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37 我就随口一说

0037 我就随口一说

  在汴京城,偶尔死个人把还算挺正常。

  毕竟是两百多万人的城市,老死的,病死的,矛盾纠纷死掉的,时不时都会发生。

  青楼里出事情更正常,毕竟都是些血气方刚的青年们进来享乐,吵闹起来不知轻重失手打死个人,也没有什么奇怪。

  但这次的事情,却透着诡异。

  死者是个娼伎,长得挺漂亮,即使是脸色灰败,也依然掩不住她生前的美丽。

  只是她的喉咙处,却是一片糜烂。

  像是被什么撕扯过,活生生从外边挖开了喉咙,大量失血而死。

  最为让人觉得吊诡的是,死者身上没有血迹,唯有一双手布满了血污,指甲缝里还塞着许多肉沫和人皮。

  死者被发现的时候,是清晨,发现之人就是旁边的曹诱曹小郎。

  当时他吓得惊叫连连,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

  陆森在人群里看了会死者,然后退出来,走到曹诱身边,问道:“她死在你身边,你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他脸色惨白,使劲摇头。

  曹诱现在根本没有多少思考能力。

  昨晚他喝花酒,点了死者陪夜,把那点生理欲求排泄出去后,他就搂着女子睡觉,结果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搂了个死人。

  “你身上没有血迹。”陆森上下打量了一下曹诱:“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立刻去开封府找寻求庇护,不用等捕快过来。有展捕头在,一般的江湖邪士不可能进得了开封府。”

  “什么意思?”曹诱猛地抬头看着陆森。

  “还没有弄明白吗?”陆森笑了声:“有人想害你,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他是怎么做到这样子杀害死者的。”

  曹诱猛地走前一步,双手按着陆森的肩膀,惊喜地问道:“她不是中邪死的?不是巫蛊邪术?”

  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看到死者这古怪的死法和表情,都认为是她是中邪了,或者被鬼神所杀。

  否则不会死得这么奇怪。

  而且此时看戏的人聊起来,越说越夸张,什么猛鬼杀人,第一个看到死者的人,就是猛鬼的下一个目标之类的,可把曹诱给吓坏了。

  宋人多多少少都敬鬼神,也很怕惹上这些东西。

  所以曹诱被吓得够呛,生怕到了晚上,就是自己如此死掉。

  但现在陆森却说,是有人想害自己,他立刻就感觉到无边的黑暗中。一道阳光照射下来。

  毕竟陆森也‘神异’人士,他说的话,可信服度极高。

  “我明白了,多谢陆兄指点。”曹诱冷静了许多,他唤过自己的三名护卫,让一名护卫回去通知家中大人,另外两名护卫跟他现在就去开封府。随后他向陆森抱拳说道:“等此事了后,我再摆酒谢恩。”

  陆森点点头,转身离开。

  而曹诱带着护卫直奔开封府而去。

  这件事情陆森很快就被放在了脑后。

  毕竟在他想来,以包拯的查案能力,这件看似诡异的案子,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但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三天后,曹家长子曹评亲自找上门来,他带着几名强壮的护卫在栅栏外大喊:“陆兄,求你救救我家小弟。”

  话气极是紧迫。

  陆森走出院子,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弟弟中邪发疯,居然想自尽。”曹评脸色铁青地说道:“好在展护卫及时控制住了他,但其神智却已疯狂,亲人皆不识,见人就狂吠。”

  陆森张大了眼睛:“这么严重?”

  “求陆小郎救我家小弟。”曹评的双眼中布满了血丝,再次抱拳哀求道。

  他虽然好欺负自家小弟,但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太疼爱了,这才想着逗着玩。

  见到小弟这惨状,他心如刀割。

  “一起去看看。”陆森作了个请的手势:“尽快动身吧。”

  曹评是坐着马车过来的,到了山脚下,两人进了马车,一群护卫守在马车旁健步如飞,居然跟着马车跑了一路,也不怎么见他们气喘。

  马车在开封府前边停下,曹评带着陆森直接绕到开封府后院。

  远远的,就听见野兽似的吼叫传来。

  顺着声音,来到一间大屋前,然后曹评急急走进去。

  屋里站着些许人,除了必旬保护曹诱的捕快外,还有展昭及两位老人。

  一人面白微胖,脸色沉稳如水。

  另一人穿着青衣,模样和曹评极为相似,他站床边,心疼地看着床上挣扎、疯狂大吼的人。

  进来后只观察了两秒,陆森很快就明白了这两人的身份。

  他抱拳说道:“小子陆森,见过包府尹,见过曹国舅。”

  然后再向展昭抱拳算是行礼了。

  包拯点点头,然后打量着陆森。

  而曹佾走过来,让动拉着陆森的手,带他到床前,哀求说道:“陆小郎,你也我家小儿相识一场,请务必救他性命,大恩大德,老夫日后必有重谢。”

  “待我看看。”

  陆森扭头看着床上的曹诱。

  此时曹诱不复之前的模样,衣衫不整就不说了,脑门上,太阳穴旁皆是青筋毕露。

  他的双目因血丝密布,已经红瞳。

  而且曹诱的喉咙上,有一道道深深的抓痕,血条交错,最重的那几道,看着几乎抓破喉咙。

  陆森皱起眉头:“为什么和青楼的那位死者如此相像。”

  包拯在旁边突然出声:“哦,这位陆小郎也知道青楼诡案?”

  “三天前的事情。”陆森双手拢在袖子里:“当时我在展捕头家中吃完酒,顺路经过青楼时,看到了死尸的惨状。曹小郎直接来开封府寻找庇护,也是我的主意。”

  包拯看向展昭,展昭微微点头。

  “那多谢陆小郎了。”曹佾心有余悸地说道:“据展护卫所说,诱儿他发病极为迅猛,突然间就狂性大发,双手挖着自己喉咙,要不是展护卫武功高强,及时制止了诱儿,说不定此时诱儿已经……”

  展昭在一旁抱拳说道:“国舅不必担心,曹诱他喉咙上伤势看着严重,其实都只是皮外伤,不打紧的。真正麻烦的是他现在中邪一般的模样。”

  随着展昭的说话,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陆森的身上,现在场中,就他一个人是‘专业人士’。

  陆森摇头说道:“不是中邪。”

  “何以见得。”包拯摸着胡子,出声问道。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鬼神。”陆森笑得挺开心的。

  包拯眉毛一抖:“我听展捕头说,陆小郎也是修行之人,却似乎不太敬神鬼。”

  陆森看着包拯的眼睛:“若是畏惧神鬼,是无法修行的。”

  包拯表情微愣。

  曹佾急急问道:“那我家小儿为何如此?”

  陆森看着床上六亲不认,见人就吠就吼的曹诱,说道:“我看着像是中了毒。”

  此时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站了出来:“少年郎,你此言差矣!曹家小子气血奔腾,脉像如同黄河之水泛滥,这并非中毒的征兆。且用银针刺血验不出毒来。”

  陆森看着老人:“这位老人家是大夫?”

  “宫中御医。老夫求家姐请来的。”曹国舅向陆森拱手,微微弯腰说道:“你与我家小子相识,老夫厚颜称呼你一声世侄……陆世侄,若是你有解救之法,请尽管施为。”

  陆森点点头,然后看向展昭:“麻烦展捕头按住曹兄弟的脑袋,并且捏开他的嘴。”

  展昭自然应允,他走到床边,轻而易举固定住曹诱的脑袋,然后无情铁手一捏,曹诱的嘴巴就张开了。

  此时周围的人都下意识聚了过来。

  陆森双手从衣袖中伸出来,右手中多了个瓶子。

  众人表情都是一愣,在场众人都算是有身份的,玻璃瓶子见过不少。

  但如此通透的水晶琉璃瓶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同时……他们心中有了些希望。

  用如此贵重琉璃瓶子装着的药,从常理来推断,一定相当珍贵吧。

  陆森打开瓶口,空气中顿时弥漫着香甜的味道。

  众人又是一愣。

  蜜香?

  陆森没有理会他们一惊三变的脸,举着瓶子,隔空将蜂蜜倒入到曹诱口中。

  随着金色的蜜浆一点点滴入到曹诱的喉咙里,后者脸上的青筋迅速褪去,眼睛中的红色也在快乐消淡。

  不止这些,此时曹诱喉咙处的抓痕也在迅速愈合。

  等大约一半的蜂蜜倒入喉咙中,曹诱身上的异像已经完全消失。

  伤痕愈合。

  甚至他的表情都变得正常起来。

  众人看得直愣神,即使是包拯也被吓了一跳,摸着胡子的手,下意识用力把胡子扯断几根。

  神药!

  这绝对是神药。

  除了包拯和展昭,其它人几乎都用热辣的神情看着陆森手中的玻璃瓶。

  陆森淡定地将玻璃瓶重新盖好,然后又手再次伸入衣袖中拢在一起。

  同时把瓶子放回了系统背包中。

  此时床上的曹诱突然说话了:“展护卫,你捏着我脑袋作甚,放开!弄痛我了。”

  曹诱的话,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回到他的身上。

  展昭下意识就放开了曹诱。

  而曹佾大喜:“诱儿,你没事了?”

  曹评见着弟弟面色如常,也松了口气。

  曹诱此时一脸地莫名其妙:“爹爹,大哥,你们表情怎么如此奇怪……还有,为什么要绑我在床上?”

  “刚才你发疯了。”曹评心悸过后,便是恼怒,重重拍了下弟弟肚子,怒道:“吓死我们了。”

  曹诱轻呼一声,其实也不太痛,就是突然被打到,被惊着了。

  曹佾表情温和:“诱儿你还记得自己做了些什么吗?”

  “做了些什么?”曹诱神情迷茫:“我刚才好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我变成了一匹北方来的青狼,有很多大头恶猿想要吃我,我当下就怒了,誓要把他们都咬死。”

  众人表情都是怪怪的,然后看向陆森。

  “确实是中毒,估计是极少见的幻毒。”陆森点头说道:“我的药没驱邪功效的。”

  曹佾松了口气,他寻仙问道许多年,是极信神神鬼鬼这些事情的。听闻与之无关,心下大定,问道:“陆世侄对此事有何看法?你之前让诱儿直接来开封府,可是估算到什么?”

  “从青楼案那里就能看得出来,杀个人弄得阴森恐怖,神神叨叨,很明显是冲着你们曹家来的。”陆森眯眼想了会,说道:“等等,我似乎记得在某本书中看过类似的事情,和这遭倒是很像。某士欲投名主而不得,心生一计,隐毒其主,再携药解之,遂得宠信。”

  众人的表情都若有所思。

  陆森继续说道:“当然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不管怎么样,这事不关鬼神,具体的案理自然得由开封府来办,我又不懂查案,帮不上忙的。”

  “那也得多谢陆世侄……”

  曹佾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此时有捕快禀报道:“国舅爷,外边有男子求见,说是贵家的金管事。”

  “他来这做什么?”曹佾没好气地埋怨了句,然后说道:“让他进来。”

  很快一个穿着蓝色布罩袍的微胖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他见到曹佾便开心地弯腰拱手说道:“郎君,大好事大好事。我在杂市那处,见得一个色目奇人,他面相神异,一手生花,一手命枯,有大神通。我千求万求,终于向他求得了一粒神丹,只要给小世子服下,断能药到病除,且余生再无病患之苦。”

  众人的目光猛地看向陆森,惊奇地不行。

  陆森自己都有点发蒙,他之前就是这么有感而发一句话罢了,怎么就成真了?

  他只能耸耸肩,无奈地笑了下,然后抱拳说道:“既然如此,就不打扰曹世伯处理家务事了。告辞!”

  陆森率先走了出去。

  包拯淡淡地说道:“老夫也不打扰曹国舅处理家务事,但这人你得给老夫留着,青楼案的事情,还没有结呢。”

  然后包拯带着展昭,与众捕快也出去了。

  宫中御医没有走……他实质算得上是曹家的人。

  房中还余三名护卫,再无外人,然后曹佾向着金管事露出了温暖如春风的笑容。

  陆森出了开封府,在城里逛了圈,买了些肉食,这才返回矮山。

  而此时包拯和展昭正在开封府的案卷间里查着案件细节。

  包拯一手捧着案卷,一边说道:“展捕头,这陆小郎似乎与一般的道人僧人不太相同。”

  展昭也点点头说道:“对,陆小郎他傲气极重。”

  “倒不是傲气重不重的问题。”包拯摸着胡子想了会,才说道:“他是术法修行之人,却蔑视鬼神,这不太合理。甚至还说,‘恐惧鬼神是无法修行的’这等话来,不可思议。”

  展昭放下手中案卷,微笑道:“但陆小郎却是真的术法有成,不像宫中那些道人,净扯些神鬼为己伥身,却不见半点神异。”

  包拯点头,然后叹气:“展捕头你是真不愿劝说陆小郎离开汴京城吗?”

  展昭苦笑:“包府尹,此事我真开不了口。”

  “也罢,展捕头你为人义气,此事确实是难为你了。”包拯把案卷放回到书架上:“待以后有空闲,本府亲自和他谈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