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34 就读一页

0034 就读一页

  接下的两个月,没有什么值得描述的事情。

  陆森绝大多数时间都待在院子里,偶尔会带着黑柱去汴京城里交换些物资。

  现在他已经不卖菜了,只是和一些商贩以物易物,拿生蔬换些必要的物资。

  不得不说,院子里种出来的蔬菜挺受欢迎的,很多商贩试尝后都愿意交换,时间一长,就形成了固定的渠道。

  在这期间,展昭拿来了一本《太乙浑元功》的练气秘笈,当时他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难以启口。

  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这本秘笈是展昭通过特殊渠道从宫内藏书抄写出来的,先皇在位时寻仙问道,宠信奇人异士,道士尤其受到优待。

  终南山太乙宫众道深感皇恩浩荡,便献上了这部‘太乙浑元功’,充入宫中典藏。

  这功法并不是练气法门中最强的,但至少也能排进前十。

  因为是要让皇上练的,所以这本太乙浑元功写得非常祥实且通俗易懂。

  可再简单易懂……小林檎她不识字啊,看不懂。

  所以只有陆森先看了。

  并且尝试练了一下,目前没有什么发生特殊的事情。

  之后曹家两兄弟时不时过来窜门聊天,就是带点普通的手信,像是日常友人那样子闲聊,不东问西问,也不提什么要求,很普通的熟人间互动。

  说到聊天,山下的常华老夫子也时不时提着点腊肉上来窜门,只不过他每次来的都不是时候,都没有听到陆森放点唱机里的音乐。

  而且老夫子为人比较古板有礼,从不试着去翻跃什么栅栏,也不会自顾自地推门入院。

  总会在门外呼唤声,等着陆森给自己开门。

  所以常华老夫子也就不知道这小院子里有什么神异,就是单纯觉得那幢木楼有些奇怪。

  太方了。

  只是作为书生,他是有自己骄傲的,硬是作出见怪不怪的模样。

  陆森倒是知道常华老夫子来拜访的目的,主要是想用腊肉换些生蔬回去吃。

  人老了,就爱吃些清淡的。

  而陆森这里的生蔬特别合他胃口,吃起来特别甜脆。

  他自己家里种的远远不如,为此还埋怨了好几次自己的老妻和家仆都不懂种菜的,连个少年郎都比不上。

  时间飞速流逝,很快就来到十月初二。

  明天就是杨金花及笄的日子。

  她在内堂里听完母亲交待完明天要注意的礼仪事项,就已经是晚上了。

  随便吃了几口饭,洗了个澡,便躲进了闺房里等头发自然晾干。

  杨家人少,地又大,所以一到晚上就显得特别安静。

  她推开窗,此时已秋季,夜晚有些微凉。

  夜空无云,漫天的星星都显得特别明亮。

  即将成人的少女看着一粒粒的星星,努力想像着明天及笄礼上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想着想着,那漫天的星星不知不觉就组成了陆森的脸。

  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他了……杨金花愣了下,叭一声就把窗户给关了。

  自己害羞不敢去见他,难道他就不懂得来见自己吗?

  讨厌,哼……杨金花回到床上,伸手摸了摸,从枕头下摸出那本《淑女玉团经》。

  她的脸色变得粉红,嘴唇轻轻抿了起来。

  “就看一页!”

  她发出小小如蚊鸣般的声音,双手颤抖地打开,但看没到三行字,然后叭一声又使劲把书页给重重合上了。

  像是烫手的芋头一般赶紧塞到枕头下面。

  然后双手捧着发热发红的脸。

  其实自从《淑女玉团经》拿回来后,每隔两三天,这样的情景就会重现。

  虽然杨金花对里面的内容很感兴趣,但每次看不到三行字,自己就羞得不敢再看。

  只是她又舍不得把书扔掉。

  心想着,这是陆森的书,扔掉似乎不太好。

  可更不敢还回去。

  于是,这本艳书两个月了,一直待在她的枕头下面。

  而在矮山上,陆森则在制作着物品。

  明天就是杨金花及笄的日子了,上门观礼至少得送点礼物。

  为此他做了两手准备,白日的时候,进城买了最好最贵的脂粉,然后又去买了些材料。

  用曹家上次送来的宝石,以及铁块、丝绳合成了一把高等级武器。

  宝石长弓。

  伤害35。

  特殊效果:箭矢飞行速度加快,极强穿透力。

  弓身上中下三个部位,各镶嵌有一颗绿宝石,就像是长在弓身里面的一样,看着极是漂亮。

  陆森试射了一小会。

  这把宝石长弓很强,先不说伤害差不多就是木制长弓的四倍了,而且还有两个特殊效果。

  如果说木制长弓射出的箭矢初速勉强有100米每秒,那么这把宝石长弓的箭矢飞行初速至少能达到180米每秒。

  别看只多了八十米每秒,但对于用弓好手来说,这能让他们面对快速移动目标时,会有更好的命中率提升。

  可这玩意陆森试射了六箭后就不停摇头,他用不了。

  首先拉动这弓极费力气,他拉上几箭手臂就有些酸了。

  而且这玩意没有命中修正,对于他这种弓术小白来说,简直就是个灾难。

  二十米距离,六箭全部脱靶。

  换上木制长弓,箭箭正中心……果然,像他这样的废物,就只能开挂了。

  将宝石长弓装上临时做成的木长盒子里,陆森满意地点点头。

  即有胭脂水粉这样女儿家喜欢的东西,考虑到杨金花将门子女的身份和性格,准备一把上等好弓给她,想来也应该能让她开心的。

  两手准备,应该没问题了。

  然后他便去泡了个温泉澡,再安心睡去。

  等到第二天,陆森便带着黑柱进了汴京城。

  陆森自己提着胭脂盒子,而黑柱斜背着近一米八的木制长盒子,极是显眼。

  其实如果放到系统背包里,就会轻松许多。

  可陆森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凭空变物的魔术,因此就让黑柱背着了。

  反正也不重。

  两人来到天波府门口,便看长道上一溜的轿子排开,连绵不绝。

  远处还有轿子继续从远处抬过来,以及不少提着礼物步行过来的客人。

  杨府门前极为热闹。

  杨家虽然末落了,但名望还在,佘老太君也没有死。

  所以杨金花的及笄礼,还是很多贵人会看在杨家曾经的功绩上,看在佘老太君的份上,派子女过来参加的。

  齐叔和几位家兵负责招待客人,引导着女性客人往西厅,而男性客人全往东厅。

  要是正常的礼宴,男子带来的礼物是要直接交给招待人,然后空手进门的。

  但大门大户的及笄礼,则有些不同。

  女性客人一般不带礼物,带礼物的都是男性客人,且都是年轻男子。

  陆森出现的时候,齐叔一眼就看到了,急急忙忙就迎了上来,随后他看到黑柱背着的木盒子,砸了砸舌,说道:“陆小郎,你这手信可真够气派啊。”

  “确实有些大,毕竟花了点心思。”陆森笑笑。

  齐叔可是知道陆森有‘神异’的,花了心思那肯定了不得。他闻言脸色一正,说道:“小郎有心了,无论这里边是什么,我想小娘子都会喜欢。请随我来。”

  随后齐叔亲自带着陆森去东厅,而黑柱则被另一名家兵带到了仆从待着的吃饭的偏厅那边。

  在黑柱被带走之后,陆森只能自己背着长长的木盒子了。

  所以当他出现在东大厅中的时候,立刻就引起了整个东厅数十人的注意。

  没办法,别人都是拿着小小的礼物,大不了就是画卷那样长度的东西。

  而陆森直接背了个长长的木盒子过来。

  惊愕过后,便有不少人低头抿嘴轻笑。

  当然没有笑出声,能参加杨金花及笄的人,身份都不差,表面上的礼仪素养还是能保持的,至于私底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陆森算是来得晚的,然后他进来后,先看到了曹家兄弟,这两人桌子旁已经坐满了人,他们也看到陆森了,遥遥抱拳行了个虚礼。

  陆森向他们两人点点头,视线扫过大厅,然后眼睛一亮,向着角落那里走过去。

  那里有张桌子,还有三个空位,最重要的是,那里还有个陆森认识的人。

  展昭……他穿着天蓝色的常服坐在桌子那里,人长得正气英武,就是鹤立鸡群,一眼就能看到。

  陆森过去,展昭虚虚抱拳,然后站起来,帮陆森把背后的长木盒子提起,然后放到一旁。

  “多谢。”陆森笑笑。

  “客气了。”展昭坐回位子,然后向陆森介绍同桌的几名年轻人:“这几位皆是包府尹的子侄……”

  一通介绍下来,陆森也和这几个年轻人打了个面熟。

  其中有一个叫包容的男子,突然甚是有兴趣地说道:“别人都是带个小东西过来,陆兄你这手信可真够大的。想必是做了极多的准备,打算引起杨小娘子的注意?”

  语气中有着淡淡的讽刺。

  这包容是包拯的远亲侄子之一,刚从老家过来,准备科举,暂住于包拯家中。

  即使是包拯,也是逃脱不了人情世故的,他毕竟也是人。

  只是他会在合乎律法人情的角度去帮助自己的亲人,而不会为了人情世故而做出违抗律法的事情。

  陆森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我们有过节?”

  一桌子的人都愣住了,他们从没有见过如此‘直白’之人。

  正常来说,这种情况,被讽刺的人要么打个哈哈先把事情揭过去,要报仇报怨等私下有时间再说。

  要么就是同样阴阳怪气,互相伤害。

  这种直接怼回来的情况,他们实属第一次看见。

  展昭倒是抿嘴轻笑,但生怕被包容看到,立刻低头喝茶,蒙混过去。

  包容颇是尴尬:“没有。”

  “那你阴阳怪气作甚!”陆森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口:“包府尹行事清明律己,是难得的好官,你可不能败坏他的名声啊。”

  此话一出,一桌子的年轻人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对方这帽子扣得有点大。

  此时包拯的儿子二儿子包繶也在,他年纪十七,也实属到了可以娶亲的年纪,况且包家和杨家关系也不差,包拯便把包繶扔了过来。

  包繶最崇拜的就是自己的爹爹,听到陆森的话,他有些不快地看了眼自己的族弟,随后抱拳说道:“陆兄,此事是我族弟不对,我给你赔个礼。”

  陆森笑道:“没事,我说着玩的。诸位别放在心上。”

  这样子后,其它人的脸色才好看了许多。

  然后包容再也不敢多嘴了。

  他本也就乡下富户出身,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

  来到汴京城后,背靠着包拯这才有点狐假虎威的资本。

  但问题是包拯廉明,真闹出了事情根本不会包庇亲人,而遇到不怕包拯的人,若对方又占理,包容是真的不敢硬怼的。

  展昭和陆森聊了一阵,然后杨家的下人便开始上菜。

  展昭看着西厅那边,说道:“及笄礼开始了。”

  外姓男子是不能去观礼的,只能由女性客人观礼。

  及笄礼的步骤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繁琐。

  看来杨家这里是比较繁琐的。

  菜肴上来,等到半个时辰过去,众人都喝饱喝足后,这才有一队妙龄女子穿着各种颜色的服裙从西厅那边走过来。

  领头的自然是杨金花。

  她已经把长发盘起,头发上斜插着根明亮的金簪子,身着蓝丝长袖高腰襦裙,显得身体苗条的同时,衣袖随风轻摆,又有种飘飘如仙的感觉。

  和平时素颜不同,此时的杨金花还花了淡妆,描细了眉毛,用了红点唇,让本来就饱满明亮的嘴唇显得和桃花一样漂亮。

  她站在厅前,扫了一圈厅堂,见了到熟悉的人影,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然后走到第一台饭桌前,盈盈万福礼,微笑道:“几位世兄抽空前来观礼,小女子感激不尽。”

  这桌子的少年郎们愣了数息,这才齐齐拱手行礼,把自己带来的礼物交过去。

  没办法,现在打扮起来的杨金花,显得更漂亮了,他们一时愣住也正常。

  而跟着杨金花来的那队女子,立刻就把礼物收走了。

  礼物是什么,贵重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及笄女子和少年郎们互相见个面。

  这才是大门大户高调为女儿举办及笄礼的真正意图。

  然后杨金花又走到下一桌,还是同样的说辞。

  而其它饭桌的少年郎们,开始将自己的礼物准备好,拿出来。

  陆森亦是一样。

  他先把自己从脂粉店里买来的最好胭脂盒子放到桌子上,就等杨金花过来。

  曹家兄弟一直在关注着陆森的,见他把礼物摆上来,两人都愣了。

  无他,那个盒子两人太眼熟了。

  曹诱还因为这东西被杨金花扁了一顿。

  “红梅酥。”曹诱嘶了声,他附到大哥耳边,小声说道:“要是让杨小娘子看到这东西,估计会怒揍陆小郎一顿吧。”

  曹评摇摇头:“应该不会,今天是杨小娘子的大日子,又有众多宾客在场,她理应不会动粗,但估计还是会对陆小郎心生怨怒。”

  曹诱说道:“要不我过去提醒陆小郎一声?”

  曹评微笑起来:“为什么要提醒?心生怨怒才好啊!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这样子才会有机会,把陆小郎抢到我们曹家这边来。”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