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47 武林大会的彩头没有了

0047 武林大会的彩头没有了

  娼妓的生活很苦。

  即使是顶尖的头牌,设立各种规矩,接客的次数比同行少得多,收入也高得多,但最终还是免不了要陪人睡觉的。

  至少达官贵人来了,推不掉。

  青楼的小姐们都不想随意怀上孩子,生出来谁养?那就必须得吃防孕的药,可这些药,很伤身体。

  赵香香跟着柳永,本身就已经有以后不能生育的觉悟了的,毕竟自己身骨差,柳永年事已高。

  但夫妻两人都没有想到,赵香香居然怀上了。

  柳永有传承子裔的期望,而赵香香何尝不想有个孩子,这是母性本能。

  所以即使大夫叮嘱,赵香香因为伤了身体的关系,即使怀上孩子也极有可能保不住,而且还会对母体造成很大的伤害,不死也会造成寿元大幅度减少,但她依然想赌一把,将孩子生出来。

  外边蝉声鸣噪,柳永和赵香香两人说完刚才的话后,都是一幅轻描淡写的表情。

  两人都置生死于无物了,赵香香自己不怕死,而柳永更是下定了决心,如若妻子因为自己私心,子裔没有生成反而人没了,他也不会独活。

  陆林很明白古人对于生育后代的渴望与执着。

  他从背包中把蜂蜜拿出来,微笑道:“这东西的功效你们也应该知道的。柳夫人每天喝一些,生孩子前喝到一半。生完孩子后喝完剩下的另一半。”

  老实说,蜂蜜这东西陆森看来,并不算值钱。

  院子的蜂巢每月都能出产十几瓶,他在家里的时候,和黑柱以及林檎都把这玩意兑水当饮料喝的。

  他可以不在乎,但在别人眼里,这东西就是神药。

  特别是柳永和赵香香,他们两人可是亲眼看着这东西的疗效的。

  硬生生把快死的了柳永救回来。

  看着桌子上透明的水晶琉璃瓶,看着漂亮的金色蜂蜜,柳永深深地吸了口气,站起来,双手抱拳,弯腰行礼,郑重地说道:“陆小郎大恩大德,老夫无以为报,只能来世做牛做马……”

  说着话,他就要下拜,但陆森扶住了他:“柳囤田,不用那么郑重,只是一瓶蜂蜜而已,当不得行此大礼,且你年长于我,怎么算都是长辈。”

  “陆小郎两次三番救我夫妻二人。”柳永硬是想行拜礼,但他一个老人,又是文弱书生,力气当然比不上陆森这个年轻人,用力了两回拜不下去,只得作罢:“我柳永岂敢再以长辈居之。”

  之前柳永是称‘老夫’的,现在已经自称‘我’了。

  这说明他已不把自己年龄高于陆森三四十年这茬,当一回事了。

  “朋友之间,互相帮忙不是应该的吗?”陆森按柳永坐下,然后扭头对着赵香香笑道:“柳夫人,我有些饿了,可有吃食。”

  “啊,见笑了,妾身都糊涂了,这就去准备。”赵香香立刻站了起来,抹了下眼角喜极而泣的眼泪,转身进了厨房中。

  赵香香的眼泪不是为自己流的,是为肚子的孩子有了生下来的希望,而流的。

  另外,她还听明白了,陆森是有意摒开自己,后者似乎有话想与丈夫说。

  她很乖巧地行了个万福礼后,入了厨房内。

  等赵香香走后,陆森扭头对着柳永说道:“不知道柳囤田可知最近武林盟主选举的事情?”

  “自然是知晓的。半年多前杭州就在为此事作准备了。”柳永点头:“朝廷此举,是为了将武者吸纳、分化而开设。确实是个良策,不是庞太师,就是八贤王的主意。”

  柳永虽然一生没有当得大官,但他为官的能力还是不错的,极是勤恳,在地方任期时,得到民众一致的好评。

  只是可惜一直被官家嫌弃,因此即使有人帮他荐官,也会被官家驳下来,数次之后,朝廷中就没有人愿意提拨柳永了。

  但对于朝中事务,他算是能看得清的。

  “主持此次事务的大臣,是司马君实。”

  柳永身体微微后仰,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议:“官家居然把司马中丞都调派了过来?看来朝廷对此事的关注,远超我的猜测。”

  司马光是什么人?

  和包拯,欧阳修,庞太师同等地位的文臣。

  “昨晚他被人刺杀了。”陆森笑了笑:“听说千钧一发之际,被展捕头救下,所幸没有受伤。”

  柳永先是愣下,然后轻轻拍着桌子:“看来有人不想朝廷收编江湖人啊。”

  陆森点头:“司马君实怎么说也是重臣,他若死在江湖人的手中,朝廷就算是为了脸面,也会对江湖门派进行大规模的围剿,而不是安抚和收编。那时候江湖人势必与朝廷敌对,腥风血雨中可做的事情太多了。”

  “陆小郎也很擅长官场之事啊。”柳永有些佩服。

  他能看得出来,纯粹是做官三十多年,兼年老阅历够多的关系。

  而眼前这少年郎,看模样没有出弱冠,却一下子也能抓到事情的重点,如若有人扶持,入朝为官,说不定能位及人臣。

  其实陆森并没有多敏锐的政治嗅觉,只是信息时代的人看的东西多了,看的世界广大,每天都能看众多新闻,各种奇葩,各种反转。

  陆森年幼时,也很容易被垃圾新闻带节奏的,但后来看的假新闻,踩的坑多了,便知道凡事都得等子弹飞一会再说。

  陆森摆手说道:“不是擅长,而是类似挑拨离间、制造对立的事情,我看过不少。柳囤田,你觉得是什么人在暗中故事败坏朝廷和江湖人的关系?”

  “那可就多了。”柳永想了想,说道:“北方两头恶狼自是不愿我宋政通人和,至于自己宋人,不好说。”

  陆森想了想,说道:“柴家?”

  柳永笑笑:“有这可能。”

  “大理?”陆森问道。

  柳永点头:“也有可能,且听说大理段王氏,亦是半个江湖门派。”

  “还是说某些将门?”陆森淡淡地问道。

  柳永此时立刻正色坐直身体:“我们能想到的,朝廷中大臣肯定也能想到,可能他们比我们想得更远。”

  就如柳永所说的那样,司马光此时坐在杭州府衙中,前边站着一圈大大小小的地方官。

  展昭则护在司马光的左侧。

  “本官身体无恙,幸得展捕头救援及时。”看着前边一圈尤自吓得魂飞魄散的地方官,他和气地笑道:“当年本官在边境筑堡囤兵,比这可凶险得多了,也没有怎样。你们不用大惊小怪。”

  听得司马光的安慰,众地方官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把搜捕令撤了,贴告示就说凶手已被展捕头逮住。”司马光的视线扫过所有人,然后缓缓继续说道:“藏在暗处的小人,居心不良,思来是想挑拨朝廷和江湖人之间的关系,不让后者依附于我们官府。敌人越是想这么做,我们就越不能让他们得逞。不过私下,你们得打起精神来,想办法查出凶手到底是哪边的人。”

  众地方官皆抱拳称是。

  “那散了吧。都去做事!”司马光站起来后,说道:“展护卫随我过来,有些事情安排。”

  两人进到府衙后院。

  院子里种有青竹,微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偶尔还有长长的落叶打着转儿缓缓飘落。

  司马光走到水池旁,盯着前边的假山,说道:“展护卫,事情有些麻烦了。”

  “还出了什么事情?”展昭抱拳,有些惊讶。

  “我们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司马光此时满脸恼怒:“在你带着捕快搜人的时候,有队蒙面的强人,硬冲了城北的官府货仓,将放置在其中的彩头抢走了。这事暂时没有传出去,但不久后,估计整个杭州就会人尽皆知。”

  展昭瞪大了眼睛:“什么?”

  武林盟主选举大会,是设有比武彩头的。

  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出自宫内。

  在半年多前,官府为了让武林盟主选举大会具有更广的知名度,就进行了强大的舆论宣传。

  各地府衙都收到了中书门的命令,要将这事转告治下所有的武林门派,或者有家传武学的氏族知晓。

  为此各地县老爷几乎都亲自去走了这么一趟,通知各家武人,这才换来此时声势浩大的武林盟主选举大会。

  而那剑削铁如泥的宝剑,名为七星龙渊剑,在舆论攻势中,也是大书特书的一个宣传点。

  现在……这把剑居然没有了。

  宫中带有宝剑数把,但问题是……从汴京城到杭州,即使再快马加鞭,也得十天左右的时间才来把剑带过来。

  况且这还不算把消息传回去要花费的时间。

  司马光回过身来,无奈地说道:“听说展护卫有把巨阙剑,也是好剑,可否能当奖励。待本官回到京城,必请官家赐还更好的名剑与你。”

  从常理来说,司马光的请求是合理的,也是应对当前困境最好的办法。

  展昭也是这么认为。

  只是他说道:“司马中丞,非展昭不愿意奉上宝剑,而是下官的巨阙剑半年多前已被人斩断了。且巨阙剑虽是名剑,却不是宝剑。”

  确切的说,巨阙剑其实是剑的一种‘牌子’。

  就和龙泉剑、大马士革刀的道理一样。

  巨阙剑是指那种把剑身做厚些,做宽一点点的特殊长剑。

  重量比一般的单手剑略高出些,又不会有那种正常双手剑的长度。

  这种剑即可以单手持握,也可以双手持握当成双手剑来使,相当灵活。

  因为剑身厚重些,所以就不容易损坏,自然的,巨阙剑就成了名剑。

  可毕竟是量产剑,质量再好也不可能比得上十数年打造出来的,真正的宝剑。

  然后展昭将自己身后的石剑也解了下来,说道:“至于这把剑,是位朋友赠于下官的,不是名剑,也不是宝剑。”

  说着,展昭把石剑递了过去。

  司马光双手接过长剑,拨其出鞘,然后便愣了下。

  他发现,这把剑居然是用石头做的,剑身金黄,还有着一道道古怪的方型纹格,看得久了,似乎这些纹格都在不停地跃动变化一般。

  “这剑还真是独特……”司马光摸了摸石剑的剑锋,感觉并不锋利,便将石剑还给了展昭。

  石剑攻击力很低,只有两点,连普通木头都难砍得进去。

  但耐久度却高得出奇,足足一千点。

  而且陆森测试过了,这石剑的耐久度消耗得极慢,拿其和硬物对碰半天,也降不到百分之一。

  这玩意与其说是剑,倒不是说是根‘剑’型的石头棒子。

  便何况这东西现在是展昭在用。

  内气贯于木头上,木头都会硬上几分。

  展昭内气大成,注于石剑上,不但石剑会变得锋利少许,而且坚韧度更高了。还有这剑,似乎可以无障碍通导内气,要将内气完全遍布剑身,远要比铁剑简单得多。

  事实上,这剑到了展昭手里,虽然用了大半年,但却没有降低哪怕是一点的耐久值。

  而展昭的家传剑法,厚重扎实,讲究以势压人,所以他用的才是巨阙这种加重过的长剑。

  石头剑挺沉的,他用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可以这么说,石头剑不是什么好剑,就是耐操、重、高手使用时颇省内气。

  普通江湖人士如果不是没有武器用,连看都不会看它一眼。

  但却完美契合展昭的家传剑法,可以这么说,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把石头剑更适合他用的了。

  “唉,屋漏偏逢连夜雨。”司马光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说道:“那我再想想办法吧,展捕头你继续想办法查到那些抢走宝剑的恶徒,尽快拿其归案。”

  展昭点点头就出去了。

  而司马光立刻写了封密函,派人送至官驿,带入到八贤王手里。

  密函简单说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且请八贤王与一众大臣注意,看看将门最近可有不寻常的举动。

  时间很快又过了三天,明日武林盟主选举大会就要正式开始了,现在已经有大量的江湖人士聚集在武林山下。

  但司马光却依然找不到可以充当武林大会彩头的宝物。

  不是说偌大的杭州没有宝贝,什么琉璃盏、彩树银花(珊瑚)、和田玉美人玉雕等等,这些东西随便都可以在同样寸土寸金的杭州城中心,换上一间带大院子的宅楼。

  只是这些东西江湖人不喜欢。

  他们平时也会追逐宝物和财富,但却不适合被当成武林大会的彩头。

  江湖人不会承认这些玩意,不会认为这些东西值得他们在现今最大规格的武林大比上争夺。

  这夜里,司马光愁得头发又白了些许。

  “实在不行,便放千金上去作彩头吧。”司马光无奈地摇摇头,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但就在这时,展昭求见。

  “请他进来。”司马光坐到了椅子上。

  “中丞,你可找到代替宝剑的彩头了?”

  司马光摇摇头,神情很是无奈。

  就算这事没办好,朝廷也不会贬他的职,只是一个办事不力的印象肯定会在大殿同僚中留下来。

  连区区江湖人都管事不了!

  展昭闻言抱拳,喜气洋洋地说道:“此事下官已有办法。”

  “当真?是何宝物?”

  “请允许下官卖个关子,明日中丞只要高坐主台上看着即可,下官必将此事办得妥妥的。”展昭抱拳说道。

  “这……”司马光觉得有些不踏实。

  “下官愿立军令状。”展昭单膝下跪行官礼,双手抱拳,昂首挺胸:“如若明日我请来的宝物,不能令江湖朋友们满意,下官当场自刎提头赠于中丞。”

  “好,就交给你了。”司马光答应下来。

  展昭是开封府老包的心腹,既然他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面子怎么都是得给的。

  只是司马光很好奇,展昭请来的宝物,究竟是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