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39 王爷食桃

0039 王爷食桃

  在回家的路上,苏轼有些摸不着头脑:“奇怪呀,那少年郎怎么一眼就看穿我的打算了?”

  确实就如陆森所说,苏轼是听到林檎抱怨甜豆花不如自家甜汁好喝,这才故意发笑的,为的就是激将去蹭蹭美食。

  因为他觉得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而且小孩子极嗜甜食,天生就能尝得出。哪种甜味更好吃,所以这小女娃说的,想必应该是真的。

  苏轼在老家眉山,吃过很多美食,但就是甜点少见。

  毕竟此时糖少,会做甜点的人也少。

  他被未知的甜食勾起的馋欲。

  原本在老家眉山,他这激将法屡试不爽,常能蹭到美食,但没有想到,在汴京城居然被人识破了。

  “哥,京城人才济济,你就别老用家里面的那套了。”苏辙跟在旁边,摇头说道:“你看看,这才来汴京城第四天,就被人笑话了,臊得自己一脸。”

  苏轼梗着脖子说道:“我哪知道那个长得俊俏的白脸小子心眼这般多。”

  “只准哥你聪明,就不准人家灵慧的吗?”苏辙在旁边笑道。

  苏轼郁闷地说道:“居然有同龄人和我一样聪明,这事太稀奇了。”

  苏辙听到这话,在旁摇头,无话可说。

  大哥这自恋的模样,他从小见到大,早习惯了。

  而陆森这边,吃完小食后,就回了矮山。

  曹家兄弟依然时不时上门来拜访,闲聊。

  如此过了半个多月的休闲生活,陆森找了个好日子,提着两篮子水果去拜访杨家和曹家。

  两三桃子、梨子、枇杷就装成一个果篮。

  而且这些水果卖相极佳,表皮没有任何被虫子啃咬过的痕迹,个个都很水灵,在开春的时候送出去,极是有面子。

  杨家很开心,特别是杨金花,亲自接待了陆森。

  不得不说,盘起头发来的杨金花,似乎更漂亮了些,看人眼中汪汪秋波。

  早上拜访杨家,下午就去了曹家。

  毕竟曹家两兄弟一直过来窜门,自己不回访一次怎么都说不过去。

  陆森到曹家的时候,只是报上名字,门房就吃了惊,请陆森稍等,而他自己就急急小跑回去禀报了。

  曹国舅带着两个儿子,亲自招待了陆森。

  先是感谢陆森救了小儿子,然后又以伯父自居,热情地与陆森攀谈。

  双方有说有笑,主宾相宜,两个时辰后,感觉到喉咙有点渴的陆森这才找了个理由离开。

  等陆森走后,曹佾与两个儿子还在厅堂里坐着。

  他喝了口清茶,说道:“陆世侄终于愿意登上我曹家门槛了,你们两人这段时间的功夫没有白费,为父得夸奖你们两人几句才行。”

  曹家兄弟都笑得挺开心的。

  能让得父亲的表扬,对他们这两个儿子来说,是件比较难得的事情。

  笑过之后,曹评问道:“爹爹,既然陆兄已经愿意与我们交好了,那我们要不要帮陆兄起势?”

  “那倒不用,我观陆世侄他似乎没有扬名立万的意思,否则光是把他那瓶蜂蜜送入宫中,就已经能给自己讨个官了,且会得官家宠信。”曹佾摇摇头:“况且……万一陆世侄真入了官家的眼,以后他的东西,我们再想得到一两份分润,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曹评听明白父亲的意思。

  就是尽量保守陆森的秘密,让他们曹家能多占或者独占陆森指头里漏出来的‘奇缘’。

  “但包府尹也知道陆兄的事情,就怕他传出去。”曹诱在一旁说道。

  曹佾笑道:“包希仁此人我了解,他心系天下苍生,特别反感鬼神之事。想他年轻时,也曾写文批驳过先皇寻仙问道,大肆炼丹的事情。像这种忠臣,是不会让官家沉迷于修行炼丹的。他不但不会将陆世侄的事情上报,甚至还会想办法隐瞒。”

  “那就怪不得了。”曹评恍然大悟,用手中扇子打了下自己手心:“开封府明明有那么多人看到陆兄医好弟弟,神异之极,按理说早就传得满城风雨。但我这段时间,在外边却听不到一点这方面的风声,看来包府尹也是下了封口令的啊。”

  曹佾听着哈哈大笑:“包希仁估计觉得我这种贪心之人,是要将陆小郎捏在手心里的,估计也正合他意吧。”

  就在曹佾大笑的时候,门房走过来,抱拳禀报:“郎君,汝南郡王在外拜访。”

  “咦,他怎么来了?”曹佾说道:“速速有请。”

  “爹爹,我和诱弟先告退。”

  家中大人招待客人,而且来者身份极高,他们两个小辈不太适合在场。

  “好的。”

  等曹家兄弟走掉不到几息时间,门房弯腰引着一个中年男子进来。

  对方穿着白色常服,腰间系着玉蟒带,隔着老远见到曹佾,便双手抱拳,呵呵笑道:“甚久不见了,公伯兄。”

  公伯是曹佾的字。

  曹佾站了起来,同样抱拳说道:“确实许久不见,什么把见把你这大忙人给吹过来了?”

  “害!甭提了。”汝南郡王走进来,毫不客气坐了下来,说道:“那些天杀的江湖匪类,前段时间在樊楼大闹,先不说柴家二子,李侍郎之子两人身卒就让我焦头烂额了,还有三十多名富户和数名官员身亡。为了这事,我日夜奔走道歉赔款,折腾了大半年,这才把事情压下去,唉!”

  樊楼是汝南郡王的产业,人死在他的地盘上,他当然有一定的责任。

  不知道花了多少钱,费了多少口水,以及欠了多少人情,这才把事情给办妥了。

  曹佾同情地说道:“确实是无妄之灾。”

  “谁说不是……等等,桃子!”汝南郡王看到桌子边角处的果篮,当下子就愣住了,然后伸手抓了一个起来端详:“这才开春,桃花都未开,这哪来的桃子?”

  糟!

  曹佾表面不动声色,但桌子底气,却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心里又气又郁闷,自己怎么忘记把果篮收起来了!

  居然给外人看到了,自己这是傻了不成?

  “我去年特地放到冰窖里镇着的。”虽然心里在使劲骂着自己,但曹佾表情淡然地解释道。

  “能冰镇这么久?不像啊……这桃子表皮细嫩光滑。冰窖里的果子,时间长了会变得干巴,就像是老妇人的脸。”

  汝南郡王说着,就咬了口。顿时感觉嘴里多了团饱满的蜜汁,极甜却不腻,又有着桃肉特有的清香。

  他忍不住继续说道:“好吃,你这是怎么冰镇出来的,比新鲜摘下来的还要好吃。”

  说着,汝南郡王又咬了几口,当下一个桃子就进了他的肚子里,只留下个桃核。

  曹佾的脸皮都皱了起来,心疼的啊……这可是陆世侄人间仙境处弄出来的仙桃啊,真正的仙桃啊,居然被人吃掉了一个。

  “真是好吃。”汝南郡王觉得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果子。

  他看了看果篮,本想再吃了一个的,但看着里面的果子也不多了,而且自己是客人,再多吃也不太好。

  便只能不甘心作罢。

  曹佾强忍着欲喊人把果篮收起来的冲动,真这么做了,只会给人小气和不懂待客的印象。

  只是他看到汝南郡王的眼睛还时不时瞄向果篮,就感觉到心惊肉跳。

  生怕对方又拿一颗塞嘴里吃掉。

  好在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汝南郡王瞄了几眼果篮后,说道:“这次前来,是想向公伯兄你问点事情!”

  “王爷请说。”

  曹佾快言快语,现在他只想快把让汝再郡王把话说完,把来意说清楚,然后能答应的都答应了,再把人送出家门。

  太可怕了,总感觉对方在惦记着自己的果子。

  “数月前,我家莲儿行街时险被无忧洞的乞儿掳走,幸得一个少年郎救下。”汝南郡王叹气说道:“我起先怀疑那少年郎和乞儿是一窝的,救下莲儿,只是想行英雄救美之计,另有龌龊打算。便派人暗中查验,谁知是我想多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本想谴人带上厚礼重谢,只是樊楼的事情打乱的我计划,以至事情拖到了现在。”

  “王爷你的意思是?”曹佾有些不解。

  你要谢人就去啊,跑我这来干什么?

  还吃了我一颗桃子!

  “我的属下无意中看到,公伯家两位麒麟儿与那位救我女儿的少年郎似乎相熟,特来问问……那位少年郎真实品性如何?”

  曹佾迟疑了一会,与自己家儿子相熟?随后他恍然大悟:“你说的是陆森陆世侄?”

  “哦,公伯兄你称那少年郎为世侄?”汝南郡王颇有兴趣地问道:“看来公伯兄你也认同那少年的品性?”

  曹佾稍稍瞪大了眼睛:“王爷你这是……有嫁女的意思?我记得你家小娘子还未及笄吧。”

  汝南郡王惆怅地说道:“也快了!半个月而已。”

  女儿先是被禁足两月,然后又被勒令不得离开外城。

  本以为这样子,女儿应该会逐渐忘记那个少年郎的事情。

  结果……最近女儿长思短叹,茶不念饭不想,人都清减了些。

  作为过来人,汝南郡王哪能不知道自己女儿心底有人了。

  女大不由娘,也不由父啊!

  “所以就过来问问你,那位陆森少年郎性情如何。是否当得我汝南郡王的乘龙快婿。”

  曹佾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他个人是不太想着帮当汝南郡王的,还是那句话,能吃独食的事情,我干嘛要和别人分润。

  而且现在,他也越发觉得,自己家没有女儿,真是太难了。

  先有杨家小娘子时不时去矮山溜达。

  现在又有汝南郡王想嫁女。

  明明自己先手落子,结果杨赵两家都以旁门左道为棋,居然携大龙直逼天元。

  曹佾感觉心累,他沉默了会,说道:“陆世侄品性没有任何问题,性情真是温和,绝对是良配。只是他……是方外之人,在山上修行,有些清苦。王爷你家的小娘子锦衣玉食惯了,嫁过去可未必能受得了那种冷冷清清的日子。”

  “那有什么问题。”汝南郡王笑道:“我手里拿着樊楼,咱家又姓赵,只要娶了我的女儿,富贵岂能少得了。”

  这倒是!

  曹佾又沉默了会,然后说道:“只是陆世侄有傲骨……”

  “有傲骨好啊,没点傲骨怎么配娶我赵允让的女儿。大不了我家退让些,又如何!”汝南郡王重重一拍桌子,表情甚是满意,只是随后他脸色一垮,无奈地说道:“只是公伯你也知道,莲儿她没入族谱,没名没份的,婚事不能大办特办啊。”

  曹佾对赵碧莲的事情也清楚。

  赵碧莲是青楼女子所出,早些年一直住在府外。

  后来青楼女子因病去世,赵碧莲这才被接入赵府中。

  可惜由于母亲身份问题,被人忌讳,一直没能入族谱,且不得汝南郡王妻妾的待见。

  好在汝南郡王对赵碧莲有愧疚之意,尽心呵护。

  因此赵碧莲虽然在郡王府中看似无足轻重,其实根本不会受人欺侮。

  王府的仆人们平时不会对她行礼,也不会称呼她郡主,但暗地里,却依然会把她当成郡主看待。

  吃穿用度,一切都是郡主级别。

  “不能大办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吧。”

  汝南郡王摇头:“不能风光大办,即容易伤女儿心,又容易寒了女婿的心,难办啊。”

  “那就找一个不在乎的。”曹佾笑道。

  “莲儿喜欢,贸然更换不好。”赵允让站了起来:“既然公伯兄都说那少年郎性真极好,那想来也应该是好的。不过我会让人再去看看,毕竟眼见为实。”

  说完后,汝南郡王便告辞了,只是在临走前,还瞟了一眼那个果篮,舔了下嘴唇,吓得曹佾头皮发麻。

  等汝南郡王的身影消失,曹佾立刻提着果篮快步回到自己书房里。

  于是两天后,一队人马来到了矮山,并且来到了陆森院子外边。

  赵碧莲笑意盈盈地站在陆森对面,她右手还牵着自己的弟弟。

  而在她左身侧,还有个大约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见到陆森,这年轻人双手抱拳说道:“小生赵家宗晟,特奉父王之命,前来感谢数月前陆小郎救了我家莲妹!”

  此时赵碧莲盈盈笑道:“说话的是我九哥,然后我手牵着的是曙弟,排行十三。”

  赵曙挣脱姐姐的手,双手抱拳,像是个小大人似的,沉稳地说道:“小生感谢陆哥哥救了莲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两个赵家王子,开口便是自称‘小生’,已经把姿态放得很低了。

  陆森沉默了会,抱拳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你们太客气了,请进!”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