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23 狙击
  听到陆森说人财两空,罗老大张嘴哈哈大笑,口腔里一个个黄黑色的烂牙显露出来。

  “不错不错,你这白脸小子还是懂的。”罗老大颇是开心地拍拍桌子:“那一个时辰后,你去汴水街接人。”

  然后他一转头,笑眯眯地看着赵香香:“好了,香香美人,我们是否可以开始了?”

  赵香香低头给陆森沏茶,淡淡地说道:“请不要着急,现在是白天,况且床上还有着他人,罗老大也不想兴致被打扰吧。”

  罗老大看着床上的老男人,再看看陆森,大笑道:“无妨,我不介意。”

  “但我介意。”赵香香抬起头,双眼内闪着水光,娇柔地说道:“还请罗老大给我留点颜面。”

  哦……罗老大看着床上,缓缓说道:“莫非床上的老不死就是柳囤田?”

  赵香香脸色难看了些。

  哈哈哈哈哈!罗老大连拍大腿,笑得前俯后仰:“早就听说柳囤田艳词天下第一,汴京城所有娼妓皆以唱他词曲为荣,众阁名姐儿皆愿作他侍妾,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

  赵香香下意识看了一眼床上,见柳永还在闭眼睡觉,松了口气,然后扭着眉头说道:“罗老大,我会实现诺言的,说是晚上就是晚上,请你夜深些再来。”

  “呵……”罗老大表情不爽了,他右手胳膊压在桌面上,身体向前倾,狞笑道:“如果我现在就想要,并且之后还想把你带回无忧洞下面呢?”

  赵香香没有说话。

  此时门外咳嗽一声,是个女人的声音,陆森觉得有些熟悉,想了想,应该是之前的那个老鸨。

  罗老大微微动色,有些忌惮地看看外边,然后才说道:“暖玉阁能护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晚上我会来过夜,但以后你也别想着离开暖玉阁半步。”

  赵香香只是笑笑:“妾身只是个残花败柳,当不得罗老大惦记。”

  哼!

  罗老大重重哼了声,站了起来,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重新安静下来。

  赵香香再给陆森沏了杯茶,说道:“让陆小郎见笑了,如罗老大那般俗人,本就不配出现在小郎面前。只是妾身颇为好奇,小郎真愿意出两贯四百文,把仆从赎回来?”

  陆森点点头:“这自然要的。”

  她一双美目有些诧异地看着陆森。

  就如刚才罗老大所说,去人牙子处买个上等漂亮的女奴,也不过两三百文的铜钱罢了。

  为了个男仆从,花上两贯四百文简直是匪夷所思。

  要知道,赵香香的过夜费,也不过是两贯罢了。她可是汴京城出名的小姐儿。

  其实暖玉阁众姐儿们的过夜费并不太贵,主要是靠配套服务赚钱。

  比如说卖酒卖服务等等。

  “真当羡慕陆小郎家里的下人。”赵香香轻叹了声,随后问道:“现在罗老大与陆小郎你也已经见过面了,我家郎君的病,可有章程。”

  “明早我会带着能治病的‘药’过来。”陆森将一大把生菜叶子放在桌面上:“柳囤田的病晚上可能会恶化些,当他不舒服的时候,就让他吃这些生菜叶子吧。”

  说完后,陆森起身往外走。

  “多谢陆小郎了。”赵香香连忙起身送客。

  陆森离开了暖玉阁,他没有直接去汴水街,而是去了天波杨府。

  下午的阳光越发灸热,行人都少了许多。

  杨府大门敞开,有个熟悉的男子正在喝着用井水镇凉的绿豆汤。

  “陆小郎,咱又见面了!”正在守门的齐叔见到陆森,把碗放一边,立刻迎上来热情地说道:“这么快就从暖玉阁出来?打听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了?”

  “是的。”陆森对着齐叔拱拱手行礼,然后将一扎子水灵的豆角递上去,说道:“只是事情有些麻烦,想请齐叔你帮个忙。”

  豆角也是放在系统背包里的备用品。

  在开封城里,串门送绿菜,并不是什么失礼的事情,反而会很受人喜欢。

  毕竟绿菜价格不菲,又能煮来吃,即有面子还实用。

  “好说好说。”齐叔接过豆角,笑道:“只要俺能帮得上忙的,陆小郎尽管开口。”

  齐叔这么热情是有原因的。

  他知道陆森是个有神异的人,这样的人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普通人想和他们搭上关系千难万难,现在对方主动找自己帮忙,是难得的让对方欠自己人情的机会,只要是不太过于麻烦的事情,他都愿意答应下来。

  其次陆森与自家小娘子关系似乎很好,极有可能是未来的姑爷。在要做的事情不会危害到杨家利益的之时,自然得帮。

  “能否借几名好汉帮我站街。”陆森拱拱手,继续道:“待会我需要和人谈事情,有几个强人在后面站着,方便说话些。”

  “这事好办,没问题。”齐叔扭头对着里面喊道:“铁柱,喊几个闲着的男人出来,快。”

  不多会,便有数个壮汉从门里走出。

  齐叔指着陆森说道:“待会你们跟着陆小郎,听他命令做事,明白吗?”

  “知道,老齐叔。”

  几个壮汉嬉皮笑脸应了下来。

  陆森再向老齐拱拱手,然后带着这几人往汴水街的方向走。

  不多会,几人便来到了汴水街,黑柱常摆摊卖菜的地方。

  离‘见面交货’还有些时间,陆森便请这几位壮汉吃豆花。

  然后自己去附近的巷里无人处,把钱从系统背包中拿出来,再用蓝布袄包上。

  毕竟两贯四百文铜钱,很重的,也很显眼。

  他回到豆花摊子处,没多久,街头尽头那里出现了四个乞丐,押着黑柱走过来。

  陆森看到他们,立刻提着包袱走过去。

  天波杨府的家兵们迅速跟上。

  双方在街道边相对。

  黑柱鼻青脸肿,他见到陆森,双眼先是狂喜,随后立刻激动起来,哭叫道:“郎君,他们太可恶了,把我卖绿菜的钱全抢了,一贯三百多文啊。”

  他哭得很伤心,一贯三百文,对他而言可是一笔大钱了。

  而押着他的四个乞丐,虽然来之前是满脸煞气,但此时似乎却有些惊惶不定。

  陆森这边,除了他自己气度不凡外,还有数个肌肉壮实,端着瓷碗慢慢吃着豆花的杨府家兵。

  个个满脸杀气,吃一口豆花,便上下打量乞丐们,然后再嘿嘿冷笑一下,再吃口豆花。

  街道上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知道无忧洞的恶人们又出来搞事情了。

  有人远离,而胆大些的人,远远的围观着,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大圆圈。

  “这个小郎可是这个黑瘦倔狗的家主?”其中一个乞丐强忍着不安抱拳喊道:“我们罗老大说你愿意花两贯四百文把这仆人赎回去,钱可带来了?”

  这话一出,不但黑柱呆了,杨家的家兵们呆住了,连围观的群众们都呆住了。

  现在去买个漂亮的,手脚灵活工娘都不到三百文,这又黑又瘦还丑的仆人两贯四百文?

  此人难道是用金子做的吗?

  瞬间周围一片讨论之声,还有人指指点点。

  “带来了。”陆森把蓝色的包袄前向一扔,说道:“你们数数。”

  沉重的包袱落在地上,发出‘咚’的闷响。

  一个乞丐走上前,把蓝色包袱打开,里面确实放了两贯钱,还有很多散零的铜板。

  乞丐随意数了下,把包袱背在身上,对着后面三人点点头。

  三名乞丐立刻放开黑柱,并且用力推了他一把。

  然后四个乞丐转身就走。

  黑柱跌跌撞撞地抹着眼泪,向陆森的方向靠过来。

  刚才他哭是伤心,是自己卖菜的钱没有了。

  现在哭则是感动,非常感动。

  郎君愿意花那么多钱把自己赎回来,明明自己只是个低贱的乞丐。

  看到黑柱回到身边,有个家兵吃着豆花,站在陆森旁边,小声问道:“陆小郎,需要我们出手把东西抢回来吗?”

  同时他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陆森摇头:“不用,我自有打算。”

  接下来他还有计划,如果把包袱抢回来,可能会有打草惊蛇的可能性。

  这家兵遗憾地摇摇头,退后两步。

  他觉得这陆小郎人挺好的,没有看低他们这些贱卒,请人帮忙还愿意帮买豆花解渴……他见过太多大人物,把兵卒当成牛马来使唤的。

  而愿意用大价钱把仆人赎回来,更是说明这人对自己家里人极好。

  就是……心善得有些过头了。

  要是自家小娘子,肉票一回到自己这边,当场就会下令把四个乞丐杀掉,不带犹豫的。

  黑柱回到陆森跟前,跪了下来,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情绪,就是在哭,一直在哭。

  泣不成声。

  周围的群众们见没有戏看了,便渐渐散去。

  陆森蹲下身子,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先回家,听到了吗?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今晚就留在城里,不回去了!”

  黑柱一边抹眼泪,一边点头。

  “等回到家后,摘些绿菜给这些好汉们当谢礼。”

  黑柱继续点头。

  然后陆森站起来,抱拳对着数名家兵说道:“劳烦几位好汉,可否护送我家这不成气的小子回家。”

  “客气了。”一位家兵抱拳说道:“陆小郎请放心,我们必定把他安安全全送回到矮山上。”

  “劳烦了。”

  陆森抱抱拳,然后随着周围人流消失在街道远处。

  黑柱起身,抹着眼睛往城外走。

  几个家兵跟在他的后面。

  黑柱几乎哭了一路,直到回到矮山脚处这才停止。

  几个家兵也一路沉默,没有人歧视黑柱,或者笑话他。

  家兵们其实内心中挺羡慕的,易地而处,如果自己出了事,家主也愿意花大价钱把自己赎回去,估计自己的反应也和这小子差不多。

  汴水河畔。

  随着时间越发接近傍晚,小姐们也都开始梳洗打扮结束,开始自己的工作。

  河畔旁的行人比中午的时候多出不少,而且大部分都是非富即贵。

  陆森站在河畔旁,以暖玉阁为中心,用眼睛估算了一下左右两边的距离。

  然后选中了一艘离暖玉阁大概百米远的中型画舫。

  倚翠坊。

  他进去后,扔下一枚银锭,对着浓妆艳抹的老鸨说道:“我包下顶层阁楼一晚,打算观夜景,这钱足够了吗?”

  “够了够了。”老鸨抱着银锭狂喜万分:“好吃好喝的会给爷你安排上,我们这坊里最漂亮的两名姑娘,也会把爷侍候得开开心心的,放心吧。”

  然后陆森就出现在了船顶层的小阁楼内。

  很快服务就来了。

  好吃的小口碎嘴放了一大桌子,还有两坛刚开封的杏子酒。

  陆森磕着瓜子,一把拿着酒杯,趴在栏杆上,俯身看着河边的繁忙景像。

  这里是河边堤岸,也是渡口。

  在大大的画舫间隙中,混杂着许多小型船,载着货物来来去去。

  浑身满是汗水,肌肉光亮的苦工们喊着号子,正拼命卸装货物,想在黑暗来临,城门大关之前,多做点活计补贴家用。

  而达官贵人们,穿着丝质长衫,摇着扇子,开开心心地结伴进入画舫中。

  陆森的身边,还有两个挺漂亮的小姐儿陪着。

  一个人呓呓呀呀喝着小曲助兴,挺好听的。另一个在身侧添酒,还将剥了皮的瓜果喂入陆森口中。

  服务极是周到,甚至都不用陆森动弹一下。

  而且两个小姐儿眼中充满了媚光,看着陆森的表情相当热烈。

  一是陆森给钱真的多,二是陆森真的长得俊俏。

  和这样的恩客行风月之事,她们只会觉得赚到,不会觉得为难。

  傍晚转眼即过,花红酒绿的画舫,艘艘光芒四射,驱散了汴水河畔的黑暗。

  这个时分,越来越多的达官贵人在画舫旁出现。

  唱小曲的小姐儿,有些累了,她靠在陆森旁边,娇笑道:“官人,夜已经,江面寒风易入身子骨,要不我们到房里休息吧。”

  旁边另一个小姐儿也是满脸的意动。

  “不急,多待会。夜景也挺好看的。”陆森又喝了口杏子酒,这种低度数的酒,感觉和啤酒差不多,别说两坛,再来两坛陆森都不皱一下眼睛。

  而此时,他趴在栏杆上,借着火光,看到许多人影从暖玉阁附近,河堤排泄口处钻出来。

  等这些人影走到灯光下,便发现他们都是些乞丐打扮的人。

  汴水河堤旁,有大量这样的排污出口。

  整座汴京城,到处都有排污入口,所以无忧洞的人,可以利用地下排污体系,四处游窜,根本抓不着他们。

  乞丐们在暖玉阁附近转悠,甚至还进入其它画舫里查探。

  连百米开外的陆森这里,都有乞丐进入,那个乞丐甚至还走到了阁楼上,打量了一下陆森,似乎是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武器的样子,随后嚣张地笑了笑,又走下去。

  两个小姐儿表情都不太好看。

  “乞丐都能上画舫了?有入无人之境。”陆森笑问道:“他们就这么狂?”

  “他们是无忧洞的人。我们和他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次兴师动众,估计是有无忧洞的大人物出来吧。”一个小姐儿无奈地说道。

  陆森跑在栏杆上,继续看着。

  很快,乞丐们便聚集在了一起,有个乞丐钻回了排泄口内。

  不多会,又有个人从洞口那里钻了出来,然后爬上河堤。

  虽然隔着百多米,但陆森从身形,依然还是辩论出了这人就是罗老大。

  他又换了套新衣服,正在乞丐的簇拥下,洞着河边,走向暖玉阁。

  陆森笑了下,他站直身体说道:“你们两人下去,帮我拿两坛黄酒上来如何?”

  两个小姐儿一同下去了,大款恩客的要求,她们无法拒绝。

  等小姐儿下了楼阁,陆森从系统背包中拿出木制长弓,拉弓引箭。

  红色的圆心锁定了罗老大的脑袋。

  夜风吹动,画舫阁楼内的一道道绫罗微微摇摆,金色的箭矢擦着丝条边儿,化成一道金色的闪电,消失在远处。

  罗老大在乞丐簇拥中,已经快到暖玉阁的入口,他咧开嘴露出黄黑的烂牙,对着周围的乞丐笑道:“晚上等我喝了头汤,就给你们喝尾汤,让你们也尝尝什么是名姐……”

  金色的闪电带着破空声,扎中罗老大的眉心,呼哧一声,方型的箭簇从后脑处透了出来。

  红色的液体混着白色的物质从箭簇处滴下。

  罗老大被箭矢的力量带得退后两步,他双眼大睁,眼瞳迅速无神,原地站了一会后,身体就软软地跪了下来,最后整个人侧倒在地上。

  周围的乞丐们先是一愣,随后个个都惊叫起来。

  然后落荒而逃,卟通卟通跳下河堤,往排污口处跑,想躲回自己的地下王国中。

  这并不意外,无忧洞的乞丐,只是一群靠着抱团才敢欺侮其它人的废物,欺软怕硬,从来都不是什么勇敢者。

  :。: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