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41 人物等级提升

0041 人物等级提升

  陆森数天后参加了赵碧莲的及笄……就二十多个亲朋好友到场。

  这主要是赵碧莲没有‘身份’,没入族谱。汝南郡王想帮她办好一些都不行。

  毕竟为一个私生女的及笄,而向朝中大臣下请帖,这本身就是对大臣们的一种轻视。

  所以就简单地举办了一下。

  但赵碧莲没有任何不开心,因为陆森如约来参加了。

  而陆森在会场上,感觉有些不舒服,他总觉得赵碧莲的亲戚们看自己怪怪的。

  四月春风似剪刀。

  虽然此时依然有些寒意,但所有的农户都开始在田里播种。

  种禾也好,种菜也好,一派忙碌之像。

  而在汴京城内,更重要的事情开始了。

  省试,因为在春天举行,所以也叫春试或者春闱。

  这次的省试由欧阳修持,他为人刚正,此次还进行了科举改革。

  而开封府则负责考场的秩序和安全,展昭带着近三百的捕快把场点围了个水泄不通,还有数十弓手高估在高处,别说苍蝇,连江湖人士都飞不进去。

  陆森对科举挺有兴趣,但只对放榜时的热闹劲感兴趣,所以他没有像其它人一样跑到考场外围观。

  因为要连考三场,策论,墨义和诗赋。

  这得十几天功夫人才能从考场里面出来,这时候跑去围观,只能看个空气,看个寂寞。

  然而,还是有很多闲得不行的人玩到考场外蹲着。

  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一眨眼十几天过去,书生们从考场里出来。

  绝大多数的人垂头丧气,只有少数人显得兴高彩烈。

  尤其以苏轼为首,他摇着纸扇,得意洋洋地对着弟弟苏辙说道:“这次无论是策论,墨义还是诗赋,我皆一气呵成。就算拿不着省元,至少也不会出了探花。”

  旁边一群书生听到这话,对他怒目而视。

  而苏轼却毫不在乎,反而还用骄傲的视线扫了周围一圈众人,然后带着弟弟扬长而去。

  等离开考场,走远了些,苏辙才说道:“哥,你这口无遮拦的习惯得改改,极易得罪他人。”

  苏轼不以为意地说道:“何必顾虑他人太多,有那闲情逸致,我在京城里多寻些美食,岂不妙哉。”

  苏辙无奈地摇摇头。

  “话说回来,要是能再撞见那个少年郎就好了。”

  苏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问道:“哪个?”

  “就是识破了我激将计的那个。”苏轼感觉到嘴中在分泌的唾液:“我倒是想尝尝他家女童嘴里所说的甜汁,到底有多好喝。”

  “你说的人不就在那边吗?”苏辙一指左前方。

  苏轼看过去,确实发现前方有个白衣少年郎正在走着。

  即使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对方也如鹤立鸡群,显眼之极。

  “快,追上去。”苏轼一收扇子,撞开人群,直冲陆森而去。

  不多会,他就追上了陆森,并且挡在后者的前边,喘着气说道:“这位少年郎,小生可找着你了。”

  “苏大肘子?”陆森有点惊讶。

  苏轼一听这话,就不满意了:“咦,你这少年郎怎么能随意帮人起绰号。”

  “好吧,苏兄!”陆森笑着抱拳:“不知道你拦下我来,有何要事?”

  “我刚考完省试,口干舌燥,你请我喝甜汁。”苏轼笑眯眯地说道。

  “不是吧。”陆森觉得甚是好笑:“你考完省试,不和家中大人对对题纲,居然就想跑来喝甜汁,心也忒大了。”

  “你就说请不请吧。”苏轼唰一声打开纸扇,使劲摇着给自己降温:“你既然上次说我没脸没皮,今日我就没脸没皮赖上你了,嘿嘿。”

  前段时间苏轼还是有点羞耻心的,现在为了喝甜汁,连羞耻心似乎都抛弃了。

  唉……陆森长长叹了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苏轼这么做,似乎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苏辙在一旁羞愧地说道:“这位兄台,实在抱歉,哥他就是这性格,见着美食就走不动路。”

  陆森确实了解,毕竟对于苏轼这人,后世的百姓喜欢他大吃货的身份,甚于他词人的身份。

  想了想,陆森说道:“我正准备回去,只是家在城外,苏大肘子你想吃甜汁,就得跟我出城走一段路才行。”

  “你又叫我大肘子!”苏轼很不满。

  “想让我吃你吃甜汁,你就得认了这个绰号。”陆森眯眯笑着。

  “成!”苏轼用纸扇重重一把自己左手心,毫不犹豫答应了。

  苏辙在一旁用手掩面,无脸见人。

  “那就走吧。”

  陆森主动走在前边。

  苏轼开心地跟着陆森,而苏辙觉得很丢脸,数次想离队先行回家,但想想放着大哥一个人在外边不太放心,便继续跟行。

  几人出了城,聊着往矮山的方向走。

  都是年轻人,说些话很快就熟络起来,陆森也将自己的姓名告诉苏家兄弟,但‘修行者’的人设暂时没有说出去。

  身份这种事情,自己说出去不值钱,没有‘惊喜’,要等别人发现才有逼格的。

  陆森带着苏家兄弟回到院子里。

  老一套的震惊路数就略不过谈,陆森请两人坐下,然后林檎便去兑了些蜂蜜水过来。

  看着琉璃杯中淡金色却又有种明亮感觉的液体,苏轼内心中的骄傲,使得他本想说:这不就是普通的蜂蜜水嘛。

  作为蜀地的富户,蜂蜜水这东西他还是喝过的。

  只是没有等他把这句话说出来,就嗅到清甜的香气,他忍不住喝了一口,随后便是眼睛发亮。

  对于吃货来说,没有什么比新的美食更重要的事情了。

  他细细品尝,就像是在品尝着上好的陈酒一般。

  而苏辙也在一旁,慢慢喝光了杯子中的蜂蜜水。

  “果然是难得的美味。”苏轼这下子真的完全心服口服了:“我能尝得出来是花蜜,却不知道是哪种花的蜜。”

  “百花蜜。”陆森笑了下。

  两亩草地上长的花很多很杂,玉蜂采的蜜自然就是百花蜜了。

  放下手中的杯子,苏轼很想说再来一杯,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现在只是初春,按理说是没有那么快出蜜的,他估计陆森这里,用的只是去年存下来的蜜。

  想来对方也不多了,而且这蜜如此香甜美味,肯定也是珍品,自己能喝一杯,已经是幸事了。

  换作他自己,肯定是不愿意随便给外人喝的。

  看着苏轼欲言又止的表情,陆森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便对着旁边的林檎说道:“把柜子里那最后小半瓶蜂蜜送给这位苏大肘子。”

  林檎点头,转身去楼阁旁边,把蜂蜜拿了出来,双手递给苏轼。

  苏轼下意识接住了,他看着水晶琉璃瓶子中的金色蜂蜜,愣了下,说道:“这是你最后半瓶?就这么送给我了?”

  “你不要就算了?”陆森作势要拿回来。

  苏轼瞬间死死抱住,然后扭身躲开:“陆小郎你送给我的,就是我的了。”

  陆森见他这模样,轻笑出声。

  苏辙在一旁觉得更加没脸看了。

  虽然陆森确实是只剩下半瓶了……但蜂箱里还有一大堆蜜没有刮出来呢。

  如果想要蜂蜜的话,陆森随便刮个七八瓶出来,这小半瓶他还真看不上。

  随后三人聊了好一阵子,一开始三人还聊得有来有回,到最后,就剩下陆森在说了。

  “岭南的荔枝呢,妃子笑其实不算好吃,六月红和桂味才是绝品。”

  “琼州那边呢,有种蟹叫椰子蟹,大如斗箕,看着丑陋,但蒸熟了,却是难得的美味,更要命的是,它自带熬酱。”

  “有这么大的螃蟹?”苏轼感觉到味蕾在疯狂地分泌:“可惜琼州地处荒蛮,我今生估计都不会去那边了。”

  “呵,难说。”陆森笑得有些阴险。

  苏轼感觉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恶意在身上环绕。

  苏辙也觉得陆森的表情怪怪的。

  三人又聊了一阵子后,天色不早,苏家兄弟便起身告辞。

  之后几天,曹家兄弟,杨金花和赵碧莲各来拜访了陆森一次。

  三次的时间刚好错开,都没有撞上。

  陆森这次没有送水果给他们,只是让他们提了些生蔬回去。

  等到第七天,省试放榜。

  陆森也去看热闹,看赫赫有名的榜下捉婿。

  东华门外,大红色的榜单上写着近百人的名字,密密麻麻,远一点便看不清楚名字。

  系着红色丝带的唱喏人站在高台上,拿着另一张红册子,从省元开始,一路按名次将进士的人名念出来。

  这便是所谓的东华门唱名。

  一群书生围在榜单前,听到自己的名字,那人便欣喜若狂。

  这些进士的书生同,有不少刚冲出人群,就被守候在一旁的家丁们给捉走了,吓得哇哇大叫。

  旁边有围观群众们看得哈哈大笑。

  陆森不在围观群众中,他站在街边酒肆的三楼上,俯视着对面的闹剧。

  而在他的旁边,有赵碧莲陪着。

  这间酒肆也是汝南郡王的产业,因为是个好地段,这间不算大的酒肆赚的钱也是极多。

  陆森很有兴趣地听着,第一名省元是个没听说过名字的人,榜眼便是苏轼……然后他听下去,表情倒是渐渐惊讶起来。

  进士中,除了苏家兄弟外,有张载……就是那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张载。

  有程颢、程颐兄弟,洛学理学的两位创始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还有曾巩、章惇、吕惠卿、王韶等一批陆森也曾听说过大名的历史名人。

  听完放榜唱名,下方街道各家都放起了鞭炮,喧闹声中,敲锣打鼓。

  高兴的书生在喧闹声中走了,哭着的书生们也走了。

  而陆森……感觉到头皮发麻。

  原来这次省试,这么多名人和苏家兄弟是同一‘届’出来的吗?

  这绝对是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史中,怪物天才最扎堆的一届科举。

  随后陆森也有些惆怅。

  这一批名人,代表着北宋的文化巅峰,等这些人都逐渐死去后,北宋没过多久,就迎来了它的末路。

  靖康之难。

  陆森双手拢在袖子里,看着远方的天际,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我能做些什么!

  他想了很久,暂时找不到努力的方向。

  自己后世所学,只是拾前人牙慧罢了。

  而且很多思想,在这个时代是不合时宜的。

  所以,自己能做些什么?

  就在陆森有些迷茫的时候,一串糖葫芦放在了他的面前。

  “陆小郎,吃吗?”

  “不用,多谢。”陆森摆摆手。

  他转过头,便到赵碧莲笑颜明媚,仿佛她的世界没有任何忧愁似的。

  受到她的感染,陆森心情转眼间便好了许多,特别是她的山峦起伏,更能振奋人的精神。

  之后他和赵碧莲道别,回到矮山,然后便开始专心研究起系统里那浩瀚的配方。

  既然系统栏没有分类功能,那就自己来。

  陆森将配方分为四个大类:基础设施类、生活类、仙侠类、科技类。

  一万多个配方,抄了他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

  并且为了理清哪些配方更适合当下的情况,可以找得到材料制作出来,他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来整理。

  一眨眼三个多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时间来到了初夏。

  此时,陆森来到北宋,已经一年了。

  人物经验满了。

  这本是好事,可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他看到自己等级提升,系统里又多刷出了数百的配方,顿时感觉到脑袋痛。

  自己好不容易把上万的配方整理好,现在又来!

  他再打开人物属性栏,想看看自己升级后,属性上有什么提升,结果发现自己的人物栏中多了个黑框,再仔细一看,发现是配偶栏!

  喵喵?

  这是啥意思?

  系统连自己结不结婚都要管?

  他点开配偶栏中的+号,发现有很多女子头像可以选择。

  再一细看,发现不但有杨金花、赵碧莲、金林檎等妙龄少女可选,居然还有穆桂英、赵香香、豆花西施等等成熟女子的头像在里边放着,美的丑的,胖的瘦的荤腥不忌。

  陆森冷笑了声,敢情这破烂系统把自己见过的,十二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女子,都算作是配偶候选人了。

  “智能化不高的金手指就是垃圾。”陆森觉得头大,先前那上万的配方栏已经让自己抄得手都快掉了。

  但他也有些好奇,要是选择了一个女子的头像放到配偶栏里会有什么后果?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发现每个女子头像后面,都还有一句叹号,将自己的意识‘放置’到叹号上,便出来了系统说明。

  杨金花(将门虎女):所有冷兵器配方耗材减30%,制作出来的冷兵器基础属性提升20%。

  赵碧莲(夜郡主):家园系统最大占地面积增加2亩,院子中随机出现一个小型金矿,每月出产三两金。

  咦咦咦,挺有意思的。

  陆森顿时就来了兴趣了。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