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50 想到蹭‘人物卡’的方法了

0050 想到蹭‘人物卡’的方法了

  少女终于还是心软,即使被自己闺蜜气得脑袋发疼,她终究还是暂时原谅了杨金花。

  “好吧。”庞梅儿挑了挑光滑圆润的下巴:“你就解释一下吧,说得好我就不恼你了,说得不好……你明白的。”

  杨金花立刻拖着庞梅儿往栅栏那里拉,急急说道:“你用手触摸这里,快。”

  庞梅看着淡金色的栅栏木条,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顺着杨金花的意思,把手伸过去。

  当玉指碰到看不见的无形之物后,庞梅儿眼睛睁得老圆。

  看到她这样子,杨金花笑了,接着解释起来。

  约一柱香后,杨金花终于解释完了,说道:“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你们进不去。”

  庞梅儿的手从空气中收回来,佯装恶狠狠地说道:“人家就这么信你,居然把整个家都给你管着?”

  杨金花有些扭捏地说道:“陆小郎信我,这事不好吗?”

  在杨金花看来,陆森给了自己永久进入院子的资格,代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自己在他心里,是个可以信任的人,甚至是可以登堂入室的人。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亲人,或者是……伴侣的身上。

  这时候,在旁边一直闹别扭没有说话的赵碧莲,气鼓鼓的走过来,说道:“金花,陆小郎外出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也不和我说。”

  杨金花愣了下,尴尬地说道:“我给忘了。”

  赵碧莲不信。

  庞梅儿也不信。

  杨金花只得干笑了两声,说道:“虽然你们两人进不去,但我们可以在院子外摆桌子,吃东西聊天啊。”

  “回去了。”庞梅儿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况且她只是来看看杨金花有没有出事的。

  但一旁的赵碧莲却开始流口水了,连连点头:“好啊好啊,桃子梨子枇杷还有蜂蜜水都拿些出来呗。”

  赵碧莲特别好吃,而院子里的东西又特别好吃,她是知道的。

  庞梅儿转头看着赵碧莲,再看看后者那浮夸的山峦,略有不快地说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你看看自己都多肥胖了。”

  要说才艺,赵碧莲是不敢和庞梅儿顶嘴的,但说到身子,她就自信了,当下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说道:“羡慕吗,吃出来的,哈哈。”

  庞梅儿气得咬牙切齿……这也是她明明与赵碧莲是闺蜜,却老喜欢用言语打击后者的原因。

  三人中,就属她人长得最漂亮,但身体最为‘羸弱’。

  所以身体最为‘硕大’的赵碧莲,就成了她的‘眼中钉’。

  “你们在这等等,我进去拿东西出来。”

  说完杨金花就跑了进去,不一会就搬了桌子出来,放在院子外的树荫下。

  接着又跑多几趟,把椅子和水果,还有蜂蜜水都拿了出来。

  林檎也过来帮忙,很快桌子上就摆满了果子,还有蜂蜜水。

  庞梅儿看着一桌子的果子,总觉得不对,她疑惑地坐了下来,然后恍然大悟:“等等,桃子和枇杷早过了果期吧,这上面的果子全是新鲜的,还带着叶子,不是冰窖保存下来的,怎么回事?”

  “陆小郎可厉害了,有大神通,人又心善。”

  仿佛像是自己被夸奖了一样,赵碧莲当下带着炫耀的表情,把她所知道的,陆森的‘事迹’说了一遍。

  庞梅儿听得直发愣,感觉在听山海经一样不可思议。

  当下四个少女在树荫下,吃吃聊聊,说着家长里短,好不开心。

  而庞梅儿,也终于知道,自己闺蜜杨金花,到底倾心上了个什么样的人物。

  等快傍晚的时候,三女回家……杨金花在这里住了两晚了,也该回去看看娘亲和老太君了,毕竟自己也还没有出嫁,在男方家里住太久确实不好。

  同时跟着庞梅儿和赵碧莲三人回家,还能顺路保护一下她们。

  将庞梅儿和赵碧莲一一送回家后,杨金花回到了自己家里。

  结果刚进门,还没有回到闺房,就被娘亲穆桂英给逮着了。

  “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有男人忘记……等等!”穆桂英本开开心心的,但看到杨金花的脸,却突然一愣,走上来摸了把,有些严肃地问道:“你这肤色怎么变得如此好……莫不莫昨晚陆小郎回来了?”

  话说到这里,穆桂英的表情显得有些恼怒。

  确实,穆桂英并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但一些基本的礼仪廉耻她是看得很重的。

  当年她看上杨宗保,虽然逼婚,可在成亲前,却没有做任何有失贞节名誉的事情。

  要是陆小郎昨晚真从外边回来,坏了女儿名节,她必定会带兵把矮山推平了,管你陆小郎还是陆大郎,有没有神异。先打断双腿,再绑回家里,直接让他和女儿成亲作赘婿。

  这样的男人没有资格迎娶自己的女儿,连男人都不配做,只配当配种的马儿。

  只是杨金花还是清纯少女呢,她不解地问道:“陆小郎还没有回来,他都说了至少要三个月,或者半年左右才回汴京……娘亲,女儿肤色变好,与陆小郎有甚关系?”

  听到女儿并没有发生荒唐事,穆桂英松了口气,然后笑道:“待你和陆小郎成亲,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现在你说说,昨晚和今日做了啥,看着你肤色好了许多。”

  “可能是泡了两次温泉水的关系吧!”

  “嗯?京城周边应该没有温泉吧,你去哪里泡的?”穆桂英很快反应过来:“又是陆小郎弄出来的神异?”

  杨金花连连点头:“那里有经年不冷的浴室,里面温水清澈,我泡了两次,可舒服了。”

  然后肤色也变好了?

  看着女儿吹弹欲滴的凝脂肤色,穆桂英颇是心动,也好想去泡泡温泉了。

  话说回到杭州这边,因为全城戒严的关系,陆森没有地方玩了,甚至不能外出。

  别说捕快,连城外的团练军都在司马光的指挥下动了起来,大量的人马在城里横冲直撞,不想死的就别出去。

  陆森实在无聊,便利用这段时间,看了一遍展家和白家的运行心法精要。

  再进行对比。

  然后他发现,展家的内气心法着重于防守,像罡气啊,内气疗伤等等都写得极为详尽。

  而白家的心法则讲究爆发和游走。

  细想下来,这情况也是正常的,擅长防守的人才能做到招式大开大合。

  而讲究爆发,那必定后续无力,所以轻功得好。

  否则爆发后如若不胜,就跑不了啦。

  陆森则仔细剖析了一下自己的优势……超高的生存力,以及极低的攻击能力。

  所以他决定,继续增加防御能力,先学习展家的护身罡气。

  强化长处,才是王道啊。

  然后他尝试了一下护身罡气的运行修炼方向,结果没有任何反应。

  他现在连气感都没有,要不是人物界面中显示‘太乙浑元功:198’这个数值,他甚至会怀疑,自己修习内气毫无寸进。

  等到傍晚的时候,杭州城的钟楼敲响了钟,解除了警戒。

  憋了一天的人们从家里冲了出来,有人做生意,有人逛街活动身体。

  陆森也带着黑柱外出,这次他直接去了城东外,之前在酒楼上看到港口外千船万帆,现在打算近距离见识见识。

  宋人在港口很安全,和汴京成东市差不多,在港口设有临时的衙役所,驻扎有五十多名捕快,半年一轮换。

  还是沿袭汴京城的策略,极度偏向宋人,一旦出事,就拿色目人来祭旗。

  所以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色目商人敢闹事的。

  甚至会避开宋人。

  陆森走到港口,站在高处,看着远处大大小小的商队几乎挨在一起,顿时有种壮阔的感觉。

  这里面有很多商船都是宋人的,看造型就知道了,而且体积和吨位普遍较大。

  宋人的航海技术,此时还是不错的。

  要是北宋没被灭,要是没有靖康之难,它会不会错过大航海时代?

  或者叫地理大发现时代?

  陆森觉得那是一个浪漫的时代,喜欢看帆船,特别是大帆船。

  无论是图片,还是实景,大帆船总会让他有种独特的感觉。

  他在这里感概着,黑柱在旁边捏着鼻子说道:“郎君,我们回去吧,这里的色目人好臭的。”

  确实有点……色目人此时还没有多少卫生观念,而且聚成一大堆后,那味道就更难闻了。

  “好吧,回去吧。”陆森再看了会,然后往城门走。

  在通过城门的时候,与一个蒙脸的色目女子擦肩而过,走了几步后,陆森觉得不对,转回头看了看,发现那个女子已经没入海港的色目人堆里了。

  陆森站了会,转身离开。

  他没有回小屋,而是直接去了杭州府衙,和守门的捕快说要找展昭。

  很快,展昭就出来了,他见到陆森抱拳笑道:“陆小郎主动来找在下,难道是想请我吃饭不成?”

  “也行了,只是我怕你听完我说的话后,就没有心情吃晚饭了?”

  展昭走前两步,问道:“很重要的事情?”

  “嗯,我看到汴京城的那个色目花魁了。”陆森指了指港口的方向:“她大约一柱前的时间前出了城,当时她蒙着脸,以为我认不出来。”

  展昭脸色一正,问道:“蒙着脸?你有多少成把握?”

  “十成。”

  陆森这么有信心,一是因为对方的身形和眼眉他都记得。

  而一个原因就是……陆森的系统配偶栏中,没有出现新的色目人女子,依然只有色目花魁一个人。

  正常来说,这种陆森见过的,年纪适合的,是会被系统当成‘人物卡’放进配偶池子里的。

  “在下明白了。”展昭向陆森抱拳:“下次再请陆小郎吃大餐。”

  随后展昭急急忙忙走向港口。

  因为上次搜出了五具全身铁甲,因此艾莉婕这个逃跑的花魁已经成了大宋的通缉犯之一。

  是必抓的那种。

  而陆森则四处闲逛,现在杭州的青楼都逛得差不多了,已经满足不了他啦。

  他感觉自己要想再刷点好的‘人物卡’,就必须得去结识那些江湖人士,和他们的女徒弟,或者师姐师妹们聊聊。

  只是贸然上去找人家的妹子,不被别人轰出来才怪。

  先得找个介绍人带他进圈子才行啊。

  展昭?

  这人在江湖中确实有足够高的名望,但没有多少江湖人愿意和他一起‘玩’。

  兵和贼怎么可能玩到一块去!

  白玉堂?五鼠,还算了吧。

  陆森很快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打入江湖圈的门路。

  走着走着,天色便快暗了,陆森便就近找了个看起来不错的酒楼上去,准备吃顿晚饭。

  结果上到二楼,却看到一票的江湖人在上面坐着,只有寥寥数名看起来像是普通宋人的食客坐着。

  陆森环视了一圈,微微有些惊讶。

  他确实对北宋的江湖圈没有任何了解,但有个人他是认识的。

  欧阳春。

  之前欧阳春带着马帮的好手从他租住的小屋前经过,然后陆森就被周围的群众‘科普’了一波。

  为人豪爽义气,路见不平拨刀相助等等!

  其实最主原因要的是,欧阳春碧睛紫须的模样太好认了。

  陆森看着这个明面上的天下第一,顿时就有心里便有了主意。

  他走到拐角处,把生菜拿出来提在手上,然后再走向欧阳春坐着的那一桌。

  随着陆森的渐渐靠近,欧阳春与其同饮的三名朋友都将视线看了过来。

  陆森抱拳笑道:“敢问可是北侠欧阳大侠?”

  欧阳春稍稍放松了警惕,双手虚抱拳问道:“少年郎,可有事情?”

  “听闻欧阳大侠义薄云天,小子深感钦佩,所以特地前来拜见。”陆森看看他们的酒桌上尽是肉菜多,素菜少,便说道:“恰好我带了些自己种的生菜过来,大家一起品尝品尝吧。”

  杭州也是经济重镇,这种城市,生蔬就没有不贵的,甚至比肉还要贵点。

  只是陆森这么一说,四人的警惕心更强了。

  这生菜不会有毒吧。

  而且这少年郎怎么回事,自己凑了上来。

  似乎热情过头了。

  四人都有些不爽,也觉得有些麻烦,有点想赶人。

  只是做为大侠,也有相应的烦恼。

  要是一般武林人士,见陆森靠过来,不喜欢的话,一句‘滚’出来就成了。

  但欧阳春作为北侠,正道天下第一高手,人设得立住的,不能崩。所以那种直接不理人的作派,是不能随便展露出来的。

  不过欧阳春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抱拳笑道:“多谢少年郎好意了,我们这里的饭菜已然足够。”

  陆森自己娶了一张生菜叶子吃下,笑道:“放心,没毒的。”

  话都挑明到这份上了,欧阳春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笑道:“抱歉,非我们不信任你,只是人在江湖,多点防范心思还是好的。”

  “我也这么认为。”陆森坐下来,说道:“其实这次来见欧阳大侠,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希望你能听听。”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