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62 新的能力加成

0062 新的能力加成

  听到赵碧莲的称呼,陆森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想太多,以为对方只是口误。

  随后他继续对着杨金花说道:“在我这里,没有太多的规矩,现在离夜晚也还早,如果你闲着无聊,就自己揭开盖头,在楼里走动走动。”

  杨金华轻轻点头,嗯了声。

  陆森笑笑,下楼去招待客人了。

  等陆森一走,赵碧莲舒了口气,坐到杨金花的身边,拍着高峨的山峦说道:“咱们夫君果然是良配,这才刚进门呢,他就心疼起我们了,怕我们在这里待着烦闷。”

  杨金花没有接话,她轻轻揭开盖头一角,看看新房,似乎与之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是多添了个梳妆台,还有个大衣柜。

  想来是为自己配置的。

  杨金花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陆森这边下了楼,看到院子里已经堆积了大量的红漆箱子。

  这些都是嫁妆。

  从宝石银财到药材,再到书画,门类非常杂。

  陆森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堆红箱子收进了木楼客厅的储物箱里,吓傻了那百来名送亲队员。

  折三郎此时早已见怪不怪,发了大量的红包,将送亲队众人请到城中的折家吃流水席。

  不过杨家的齐叔与众家兵都留了下来,准备吃喜宴。

  陆森早已用木方块,合成了方桌和方凳,摆到凉亭中去。

  凉亭在十多天前,被他改造过了,占地面积大了许多,坐上十几桌人还是没有问题的,也不会显得拥挤。

  齐叔等人,小心翼翼地坐到角落里,占了一桌。

  陆森让他们坐中间些,这些憨厚的大头兵连称不用不用。

  无奈之下,陆森便让黑柱和林檎上菜给他们吃着先。

  厨师是折家那里借来的,虽然手艺比宫中御厨差了不少,但实在是架不住陆森这里的生蔬味道好。

  像小葱这种用来调味的东西,只要随便往其它菜品里匀些,整道菜的味道立刻就变得极其美味了。

  另外厨师此时还是处于迷茫的状态,他本能地做着菜,脑袋晕乎乎的。

  因为现在已经入冬,虽然暂时还没有下雪,但温度已经很低了。

  况且汴京城这城市极为湿润,天气热的时候,就是蒸炉,天气冷的时候,感觉就是冰窖子。穿着厚实的衣物,都能感觉到寒意往骨子里渗。

  但在陆森这里,却极为暖和,而且他也看到了被树林环绕着的草地花园,真真切切地见识到了,市井传闻中的‘人间仙境’。

  一种震惊的情绪依然在他的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看到的花海,根本没办法专心做菜。

  陆森则在院子里,和折三郎一起迎接宾客。

  最先上来的常家父子。

  他们两人乐呵呵地给陆森道喜,等进到院子后,便感觉有些不对,再被引到花园里面时,表情变得就更加惊讶了。

  没办法,虽然两家是邻居,但常家父子还是第一次在天寒地冻的时候,进入陆森的家中。

  也是第一次见到草地花海。

  有此震惊的模样不足为奇。

  原本齐叔等人是相当拘谨的,现在见到新来的两人,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便立刻放松了许多。

  接下来熟人一个个庆贺前来。

  曹家父子及数名女眷、包家三口、展昭及众捕快、汝南郡王家十数人等等。

  接待汝南郡王时,折三郎的表情变得很奇怪,老是盯着其中一个笑眯眯的胖子。

  陆森并没有注意到折三郎这小小的神情变化,他光顾着和人打招呼了。

  随后来的人,就是不认识的了。

  虽然年老,却依旧风度翩翩的八贤王、见人就先眯着眼睛笑的庞太师、欧阳修、司马相公、晏殊等几位重臣。

  这些人陆森都不认识,但折老七经过前者同意后,也给他们发了喜帖。

  发不发那是我的事,来不来是你的事。

  但……他们全来了。

  最后来的是狄青。

  这个脸上已无刺字的中年大帅哥,用一种沧桑的语气对陆森说道:“本将军都不知道是该骂你,还是该谢你!”

  陆森听得莫明其妙。

  看着陆森的表情,狄青猛然一笑,说道:“也罢,此乃天意。不管怎么样,多谢陆小郎了。”

  这段时间以来,狄青发现自己的日子居然好过了些许。

  以前文官见着他,普遍是一脸嫌弃的模样,但现在再见他,却是不喜不厌。

  他思来想去,便明白了,是自己脸上没有了刺字的缘故。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狄青脸上那刺字,是他自己心里的执念,同时也是整个文官集团的心刺。

  一个脸上有刺青的贼配军,居然做到了高位,最后甚至做到了枢密使!

  天天和他们在朝堂上朝夕相对。

  这不是在打文官的脸是什么?

  每次见到他脸上的刺字,文官们便心情不愉快。

  从游戏的角度解释,脸上刺字的狄青,每次文官们见到他,好感度都会‘-1’,时间久了,不想弄死他才怪了。

  特别是仁宗建议狄青洗掉刺字,而后者居然拒绝了。

  文官们更是不爽。

  赵祯主动劝说狄青洗刺青,何尝没有文官在暗中推波助澜,这本身就是文官集团一次变相的妥协。

  真以为这时期的文官们,看不到武将的作用?

  否则折家,种家两大将门,就不会被长时间放在边疆御敌。

  况且狄青能起势,也是因为范仲淹的大力提拔。

  范仲淹可是实打实的文官。

  现在狄青脸上刺字没有了,文官们便能用平常点的心态面对他。

  虽然还是有些歧视,却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激烈,流于表面了。

  这是最后一家子客人,陆森便主动带着他们往花海的方向走。

  结果刚到树林口子那里,就听到里面有乐曲声,再走进去一看,便看到众人在拍手喝彩,花海中有数位美人随着乐声翩翩起舞。

  场面非常热闹。

  陆森有些惊讶,这不是我的婚礼吗?

  你们怎么自己就嗨上了。

  时间倒退回两柱香之前。

  贵客们坐在凉亭里,吃着菜,喝着蜂蜜水,惊叹连连。

  特别是赵祯,他冒充汝南郡王家人,混入宴席里,虽然早被众大臣们发现,但没有人前来打扰他的兴致。

  即使是以严明著称的包拯,也只是皱了下眉头,没有再来管他。

  连喝两大杯蜂蜜水,赵祯摸摸肥肥的肚腩,说道:“这蜂蜜甜汁,可比宫中的美酒都好得多了。”

  “还有这绿菜,怎么种出来的,味道太鲜美了。”

  周围男女老少,皆是一阵阵点头。

  随后赵祯再看着周围千紫万红,蝶儿纷飞的花海,用种羡慕地语气说道:“外界初入寒冬,人世间风雪欲来,草木凋零,此处却是生机勃勃,鸟语花香,当真是人间仙境,若我有此处胜地,龙椅不坐也罢。”

  旁边的汝南郡王说道:“观着确实是有点像是仙家蟠桃会的景像。”

  赵祯从果碟中拿起颗桃子,回忆了那些关于蟠桃会的画作,随后便说道:“可惜少了仙乐。”

  此时黑柱正好将新的一大瓶蜂蜜水端来,闻言说道:“贵客请稍等。”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黑柱把点唱机抱了过来,摇了一会后,便随机点播了里面的曲库。

  随着点唱机中流出悠扬缓和的音乐,赵祯猛地一拍桌子,惊喜地叫道:“这就是传闻中,能自己发声的仙家机关?”

  场中所有宾客的目光都看过来。

  或惊讶,或是好奇的盯着那个黑色的点唱机。

  听了会音乐,赵祯点头说道:“极少见的七音曲,有两种未听过的乐器声。曲子倒是动听,就是总觉得差了些东西……哦,我知道了,少了美人起舞。有乐岂能无舞!”

  听到这里,汝南郡王对自己带来的两个妾示意了眼色,这两美人便站了起来,主动入到花海里,配合着音乐声,扭动自己的身子。

  这也是小妾的作用之一,社交场会,必要时会充当伎者。

  小妾地位很低的,贵人间互赠小妾是常有的事情。

  随后,其它宾客带来的小妾,也开始下场,一下子花海里就多了七个漂亮女子,跳着自己拿手的舞姿,争相斗艳。

  有吃的,有喝的,有音乐,还有美人艳舞。

  气氛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这也是陆森进来时看到的场景。

  随着新郎官到场,这里的气氛更加热闹起来。

  陆森端着蜂蜜水,随着折三郎的介绍,认识了八贤王、庞太师等人。

  按理说,灌醉新郎官洞房花烛夜前的必备节目流程,但陆森这里只提供了蜂蜜水,没有酒。

  况且,他们也不想此时喝酒。

  有极其珍贵、味道极好、能调理身体的蜂蜜水不喝,去喝什么时候都能喝到的黄酒,傻了吗?

  就这样,宴席从中午的时候,就一直‘嗨’到了傍晚。

  看着夜色渐黑,而官家依然还沉醉于乐舞与吃吃喝喝,包拯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来,说道:“诸位同僚好友,现在天色已晚,明日我等还需早朝,况且新郎官估计也急着要洞房了,何必还要在此大煞风景?”

  “希仁说得有理,走吧。”八贤王站了起来,同时还看了眼赵祉。

  此时所有人视线都落在了赵祯身上,他无奈地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大伙儿都走吧。”

  于是一群人依依不舍地站了起来,依次向陆森告辞。

  包拯是最后才走的,他在门口对陆森说道:“今日过后,陆小郎便天下扬名了。你身负大神通,搅天覆海只是等闲事,老夫恳请陆小郎以后行事,多思量泯泯苍生,这天下虽大,却经不起多少折腾。”

  说罢,他转身离开。

  陆森听得颇是无奈,自己就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棍,哪有把天下祸害一遍的本事。

  等外人都走了后,黑柱和林檎开始收拾残余,陆森则回到了木楼里。

  他上到二楼新房,推门进去,便看到杨金花坐在床沿边上,而赵碧莲也依旧在旁边坐着。

  “你们吃了没有?”

  “吃了,刚才林檎给我们拿来了饭菜。”

  低低的声音从红盖头下传出来。

  陆森看着桌面年点着的红烛,再看看赵碧莲,说道:“赵小娘子,你应该去别的房间歇息了。”

  直到现在,陆森都还以为赵碧莲依然留在这里,是他不知道的某种规矩。

  结果赵碧莲却是双手绞在一起,下巴垂到山峦之上轻轻压着,脸红红地说道:“咦,不是说要让我推……那个……推的吗?”

  陆森:嗯?

  等等!这话听起来,怎么有股虎狼之词的味道!

  此时杨金花怒了,她用力踩了赵碧莲一脚,叱道:“快给我滚到旁边的房间里去,你这个花痴,否则我就把你还回给赵家。”

  “哦。”

  赵碧莲站起来,幽怨地看了眼赵碧莲,又看了眼陆森,然后委委屈屈地走了。

  等房门关上,杨金花便又不说话了。

  陆森走过去,把盖头揭下来。

  穿着牡丹嫁衣,抹了淡汝的杨金花,显得特别美艳动人。

  她扭头看了眼陆森,又害羞地低下头。

  一双小白手,紧张地无处安放。

  陆森坐到她身边,握住她右手,笑说道:“现在就喝交杯酒了吗?我这没有酒,用蜂蜜水代替可好?”

  杨金花乖巧点头:“都听官人的。”

  等两人喝过交杯‘酒’,杨金花双颊越发红艳,‘酒’不醉人,人自醉。

  说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陆森吹熄了红烛,回到床边上,说道:“娘子,该歇息了。”

  杨金花没有说话,她顺着陆森的力道缓缓躺下,双手捂眼,心脏嗵嗵乱跳个不停。

  身上已没有任何力气,仿佛自己十年的武艺都是白练的,此刻劲一点也使不出来,任由官人肆意胡来。

  楼外玉盘悬天,银纱裹江山,万里湖泊浪涌,一波接一波,正是鸳鸯交项时。

  第二天清晨,陆森先醒过来。

  看了看蜷缩在自己怀中的杨金花,陆森温柔地帮她盖好被子。

  随后打开金手指的人物界面,正要将杨金花放入到配偶栏里,却突然发现,杨金花的‘人物卡’有了改变。

  矮山杨氏(将门虎女、姐妹同心):你制作的冷兵器消耗降低30%,制作出来的冷兵器所有属性提升20%、被杨氏认同的妾室,其属性加成也会被纳入到她的属性加成中来。

  额外加成:庭院系统最大面积提升两亩,且在庭院某处空地,随机刷出一座小型金矿,每月自动提供三两黄金(来自矮山赵氏)。

  陆森一下子就蒙了。

  等等,赵碧莲是妾室?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