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13 能入户籍了

0013 能入户籍了

  杨府内堂中,穆桂英还在绣着红红的牡丹花。

  想到自家的小猴儿一眨眼就成大女娃子了,现在还得帮她绣嫁衣,就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老了。

  十多年前,自己在山脚救下夫君的心情,依然历历在目,转眼时光消逝,现在想起,当年自己也是从母亲手中接过嫁衣的。

  现在轮到自己给女儿绣了。

  想到这,心情就有些寂寥。

  这人心情一不好,就会胡思乱想。

  她抬头叹了口气,现在的杨府很冷清,除了自己的大儿子,男人都死光了,就靠着老太君暂时撑着这偌大的家门。

  只是老太君也时日无多。

  老太君若仙逝,杨府的牌门还能在汴京城立多久?

  穆桂英知道自己武艺高,也擅长带兵,但说到时事政令,她是不太懂的。

  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多,自己一根筋的人,把握不住。

  现在只能寄盼于大儿子文广,能在西北军那边成长为男子汉,回来接过老太君的担子,把杨家重新撑起来。

  心里忧忧扰扰的,穆桂英渐渐就没有了绣花的心思。

  她抬头看看外边的天色,想着要去准备晚饭的时候,却听见外边隐约有马蹄声传来。

  然后便听到小女儿杨金花的声音:“齐叔,把门关了,再带几个叔伯守着门口,如果有客来访,就说杨家现在有急事处理,暂不接待。”

  “是。”这是老齐沉稳有力的声音。

  随后穆桂英便看到女儿杨金花一手捧着个精致的暗黄色木盒,一手挎着个蓝色的包袱冲进来。

  “轻烟落雪!”

  穆桂英即爱武装,也爱红装,一眼就看出木盒子是啥东西。

  女儿是从哪里弄来这么难得的脂粉,这可是贡品!

  穆桂英正想着,女儿是不是得了上好的脂粉,想要关门炫耀一时的时候,却见自己女儿随手把‘轻烟落雪’往旁边一扔。

  哐叭。

  精致的木盒子落在地上,盖子都被掀开了,里面白色的,红色的脂粉被震出些许。

  穆桂英眨眨漂亮的桃花眼,有些惊讶……女儿杨金花的眼眉就是遗传自她的。

  杨金花冲到穆桂英面前,左手抓着后者的袖子,急急问道:“娘亲,老太君可与往常一样在房里?”

  穆桂英点点头,她拿出丝巾擦擦女儿额头上的汗水:“都说过了,别毛毛躁躁的,你也是大姑娘了。”

  “娘亲,快,我们一起进去,老太君的病,有救了。”杨金花拉着穆桂英的手就往内室里走:“别愣着,陆小郎说了,这东西是有时效的。”

  穆桂英立刻明白过来,她放下手中的刺绣,快步跟着往里走,声音也压低了些:“陆小郎炼出的丹药,真分你一半了?”

  “是的。”

  两人进到屋里,便看到老太君倚在床前,和侍女小桃说着话。

  杨金花立刻说道:“小桃,你先出去,我有些话要与老太君说。”

  小桃点点头,离开房间,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而穆桂英则把左右两侧的窗全关上。

  一瞬间,房里就暗了下来。

  “老婆子我不喜欢太黑的地方。”佘老太君看看床前的母女,苦笑道:“你们这样子,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杨金花没有说话,只是把包袱从右肩那里放下来,缓缓打开。

  随后……散发着光芒的半边金林檎出现在三人眼前。

  昏暗的房间里,所有的物件都被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不得了啊。”穆桂英美目啧了声。

  她在师父黎山老母那里,也是见过不少宝贝的。

  什么拳头大的夜明珠,在灯光下反射着彩虹的大块五彩琉璃等等!

  但自己能发光,还是半透明的金林檎,这是第一次见。

  她扭头看向女儿:“金花,这就是陆小郎炼制出来的丹药?”

  老太君的视线也看向杨金花。

  双手将金林檎捧了起来,杨金花双瞳反射着淡金色的光芒:“是的,我亲眼看着陆小郎将金子与林檎果炼制,亲眼看着他用半边金林檎将一名已经踏进鬼门关的女童救活了过来。”

  穆桂英和老太君两人,表情都相当震惊。

  “老太君,请食。”杨金花将半边金林檎双手捧了起来:“必能药到病除。”

  佘老太君迟疑了一会,最后双手捧过金林檎:“流光四溢,一看就是神物。本应留给文广才是,但杨家现在需要一个顶梁柱,老身厚颜据为己有,希望杨家列祖列宗不会怪我暴殄天物。”

  “当然不会。”穆桂英坐在老太君的身边,微笑道:“老祖宗们都会希望您长命百岁,至少得撑到文广能担起重任为止。”

  杨金花在一旁连连点头。

  “那老身就尝尝这仙丹的味道。”

  说罢,佘老太君将金林檎放到嘴边,缓缓啃食。

  金林檎一点点变少,最后完全进到了佘老太君的肚子里。吃完后,老太君闭上了眼睛,不说话,也不动弹。

  “感觉怎样,老太君。”性子比较急的杨金花急急问道。

  穆桂英伸手按在了老太君右手的手腕上,在听脉搏。

  数息后,穆桂英展颜轻笑。

  此时,佘老太君也睁开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好厉害的仙丹,竟然只在片刻之间,便将我体力的暗伤全部治愈。甚至还有股神力护着我的心脉。不好,这股神力在缓缓消散,待我练化它。桂英,你在房外帮我护法,任何人不得打扰我。”

  老太君立刻盘坐起来。

  “是。”

  穆桂英放开老太君的手腕,招呼着杨金花出房。

  把身后房门关上,穆桂英看着女儿说道:“看来陆小郎真当是术法有成之人,可不是宫中那些只会用水银炼毒丹的假道妖僧。”

  “是啊是啊,他真的很厉害,就快死的女童都被救活了过来。”杨金花笑得很开心,像是自己被夸奖了一样,与有荣焉。

  穆桂英看着女儿的脸,最后无奈地摇摇头,问道:“陆小郎送我们如此一份大礼,可有什么嘱咐?”

  “只让我们别把金林檎的事情外传。”

  穆桂英点头:“看来金林檎炼制应该不易,不是损法力,估计就是会折寿,若被外人知道,人人都来求药,估计他也受不了。这是合理的嘱咐,但凡神物,必伴灾祸,所谓的祸福相依,说的就是这理儿。”

  杨金花皱眉:“陆小郎不会有事吧。”

  她真是有点担心。

  “应该没事,术法有成者,皆有避凶化吉之策。”穆桂英牵起女儿的手,安慰道:“像我师傅黎山老母,就以遁世之策避因果,所以你无需担心,若真是大祸生,陆小郎可入山林避世,估计无人能找得到他。”

  杨金花松了口气。

  话说曹家长子回到家中。

  正欲休息,便遇到父亲曹佾从外边回来。

  父子俩撞见,便坐到进到书房里谈话。

  曹佾坐在黄梨木椅子上,问道:“诱儿呢?”

  “去姚家玩耍了。”

  曹佾无奈地叹了口气:“诱儿生性好动,静不下心来,东奔西走易闯祸。我听说数天前,他被杨家幺女打了一顿,你可知是怎么一回事?”

  “已经知晓。约半个时辰前,我假爹爹之名,带着小弟,也捎上了‘轻烟落雪’作赔礼,见了杨家小娘子,问了缘由。”曹评无奈地说道:“竟是小弟把画舫小姐爱用的脂粉儿,赠给了杨家小娘子。”

  曹佾愣了下,然后怒笑道:“该打!”

  曹评也笑道:“杨家小娘子已经收下赔礼,且言此事揭过,虽是女子却端是大气,惜为女儿身。”

  “杨家女子,没一个善茬。”曹佾摇摇头:“可惜佘老太君不久矣,长则三年,短则半年。”

  话说到这里,曹佾摸着下巴上的长须,连连叹气。

  同为将门,便知道将门不易。

  可惜将门之间不敢走得太近,文臣们盯得紧,想抱团取暖亦难。

  之前大将军狄青还被人指着鼻子骂,说东门唱名方为好男儿,武夫不佩当好男儿。

  最后当场斩了大将军的某位部下。

  气得狄青羞怒而走。

  从那天起,将门之间更不敢走得太近了。

  曹评自然知道自家不容易,也知道杨家不容易。

  他想了会,说道:“爹爹,佘老太君或许还能撑上很长一段时间!”

  “你这话是何意?”曹佾下意识坐直了身体:“你探听到什么消息了?”

  “也不是探听的。”曹评用右手的扇子打着自己的左手心,缓缓说道:“半个时辰前,我将赔礼递给杨小娘子,她是用单手接的。”

  哦?单手接礼?

  曹佾皱眉,杨家也是世家,人情往来方面的礼节,断不可能出如此大差错的。

  曹评继续说道:“我便发现,杨小娘子右手一直抓着肩上背负的蓝包袱,抓得很紧。里面的东西,应该比所谓的礼节更重要,比他人的背后嘲讽更重要。”

  “还有什么?”曹佾问道。

  “我盯了那包袱许久,发现里面竟隐隐有金光流出。”曹评还算好看的脸上露出丝笑容:“我能肯定,绝非金器银皿的光泽。”

  曹佾缓缓点头:“听说杨家下人一直在城里城外打听药方,神医等等。若这段时间,佘老太君的身体好转,那多半是结交了真正的炼丹道人或者神医了。你去查查,最近天波杨府和什么人走得最近。还有,再查查矮山上那处塌陷是怎么一回事。”

  “好的,爹爹。”曹评弯手拱手,离开了书房。

  而此时在矮山半腰处,陆森制作了许多新的木栅栏,然后把一边的木栅栏拆了,将院子的面积再扩大了近三百平方。

  然后他坐在地上直喘气。

  放到空间栏里,或者装备栏里的物品是不带负重的。

  所以陆森提着长弓连开数箭也不会觉得累。

  但木栅栏提在手里却有重量,之前的木栅栏几乎都是黑柱立起来的,现在陆森只能自己干。

  金林檎想帮忙,可她人还小,个头都还没有木栅栏高,即使很擅长干活,可举起木栅栏时人会重心不稳,走得跌跌撞撞,所以她这次的效率反而远不如陆森。

  因此陆森把新的木栅栏围好后,就累得成狗一样了。

  他坐在地上直喘气,视线余光注意到右侧栅栏外有人,还以为是黑柱回来,结果扭头一看,发现是穿着一身红色官服的展昭。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天边已经出现些晚霞云了,而从陆森的视角看过去,便能看到展昭的红色官服与红霞相辉映,挺拨修长的身材,加上那张英武的俊脸,真当是世间一等一好男儿。

  陆森起身,走过去抱拳笑问道:“又见面了,展捕头,请进屋一叙。”

  说话的空档,陆森就给了展昭一个临时访问权限。

  展昭抱拳,摇头微笑道:“客气了,在下还有公职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只是恰好路过此地,便想起有一事,要说与小郎听。”

  “请说。”

  “今日在下听包府尹说,官家与众大臣商议后决定,打从明儿起,汴京城户籍条令改动。浮客只要在汴京城住满三年,有左邻右舍,或者房东出面作证,便可去开封府办理户籍。另外就是,若在汴京内城和外城拥有一处地产,亦可获得汴京城的户籍。”

  “当真?”陆森有些惊讶,这好消息可来得真巧。

  “上次小郎说想办理户籍,在下帮不上,此事如梗在喉。”展昭抱拳继续说道:“汴水河旁,在下有处旧宅,已许久不住人,打算赠与小郎,这般小郎便可入汴京城的户籍了。”

  展昭是真的很想送套旧宅子给陆森,帮后者入籍。

  之前五鼠闹东京,把展昭搞得焦头烂额,一个头有三个大。

  这两天没见五鼠闹事了,再一打听,好像是韩老二受伤,没法处理,五鼠全回陷空岛去请人帮忙治伤了。

  半年一半年内,估计是没办法再来东京城闹事。

  汴京城没有了五鼠,展昭顿时感觉到轻松多了。

  作为江湖人士出身的捕头,展昭知恩图报,钱财还恩太俗,便想着帮这位小郎把户籍给入了。

  陆森却摆摆手,说道:“我虽然来汴京城才两三天,但也清楚,这地方寸土寸金。即使老宅子,如若卖出去,估计百来两银子绝对是有的吧。”

  展昭摇摇头:“就真是个不值钱的旧老宅。”

  “刚才展护卫说,外城有地产也可以入籍?”陆森自然是不信的。

  “这当然。”

  “那此地山头,算不算是汴京外城的地产。”陆森问道。

  “自然算的,但这是天波杨府的地儿,他们家的祖祠都在这呢。”展昭连忙劝道:“这位小郎,你可不能据地私有,杨家一旦因此事报官,那后果不堪设想,别说包府尹,杨家作为将门,也可是不好惹的。”

  陆森笑了笑,从系统背包里拿出地契:“正好,杨家把这片地儿送给我了。”

  展昭一愣,然后惊了:“杨家怎能把宗祠所在之处都送人了!”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