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31 山中花园

0031 山中花园

  得益于后世夸张的网络信息流,陆森也曾无意中看过一些关于阿萨辛们的资料。

  只是关于他们的内容,都很大的戏说成份,甚至还有各种影视游戏方面的艺术加工,因此陆森对这个教派并不算了解。

  知道的资料,可能也是扭曲过的。

  但唯有这个标志……应该是不会是错的。

  当鼓手的视线变得极度税利,仿佛利剑一般刺过来的时候,陆森没有退缩,反而继续盯着对方的眼睛,没有惧怕,也没有不安,甚至还带着点嘲讽。

  这是天朝上国民众会有的态度。

  鼓手的视线迅速转换,然后露出了谄笑与讨好,他甚至还微微弯了下腰。

  陆森收回了视线,带着黑柱离开。

  两人的交锋其实很短暂,连四秒钟都不到,因此也没有什么人发现。

  鼓手站在高台上,看了会陆森的背影,这才往后台走去。

  刚才的色目人花魁靠了过来,用波斯语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刚才我感觉到你的杀气,难道你看到了十字圣殿的人?”

  “不是。”鼓手摇摇头:“刚才有个很像是白人贵族的少年,死死盯着我手臂上的标志,被吓了一跳而已。”

  在清朝之前,几乎所有的蛮夷都认为只有中国人是白种人,他们自己是无色肤人或者是红肤人。

  在清末,才把‘黄种人’这词安在中国人,以及整个东亚人的身上。

  原本他们这种肤色划分是带有侮辱性质的,因为在他们的观念中,皮肤黄是‘重病’的象征。

  暗合‘东亚病夫’这个词。

  只是很可惜,国人对黄种人这个词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负面感受,反而觉得很合理。毕竟黄河是母亲河,然后自古到今,民间皆以金色为贵,也就不觉得这种黄种人叫法是侮辱人的。

  倒是扶桑和高丽两国对‘黄种人’的称呼十分反感。

  色目花魁松了口气:“还好,要是十字圣殿那帮人也跟过来就麻烦了。估计那个贵族少年只是单纯对你手臂上的标志感兴趣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后台的小屋子里。

  他们打开暗门,直接下到地窖中。

  这个地窖并不算大,也就五米左右的长宽,三米高度了。

  但地窖的里面,却存有不少的弯刀长剑,以及五件全身板甲。

  北宋不禁武器禁甲,特别是这种全身板甲。

  要是被发现,与这个窝点有关的人都会被牵连,一个谋反的帽子是跑不了的。

  但如果是像陆森合成出来的,那种看起来很好笑的,圆圆的木甲……只要不知道功效,估计官府即使看到了也不会在意。

  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认为这种薄薄的半身木甲会有什么防御力,估计用来挡挡小型野兽利爪还行。

  拿上枪剑只要随便一个突刺,便能连人带木甲一起扎破。

  地窖里除了武器和盔甲外,还躺着两个人,他们全身被绑着,从服装和容貌上来看,应该是宋人。

  花魁艾莉婕走到一个略胖的宋人身前,用脚重重踹了下后者的肚子。

  这胖宋人立刻大叫一声,从睡梦中惊醒,使劲扭动挣扎。

  很快,胖宋人旁边的另一名宋人也醒了,他看着站着的两个色目人,有气无力地说道:“放过我们吧,我们真的没有门路让你们和官府搭上线,我们只是商户,是贱籍。”

  鼓手蹲下身子,他将自己的中指按在这个稍瘦的宋人脖子某条血管处,用不太流利的宋话说道:“那我们换个思路,宋人,你知道这座伟大的城市里,哪位官员更容易接受我们这些外乡人?”

  这宋人想了会,摇摇头。

  平民都看不起色目人,何况官员!

  鼓手狞笑了下,手指轻轻用力,也不知道他按了什么部位,或者说用了什么技巧。这宋人的脸一瞬间就涨得通红,脑门上的青筋一根根暴出来,越来越粗,像是一条条正在生长变大的青蛇。

  然后他的鼻孔开始流血,眼睛中更是血丝密布,像极了两个红色的灯泡。

  宋人感觉到脑子疼得快要涨爆,身体拼命挣扎,可鼓手用膝盖顶着他的腰,使他动弹不得。

  只能在原地死命扭动,甚至连惨叫声都无法发出,有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让他不能发出,只能徒劳地张着嘴。

  很快,宋人眼眶开始流血出来,嘴巴里也有血块吐出来,挣扎的动静越来越小,眼睛也在翻白,看着就快要死掉的时候,鼓手松开了按在脖子上的手指。

  宋人顿时就像是得到了水的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鼓手温柔地笑了起来:“你真以为我们是随便抓的你?现在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吗?”

  这宋人使劲点头,刚才濒临死亡的恐惧,已然压倒了他。

  太可怕了,不想再经历一次。

  “说说看。”

  “当今曹国舅爷,颇有寻仙问道的心思,这是市井中人皆知的事情。”这宋人急急说道:“我是曹国舅门下,表面上是替国舅爷涉足商行的贱业,可实质上是替他在暗地里留意有没有与仙神有关的事物。如果你们真想攀附贵门,只要拿出些似似非非的奇物,以及用出你们的本领,肯定可以得到曹国舅的赏识。”

  鼓手扭头,用波斯语问旁边站着看戏的艾莉婕:“他说的曹国舅很有权势?”

  艾莉婕靠在墙角,双手抱胸,淡淡地说道:“他是这个国家皇后的弟弟,同时听说自身也拥有极高的身份,说话很有份量。”

  鼓手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他看着地上的宋人,笑着问道:“那问题来了,你觉得我们应该拿出什么东西,才能讨好那位曹国舅?”

  “只要与仙神有关的器物即可!”

  “但我们没有这种东西。”鼓手再次把手指按在了这宋人的脖子上:“你有吗?”

  感觉着冰冷的手指卡在自己的脖子上,这宋人已经不想再经历刚才那般恐怖的折磨了,他使劲点头说道:“我有,我有!帮国舅爷做事的时候,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我截留了一些出来,只要大爷放我回去,我定拿出来赠与两位。”

  他确实截了一些下来,但根据经验,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但现在管他是真是假,先保住小命要紧。

  鼓手笑着放开手指,满意地抚摸着这宋人的脸颊,就像是在抚摸着心爱的美人:“很好,我会和你一起去取的,顺便记住你家住在哪里,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会上门拜访,好不好?”

  这宋人脸色凄苦,却也只能连连点头。

  然后鼓手将视线投向另一个胖宋人,正要把手指按在后者的脖子上,结果这胖宋人倒是先尖叫起来。

  “大爷,求你了,别伤我,我和他一起,都是替曹国舅做事的贱籍。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这胖宋人被自己同伴眼鼻都喷血的惨状吓坏了:“我也可以把自己私藏的好东西全交给你们。”

  “不需要!”鼓手从衣服中拿出把短刃:“同样的事情,有一个人能做到就行了。”

  “别别别!”看着锋利的短刃压过来,这胖宋人吓得连连大叫:“我还知道更重要的情报,更重要的消息,你们两位听了一定会很有兴趣的。”

  鼓手的短刃抵着胖宋人的喉咙:“哦,说来听听。”

  “数天前,曹二郎穿着个木甲从外边回府……”胖宋人吓得直接他知道的那点事情,像是倒豆子一般哗哗哗全说了出来。

  约十多分钟后,鼓手和艾莉婕两人都离开了地窖。

  经过暗门回到后台独间内。

  听着外边喧闹的人声,鼓手笑道:“你这次提供的宋人身份成色不错,至少能说出点有用消息。”

  艾莉婕笑了下:“毕竟也来这里一年多了,这个美丽繁华的国家,我已经了解不少。他们的语言,他们的习惯,他们的身份关系网。把这些梳理出来可不容易,这两人我已经盯很久了。”

  “确实美丽繁华,仿佛人间天堂,我曾经以为斯帕罕才是世间最美丽的城市。”鼓手无奈地笑了下:“但来到这里,我才知道斯帕罕连它的十分之一都不如。可这样的城市,居然是白种异教徒建造的,让人难以接受。”

  “先不谈这些。”艾莉婕扭头看了一眼地窖的方向:“你觉得胖宋人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只要穿上便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木甲,有可能吗?”

  鼓手想了想,说道:“我找时间去探探看,你用黑圣药把地窖中的两人暂时控制起来,他们以后应该还有用。”

  艾莉婕点头,冷艳地笑了起来:“其实我觉得杀掉更好。”

  “我们是来拿回山中花园的,杀戮太多肯定会引起白人贵族们的注意。”鼓手摇摇头:“这么珍贵的东西,也不知道落入哪位白人贵族的手里,只能慢慢查了。”

  另一边,陆森和黑柱回到家中。

  然后他便开始迫不及待地制作手摇点唱机。

  因为材料已经备齐,所以一瞬间点唱机就制作出来了。

  这玩意其实就是一个黑盒子上顶着个大铜喇叭,正面有个小小的液晶显示屏,还有四个按钮。

  然后黑盒的右侧,有个黑色的手摇把。

  此时黑柱和小林檎也凑了过来。

  陆森刚摇几下,发现液晶显示屏亮了起来……原来是手摇发电啊,怪不得要磁铁了。

  然后他摇了十几分钟,手都摇酸了,显示屏上面标示的电量才到25%。

  陆森擦擦汗水,说道:“黑柱,你来。”

  “好的。”

  黑柱之前看着陆森满头大汗,早想帮忙了。但生怕自己身份低贱,碰了眼前这仙器,会让仙器晦暗,现在郎君发话,那自然是没有问题了。

  他小心翼翼地学着陆森那般,摇着黑色把手,见到仙器没有什么排斥之类的反应,便放下心来,渐渐加快摇圈的速度。

  还是那句话,陆森其实就是个废物,摇了25%的电量就累了。

  而黑柱摇到了100%电量,汗都不出一点。

  然后陆森测试着按钮,很快就弄明白了几个按钮的用途。

  将曲库调出来,三千多首……再一看上面的名字,中文的有,英文的有,甚至还有许多日文曲子。

  再菜单下拉一细看,发现几乎全是纯音乐。

  什么《月光曲》、《神人畅》、《将军令》、《出埃及记》、《致爱丽丝》、《英雄的黎明》、《潮鸣》等等。

  古今中外,应有尽用。

  从古典钢琴音乐,到重金属战车,再到游戏小调,类别更是杂得要命。

  “原来我听过这么多音乐了吗?”陆森有些惊讶。

  这还只是纯音乐,还没有算上听过的流行歌曲呢。

  生活在信息时代的人,就是这点特别厉害。

  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只要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就会被动接收无数的信息和知识。

  你觉得很平常,那是因为你身边都是这样的人,所以没有觉得什么特别。

  但把你拎出来,放到其它的环境中,你就会发觉自己和周围的人截然不同,或者说鹤立鸡群。

  陆森点了个随机播放,金黄色的铜喇叭中响起了悠扬伤感的笛声。

  “哦,是《乱红》啊。”陆森坐到旁边的摇椅上,静静听着。

  本来这首笛曲就够伤感了的,陆森此刻身在‘异乡’,想着以前的亲朋好友可能都见不到了,本来就有些愁思在心底,结果听得眼圈都红了,差点就猛汉落泪。

  而黑柱和小林檎则被突然冒出来的笛声吓了一跳,认为那个黑盒子里关着妖怪,但看陆森见怪不怪的模样,也就渐渐安心下来,坐在旁边一起听曲。

  他们两人的音乐鉴赏水平可远不如陆森,只是觉得好听,然后便没有其它感觉了。

  眼看着第一首曲子快要结束,陆森突然听到外边有人在喊话。

  “陆小郎,展某前来拜访。”

  陆森扭头,看见是穿着天蓝色长衫的展昭在院子外站着。

  他连忙起身,擦了下眼睛,走过去,打开院子门,给了展昭一个临时访问权限后,抱拳说道:“展捕头,许久不见,先进来。你终于回京了,之前你不在,汴京城里可是乱成一团。”

  “展某已晓得,包府尹的书信四天前就送到我手上了。”展昭走进院子里,感觉到空气清凉,微愣了下,然后把手中的手信递过来:“区区薄礼,不成敬意,同时还得感谢陆小郎的救命之恩。”

  说完话,展昭作揖轻轻弯了一腰。

  陆森双手接过手信,有些惊讶:“展捕头这是何意,这段时间我可没有见过你,这救命之恩从何说来”

  “还请陆小郎听我细说。”展昭把背后负着的金黄色长剑拨了下来,双手呈直说道:“这次展昭能侥幸救得性命,多亏了陆小郎赠的宝剑。”

  “站着说话不方便,去楼里再说。”陆森作了个请的手势。

  展昭谢了声,收起石剑跟着陆森往里走。

  然后越靠近小楼,他的表情就越古怪。

  方块砌起来的怪楼且不说,厅堂里有个长着大喇叭的黑盒子,正发出动听的曲调。

  还是两种他从来没有听起的乐器声。

  此时点唱机播放的是钢琴和吉它合奏的《寂静之声》。

  其实在院外的时候,展昭就听到曲声了。

  只是当时他没有太在意,还以为是陆森雇了戏班子在家里听曲儿。

  结果进来才发现,却是一个黑盒子在发出声音。

  即使展昭之前作为江湖人士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此时他也忍不住了,问道:“陆小郎,这奏着曲儿的黑盒是何物?”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