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59 狄青:我脸上的字呢

0059 狄青:我脸上的字呢

  在北宋,从提亲到正式洞房,只要是走正规流程,需要的‘手续’挺多的。

  三书六礼这就不说了,就算是普通人家弄得简单点,怎么着也得两三个月才能完婚。

  而像杨家这种大门大户,然后折家又参与到其中的情况下,那自然是想着办隆重些,正式些,估计者半年时间。

  最重要的是,折七叔觉得,要帮陆森把这事办得风风光光的,又不能让陆森觉得累,可能还要久些。

  因为昨天折三郎把那几个宝石饰品拿回来了。

  那光尘点点的粒子特效,直接把夜明珠这种垃圾玩意比成渣了。

  然后他佩戴上了其中那枚增加少许力量的‘戒指’,立刻感觉到实力提升不少,至少得五年的苦练才行。

  顿时更是对陆森惊为天人。

  在陆森的眼中,那些饰品戒指加的属性确实不高。

  那是他对江湖,或者说武学界没有足够的认知。

  无论是谁,在练习某项技能的前期时,都是快步走的,简单的练习便能快速成长。

  但到达顶峰的时候,再想往上挪步哪怕只是一寸的距离,都需要大量的时间练习,还得有足够的悟性才能办到。

  陆森制作出来的属性饰品,附加的数值确实不多,可对于高手,以及处于瓶颈期的人来说,这玩意,就是让能人猛地再往上迈出一大步的神物。

  顶别人几年的苦修。

  而且如果两人极限都一样,实力差不多,那多出来的这点属性,就有可能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所以折长风更想帮陆森把亲事给办得妥妥当当的。

  否则他自己都感觉拿着那三枚饰品烫手,不好意思。

  也因为如此,折三郎越是大办特办此事,汴京城的人们就越是对新郎官好奇。

  然后就越是千方百计打听。

  很多人自峙身份高贵,甚至还想特地去矮山那里,见见这个将要迎娶杨家幺女,神秘不凡的得道后生。

  但绝大部分的人都被某个势力的人挡了回去。

  除了一群纨绔。

  这群人大多数是文官家调皮的小子,有几个甚至还是当朝重臣的爱子,负责在山脚下‘劝’人回去的赵家私卫,见到他们居然不敢拦。

  这帮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陆森院子外,便打量起来了。

  不过好在他们还是有家教的,没有强闯,随后有人隔着栅栏喊道:“此地居住的主人家,可否出来一见。”

  陆森正坐在木楼内的摇椅上睡觉,他刚练完气,通体舒泰,一睡就熟,结果被人吵醒了。

  他站起来,走到外面,看到群少年郎挤在一起,便拱手问道:“诸位何意?”

  “听说此地主人有大神通,特来求见。”

  然后一群人便嘻嘻哈哈闹成一团,很不礼貌的样子。

  因为他们见陆森年轻,人又长得俊秀,怎么看都不像是得道高人的样子,所以在互相打趣,说着不相信之类的话。

  只有两人表情是沉默的。

  其中一人就是包意。

  他就是被陆森的蜂蜜救回一条命的,岂会随意嘲笑恩人。

  陆森视线扫过他们,说道:“抱歉,我并不认识你们,且观你们行为浪荡,又身强力壮,若起歹心,我这边势单力薄,可招架不住。诸位请回吧。”

  在没有穿越到北宋前,陆森可是看过很多刑法惨案事件记录的,有些行为浪荡的年轻人,特别是在兴奋的状态下,很容易乱来搞事。

  其中有则‘年轻新婚夫妻消失’的案件,过程极其惨烈,更是让陆森对那些成群结队乱跑的年轻人,有种本能的警惕心。

  更何况这里还算是荒郊野岭。

  即使自己身披铁甲,也不想放这帮子游荡后生进来闹事。

  听到陆森这么说,当时有人就不乐意了:“摆着好大的谱啊,你知道我们都是谁吗?我等长辈全是朝中重臣,能结伴来拜访你,你应该感到庆幸。”

  呵!

  陆森难得和他们废话,转身就走。

  “呀,这小子狂啊。”有人卷起衣袖,喊道:“待我翻进去捉他出来给大伙揍一顿,年纪轻轻,装什么得道高人。”

  眼看这人就要上前,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包意突然喊道:“住手。”

  十几个少年郎齐齐扭头看着他。

  包意对周围同伴拱手说道:“此地主人与我有救命之恩,还请各位哥哥们看在小弟的脸面上,放过此事!”

  周围一群人皱眉。

  包意这人在他们之中,其实没有多少存在感。

  因为他不赌,不嫖,也不爱走鸟溜狗,众人见他是包拯的儿子,这才带着他一起玩,只是一直不算合群。

  此时众人正想着玩闹一番呢,结果这包意跳出来扫兴,多没意思,当下就有人很不爽。

  只是对方父亲可是包拯,那个连官家都敢指着脸,喷上一个时辰口水的猛人,不好惹的。

  当时就有人直说扫兴,挥袖而走,且一下子就走了七七八八,只还有两个人留在原地。

  包意与他互相看看,都是有些惊讶。

  随后包意正正衣冠,然后双手抱拳弯腰行礼,大声说道:“包氏子弟包意,有感此地主人家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说完,他认认真真地躬了三下腰,然后就想离开。

  此时陆森走了出来,他记得包意。

  杨金花及笄的时候,两人同坐一桌,展昭也代为介绍过,只是两人都只是点头之交罢了。

  陆森见到还剩下两人,扫了一眼,发现除了包意外,另有一人是狄咏。

  他走到栅栏边上,抱拳说道:“许久不见了,包大郎。”

  然后也同样对着狄咏笑道:“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狄大郎,两位请进。”

  说着,他给了两人临时访问权。

  进到院子中,这两人经历了和其它来访者差不多的震撼,聊了一阵子后,晕乎乎地提着篮子水果回去了。

  狄咏回到家,拿着果篮去找了父亲。

  此时狄青正和自己的部将们庆祝,因为官家真把‘枢密使’这个官位给他了。

  “爹爹,我从朋友哪里拿了些水果回来。”狄咏把果篮放在桌子上:“很新鲜的,你尝尝。”

  此时狄青已经喝得有些微醉了,他随意说道:“先放着。”

  狄青放下果篮,向周围的叔叔伯伯们行了个礼,然后才离开,他决定等明天父亲酒醒后,再说矮山陆小郎的事情。

  而狄青则和部将们狂欢到半夜,然后他将果子分了,等部将都走了后,自己随意拿个桃子几口嚼完,便在老妻的搀扶下上床睡觉。

  浑然不知,脸上的刺字正在快速消失。

  而在杨府中,三个闺蜜又坐到了一起。

  杨金花大马金刀地坐着,嘴角微微翘起,笑容甜蜜且带着点小得意。

  而赵碧莲则相当幽怨地看着她。

  旁边的庞梅儿,显得心不在焉。

  三人态度各异,沉默了好一会后,赵碧莲缓缓说道:“你考虑清楚了没有,金花。”

  “考虑什么啊?”杨金花笑眯眯地看着赵碧莲。

  “你明明知道我意思,还明知故问。”赵碧莲有些恼怒地说道。

  “等等。”庞梅儿在旁边拍着桌子,怒道:“你们两人都别说了,两女侍一夫,丢脸不。关于那位陆小郎,我有些不解的地方。”

  三个闺蜜里,庞梅儿的气势一向是最强的,这和她确实最有才华有很大关系。

  同时,她也是三人中年纪最大的,比杨金花还要早出生半年。

  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便坐了下来,认真倾听。

  “据我所知,折老七帮他提亲,然后你就答应了。”庞梅儿右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说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他不选地位更高,钱更多的赵碧莲,而选了你?按碧莲的说法,汝南郡王也想将女儿嫁他,甚至还暗示了他,结果他拒绝了汝南郡王,立刻就找人来杨家提亲了,你们不觉得疑惑?”

  赵碧莲被带歪了,一脸恍然说道:“对哦。”

  杨金花脸红红的,小声说道:“陆小郎是方外修行之人,不贪恋财物的。”

  “若真是修行之人,连美色都不贪。”庞梅儿呵了声,冷笑说道:“这其中必有原因,金花你想想。杨家虽然也还算大门大户,但在外人的眼里,可没法和汝南郡王府相比。且汝南郡王还说了,只要娶碧莲,就把樊楼送他,你知道樊楼值多少钱吗?真正的摇钱树,能吃上十几代人的那种。”

  “我都说了,陆郎他不贪……”

  庞梅儿立刻伸手阻止了她:“你听我说完。若论相貌魅力,我们三人都差不多,没道理那位陆小郎放着即漂亮,又有钱的碧莲不娶,跑来找你,这不合乎常理,可能有异,你得注意,他是居心不良。”

  杨金花此时表情有些不快了:“庞梅儿,你怎么了,我当你是好闺蜜,你却来中伤我未来夫君?”

  庞梅儿语气缓慢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原因!他放着条件更好的碧莲不娶,必有原由。这其中的秘密不弄明白,我就担心。万一他是什么邪道妖道,需要女子作药引练习邪法什么的,你怎么办!”

  “够了!”杨金花重重拍了下椅子,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说道:“庞梅儿,你再说老娘未来夫君一字不是,小心老娘抽你脸!”

  庞梅儿睁大了眼睛,三人做闺蜜都快十年了,她哪能不知道,‘老娘’这词,是杨金花真正动怒的时候,才会冒出来。

  而此时,赵碧莲也说道:“庞梅儿,这事你可能弄错了。我家确实是有钱,我容貌也不比金花长得差。但我没有身份,这是最大的缺点,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陆小郎真不是贪恋钱财美色之人。”

  刚才赵碧芝被庞梅儿带了下节奏,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庞梅儿这是在说自己意中人坏话了,能忍?

  立刻也不高兴了,开始反驳。

  庞梅儿看着两个满脸怒容的闺蜜,顿时觉得好委屈,眼中泪光点点:“你们……我只是担心你们,狼心狗肺。”

  可此时杨金花却更不高兴:“庞梅儿,你要真是我闺蜜,就该恭贺我和陆郎日后的生活美美满满,而不是在这里中伤他。”

  “我只是酌情质疑……”

  “我说够了!”杨金花重重拍了桌子。

  叭一声,桌面被她一巴掌打得开裂出数道纹路。

  场中气氛一下子就沉闷起来。

  过了会,庞梅儿缓缓站起,捂着嘴快步走了。

  房中的两人都没有追。

  好一会后,杨金花说道:“关于你想作陪嫁丫头的事情,可容我多考虑几天?现在只是提亲,要等婚庆,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嗯。”杨金花点点头,也出房间去了。

  杨金花看着桌面上的裂痕,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她不明白,为什么庞梅儿突然间这么反对她的婚事,而且还要中伤陆森。

  她看了陆森一年多了,后者什么为人,她不清楚吗?

  倒是庞梅儿,扯着不相干的事情,就来中伤陆森,她以往也不是这样的啊,今天怎么底怎么了?

  话说庞梅儿哭哭啼啼坐着轿子回家。

  在一众亲人和仆人诧异地目光中,把房门关上生闷气,不让人进来。

  等好一会后,她的门外传来温和的老年男声:“我的小梅儿,你这是受了什么委屈!告诉爷爷,待爷爷把惹你生气的人抓到监牢里。”

  “不要!”

  “你这是和自己两个闺蜜吵架了吧。”

  庞梅儿抹了下眼睛流下的泪水:“爷爷怎么知道的?”

  “你天性好强,除了两个真正看重的闺蜜,外边谁还能惹你哭成这样。老头子我很聪明的。”

  “我只是为她着想,帮她理清事情来龙去脉,那个男人娶她的目的。她为何就是不明白,还要护着那个男人。”

  窗外的老年男声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你真以为自己是担心她?老头子认为,你只是想不让她那么快嫁人,否则你会觉得自己很孤单。因为你的朋友似乎只有她们两人。”

  庞梅儿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就这么呆坐了好久,最后才在床上渐渐睡去。

  等到第二日,五更三时,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外边鸡鸣连连,把狄青惊醒。

  他起身,换上朝服,随意洗了把脸,然后就急急赶向大庆殿。

  他是武人,走得快,因此倒也没有迟到,只是进到殿中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所有的文臣武官都在看他。

  即使不在看他的人,也会被旁人拉着看他。

  这让狄青觉得相当不解。

  他进到殿中后,便站到了前排,与八贤王、庞太师等人并列。

  这下子,连庞太师和八贤王两个老奸稳重之人地,都用古怪的神色看着他。

  狄青正想问问是怎么回事,但此时穿着黄袍的赵祯,挺着一肚子肥腩,打着呵欠从后边出来,坐到了龙椅上。

  众朝臣微微弯腰行礼。

  “众爱卿,劳烦你们一大早就赶来了,昨晚批改政务时……”话说一半,赵祯突然愣住了,他又揉揉自己有些近视的双眼,然后身体微微前倾看着狄青:“狄爱卿,你脸上的刺字,为何不见了?”

  狄青:嗯?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