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42 陆小郎变了

0042 陆小郎变了

  在系统提供的名单里,有至少四十多名候选女性。

  但只有六名算得上是美女,可想而知美女确实是一种稀缺的资源。

  陆森把她们的‘能力加成’都看了一遍,然后大为震撼。

  像杨金花、赵碧莲都算是正向加成,而更多的是不好不坏的加成,甚至是负向加成。

  色目花魁艾婕莉(水蛇圣女):你将转职成阿萨辛,并且个人属性大幅度增加,但与大宋的友好度下降50。

  比如说豆花西施秦氏(招蜂引蝶):家园系统下的绿草地会拥有更高机率产生特殊高等合成植物材料,同时你的家中,会偶尔出现野男人。

  又比如说边水街胖婶罗氏(吨位过人):你的压力每日会增加三点,直到癫狂为止。

  而其中加成正向最高的,自然就属穆桂英(巾帼英雄、江湖女侠、女寨主、天下兵马大元帅):你的所有个人基础属性提高30%,且学习特殊技能的速度加快;无视你个人等级,解锁包括隐藏配方在内的,所有冷兵器配方与盔甲配方,;解锁隐藏兵种傀儡清风客;解锁隐藏兵种长枪兵傀儡、神臂手傀儡、重骑兵傀儡。

  陆森看到这里,眼睛瞪大了好久。

  杨金花虽然长得和母亲穆桂英有点像,但这能力对比,差得老远啊。

  陆森下意识就把穆桂英的头像加入到了配偶栏中,这纯粹是下意识本能,游戏玩多了的后遗症。

  然后系统少见地弹出了个提示:错误,此角色未与你有夫妻之实!

  陆森看到这句话,愣了好一会,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卿生我未生啊,我生卿已……为人妇。

  要是穿越的时间点推前二十年,就算为了这个可怕的属性加成,陆森也愿意和杨宗保争上一争。

  但现在,只能遗憾了。

  老实说,要是没有穆桂英这离谱的属性加成摆在眼前,陆森还会觉得杨金花和赵碧莲都不错,但现在只觉得她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不过再一想,她们两人都还年少,给她们十几年的时间,估计也会有所成长的。

  然后陆森还得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结论:自己的社交范围太窄了。

  可以选择的目标还是太少,汴京城这么大,应该还有很多适龄女子可以成为配偶候补,而且说不定能‘刷’出比杨金花与赵碧莲两人更高属性加成的少女。

  看来以后自己不能成天这么宅了,得出去走走。

  接下来的日子,陆森主动在汴京城走动了。

  先去各个青楼转了几圈,看看能刷出什么样属性加成的候选人。

  结果令他很失望,就没有几个是正向加成的。

  他觉得自己是在做试验,但这段时间的举动还是落入了有心人的眼里。

  无论是曹家,或者是汝南郡王那边,甚至是杨府,都清楚他这段时间一直在逛青楼。

  至于有没有和小姐们鸳鸯交项,他们就不太清楚了。

  这天,陆森把冷却好的金苹果再次做了出来,然后放入系统背包中。

  先存着……等有需要的时间再拿出来。

  反正系统背里面的东西不会变质和腐坏。

  他刚把事情做完,曹家兄弟又来窜门了。

  同时还带着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少女过来。

  这少女不太爱说话,陆森和曹家兄弟聊天的时间,她就在旁边看着,微笑中带着害羞。

  而且每当陆森看向她的时候,这少女总会害羞地低下头,不敢与陆森对视。

  曹家三人在院子里待了一阵子后,就离开了,还拿走了陆森送的两捆生蔬。

  回到两府,少女行了个万福礼,先行离开了,而曹家兄弟则去见了他们的父亲,曹佾。

  “大人,我们试了,小婉似乎没能引起陆小郎的兴趣。”曹评苦笑了下:“倒是小婉似乎对陆小郎有点意思了。毕竟陆小郎生得确实是少见的俊秀,若我是女子,想必也会对他念念不忘。”

  这个叫小婉的少女是他的族妹,血缘比较远的那种。

  曹诱在一旁点头,他现在相当佩服陆森,特别是看到杨金花主动取走红梅酥之后,他就悟了。

  女人这种生物,其实和男人没有什么区别,不值得投入太多的心思。

  “那陆小郎这段时间老跑青楼去是为何?”曹佾一脸莫名其妙:“我派人悄悄去问过了,陆小郎去青楼,只聊天喝酒,不作其它,规矩得很。”

  “会不会是出了什么邪物之类的东西,藏在青楼里?”曹诱猜测道。

  曹评用扇子拍打着手掌,说道:“这也不失为一种可能。”

  曹佾摇头:“问题是,陆小郎把城里叫得上号的青楼都走了一趟。怎么想都觉得古怪。”

  “看来问题不是出在女子身上。”曹佾摸着胡子陷入沉思,片刻后,他说道:“我这边是探不出什么消息来的,就看汝南郡王那边了。”

  汝南郡王自然也知道了这事。

  城中三分之一的青楼,是他的产业,只不过为了避嫌,为了不让别人戳脊梁骨,多套了两层壳罢了。

  他知道这事后,就把事情用委婉的方式,说给了自己女儿听。

  而赵碧莲一听这事,当下就急了,立刻带上两个家仆,去了杨家见杨金花。

  以大红色为主的闺房中,杨金花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闺蜜。

  赵碧莲也瞪大眼睛盯着对方。

  两人都不说话。

  忍了好久好久。

  最后还是赵碧莲顶不住了,她主动出声说道:“你怎么突然间就讨厌我了?”

  “你说呢?”杨金花哼哼了声。

  “因为我去见了陆小郎?”

  “你说呢?”杨金花越说越气,甚至有点想磨牙咬人了。

  “别生气嘛。”赵碧莲主动伸手握着杨金花的双手:“我们年纪差不多,从小一声玩着长大,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商量?”

  “呵呵。”杨金花没有甩开赵碧莲的手,她冷笑两声后,说道:“你明明知道我先遇见的陆小郎,你过来凑什么热闹。”

  赵碧莲幽幽地说道:“但我被陆小郎救下来的时候,也并不知道你认识他。”

  杨金花顿时沉默,她很清楚,赵碧莲说得对,两人碰上陆森的时候,时间上并没有差几天。

  如果真要埋怨,还只能怨陆森长得太俊秀了,光凭着一张脸就能四处招花引蝶。

  想到这里,杨金花轻轻地叹了口气,也没有再那么生自己闺蜜的气了。

  毕竟她性格本身就不是那种喜欢记仇的,就算生气,通常也不会在心里憋得太久。

  况且她和赵碧莲的关系真的很好。

  和真正的姐妹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事情也没有那么难以解决。”赵碧莲继续拉着杨金花的手,笑道:“你可以这么想嘛,我们都可以嫁给陆小郎啊,一个正妻,一个平妻。”

  “谁是正妻,谁是……呸!”杨金花俏脸顿时红了,她明白自己被对方带歪,当下怒嗔道:“谁说我要嫁给他了。”

  “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嫁了!”赵碧莲笑得很开心。

  “不行!”杨金花不爽地剜了对方一眼。

  赵碧莲见杨金花如此,内心中安心许多。她很清楚杨金花的性格,话说到这种地步,对方就已经不太生气了。

  “其实这次过来呢,我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的。”

  杨金花轻轻甩开赵碧莲的手,给后者倒了杯清茶,还从柜子里拿了些糕点出来,放在对方盘子里:“你之前及笄都没有请我去,陆小郎送了你什么手信?”

  “红梅酥和一套水晶琉璃茶具。”

  赢了!杨金花顿时心情大好,自己不但有红梅酥,还得了一把神弓。

  可不是奇珍异物那些俗气的东西能比的。

  她顿时轻笑起来,桃花眼笑得弯弯的:“你说有事情要与我说?”

  “嗯嗯。”这时候,赵碧莲突然有些扭捏:“约一个时辰前,父王和我说,陆小郎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在逛青楼,几乎把所有的青楼都走了一趟。”

  杨金花正喝着清菜,闻言愣住了,数息后她突然捂着嘴,不停地咳嗽,脸都被憋得通红。

  被呛到了。

  好不容易等喉咙中舒服些,她速速放下手中杯子,急道:“不可能!陆小郎他气质清冷,为人正派且稳重,怎么可能突然去逛青楼了,而且还逛完了城里所有的青楼?为何至此!”

  杨金花现在对男女之事也算了解的,尤其是那本《淑女玉团经》,虽然每天只看两三句,但时间久了,一样被她看完了。

  从此便知道了许多她不曾知道,母亲也不会教的小知识。

  一想到陆森在青楼里与其它女子欢好,顿时就有种酸酸涩涩的难受感。

  “不过父亲说,陆小郎未曾有留宿之举,就是去吃点酒,听听曲儿。”

  杨金花顿时放心下来,还好,陆小郎还是干净的。

  只是她很快就有些不解:“为何陆小郎突然间要去逛青楼?”

  赵碧莲摇摇头,她的母亲虽然是青楼女子,却不会在她小时候就教导那方面的事情,进到汝南郡王府后,她更是受到了赵允让方面的呵护,不谙世事。

  只是赵碧莲又说道:“不过我听说少年郎都喜欢去青楼玩的,我的哥哥们常喝花酒,夜不归宿。”

  “你家兄长岂能和陆小郎相提并论!”

  赵碧莲听到这话,竟也点头:“金花你说得有理。”

  杨金花再想说话,这时候有人在外边敲门:“赵碧莲,杨金花,你们在里面吧?我要推门进来了!”

  这声音清脆悦耳,但却带着一股傲气。

  屋中两人一听,立刻都跳了起来。

  杨金花快步去开门,然后便看到门外站着个穿着粉色长袖丝襦裙的少女,她有些惊讶地说道:“庞梅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少女年纪和杨金花差不多,生得亭亭玉立,却又气质冰冷,站在便如风中寒梅般傲立。

  庞梅儿侧侧脑袋,视线越过杨金花,看到里边站着的赵碧莲,便冷冷说道:“我去赵府找她,结果人不在,我就知道来你这了。”

  “进来吧。”杨金花让开门,等庞梅儿进来后,她把门关上:“你什么时候从杭州回来的?”

  “昨天。”庞梅儿随口答了句,便打量着赵碧莲,最后落在后者山峦处两息时间,又移开视线,不快地哼了声:“尽把肉长在不该长的地方。”

  赵碧莲本有点怵这庞梅儿的,但闻言便忍不住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说道:“这叫天赋异禀。”

  “恬不知耻。”庞梅儿又是冷傲地回了句,然后将右手拎着的一个小袋子放在桌子上,说道:“这是从杭州带回来的甜点,你们两人都喜欢食甜,就分了它吧。”

  庞梅儿是庞太师的嫡孙女,极受庞太师宠爱,她拿出来的东西,必然是精品。

  杨金花把布袋子打开,里面放着用白油纸包着的漂亮糕点。

  要是往常,她和赵碧莲两人肯定会很开心地把糕点吃到肚子里,但现在两人都没有什么心情。

  庞梅儿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见两人对糕点都没有兴趣,微皱柳眉,然后问道:“杨金花,我一回来就听说,你心底有了男人?”

  杨金花顿时脸色大红:“你,你这死妮子乱说什么啊。”

  “及笄时和人抢夺男子送上的手信,还不想承认?”

  杨金花双手捂脸,差得不行。

  庞梅儿看向赵碧莲,问道:“你这个不知耻的,可晓得杨金花心底的男子是谁?”

  “也是我中意的男人哦。”赵碧莲很自豪地说道:“我和金花眼光一样好,他叫陆森,人可好了,心善又长得俊秀!绝对是世间难得一见的良配。”

  庞梅儿一脸发蒙,连脸上那种冰冷的气质都保护不住了,她不明白,自己就是去杭州外婆家住了段时间,怎么一回来,自己的两小伙伴都要找男人了,而且找的还是同一个男人!

  与此同时,陆森在家中接待了苏家父子三人。

  苏轼一脸的悲伤:“陆小郎,我等父子三人准备回蜀地,正好要经过这座矮山,便上来与你道别。”

  “你们兄弟这刚过殿试,正是准备拜官授职的时候,怎么突然要离京?”

  苏轼叹气说道:“数日前接到家中来信,母亲突然染病逝去,我们得回去守孝,如若再见,那就是三年后的事情了。”

  苏轼觉得陆森是难得的好人,很对自己的脾气。

  因为陆森送给他的那半瓶金蜜真的很好喝,在他的眼里,送美食给自己吃的,都是好人,都是他的好友。

  所以路过的时候,就过来道声别。

  陆森想起来了,历史上好像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他想了想,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瓶新蜜,说道:“节哀,这瓶蜂蜜除了好喝外,还有关键时刻救人的用处,此地离蜀地路途遥远,若真遭遇不测,无论是水土不服染病,还是受到重创伤身,饮之都能保住一条性命。所以你这大肘子在路上,别嘴馋把它吃完了。”

  苏家父子三人都有些奇怪地看着陆森,表情欲言又止,仿佛看到了神棍。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