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18 你不走我就要射啦

0018 你不走我就要射啦

  追追追!

  还追什么啊!

  杨金花默默卷起银鞭,转过身去,将其系回到小蛮腰上。

  也不知道这鞭子是啥材质,缠在腰上,居然和腰间完美的契合在一起,看不出异样。

  然后杨金花再转过身来,强自微笑道:“陆小郎,真巧啊,你怎么来这边游玩了?”

  “瞎转悠。”陆森把嘴里的煎豆腐吞下肚子,说道:“不知怎的,就转到这里来了。”

  杨金花漂亮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细缝,看着很有威严感,但其实这是她紧张的迹象:“要不到家里坐坐可好,我想老太君一定很想见见你。”

  陆森摇头:“今日只是来城里走走,尚无准备,待过几日,必上门拜访。”

  空手上门作客,本身就是件相当无礼的事情。

  礼物不需要多值钱,但得有。

  “这样啊。”杨金花双手背在身后,表情显得有些扭捏:“那你玩得开心,我这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告辞!”

  随后她不等陆森回复,转身就跑到身后不远处的家里,然后大门呀嗵一声关上。

  这里能隐约听到齐叔的声音:“小娘子,那小贼抓到没有?咦,你脸怎么如此红艳,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闭嘴,不用齐叔你管。”

  少女带着娇憨的嗔骂声迅速隐去。

  陆森静静站了会,吞下最后一口煎豆腐,便开始折返去寻黑柱。

  他逛街已经过了一个半时辰,再不回去,估计黑柱得等到心焦。

  顺着原路返回,陆森来到外城的路边,很快就找着了黑柱。

  这小子正站在路边左探右望,见到陆森,便挑着两个篮子小跑过来,说道:“郎君,菜卖完了。”

  然后他压低声音说道:“卖了一贯多的钱呢。”

  接着他打开篮子里的白布,确实是放着一大串的铜钱。

  “卖了这么多?”

  刚才陆森吃了蜜饯,吃了糖葫芦,看了表演,又吃了煎豆腐,也才花掉二十文钱。

  可以说,铜钱的购买力很高。

  而绿菜随便卖卖就能卖上一贯铜板,可想而知有多值钱。

  “那是咱家的绿菜看着就水灵,客人们见到都喜欢。”黑柱开心地说道:“而且小人也是按市价卖的,没有卖贵。”

  “行吧,那我们去买些米,还有油盐回去吧。”

  “好勒。”黑柱开心得不行,他就等陆森这句话了。

  两人又逛了圈,买了足够的东西回去,刚才一贯多些的钱,还剩下三百来文。

  出了城后,陆森见黑柱担着两篮子的米,似乎有些累,便要把这些米收进系统背包里。

  结果黑柱不肯,他央求着说道:“郎君,你就让小人担着吧,小人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米,让小人扛一会好不好,真累了小人会自己休息,然后再抬回家里头。”

  粮食对于黑柱而言,就相当于把金元宝放到了守财奴的手中。

  黑柱的表情充满了哀求,陆森无奈只得作罢。

  两人回到家,黑柱虽然很累,却开心不已。

  他担着米进到了木楼里。

  而在家守着的金林檎却小跑了上来,满脸的惊慌。

  陆森看着她黑乎乎的小脸,问道:“怎么了,你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金林檎使劲点头,看到自家郎君,她紧绷的小脸终于渐渐放缓:“之前我在楼里擦着地面,正想去山泉水涧那边舀些水回来,看到院子外站着两个人,他们就一直盯着我,很吓人。”

  陆森眉头微皱:“他们想着进来没有?”

  小林檎连连摇头:“他们就绕着院子转了一大圈,还有一个使劲在对着我笑,不太像好人。”

  陆森走前一步,拍拍小林檎的脑袋以示安慰:“别怕,你待在院子里就不会有事。他们长什么样子?”

  “两个都是成年男子,一个穿着黑衣,一个穿着青衣。”小林檎想了想,说道:“他们都长得好丑,没有郎君那么好看。”

  有人对这里感兴趣了?

  陆森脑海里转了几个弯……其实这也正常。

  汴京全城的人往西一看,就能看到这地方。

  有人好奇过来看看,也不奇怪。

  对方似乎没有什么恶意,毕竟没有想着强闯进来。

  之后又离开了,估计应该只是单纯的想过来看看吧。

  陆森考虑了会,做了把木制短弓,以及一个大箭筒放出来,筒箭里放着五十支箭。

  木制短弓也是初级装备,和陆森用的木制长弓相比,杀伤力更低些。

  不过也有‘命中修正’的效果,射速也快上些,毕竟容易拉开。

  他把短弓交到金林檎手里:“以后我们不在家,又有人想强闯入院子,你就拉弓射他。好了,现在自己去旁边练一下射箭。”

  木制长弓一米五,小林檎身高只有一米二左右,弓都比人大,拿都未必能拿得稳,别说拉开了。

  而木制短弓只有六十厘米,即使是小林檎,也是能拉开的。

  当然射击的威力不是很强就对了。

  小林檎看着手中淡金色的木弓,眼睛闪闪发亮,突然变得很开心,似乎身体里有某个门阀被打开了一样。

  而陆森走到一边,制作了不少的木栅栏出来,再把院子的范围再扩大了许多,将山泉水涧也纳入‘家园系统’的范围内。

  小林檎很爱干活,总是一有空闲就擦地板门窗,给菜田浇水。

  虽然说那两个小圆桶各能装十方水,但总会用完的。

  要是小林檎去山泉涧里舀水时,遇到歹人怎么办?

  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安全,这里荒郊野岭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把水源也纳入家园系统中,那自然就安全了。

  就是有点费‘木材’。

  现在陆森背包里的木方块已经不多,毕竟起了大院子,又起了木楼。

  而且这座矮山的大树,几乎都被他‘伐’完了。

  剩下的都是藤蔓野草,以及大量不能当成‘材料’的小型树。

  把院子范围又扩大不少后,陆森回到木楼前,却听到笃笃笃的声音,扭头一看,发现小林檎在后院里,正提着短弓,对着院外的一棵小树试射。

  虽然有短弓也有命中修正,但林檎毕竟年纪小,而且又是第一次拉弓,所以她的准头相当差,几乎所有的箭都射偏了,偏到了别的树干上去。

  但……她的射速很快。

  而且也射得越来越准,最后四箭全射到了目标树干上。

  小林檎看着空空如也的箭筒,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陆森。

  箭矢的制作成本很低,一单位的木块和石块,就能做一个箭筒出来,一箭筒里有五十支。

  陆森忍不了小孩子那种期待的表情,便做了十筒,放在小林檎旁边。

  小女娃子又开开心心地练习起射箭来。

  黑柱从木楼里出来,在菜田那里绕了一圈,发现菜田被林檎照顾得很好,他便打算出门,去山上捡些干柴干草,烧饭做菜。

  他向陆森报了声自己的打算。

  在他出门前陆森把木甲拿出来,让他穿上。

  “就算不会遇到歹人,万一遇到野狼野猪什么的,也可以防身。”

  黑柱笑得很开心:“多谢郎君体恤。”

  等黑柱出去后,陆森便看着院子,开始考虑起院子布局的事情来。

  院子已经被他扩张得很大,占地面积已经三亩出头了。

  因此占地面积不过一百多平方的木楼,以及刚好一百平方的菜田,在院子里就显得特别‘渺小’,整个院子显得特别特别的空旷。

  而且黄秃秃一片,有点难看。

  他思考了好一阵子,打算先将两亩空地用金手指变成‘草地’。

  ‘草地’这玩意是低级合成物,按理论来说是可以无限合成的,只要一单位的‘泥块’即可。

  而草地的效果是:自然长出少量果树,大量青草和野花,以及极小的概率会生长出特殊的植物类合成材料。

  陆森看中的就是前两项效果,少量果树以及大量的野花……这就可以联动另一项家园系统福利了。

  蜂蜜。

  家园系统的范围内,气温永远恒定如春,四季花开不败。

  再放上两三蜂箱,蜂蜜不就有了?

  这也是目前最划算,性价比最高的做法。

  因为更高等级的合成物,他还没有条件弄出来,没有材料。

  况且以后想改换地貌地形也不算难。

  他是行动派,想到就干,陆森站起来,走到空地前,但出双手。

  大量的金光从他双手间飞出,落地前方的空地上,一闪而没。

  看着地面没有什么变化,但在系统的‘判定’中,眼前这两亩地,已经被认为是‘草地’了。

  陆森回到楼里,拿起两个木桶,去山泉涧那里接了水回来。

  正在射箭的小林檎看见,立刻放下弓箭,飞奔过来帮忙。

  两人各提着一桶水,把两亩地都浇了一遍。

  要是别人抬水浇黄土泥地,小林檎绝对把他当白痴看待,吃饱饭没事干吗?

  但自家郎君乃神异中人,此举必有深意。

  浇完地后,陆森便坐在木楼前的石阶上休息。

  虽然水桶并不重,只有五斤,但举得久了,还是会累的。

  而小林檎又跑一旁去练箭了。

  很快黑柱抱着一堆干柴和干草回来了,他看着湿漉漉的空地,有些不解,但也没有多问。

  接着便是烧柴生火,做饭炒菜。

  很快香喷喷的米饭便端了上来,清炒生菜和小葱拌腊鸡肉,就两个菜。

  但在黑柱和小林檎眼里,却已经极其丰盛了。

  饭很好吃,菜也很好吃,有油水。

  其实黑柱的厨艺很一般,菜里放的还是粗盐,有点苦涩。

  但真架不住家园系统里种出来的菜好吃,有美味值提升,并且自带微弱的‘体力恢复’效果。

  三人把饭菜吃完,都摸着小肚子坐在院子里消食。

  等肚子舒服许多后,陆森问道:“黑柱,你知道哪里有养蜂人吗?”

  “城南那边有。”黑柱说道:“现在正好是养蜂人在汴京城落脚的时候,再过上半月左右,他们就要南迁了。”

  “走,我们去买个蜂巢回来。”陆森站起身子:“你带路。”

  “好的。”黑柱也立刻站了起来。

  陆森扭头对着小林檎说道:“丫头你继续守在家里,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出院子。如果有人想闯进来,你就拿箭射他。”

  金林檎连连点头。

  然后她起身目送郎君和黑柱哥离开。

  家里一下子又变得安静起来,静得让她觉得有些害怕。

  山风幽鸣,山森远处时不时传来古怪的鸟叫声。

  她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一扭头,看到不远处放在墙角那里的短弓,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她快步走过去抓起短弓,提着箭筒,走到木栅栏旁,对着院子外的某棵小树,一箭一箭地射了起来。

  渐渐地,便忘记了恐惧,也忘记了时间。

  她甚至也不记得自己射了多少箭。

  而也就在这时候,旁边突然有人说话:“小丫头,你射了这么多箭,手臂不会痛的吗?”

  这声音突如其来,在聚精会神的金林檎听来,不亚于晴天落雷,骇人之极。

  不知何时,木栅栏外的右侧,离她一丈左右处,站了个黑衣的成年男子。

  她当下抱着短弓,脸色苍白地连连后退。

  直退到院子中间,这才停下来,然后她一看对方的容貌,便惊叫道:“你是早上鬼鬼祟祟,长得不好看的那个人。”

  来人一听,脸色就有些无奈,然后苦笑起来:“小丫头,你自己都长得黑不溜鳅的,却敢说我长得不能入眼。”

  其实这人长得相貌堂堂,只是比起陆森来,却是远远不如。

  金林檎自然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但这并不妨碍她拿陆森来和对方作对比:“我家郎君比你俊俏很多很多的,还有我家郎君很厉害的,你快走,否则郎君回来会打死你。”

  说到最后,她压着紧张的情绪,做出个凶恶的表情。

  “这世上,能打死我的人只有两三个,你家郎君应该不算在内。”来人双眼一直盯着金林檎的右手臂:“小丫头,你射了那么多箭,手臂当真不累不痛吗?”

  虽然金林檎不喜欢,也很害怕院子外面这陌生人,但她年幼天真,闻言还是摇头说道:“不累的。”

  “真不累?”

  “不累。”

  这来人微微吸了口凉气:“我刚才在旁数着,你连射了四十七箭,即使是短弓,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居然也能受得住?”

  正常男子开一石长弓,连开十箭后便双手酸麻。

  使弓好手能连开二十箭已然臂力过人。练过内气的人,连开个五十箭就已经是弓道宗师了。

  更别提什么三石,五石长弓了。

  短弓与这小丫头,无异于长弓与男子。

  她已连射四十七箭。

  当真是好天份,黑衣男子见猎心喜。

  此时又有一青衣人从小树子里走出来,他左右手各抓着一把箭矢:“不止,她估计已经连开一百多矢了。”

  青衣人和黑衣人长相很相似,估计是兄弟。

  然后青衣人将左右两手抓着的箭矢掷于地上。

  看着一地的箭矢,黑衣男子愣住了,青衣人也是一脸震惊之色。

  然后黑衣人扭头看着金林檎,眼神已然火热:“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金林檎看着对方的眼神,顿时更加害怕了。

  继续缓缓后退。

  “你别想走,这地方不算大,你走不掉的。”黑衣人温和地微笑道:“看模样打扮,你应该是个下人,吃不饱穿不暖吧?要不你跟我走,我当你师父,不但让你天天吃香喝辣,还会教你厉害的本事,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

  “你想拐带我走?”金林檎愣住了,然后她记起了陆森说过的话,立刻拉弓引箭,对着黑衣人,相当紧张地说道:“郎君说了,如果是坏人,我是可以射死他的,你快走,否则我就要松手了。”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