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52 对话有点怪怪的

0052 对话有点怪怪的

  刷了这么多的人物卡,陆森算是搞明白了,‘妇人’的属性加成相对来说,比较高。

  像穆桂英,如果是她少女时期,没有嫁入杨家,那么四个特性就得去掉两个,只剩下‘江湖女侠’、‘女寨主’。

  这种情况下属性加成也确实很好,但却没有之前四个时那么惊艳。

  也就是说,人是会成长的。

  那么自己的目标就是赵碧莲或者杨金花中某一人?

  再把她们培养起来?

  随后他哑然失笑,自己还真是自傲,真以为想娶她们就会嫁?

  至少得先培养些感情才好。

  不过也得先选一个,才能着重培养感情。

  两人都挺好的,杨金花活泼可爱,实力高强。

  而赵碧莲则能聚人心,陆森特好这一口,有些难以选择。

  他往小屋的方向走,杭州城的夜晚也还算热闹,但和汴京城相比,还有显得有些冷清。

  走着走着,便下起了大雨。

  真是漂泼大雨,还伴有强风和响雷。

  一下子便将大街上的人群都驱散得差不多了。

  陆森躲到了街道的屋檐下,等到两柱香后,雨势小了,这才重新上路。

  子时的街道人本来就不多,加上一场暴雨,陆森回去的巷街小道,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带着湿意的微风吹入鼻内,陆森踩在青石板道上,雨后的杭州夜城,有种凉谧的美,就像是刚从清湖中出浴的少女。

  街道上很安静,只有陆森的脚步声在回荡。

  他走得很惬意,也很享受这种清幽的氛围。

  只是没过多久,就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到近,由小声到清晰,只是短短两秒钟时间。

  他回头,便看到两道红色的人影从后方冲来,速度快得几乎出了残影。

  在黑影中,活像是两只鬼魅。

  然后一愣神间,最前方的那道人红色人影就已经掠到陆森的身后,随后冰凉的铁器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陆森甚至没有看到这红色人影长什么模样。

  第二道红色人影紧急刹停身体,在一丈外的地方看着陆森。

  是穿着红色官服的展昭。

  他有些紧张地看了眼陆森,再看着挟持着陆森的人,怒道:“卑鄙!”

  “嘻,我跑不过你,就只能用这种方法了。退开,否则我立刻杀了这个宋人。”

  然后一只小手按住了陆森的左肩,将他控制得严实了。

  陆森听到身后说话的声音,很清脆悦耳,明显是女声。

  而且对方挟持着陆森时,几乎和他贴在一起,能感觉得到后边是一具温润起伏却又相当有活力的身体。

  展昭沉着脸,缓缓后退了两步。

  陆森立刻理清是怎么一回事了。

  自己数小时前,把色目人花魁的消息告诉了展昭,现在挟持自己的又是个女人,很明显了,自己后边的人就是艾婕莉。

  展昭追着她到了这里来。

  “展捕头,动手!”陆森笑了下。

  随后他的右腿突然重重往后一踩,同时双手猛地抓住了艾婕莉放在自己左肩上的手。

  “啊,你!”

  由于艾莉婕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展昭的身上,并且她以为自己情急之下挟持的,只是个普通的宋人。

  所以根本就没有预料到,陆森会反抗。

  先是右腿的脚背,被陆森踩得几乎骨碎,同时左手被反抓住,更是让她心神大震。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抓到的宋人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还会反抗。

  但久经训练的本能,让她下意识就拖动了自己架在宋人脖子上的弯刀。

  只听见哗啦一声,仿佛是切到铁块上的声音,这宋人白皙的脖子上,却没有出现哪怕是一点破皮的伤痕。

  这!艾婕莉蒙了。

  这只是一瞬间,随后一道金黄色的剑身贴着被她挟持的宋人脸颊刺过来,然后轻轻一抖。

  长剑横面直接拍到艾婕莉的太阳穴那里。

  叭一声后,她就翻了白眼,软软倒在地上。

  陆森感觉到身后的女人没有了力气,便放开双手,任由对方身体滑落。

  展昭收起剑,扭头看了下陆森的脖子,似乎有些后怕地说道:“陆小郎,你太大胆了,万一对方的是神兵利器,破了你的功法呢?这些色目人刺客的武功有些邪门的。”

  陆森笑道:“多谢关心,我有自信才敢这么做。”

  “我先带这女犯人回大牢了。”展昭抱拳说道:“她是重犯,等武林大会结束,得带回开封府交由包府尹发落。”

  “慢走不送。”陆森笑道。

  展昭点点头,走过去拎着艾婕莉后背的衣服,拖着她往前走,任由这女人的下半身在充满水洼的地上拖行,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

  陆森同样也不会怜香惜玉,他转了个身,继续慢慢往前走。

  等回到小屋门口,便看到在门口焦急走来走去的黑柱。

  见到陆森,黑柱终于松了口气,然后走过来问道:“郎君你终于回来了,小人烧了些洗脚水,泡一小会,可除体内湿气、助眠。”

  “麻烦你了。”

  “这是小人应该做的。”

  泡了个脚后,陆森躺到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帮展昭抓住艾婕莉对他而言,只是个插曲,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但对于艾婕莉而言,却不是这样。

  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大牢里,是间单独关押女犯的牢房。

  双脚带着沉重的镣铐,衣服完好,也没有什么伤,就是下半身的裤子全湿透了,还有黄泥浆糊在上面。

  看看周围,附近还有几间牢房,每间牢房关押有数名女犯人。

  她们见到艾婕莉,个个露出鄙视之色。

  色目人本身就不被宋人看在眼里,犯了事的色目人,连犯人都看不起。

  艾婕莉双手尝试扯了一下镣铐,很快便放弃了。

  随后她看了看自己的牢房,最后走到角落的稻草堆处坐下。

  散发着霉味的稻草堆,总比冰凉的地板好些。

  她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皱头紧锁。

  很快展昭就进来了,站在牢房前,问道:“花魁艾婕莉,如果你愿意说出还有多少个同党,展某可以酌情向包府尹求情,减轻你的罪罚。”

  此时艾婕莉抬起了头,问道:“我刚才挟持的人,是不是你们宋国的魔法师?”

  “魔法师?”展昭皱了下眉头:“法师就法师,加个‘魔’字作甚。听起来像是魔道中人,那人是谁又与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艾婕莉的宋话非常标准,她站了起来,说道:“我们来到宋国,只是为了追寻丢失的山中花园,没想怎么着。所有拥有神秘力量的人,都有可能接触过山中花园。”

  展昭却是不信:“明知道藏甲形同谋反,居然还私藏五具,你们这可不想是来找东西的样子。”

  “没有足够的力量,不是可能对付神秘力量的。”艾婕莉轻笑了声:“山中花园无论在哪里,它始终是属于我们的,属于哈桑的。”

  “邪教信众,不知所谓。”展昭摇摇头,转身离开。

  现在很晚了,他得去休息一下,为坐镇明天的比斗补充足够的精神和体力。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第二天。

  陆森起身,洗把脸后,带着黑柱去街边的小摊子吃了点豆浆和油条,随后便去了武林大会的会场。

  路上刚好碰到欧阳春。

  这碧眼紫须的汉子,主动过来搭话,笑道:“陆小郎,起得真早,离比斗开始还有半个时辰左右,趁这时间,让某带你和其它门派的朋友们见个面?”

  “甚好!”陆森双手抱拳。

  他现在已经打定主意,回汴京城从赵碧莲以及杨金花中选出一人,想办法娶回家。

  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刷人物卡,万一又遇到什么珍品卡呢?

  于是他便跟着欧阳春,与其它一些门派或者是武林世家的人见了面。

  大约花了半小时的时间,官府的人也来了。

  被重兵保护着的司马光依然没有和江湖人说一句话,直接就到高台上坐着。

  就在陆森要离开,回观览台上的时候,两个马帮汉子走了过来,小声问道:“陆小郎,还有哪些女子擅长生育?”

  陆森指出了两名女侠,然后笑道:“怎么,你们真想替自家儿子提亲?”

  “那当然。”两个马帮汉子嘿嘿笑着。

  不单如此,今日凌晨时,他们的人在港口那里问过了,那些色目人中,真有人可以弄到上等战马种过来。

  就是钱要多些。

  作为天下第一大帮,马帮要拿钱出来还是很容易的,而且……实在钱不够,还可以找靠山要嘛。

  所以现在他们对陆森的话,是颇为信服的。

  陆森离开江湖人的圈子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扭头发现是白玉堂。

  双方互相点点头,便算打过招呼了。

  等陆森走远,二鼠韩彰走到白玉堂身边,说道:“这次多谢五弟了,否则我可能要被他追杀至死。”

  “二哥说什么客气话,我们兄弟五人同进退,再说这样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好好。”

  陆森回到观览台上,和黑柱坐在一块。

  很快,比斗再次开始。

  前三十名全是顶级高手,打起来真是的好看。

  各种闪躲腾挪,决胜出前十名的时候,比武台都烂掉大半,只得暂停,然后紧急调了十数名木匠和大量木材过来修补。

  勉强能用后,比武再一次开始。

  不得不说,白玉堂很强,大部分的对手都能在一柱香时间解决。

  但可惜的是,还有人更强,最后他撞上了欧阳春。

  欧阳春手持木制大刀,只用了三刀,三记力劈华山,就胜了白玉堂。

  强大的内气附在木刀上,欧阳春轻功也是极高,没有缺点,每一刀都能逼得白玉堂正面招架。

  前两刀虽然白玉堂挡住了,但第三刀直接把白玉堂手中的木剑劈断,然后半边比武台都崩掉。

  卸力掉落到台下的白玉堂看着破烂的木台,无所谓地笑了笑,只要不是输给展昭,他都能接受。

  然后展昭走了出来,给前五名奉上彩头。

  因为是广招江湖人士,想纳他们入自己的体系中,所以朝廷这次给出的诚意很足。

  前十名都有官做,大小的区别罢了。

  这样一来,至少能笼络五到十个门派的战力为己用。

  将彩头送出去后,展昭说道:“半年内,请诸位拿着手中的名帖,到京城礼部报备,将会由礼部侍郎为诸位授官,以后大伙就是同僚了,请互为关照。”

  众人皆是抱拳还礼。

  事情已定,等司马光从高台上离开后,江湖人和观众们也散了。

  欧阳春小心翼翼地将玉蜂浆放入怀中,向所有人抱拳行礼后,他在会场外直接骑了匹红枣色的骏马离开。

  陆森混在人群中离开,他回到小屋处,等待着展昭来找自己。

  然后第二天,展昭确实来了,同时还押着一个人。

  色目人花魁艾婕莉。

  “怎么带着她啊?”陆森有些不解。

  “没办法,她是钦犯,必须得带回开封府落案。”展昭无奈地抱拳说道:“还请陆小郎担待则个。”

  此时陆森早已把那些栅栏收回到了系统背包里,等展昭一来,就出发了。

  因为多了个艾婕莉,因此这次租的船大了些。

  等人上船后,便开始往北走。

  因为京杭大运河水总体是北往南流的,来杭州的时候,速度快些,现在回汴京城,逆水行舟,速度就慢些。

  所以来的时候要了二十三天,回京城的时候,整整花了三十六天之久。

  坐船坐到人都快傻了的感觉。

  等回到汴京城渡口,陆森伸了个懒腰,笑道:“终于到家了,累得不行,估计这次之后,没有个十年八年,是不想出去旅游了的。”

  展昭在一旁笑道:“无事不远游,平时还是待家里好。”

  这时候,艾婕莉突然说道:“宋人魔法师,你如果知道山中花园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们,否则等哈桑再派人过来,你一定会被拖到地狱里,受业火焚烧,永生永世。”

  陆森咧嘴笑了下,不以为意。

  其实这一路上,艾婕莉总和陆森搭话,但陆森根本没有理她。

  甚至多看她一眼都欠奉。

  向展昭告辞后,陆森回到了矮山。

  此时傍晚,陆森打开院子的门,林檎正在提着小桶给菜田浇水,听到声音,扭头看到陆森,立刻把桶扔了,抱住陆森的大腿,又哭又笑的。

  然后擦着眼泪,立刻去生火,要做晚饭给郎君吃。

  陆森去楼上拿了衣服,正要去后院那里泡泡澡,便看到穿着白裳的杨金花从林檎专用的浴室里走出来。

  她脸颊极红,见到陆森不敢抬头,只是轻轻行了个万福,说道:“陆小郎你终于回来了,我这就去帮林檎做些饭菜,为你接风洗尘。”

  虽然是刚从浴室出来,但杨金花包得很严实。

  其实刚才林檎又哭又笑的时候,她在浴室里就听到了,毕竟她也是武人,耳聪目灵是基本的身体素质体现。

  所以早早就在擦干身子和换好衣裳。

  但就算是这样,美女出浴时,脸肌肤嫩滑,还有那带着水意的头发,都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杨金花又漂亮了两三分。

  陆森抱拳说道:“还得多谢杨小娘子这段时间对林檎的照顾。”

  “应该的。”杨金花笑了下:“陆小郎先去洗漱,待饭菜好了,我再让林檎来唤你。”

  “好。”

  陆森抱着衣服往自己的浴室里走。

  只是等陆森泡进温泉池里时,却总觉得有些不对。

  现在想想,刚才和杨金花对话,似乎有种怪怪的感觉。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