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44 杨小娘子领先一步

0044 杨小娘子领先一步

  杭州曾又称武林,因为原来的钱塘县在武林山下,故得此称呼。

  杭州历来都是水利陆路交通便利之地,商贸繁荣,人口极多,不比现在的汴京城差多少。

  因为京城的治安对于武林人士来说,太过于严苛,所以江湖侠客们都开始往杭州跑,毕竟那里的经济极好,人多交通也极是便利,江湖汉子们在那里要混口饭吃,相当容易。

  这人一多了,麻烦事就多。

  起先,‘武林大会’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单指江湖人士们在杭州武林山附近举行的大大小小,或好或坏的团伙聚集,用以商讨和解决个人和门派之间的纠纷。

  但后来举办的次数多了,而且‘武林’这个词又与江湖门派林立的感觉极其适配,所以渐渐的,就成了一种相当特殊的代指用法。

  专门用来形容江湖人士大量聚集的情况。

  也不管是不是在杭州武林山附近举行了。

  而这次朝廷把武林大会设在杭州,也是存了这溯原归宗的意思。

  陆森听到有武林大会这事,真是颇为心动的。

  虽然他不太看得起江湖侠客人怒而拨刀,乱砍乱杀的行为,但也总有那么一批江湖人士当得起大侠的称呼。

  最典型的,莫过于眼前的展昭。

  “武林大会啊,我想去见识见识。”陆森笑道。

  “那同去?”展昭看着陆森:“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其实这是展昭高情商的说法,他一个人行动的话,其实反而更方便。

  可陆森要去杭州,在展昭看来,总有点儿戏的意思。

  没办法,陆森的外貌真是太偏柔弱的类型了,一看就是不食人间烟火,没怎么出过远门的。

  让他一个人走,展昭总担心他江湖经验不足,被路上的强人使阴招掳走了。

  人长得俊很危险的,展昭自己就遇到不少这样的情况,总有女侠想迷晕他带走,要不是他功夫确实高,否则……嘿嘿!

  而且这种事也是有先例可循的。

  穆大元帅当年豆蔻少女时,把杨宗保掳到山上强行成亲,这才嫁入了杨家。

  当然,这和穆桂英确实长得漂亮有很大关系,杨宗保多半也是顺水推舟,要是换个相貌差些的,那情况就难说了。

  陆森听到这话,点头笑道:“好啊,一起去杭州。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哦?”展昭侧开身子,做了个请的姿势:“到屋中详谈。”

  “好。”

  两人到屋中坐下,陆森便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再简单说了点关于霍山(哈桑)的事情,然后说道:“阿萨辛这个组织,在大宋内并没有根基,可他们有洗脑的技巧……就是妖言惑众的能力特别强,且从教义上看,他们天生看低其它族群,认为只有他们自己高人一等,其它人只佩给他们当奴仆。”

  展昭听到这里,眉头紧锁,极是不快。

  他是典型的宋人,虽然为人正派沉稳,遇到色目人也不会露出鄙视或者不屑之色。但他的内心和骨血中,可是深植着‘华夏之外皆蛮夷’的思想。

  根深蒂固的那种。

  他想了想说道:“没有想到那些逃跑的色目武人,居然还有余力骚扰陆小郎你,估计他们是为了报复你挫败了他们诡计的那事。也好,那展某在京中暂留多两天,带人去无忧洞中扫扫灰尘。”

  展昭确实没有办法把无忧洞连根拨起,毕竟无忧洞其实算是一种‘社会现象’,不解决问题的根源,怎么扫都是没有用的。

  但他可以在无忧洞中来去自如,对付一些特征十分明显的目标,还是能做得到的。

  毕竟是年轻一代武人中的佼佼者。

  他之前和那些色目人交手,对方的武技确实有些诡异,爆发力极强,但只有三板斧,挡过三四招后便可随意打杀,一点难度也没有。

  陆森抱拳笑道:“麻烦展捕头了,这不会影响你去杭州公干?”

  “不会,在下今日只是提前出发罢了。两日后,展某再去矮山邀陆小郎你一同出行可好?”

  “没问题。”陆森抱抱拳,然后将拜访的手信,一捆子生蔬留下。

  展昭没有拒绝,连推辞的意思都没有。

  自从上次吃过陆森带来的生蔬后,他就好上这口了。

  随后陆森回到矮山,和黑柱以及林檎说道:“我们三人两天后,要与展捕头去杭州玩上几天,你们有没有兴趣?”

  “郎君去哪,小人自然跟到哪!”

  小林檎怯怯地问道:“那我待在家里待郎君回来,可好?”

  “这不好吧!”陆森有些迟疑。

  林檎脸上带着点害怕。

  她不是不想出去玩,而是依旧有些担心外面的世界。

  虽然她现在已经可以跟着去城里走走了,但对于远行,依然还是抱着一种惧怕的心态。

  其实陆森也明白,让小林檎自己待在家里,只要不外出,其实这才是最安全的做法,远比带在身边要好。

  这里有吃不完的青菜、水果和蜜蜂,且都能增加生命值。

  理论上,只要待在家园系统里,吃着里面的食物,永远无病无痛,直到老死。

  但明白归明白,让他把小林檎这个小女孩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矮山上,即使这再安全,再衣食无忧,也总会有种遗弃孩子的感觉。

  除非有个靠谱的人陪着她。

  靠谱的?

  陆森突然想到了个人。

  他对着黑柱和林檎说道:“你们拿木斧,去把右侧的桉树外层伐掉半亩左右,剩下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两人领命干活去了。

  而陆森则提着生菜再去了趟杨家,求见杨金花。

  听到陆森来拜访,且指名道姓要见自己,杨金花眼睛大睁,随后她有些慌张地说道:“齐说你让陆小郎在外头稍等片刻,约一柱香后再带他进来好吗?”

  齐说笑笑,转身出去。

  等齐叔一走,杨金花急急扑回闺房中。

  她刚和娘亲对练枪术完毕,现在身上香汗淋漓。

  拿好衣服和木桶,直接冲到内室中洗浴,以往她洗个澡至少得两柱香时间,但现在半柱香不到,她就擦洗完毕了。

  随后她再用木梳理好自己的头发,再盘起来,换上闺女穿的那种宽松漂亮的衣服,再用红梅酥晕红了自己的粉唇,这才缓缓走到正堂那里。

  等她坐下没多会,齐叔就带着陆森进来了。

  她脸色微红,微微低头。

  “杨小娘子,贸然叨扰,还请见谅。”陆森走进来,抱拳说道。

  此时他表情也有些微微的诧异,穿上白梅印花丝质宽裙的杨金花,确实漂亮。要想俏,一身孝,这话还真没错。

  特别是这套衣服领子稍稍低点,领口处刚好把锁骨露出来。修长白润的天鹅颈配上精致的锁骨,明明什么都没有露,却隐隐有种微妙的诱惑感。

  “陆小郎太客气了。”杨金花坐得很端正,微笑道:“我们杨家上下,无不欢迎你随时前来作客。”

  “多谢厚爱。”陆森再次抱拳,然后坐下,说道:“这次来,主要是有些事情想麻烦杨小娘子。”

  “你请说。”杨金花桃花眼看看陆森的脸,会不自觉地羞涩移开,随后又缓缓移回来,如此反复。

  “两三天后,我与黑柱会随展捕头去趟杭州。”

  杨金手小手下意识就握紧了:“为何突然远行?”

  “想去见识一下武林大会。”

  “哪有什么好看的,一群糙汉子你争我夺的。”杨金花小声嘀咕着。

  “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陆森没有听到杨金花的嘀咕声,他继续说道:“但放林檎一个人在家,我又担心她会过于寂寞,所以我想请杨小娘子,能不能每隔数天,待得空闲了,便去矮山走走,和她聊聊天。”

  杨金花听完后,也想到以林檎那个年纪的小女孩,一个人住在山腰上,安全方面的问题不用担心,可是确实是有些孤寂,感觉有些可怜。

  “只是陆小郎的院子,外人不能随便进出吧。”杨金花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无妨。”陆森摆摆手:“我可以给杨小娘子你一个权限,以后你可随意出入院子。”

  “当真!”杨金花激动地站了起来,随后她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脸色一红,缓缓坐下。

  陆森知道杨金花对院子里的生蔬瓜果很感兴趣的:“这是自然。这段时日里,院子里的生蔬和水果,随杨小娘子支配。”

  “不用不用。”杨金花摆摆手:“能让我进院子里走走我就很开心了。”

  此时她心里朴嗵朴嗵地打着敲,心绪激动得不行。

  陆小郎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指……意有所指?

  她越想,心绪就越慌乱,同时也越是感觉到甜蜜。

  见杨金花答应下来,陆森松了口气,同时他又扯了几句话,想随意聊聊,结果却看到杨金花有些神不守舍,搭话有一句没一句的,便主动起身,将手信留下后,便告辞了。

  临走前,把杨金花放入到了永久访问名单列表中,和黑柱与林檎两人一样。

  等陆森一走,穆桂英便从侧边的房间里走出来,见到女儿依然坐在椅子上,还是一幅迷迷糊糊的模样,她无奈地摇摇头,走过去说道:“你嘴角流涎,被陆小郎看见了。”

  “怎会!”

  杨金花吓得跳了起来,用力抹着自己小嘴,结果什么也没有摸到,然后转身气着穆桂英,气得直跺脚:“娘亲,你怎老捉弄女儿。”

  “这不好吗?外人我不想去捉弄呢。”穆桂英笑了下,然后正色道:“别畏首畏尾的,你方才羞涩的模样都不像样子。我们杨家女子敢爱恨爱,想想你的姑姑婶婶们,还有娘亲,哪个不是看中了男人就主动出击。这抢男人就跟战场似的,你一旦迟了,贻误了军机,便处处受制于人。据我所知,汝南郡王的那个私生女,你的好闺蜜,似乎也看上了陆小郎吧。”

  嗯!杨金花点点头。

  “你自己斟酌吧,道理我是教给你了。”穆桂英笑笑,转身离开。

  杨金花想了会,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陆森回到家里,和林檎说了不需要她外出,并且告诉她每隔些日子,杨金花姐姐便会来找她玩耍,顿时一脸愁苦的林檎便高兴了起来。

  然后陆森又对黑柱说道:“你提些生蔬到山下送于常老夫子,就说你们两人请假三至六个月。”

  黑柱领命而去。

  而陆森则去了榆树林边上,把黑柱和林檎伐下来的木块收入系统背包中,然后把栅栏往回撤了半亩地左右。

  这下子,便空下来半亩地的家园空间。

  等到了杭州那边,圈块半亩地的‘小家’出来,至少晚上睡得安稳。

  没办法,杭州江湖人士多,晚上喜欢不告而入窜门白拿东西的人也多。

  只拿东西还好,就怕连主人命都拿走的那种。

  而有了块绝对安全的小家,至少晚上睡觉会安稳些。

  而在这两天,陆森和黑柱购置了些远门需要的东西,比如说干粮和换洗的衣服等等。

  同时五瓶蜜蜂,还有十多斤的生蔬,还有三十多斤的果子,也放到了系统背包里,充当备用粮,以及‘药品’。

  另外,陆森的背包里,还有一个金苹果,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疗伤神物。

  然后第三天,穿着天蓝色常服的展昭来到院子外,此时已快午时。

  陆森带着黑柱走出来,笑道:“展捕头你可来了,我可等到有些着急了。”

  “昨晚睡得有些迟了,今早起得晚。”展昭笑笑,解释道:“这两天抓了四个色目武人,还得多谢陆小郎,我们利用你之给予的情报,成功让一名色目武人心神失守,从他嘴里撬出了不少的情报,端了他们另一个在杂市城的隐藏传讯窝点。”

  “这么说那帮子阿萨辛被你们抓完了?”

  展昭摇摇头:“不小心让他们的祭祀跑了……也就是那色目人花魁艾婕莉。”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往山脚走。

  黑柱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而小林檎则在院子里,不停地向三人的背影挥手。

  走到山脚下,展昭看看陆森,问道:“陆小郎不带行囊?”

  陆森双手拢在袖子里,然后左右手从系统背包中各拿出一套衣服,然后又放回去,有些得意地笑了下。

  展昭极是羡慕:“陆小郎这一手袖里乾坤,无论何时见着,尤觉神奇万分。”

  陆森也觉得,这系统背包太便利了,极是好用。

  等到了山脚下,他问道:“我们怎么去杭州,马车还是乘船?”

  “自然是乘船。”

  汴京城水路直通杭州,先从汴水河上船,过汴渠转至京杭大运河,然后经扬州,苏州,再到杭州。

  一条水咱通南北,两旁尽是繁华重镇。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