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60 宣诏
  狄青一脸发蒙,摸了自己的左脸,原本有字的地方光滑一片。

  原本脸上刺字处,会有轻微的凸起和粗糙感。

  他顿时有些吃惊,作为‘贼配军’出身的他,脸上的刺字是他曾经心里那根自卑的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官也越做越大,这刺字反而成了他奋进的动力。

  赵祯也曾建言他洗去刺字,可狄青拒绝了,言皆因刺字,他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军功地位。

  于是赵祯遂作罢。

  没有想到,这事隔了几年,狄青脸上的刺字居然没有了。

  狄青摸着自己光滑的脸,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的脸上的刺字,怎么就不见了呢?

  见狄青还似乎是处于不敢置信的迷茫状态,赵祯让守在一旁的公公拿来了铜镜。

  狄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久久无言。

  “狄爱卿,我昨日见你时,你脸上还有刺字,今日怎么就没有了?”赵祯身子微微前倾,好奇地问道:“即使用宫中的秘药,也要连洗十天左右,方能去掉,你这一个晚上……”

  北宋的皇帝,不称‘孤’道‘寡’,甚至也很少称‘朕’,即使是在朝堂上,也是常用和普通人一样用‘我’来自称。

  “臣也莫明其妙着。”狄青拼命地回忆昨天,自己做了些什么:“就是在家里和部将们吃了些酒,再食了些许生果子,桃子,梨子什么的就睡去了!”

  赵祯微笑道:“看来狄爱卿府中藏冰不少嘛,居然能把桃子镇到此时。”

  “臣家中没有冰窖。”

  狄青把这话一说出来,曹佾和汝南郡王两人的表情都变得很古怪。

  庞太师站在第一排边角,正侧着头,眯着条眼缝,眼瞳缓缓左右游移,将众人的表情面貌看在心里,况且他早已注意曹佾与汝南郡王两人许久了,当下抱拳说道:“官家,或许曹国舅,汝南郡王两人对此会有所见解。”

  听他这么一说,当下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曹佾和汝南郡王两人身上。

  赵祯更是疑惑了:“那奇了,国舅、汝南郡王两人与生果有何关系,这生果与狄爱卿的刺字又有何关系!”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关联的。

  但庞太师为人稳重,定不会胡言乱语。

  被众朝臣注视着,曹佾和汝南郡王两人镇定自若。

  庞太师继续说道:“甚至连包希仁,似乎都与这事有关系。”

  哦?

  这下子群臣哗然了。

  曹家虽然现在是皇亲国戚,但其本质上依然是将门,与狄青有关系正常。

  汝南郡王喜欢经商,长袖善舞,与狄青相熟也不奇怪。

  但包拯……作为文官中的重臣,他是不太搭理武将的,虽然不至于鄙视狄青,可要让他们两人相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众人惊讶的视线中,包拯拿着节板,微微低了下腰,说道:“若是狄将军是吃了桃子,脸上刺字才消失的,那微臣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吃桃子可以消除脸上刺字?

  这怎么可能!

  就连赵祯也是一脸好奇。

  庞太师接着说道:“官家,前些日子,包希仁独子重病,宫中御医亦无法救治,然却被他人药到病除,第二天便摇着扇子去逛街了。”

  所有人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包拯的身上。

  充满了探究。

  赵祯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此事我也听说了,也正想今天问问包爱卿,从何处找来的神医,居然比宫中御医更精通医术。”

  御医救不了皇子皇女。

  这是赵祯心里最大的痛,直到现在,他生下的儿女夭折过半,特别是儿子,三个没有了俩。

  只有一个三岁的赵曦现在还活着,但身体不是很好,时不时风寒,偶尔发热的。

  所以他内心中,对宫中御医是没有多少信心的。

  而现在,居然有比宫中御医更厉害的医师出现,为了自己的皇儿,他肯定要对此事上心啊。

  “只是这位医救包爱卿独子的大夫,与狄青又有何关系?”

  “救了包希仁爱子的,是个道人。修行有成的道人。”庞太师笑眯眯地说道:“他有些奇物,能让人吃了,重伤不药而愈。狄将军的刺字,多半是吃了那位道人家中种的果子。”

  说到这里,狄青突然说道:“微臣记起来了,那桃子极为美味,且还带有叶子,新鲜无比,绝不是冰窖藏品。”

  “那就是了。”

  众朝臣议论纷纷。

  赵祯细思了会,突然说道:“我也记起来了,内宫有人与我说,最近我们京城出了个小神仙,还要迎娶杨家小娘子,是不是那位?”

  庞大师躬身,笑道:“应该就是了。”

  “我还当只是市井传闻。”赵祯眼中颇有意动。

  这下子,朝臣们议论得更厉害了。

  包拯此时看着赵祯的神色,眉头一皱,突然出声说道:“官家,切莫将心思放在僧道之上,身为天子,当敬鬼神而远之。”

  这话说得极是大声,竟将整个朝堂的所有声音都压了下去。

  赵祯看着包拯那一脸严肃之色,下意识咽了下口水,当年被包拯喷了一个小时的恐惧重新涌上心头。

  他讪笑道:“我只是问问,就问问。”

  “呵呵,话不是这么说的。”庞太师在突然出声说道:“若是妖僧,那自当乱棍打出京城。可那修行有成的小道人,是有真本事的。特别是一手医人性命的本事,当真是天下无双,包希仁,你说是与不是?”

  赵祯看着包拯,脸上充满期待之色。

  庞太师笑得很开心。

  包拯在他看来,确实难缠,清正公明。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话他问出来了,包拯就得答。

  果然,包拯微微叹气道:“确实,陆小郎一身道术端是神异,最让人惊讶的,莫过于他栽种的东西,皆有活人性命的神效。”

  话说完后,包拯很是怅然。

  若是假术妖道,包拯不怕,假的就是假的,即使装得再好,即使再受官家宠信,总有露出马脚的时候。

  可问题是陆森是真有神通,这就麻烦了。

  先皇宠信道人,天下苍生皆问鬼神,大兴土本,建庙起寺,硬是把先皇前半生的功绩累积,硬生生地败光了,就只用几年的时间。

  现在这陆小郎一出,偏偏官家年纪也大了,身体不好,估计也会走上先皇的老路。

  唉!

  这朝堂中,只有十几人与包拯有同样的担忧。

  其它人都极是兴奋地看着包拯,希望他讲更多关于那个小道的事情。

  毕竟市井上都已经在传了,只是传闻哪有包拯说的话来得可信。

  赵祯觉得心痒痒的,又继续问道:“包爱卿,你与那小道人,可算熟识?”

  “算,他有救吾儿之恩。”包拯的脊梁再次弯下一点点。

  “那可再说说那小道人的神异之处。”

  包拯猛地抬头,肃穆说道:“官家,微臣再次建言,敬鬼神而远之。”

  “包希仁,你这话就不妥了。”庞太师在一旁,捊着白须笑眯眯地说道:“你家爱子重病,你便与那小道人交好,求得神药。官家也是有子裔的,且身体不太好,宫中的孩童病了,没有寻医救治之权?”

  这话算是阳谋,且杀人诛心。

  包拯身体抖了下,脸色暗了下来,退回人群中。

  他对自己和道德水平要求很高,既然自己都去求了药,为什么官家不能求?

  小皇子身体确实病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赵祯感激地看了眼庞太师,随后说道:“包爱卿也是为了劝诫我,不必介怀。包爱卿,你能再说说那个小道人的神异之处吗?”

  包拯微微摇头:“子不语!”

  就三个字,众人就明白了包拯的意思。

  赵祯心里痒痒的,他越发感觉到好奇。

  此时庞太师又说道:“要说最熟悉陆小道人的,莫过于国舅和汝南郡王了,官家真想听,可找他们两人问问。”

  对于这两人,赵祯就没有任何畏惧感了,毕竟都是自家人。

  他笑道:“要不国舅来说吧。”

  曹佾只得出列,他本想让汝南郡王先上的,结果官家却点了自己的名。

  稍稍斟酌语言,曹佾便把陆森的‘神通’之处,娓娓道来。

  从外人不得进的栅栏院子,到能治病的果子,再到解百毒,医万病的玉峰浆,自己奏乐的机关,再有那仿佛仙境一般的林中花园,说得真是精神之极,栩栩如生,朝堂众人听得仿佛身临其境。

  当然,他瞒下了木甲的事情。

  说罢,曹佾赞叹地说道:“陆小郎展现出来的神异,暂时就是这些了,具体还有没有其它,微臣便不清楚。”

  “够了够了,足以证明他是有大神通之人了。”赵祯听得满脸神往,恨不得现在就去那座矮山上,与陆小郎谈仙论道。

  狄青摸了下自己的脸,说道:“也就是说,那个桃子是能用来救人的,然后被我吃了,把我脸上的刺字给消掉了?”

  听到狄青出声,赵祯双眼一亮,问道:“狄爱卿,你家中爱子不是提了篮果子回来?可还有剩余?”

  狄青愣了下,随后露出肉痛之色:“昨晚微臣与部将吃酒,不知那些仙果珍贵,全分了……”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赵祯听得心里极是懊恼。

  朝臣们也是一阵哀叹。

  此时赵祯想了想,问道:“要不,我们可招那位小道人来宫中听封,可好?”

  这话一出,朝堂立刻就吵闹起来了。

  像是菜市场一般。

  随后到了下午,随着朝臣们下朝回家,关于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像是海啸一般,转眼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之前只是市井传闻,绝大多数人,都是将信将疑的。

  但现在有包拯为陆森背书,可信度直接提升到了‘事实’的程度。

  陆森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继续在院子中练字,练气。

  同时他还把自己的练气心得,教给了黑柱和小林檎。

  现在太乙混元功的数字已经提升到了‘299’,他已经产生了轻微的气感,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因为提亲的关系,杨金花就再没有来过矮山,倒是曹家兄弟还来了两趟,拿着些果子美滋滋地回家。

  然后又过了几天,突然有队人马出现在院子外,领头的是个穿着绿袍,头戴官帽,面白无须,动作有些阴柔的中年人。

  他双手捧着黄色的纸卷,对着院子里喊道:“官家听闻山中有道人,神术通天,特差小人来宣诏,请高人出来一见。”

  说罢,这中年人双手抱拳,弯下腰脊。

  陆森从木楼中走出来,看着眼前这队人马有些发愣。

  随后他认出了领头的人是公公,便走过去,问道:“你们是宫中的人?”

  听到有人说话,这公公立刻抬起头来,谄笑道:“奴婢柳船字,乃宫中监事,奉官家之令,来给道爷你宣诏。”

  “拒诏。”陆森微笑着说道,表情很是云淡风轻。

  在北宋,拒诏是很常见的事情。

  甚至很多人以拒诏为乐,要官家连宣十几次,才拧拧巴巴地接诏。

  这位公公早有心理准备,他这些年专门跑步宣诏的,被拒绝不知道多少次了。

  市井传闻中,这位小道爷可是神术通天的,拒诏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小人就先回去给官家禀报了。”柳船字笑眯眯地说道。

  “请稍等。”

  陆森回到里面,隔了会又出来,把两篮子水果递了出去,然后说道:“你们大老远跑来,也渴了吧,这些果子就分了,解解渴。”

  “这,这,这!”

  柳船字很想说使不得,但他也是听说了,这些水果是仙果,吃了能治百病的。

  当下接了过来,然后猛地躬身,千谢万谢。

  陆森摆摆手,又回方楼里去休息了。

  柳公公带着人,到了矮山下,将一篮果子分了,跟着来的十几个人,都分得些果肉。

  他们一口吞下肚子,然后便惊叫连连。

  有的人,甚至指着自己的胳膊,说:“旧痕不见了,旧痕不见了。”

  可能他们吃的果肉少,那些旧伤疤只有一两道消失。

  但所有人看在眼里,都是一幅见到神迹的表情。

  当场就有人向院子的方向跪拜。

  柳公公立刻将另一果篮用布巾包好,藏得严严实实,然后迅速带着人回家。

  不到半个时辰,这果篮就出现在了官家赵祯的案头上。

  “这就是解了狄爱卿刺字的果子?”赵祯双眼放光问道。

  “是的。”柳公公极是兴奋:“奴婢亲眼看到吃了果子的人,旧伤极速愈合。”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