把人家的猴脸打成了猪脸。听你和老齐述说,这术法有成的陆小郎,对你应是不假言辞,可你这两天总念念叨叨他的好。如此区别对待,还说你不是以貌待人?”

  “娘亲!”

  杨金花气得从小凳子上跳了起来,脸更红了。

  气的。

  恼的。

  就在杨金花想羞恼而走的时候,齐叔从外面急急走了进来。

  像这种内堂,除了信任的仆从,也只有家兵可以随意进出。

  他向堂上老太君,还有美妇人穆桂英拱手后,才向杨金花说道:“小娘子,陆小郎的仆人在外面求见,说陆小郎有急事想求你帮忙。”

  内堂中三个女人表情齐齐有了变化,却也不太相同。

  佘老太君是微微点头,穆桂英若有所思。

  杨金花则是面有喜色,她看了一眼后边两位长辈,见她们都没有说话,便说道:“快快请他进来。”

  老齐抱拳而出,很快黑柱就被带到内堂前。

  一般来说,能让人进到内堂,这已经是相当高的信任和足够的亲近了。

  黑柱进来不敢多看,低头弯腰拱手说道:“小人黑柱见过佘老太君,穆大将军,还有小娘子。”

  在汴京城中乞讨这么多年,黑柱也是在街边见过老太君和穆桂英的。毕竟大人物走街时,路边总会自有一群吃瓜群众解说。

  虽然不得近前,因此也认得她们的容貌。

  杨金花站到黑柱面前,问道:“你家郎君没来?”

  “郎君在家中守着病人。”黑柱立刻答道。

  “病人,怎么回事?”杨金花极是好奇。

  后边的老太君和穆桂英也把视线投了过来。

  黑柱迅速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拱手说道:“丹成后,郎君愿将一半赠于小娘子,以示感谢。”

  “炼丹用金银作汤引,这我能理解。”杨金花越发好奇,眼睛都在发亮着:“但用林檎果……这是炼药丸还是炼丹啊。”

  黑柱毫不犹豫地答道:“郎君乃神仙般的人物,用林檎果自有原由。”

  这倒是!

  杨金花扭头看着母亲,然后再看着佘老太君。

  黑柱所说的材料中,她能提供一半……没错,就是一枚成熟的林檎果。

  至于八份一两的黄金,她是没有办法了。

  她每月的零用,也不过是五两银子罢了,现在的天波杨府可不比从前,穷了许多。

  穆桂英没有理会女儿的视线,只是继续绣着大红色的牡丹花。

  佘老太君用手中的黑木杖轻点地板,说道:“金花,你和小齐和一起去账房那里领八份一两的黄金,骑上战马,快马加鞭赶忙过去,不管怎么样,救人要紧。”

  “好。”

  杨金花嗖一声就冲了出去,回自己闺房先拿林檎果。

  齐叔和黑柱连忙追过去。

  急促的脚步声迅速远去,很快内堂就变得再次清静起来。

  佘老太君突然连连咳嗽了声,穆桂英放下手中刺绣,过去轻拍老人家的后背,还帮着她顺气。

  “现在凭着一口内气,我估计还能再撑两年。”佘老太君手轻轻按在穆桂英的手腕上:“两年后这个家就只能靠你了,真希望两年内能看到变数。”

  “老太君你不是很看好这陆小郎君吗?”

  “他确实应该算是变数,只是这汴京城内势太厚,他孤身一人想要撬动格局,估计需要挺长的时间。”佘老太君无奈地摇摇头:“不过不管怎样,小金花能和变数结上善缘,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想到小女儿,穆桂英微笑起来:“我倒期望是另一种善缘,牡丹嫁衣还有半年就能绣好了。”

  佘老太君轻笑了声:“有没有缘,且看着吧。”

  另一边,两匹战马从天波杨府冲出。

  杨金花一手拉着马绳,另一手拿着个蓝色的包袱。

  而齐叔由和黑柱共乘一骑,紧随其后。

  战马脚力自然比人快得多,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三人就已经到矮山脚下。

  然后杨金花英姿飒爽地从马背上跃下,喊道:“齐叔,救人要紧,我先上去了,你帮我栓好马儿。”

  喊完,她拎着蓝色的小包袱,头也不回地往山上跑,很快身影就消失在林间。

  “救人要紧?”齐叔叹了口气,慢悠悠地拴着两匹战马,小声嘀咕着:“女大不中留喽。”

  黑柱在旁边帮着拴马绳,听到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他是乞丐,文化水平比较低,齐叔这话说得云里雾里的,他听不懂。

  这两人马绳都还没有拴好呢,杨金花拎着小包袱就已经跑到陆森院子外边了。

  真是风驰电掣,别说气喘,连汗都没有出一滴。

  她毕竟军阵世家出身,自小习武,还喝着强身的药汤长大,早已身轻如燕,不惧寒暑,体力那是好得不行。

  估计五十个陆森接力长跑,也跑不过杨金花一个。

  她停在栅栏门口处,视线看进去,就看到陆森站在一个黑黑的小人影儿前,有些着急的样子。

  杨金花见状立刻喊道:“陆小郎,我已把你要的东西带来,可让我进门?”

  此时杨金花的手按在半空中,能明显感觉得到有堵看不见的墙挡着自己。

  陆森转身,见到杨金花,立刻给了她一个临时访问权限,同时迎上去:“杨小娘子,你来得真快。”

  “救人重要,自然得跑快些。”杨金花感觉到那堵无形的墙已经消失,她走进院中,把手中的包袱举了起来:“小郎,你要的全在里面了。”

  陆森接过包袱:“麻烦你了。”

  接着他快步回到地上小女娃的身边,再用手指试探了下气息。

  更弱了,已经微不可闻。

  陆森迅速把包袱打开,将里面的林檎果与八块黄金拿出来,放在地上。

  杨金花一边抽空看着陆森的动作,一边伸手给小女孩探了探鼻息,再摸了下手腕的脉搏,确认人是真快要没了。

  练武之人,都懂基本的医理。特别是杨家这种,父系母系两边都有传承的,医理比一般的医师都强出不少。

  在她看来,这小女娃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她细细察看着小女娃的面容和身体,便知道这小女娃长期不良,手细得没有肉,跟牙签似的,气机极弱。

  伤了腰后,又被家人扔到烈阳下曝晒,本身体质就极弱,正气不足,晒上一会人就得了阳暑。阳气紊乱,阴气不生,身体里的气机弱不说,还被搞得一团麻乱,半只脚已踏进鬼门关了。

  遇到这种情形,普通的医师是治不好的。

  宫中的御医如用银针施救,再辅以大补气之物熬药,应该能救得回来。

  只是……宫中御医怎么可能为一个小乞丐出手。

  况且大补气之物极为稀少,别说达官贵人,就算是官家都得省着用。

  市面上大补气之物万金不换,连自家老太君病重,也只是得了官家赐下来的一株三百年辽东老参,现在也已经用完。

  这小女娃子,按常理来说,是没得救了的。

  只是……杨金花相当妖媚的桃花眼看着陆森,她觉得这相貌堂堂的陆小郎,或许能能人所不能,把这小女娃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毕竟是术法有成的人。

  陆森没有理会旁边的杨金花,也没有时间理。

  他把八块一两重的金子按八个方向摆好,再将青红色相间的林檎果放到黄金的中间。

  接着启动食物合成功能!

  他的双手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并且有一点点的光尘落下,即使是在大白天,看着也相当漂亮。

  杨金花双眼中异彩连连,她轻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叫出来,影响陆森作法。

  地面的的金子受到金光的影响,化成一道道金光没入到林檎果内部。

  随后林檎果大了一圈,变成了半透明的淡金色,晶莹剔透,并且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有若神物。

  “好漂亮。”

  看着似金色琉璃般的林檎,杨金花双眼中彩光闪耀,忍不住轻轻叫了起来。

  陆森扭头问她:“杨小娘子,有利器吗?”

  “有。”杨金花手在腰后一摸,便摸出把黑色皮鞘的短刃。

  陆森接过短刀,上面还有杨金花身体的温暖。

  只是陆森没有想太多,他把刀拨出来,对着金林檎中间就是一切,将其分成两半。

  “啊!”

  杨金花很是可惜,艺术品般的金琉璃林檎切成了两半,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陆森将半边交给杨金花拿着,自己则用短刀再将另一半果肉切成数份。

  然后拿起一块如金色果冻一样脆弹的果肉,捏开昏迷小女孩的嘴巴,塞了进去。

  “这么大块,她嚼不碎,吞不下去的。”杨金花小声问道:“要不要我想办法把它捣烂。”

  “不用。”陆森指了指小女孩的嘴巴:“你看。”

  杨金花看过去,便看到小女孩嘴里半透明的淡金色果肉,渐渐化成汁水,流入小女孩的喉咙中。

  “好厉害,但有效吗?”杨金花静静看着。

  陆森等果肉化汁后,又放一块进去。

  如此这般,大约两分钟后,半个金林檎就进了小女娃的嘴里。

  在这过程中,杨金花的脸色是越来越惊讶的。

  她的手,还一直按在小女娃手腕的脉搏上。

  每有一块果肉入喉,小女娃子的脉搏就会强上一分,半个金林檎入肚后,小女娃子的脉搏强而有力,就和常人一样,甚至比常人还要强出些。

  更重要的是,此时小女娃睁开眼睛了,虽然看起来还有些迷糊的样子。

  人真被从鬼门关里救回来了!

  而且气机旺盛,像根本没有病过一样。

  她估计小女娃的腰伤都已经痊愈。

  “神药!”杨金花再次把桃花眼瞪成了杏花眼,她看着自己手中的还散发着光芒的半个林檎:“陆小郎,这半个是给我的吗?”

  她之前不想贪陆森承诺的那半份丹药,就当再结个善缘,但看到这玩意的恐怖疗效后,她就想要了。

  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老太君。

  老太君现在已经病了两年多了,虽然还在捱着,但估计顶多再捱两年,就撑不住了。

  要是有这金林檎……应该能药到病除。

  “我们之前约好了,就是你的。”

  陆森抹了下汗水,他此时表情有些惊讶,因为系统配方栏中,金苹果这项暗了下去,后面还有一个数字倒计时。

  他仔细看了看,是一年的时间。

  也就是说,金苹果一年只能做一个?

  高级物品的制作都有冷却时间?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事的时候,要测试以后有的是机会,毕竟系统配方中,有大把的高级物品。

  陆森回过神来,对着杨金花继续说道:“这金林檎已经破开,药效不能保留太久,最好今日内吃掉。另外……你回去的时候,最好把这东西包严实点,免得外人看见。最后……不要告诉其它人,这个金林檎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明白吗?”

  杨金花连连点头,现在陆森说什么她都答应,只要不太过份。

  她现在就想把半个金林檎带回去给老太君。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