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36 气术不外传

0036 气术不外传

  在北宋,穷苦人家如果能读书,那自然是一件好事。

  但问题需要区分看待。

  对于黑柱来说,自己一个贱籍,年纪已不算小了,再去读书也没有什么大用,而且还浪费时间。

  而对于小林檎来说,她的安全感依然还不是很足,根本不想离开这个院子。

  去外边读书什么的,对她而言,有些恐惧。

  所以两人对读书都不太上心。

  看着两人郁闷的表情,陆森无奈摇头说道:“也不是让你们读到能科举当秀才的地步,就是让你们识字,懂术算,以后做事也方便很多。”

  “郎君,那大概需要学多久?”黑柱问道。

  “勤快些一两年,懒隋些大概四五年的时间吧。”

  两人松了口气,他们都自认很勤快的,估计一两年就能学会了。

  见他们没有意见后,陆森便把事情定了下来。

  等隔了三天,陆森亲自提了捆蔬菜去山脚下窜门。

  常老夫子正坐在院子的摇椅上晒太阳,陆森在外边叩了叩木门,笑道:“常老先生,小子来拜访你了。”

  常老夫子听到陆森的声音,立刻睁开眼睛,看到后者手中那捆嫩绿的青菜,立刻就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说道:“陆小郎,难得你主动上门作客,进来进来。”

  他主动走上前,接过陆森手中的蔬菜,再拉着陆森的手往屋子里走。

  等两人坐下,很快就有个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用盘子端上两杯青茶,再把那捆青菜带走了。

  常老夫子头发花白,他笑呵呵地看着陆森,说道:“老夫和陆小郎也算是相识一段时间了,知道你为人耿直,这次上门想必是有事找老夫的,请直说吧。”

  在北宋这里,老人是有特权的。

  特别还读过书的老人。

  他们可以不太理会那些繁琐的俗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陆森抱手说道:“确实是有求常老先生。听说老先生要开族学,我想送两人入学,可否?”

  “我办学堂,有教无类。”老夫子笑得很开心:“你要送人进来,我当然欢迎。只是一般学生的束修我不会过问,但陆小郎你送来的人,他们要交的束修,我则想和你谈谈。”

  “老先生想要些哪种束修?钱财,还是腊干?”陆森抱拳问道。

  “这些都是俗物。”常老夫子掳着自己的白胡子,得意地笑道:“我要你送自家种的生蔬过来。”

  陆森一扣这话,便笑了。

  敢情这个常老夫子是识货的。知道自家的蔬菜有钱也未必能买到。

  他问道:“夫子打算要多少?”

  老夫子想了想,说道:“每月供十斤吧。我知道生蔬种植有菜期说法,所以不需要一次送足一个月的,每隔些日子送些过来就好。我也知道,再过半月,注要到霜冻的日子了,往后有四个月得天寒地冻,那时的束修就暂时欠着,等来年开春再慢慢补上。”

  话说着,常老夫子的嘴里唾液开始增多了。

  他非常喜欢吃陆森院子里种出来的生蔬,几乎都快到上瘾的地步。

  “可。”陆森点点头。

  一月十斤,并不算多。他站了起来,问道:“那何时开学?”

  “十月十五。”常老夫子喝了口青茶,笑得极是开心。

  想着以后就有大量的绿菜可食,他心里美得不行。

  随后陆森从常家出来,在门口碰到了正从城里回来的常威。

  这小书生发巾有些凌乱,而且脖子那里,还有个粉红唇印。

  双方见面,同时抱拳行礼,然后交错而过。

  没有等陆森走多远,便听到后方常家宅子中,响起老夫子的怒吼:“你这孽畜,又去寻花问柳,败坏家风!来福,拿老夫的手杖来。”

  陆森听着哈哈笑了声,回到家中后,便领着黑柱去城里买了两人的笔墨纸砚回来。

  上次曹家求购木甲,送了大量的金银财宝过来,只要不乱花,以陆森现在院子中自给自足的水平,估计一辈子也花不完。

  其实也是没有什么地方可花。

  所以笔墨纸砚虽贵,但陆森买起来一点都不心痛。

  接下来的日子飞逝,一眨眼十几天就过去了。

  黑柱和小林檎在山脚下的学堂开始识字。

  一开始小林檎是不太敢去学堂,也不太想去的。

  但数天后,她就喜欢上了每天去学堂的日子。

  学堂分男班和女班,常老夫子为人正派,断不可能搞什么男女混读。

  女班除了识字外,还请有常家的绣娘教导女红和一些简单的家常小菜做法。

  可以这么说,常老夫子开设的女班,是以‘实用度’为主的。

  而在女班里,小林檎也交到了不少的同龄朋友,渐渐的也不再那么怕生,脸上也有些自信了。

  顺便一提,小林檎现在白了很多,和普通女童肤色没有太大差异了。

  毕竟这三个月来,她每天都吃得好睡得好,有加生命值的蔬菜和蜂蜜养着,就算是真正的黑人,估计也开始变白了。

  在十月底,汴京城终于冷了下来,同时也是今年第一场寒霜落下。

  陆森的院子里,依然温暖如春。

  草地上百花盛开,彩蝶纷飞,玉蜂忙碌。

  但这一切,外人都看不到。

  之前陆森种下的榆树已经长得两米多高,并且林场呈躲倒的U字型,把两亩草地包在里面。

  并且木楼就建在U字入口处,陆森还特地在U字入口处又种了些冬青树,也不修剪,青青脆脆地能挡住多余的空当。

  现在无论是谁,从院子外已经看不到那两亩神奇的草地了,只能看到木楼和一片正在成年的榆树林,以及树边的山泉水涧。

  只有进到院子里,并且走到木楼右边,这才能见识到什么叫别有洞天,人间仙境。

  也是在这天,陆森醒来后,发现自己的人物面板有变化。

  原来只有红黄两个状态条的,现在又多了个蓝条。

  并且在人物面板上,居然多出了技能栏。

  太乙浑元功:2。

  这本秘笈他整整练了一个月,终于入门了。

  洗漱过后,陆森在早餐上对着黑柱和小林檎说道:“待会你们继续去学堂读书,我自个去城里一趟,如果我中午没有回来,你们就自己先吃,明白了吗?”

  两人连连点头。

  其实黑柱很想陪陆森进城的,但在读书这事上,自家郎君说话从来没有转圜的余地,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从来不让他们两人请假。

  甚至有时候还主动帮他们两人补课!

  吃守早餐后,黑柱和小林檎去了山脚下的学堂。

  而陆森提了往系统背包里装了捆青菜,就进城去了。

  离开了院子,外边有些冷,陆森穿了两件厚实的布服,依然感觉有些寒意,他甚至有点想把装备栏里的石甲拆下来,换上能提供‘温暖值’的布衣,但想想还是算了。

  这个世界不太安全,冷点无所谓,人死了就是真什么都没有了。

  走了近半个小时,陆森终于进到城里,然后来到开封府的门口。

  展昭虽然在汴京城里也有宅子,但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开封府后院,主要是公务太忙,就干脆住下来,懒得回家了。

  那里守着两个捕快,陆森走过去,抱拳说道:“在下城外矮山的陆森,可否通报展捕头一声,就说友人来访。”

  其中一个捕快见陆森气质出尘,明显不像普通人,便点头说道:“小郎请稍片刻,小人这就进去与展捕头说声。”

  “有劳了。”陆森抱拳。

  不多会,穿着天蓝色常服的展昭走出来,他一出门就笑着抱拳说道:“陆小郎,许些时日不见了,你来得正好,在下这才把公务交割完毕,公休数日,打算回家休养,何不到展某家中坐坐?两人一起煮些酒吃。”

  “那巧了。”陆森把右手放在背后,然后从系统背包中把那捆蔬菜取出来,说道:“我也正好带了些绿菜过来。”

  展昭眼睛一亮:“这可太好了,展某这几天一直大鱼大肉,想吃点绿菜都找不到,现在可以解馋了。”

  十月底,汴京城开始转冷,种植的绿菜已经不多,就算市面上有售卖,也是贵得离谱。

  一般人吃不起。

  两人便结伴而行。

  展昭的宅子离开封府并不算远,一柱香左右的时间就到了。

  两人进到宅子中,留守的老管家听到响动,便过来服侍自家主子。

  很快炭炉升红,上面煮着黄梅酒。

  酒香四溢,老管家把生菜洗净,然后放在盘子上再端进来。

  同时端进来的,还有一盆切成薄片的腊肉。

  待黄梅酒煮得沸腾,展昭便给两人各倒一杯,再夹了块腊肉放在自己酒杯里,用滚酒将其烫暖,最后用生菜包着,送入嘴中。

  酒香,肉香,再和着清脆的生菜,展昭闭眼缓缓咀嚼了一声,叹道:“人间美味。”

  陆森用同样试了下,发现确实是味道极好。

  两人都是不太注重礼节的人。展昭虽然现在是官身,但本质上他依然是江湖汉子,习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生活。

  陆森作为现代人,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行事也是比较随意,怎么舒服怎么来的。

  于是两人没有什么场面上的礼仪废话,很快就聊了起来。

  展昭是很健谈的人,总说些江湖趣事。什么剑侠战三凶,什么迅雷刀为报恩连杀五十剪径贼,最后力竭而死云云。

  而陆森则说些奇闻,比如北寒之地的极光,海中的大鲲身长十丈,每日要吃上数千斤海虾。

  又有西边某洲界地上,有脖子长两丈的黄斑鹿,可与雄狮相搏等等。

  把展昭听得一愣一愣的。

  “陆小郎你都曾见过这些。”

  “见过,可又不曾算真正见过。”陆森想了想,说道:“展捕头你在我家中,听过了有乐声的机关之物了吧。”

  展昭点点头。

  “我师父曾造过可见画卷的机关之物。”陆森用展昭可以听得懂的话解释道:“可将师父他老人家曾见过的事物,都记录于那个机关之物中,宛如眼前。我从小看着那些东西长大,所以尽知道了一堆有用没用的杂事。”

  “那可见画面的机关之物,陆小郎你可造得出来?”展昭眼巴巴地看着陆森。

  音乐这东西,展昭兴趣不大。

  但如果能看到千里之外,或者万里之外的世间风情,他是真的感觉很神奇,很有兴趣的。

  陆森想了想,说道:“现在不行,但以后未必不可。”

  其实那上万多个配方中,不但有电视机,还有投影仪。

  但问题是配方很麻烦。

  晶极管,电路板之类的配件细分下去,又是一大堆合成材料。

  真正麻烦的是,那两样玩意需要通电,不像点唱机可以手摇。

  而发电机的种类也挺多,什么柴油发电机,风力发电机等等。

  其中风力发电机最好造,材料和配件陆森现在就可以解决。

  但问题在于,这东西等级较高,在配方中处于‘灰色’状态。

  陆森还没有资格造来。

  展昭很是期待地说道:“那以后若是造出来了,可一定要请展某到府上见识见识。”

  “好说。”陆森见两人吃喝差不多了,气氛也聊得热乎了,便说道:“这次来找展捕头,其实是想问问练气秘笈的事情。”

  “哦,有什么疑惑之处请尽管说。”展昭点点头。

  “昨日太乙浑元功我算是入门了。”

  “入门了?正常人想要入门至少要小半年。”

  展昭愣了下,然后说了声得罪,便将陆森的右手抓住,往陆森的身体里面输了一道内气进去。

  数息后,他的表情变得相当震惊。

  “陆小郎,你这具身体居然没有丝毫暗伤,生机勃勃,并经脉天生通畅!这非凡人之躯,怪不得可以在一个月内就练出气来。”

  震惊之后,展昭又觉得理所当然。

  这陆小郎身具神异,连真正的术法都可以练得出来,练个人间的练气秘笈,又有什么奇怪的。

  陆森并不觉得奇怪,自己身负金手指,天天吃院子出产的蔬菜,还时不时喝点蜂蜜,身体会有暗伤就奇怪了。

  他问道:“我只是想问问展捕头,这些内气练出来后,应该如何发挥作用,有没有什么说道。”

  太乙浑元功秘笈里,只写了如何练出气,没有写如何使用气。

  “当然有。”展昭点点头,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可这都是各家不传之秘,恕在下难以明说。”

  明白了!

  怪不得连递给先皇的练气秘笈中都没有写上使用‘内气’的内容,原来终南山的道士们,终究还是藏了一手。

  却也能从这事看得出来,如何使用‘内气’这才是所有门派,和所有家传武学的核心。

  话说到这里就差不多了,随后两人随意聊了会,大概晌午的时候,喝得有些醉晕晕的陆森,离开了展昭家。

  展昭站在家门口,看着陆森远去的背影,有些不太开心地叹了口气。

  其实他很想把自家的武学精要交给陆森的,但他幼时学武前曾跪在祖宗画像前发过毒誓,展家的武学绝不能外传。

  和因为帮不到朋友而郁闷的展昭不同,陆森心情是比较愉快的。

  虽然没有能从展昭那里拿到想要的东西,但给自己解惑了就行。

  他不急……没有如何催动内气的方法就没有呗,他就先练着气,把‘量’给堆上去。

  反正自己手中握着很多特别的资源,总有会落难的‘侠士’,到时候用特殊的物资和他们交换心法,比如说有江湖人士受伤快死了,用金苹果和他换个内功心法,你说有没有可能成?

  那自然是有概率能成的。

  所以陆森不急。

  他缓缓地向着城门的方向走,途经某处青楼时,却见门口围了一大堆的人。

  很多人在指指点点。

  陆森本来不想围观的,但却无意中看到吃瓜群众中有个熟人站着。

  他走过去,拍拍对方的肩膀,问道:“曹兄弟,你怎么在这?”

  曹诱转过身来,他脸色惨白,连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