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63 接诏
  可能是陆森惊诧时动静有点大,杨金花醒了,她转了下身体,用被子掩住自己的口鼻,只露出一双明亮的双眼,带着点羞涩看着陆森。

  “醒了?那就去洗漱一下,再去吃个早餐。”陆森摸了摸她的脸。

  就这么结婚了……老实说,陆森自己也没有太大的实感。

  同时他也清楚,从此之后,自己得对一个女孩子负责了。

  或许……是两个。

  只是他觉得暂时不问这话题比较好,自己昨晚才和人同床共枕,衣服都没有穿上呢,就去问另一个女孩的事情。

  怎么想都有点渣。

  两人起身穿衣,洗漱一番后,下了楼,便看到其它人早已经在下面等着了。

  桌上摆着还温热的小米粥,见到两人下来,黑柱主动拱手笑道:“郎君、大娘子晨安。”

  林檎也在一旁行了个万福礼。

  至于赵碧莲,她早已经坐到桌子边上了,见陆森和杨金花下来,立刻跳起来,走到两人前边,行了个万福礼,笑道:“官人、金花你们起得可真晚。”

  杨金花有些害羞。

  昨晚在她看来,确实是有些荒唐,比她看的那本‘小艳书’似乎还要荒唐些。

  陆森的表情有些奇怪,从系统中得知了赵碧莲算是自己的小妾,便觉得有些离谱。

  这赵碧莲怎么说也是个郡主啊,她在想什么?居然宁愿作妾,而且汝南郡王也在想什么!小女孩不懂事,他不懂吗?

  看着陆森奇怪的表情,赵碧莲有些害羞,扭扭捏捏的。

  她现在脸上还挂着黑眼圈呢,昨晚听了一晚上的墙角,能睡得好才怪了。

  杨金花见丈夫如此,便拉着他手坐到桌子前,把赵碧莲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陆森这才明白,原来赵碧莲是没有身份的,这次是以陪嫁丫环的身份嫁过来。

  他没有身份等级方面的歧视问题,听完后,脸上没有什么负面的表情。

  两女见陆森没有太大反应,都松了口气。

  杨金花是怕自作主张,官人会不高兴。

  赵碧莲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惹陆森不喜欢。

  等吃完早餐,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便在院子里闲逛起来。

  以前都是用客人的身份进来的,难免有些顾忌,现在不同了,两人都是主人了,当然可以慢慢看,慢慢走,慢慢欣赏。

  陆森则察看起了系统,他将‘杨金花’的人物卡拖进了系统配偶栏里。

  ‘配偶确定后,具唯一性且无法更改。同时配偶会获得家园系统的访问管理权,是否确认?’

  确认。

  杨金花本身就是陆森既定的目标,最重要的是,对方喜欢自己,这就很好了。

  将杨金花设定为配偶后,她的属性加成便起效了。

  陆森拿出系统背包里的材料,合成了一把短弓。

  与原来相比,确实更省材料,并且属性也高了,他正想走到木楼后方试射一下,却看到杨金花慌慌张张小跑过来,脸上有些害怕。

  “官人官人,我眼睛里看到些奇怪的东西。”

  陆森:“嗯?什么奇怪的东西?”

  “有个淡金色的框框,上面写着好多人的名字,写着什么临时访问权限,还有永久访问权限,而且有我的名字,后边写着‘配偶’两字,是不是官人的术法?”

  哦,看来杨金花确实有了家园系统的访问管理权。

  此时赵碧莲也走了过来,奇怪地问道:“金花,你怎么突然间就急慌慌地跑了?”

  陆森招招手,说道:“到楼上说。”

  等两人都走到三楼房间内,陆森便把‘访问权限’这能力解释了一遍,其它的倒是没多说。

  杨金花很聪明,她听完后,便懂得了如何用‘意识’更改他人的访问权限了。

  只有陆森的她改不了,毕竟陆森的‘等级’是最高的。

  “这术法我也能用吗,官人?”赵碧莲期待地问道。

  陆森摇头:“不行,正妻特权。”

  听到这话,赵碧莲有些失落。

  但杨金花的眼睛就明显亮晶晶了起来。

  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感,本身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而现在,陆森将整个家的‘管理权’都交到了自己的手上,也就是说,整个家除了陆森,就是她最大了,顿时就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如果不是赵碧莲在旁边,她估计感动到会跳到陆森怀里腻歪好一阵子。

  “接下来几天,我们得给把林子往外移移,然后多加两亩地。”陆森想了想,说道:“一亩作草地,多加些花儿和多一两棵果树。另一亩给你们两人分,你们想做什么?练武场,还是游乐场。”

  杨金花水汪汪的桃花眼微睁:“我还能练武吗?”

  “为什么不能?岳母嫁到杨家,不一样成了巾帼女杰。”

  “但杨家是将门。”

  此时杨金花已经将自己和杨家分割开了,虽然依然会对杨家有很深厚的感觉,但从现在开始,她是陆家的人,有了这个自觉。

  “我这也不是什么书香世家啊。”陆森笑道:“倒不如说,我更希望你能把武艺继续精进下去。”

  杨金花盯了会陆森,见他说的应该是真心话,便开心地点头,应了声是。

  她个人其实是很喜欢练武的,但如果陆森不喜欢妻子舞刀弄枪的,她也会把这爱好渐渐忘掉,从此相夫教子。

  赵碧莲在一旁见两人情意浓浓,吃味地不行,顿时坐到陆森旁边,撒娇说道:“官人,多出一亩地给我做个玩乐的地儿呗。”

  “就知道玩乐。”杨金花接着赵碧莲的手臂往外走:“继续和我一起在院子里逛逛,这地方是我们两人一辈子要住着的地儿,不弄明白怎么行。”

  “哦。”赵碧莲不情不愿地跟着走了。

  之后两天,陆森带着家人都在忙活,先把林子内圈的成木伐掉,空出来一亩地转成了‘草地’,另一亩做了练武场,木制的十八般武器成套放在场地里,任杨金花使用。

  再把栅栏再往外移了两亩,在这两亩上地重新种上了白桉树。

  另外,在木楼的后方靠山背处,出现了小型的坑洞,洞口很小很浅,陆森便知道,这便是随机‘刷’出来的金矿。

  只是还没有够一个月的时间,暂时没有黄金出现。

  等成新后第三天,陆森带着杨金花‘回门’,先去杨家拜见了岳母和老太君,再去折家做客。

  最后才去了汝南郡王府。

  书房中,汝南郡王和陆森对面而坐,两人面前都有一杯清茶。

  好一会,陆森说道:“王爷,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要作践碧莲,让她作陪嫁丫环?”

  “想不明白?”汝南郡王有些失望地摇摇头:“如果不让她作陪嫁丫环,难道让她作妾?”

  陆森皱眉。

  “当陪嫁丫环,她至少是陆夫人的人,如果是妾室,那才是真正的地位低下,连人都不能算。”汝南郡王饮了口清茶,继续说道:“就在前个月,家中老妻,已经在帮碧莲寻夫家了,你知道她找的都是什么人家吗?”

  陆森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摇头。。

  汝南郡王说道:“皆是文官。”

  “这不是好事吗?”

  “好吗?”汝南郡王呵呵了声:“但凡做了官的,就极少还没成亲的。且年纪偏大不说,家中也是妾室众多。碧莲真要嫁给他们,只能是作妾,未来的日子可不敢担保。与其那样,还不如让她当作陪嫁丫头,陆夫人的品性我也清楚,善良体贴,又与碧莲是一块长大的手帕交,她跟着过去,断然不会被主母欺负,且陆小郎你又是她中意的郎君,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陆森哑然,没有反驳的想法。

  汝南郡王微笑道:“虽然碧莲是陪嫁丫环,身份地位不行,但我还是希望贤婿你能把我当成岳父看待。”

  陆森沉默了数息,然后双手抱拳,微笑道:“见过泰山。”

  “哈哈哈哈,好好好!”汝南郡王喜不自禁。

  他自认向来看人极准,否则也不能把生意做得那么大。

  陆森在他看来,确实是不算长袖善舞之人,甚至还有些沉闷,但越是这种人,一旦答应下什么事情,就会认定了不改。

  之后,翁婿俩说了些亲近的话,在陆森要告辞的时候,汝南郡王说道:“贤婿,你已拒官家八次宣诏了,虽然再拒下去也行,但如果你想更往前进走一步,那么去宫中一趟,是不会有错的。”

  说这话的时候,汝南郡王的表情显得特别认真严肃。

  陆森问道:“但如果我不想再进走一步呢?”

  “那过上十几二十年,你就只能遁走山林。”

  “何解?”陆森坐直了身体。

  “贤婿有大神通,救人易命只是翻手之间。”汝南郡王语气幽幽:“然世间凡人,总是怕死的,无论是我、朝中大臣、还是官家。你越是拒诏,你的名气也就越大,最后也就越是清高孤远,不似凡人。”

  陆森听得渐渐皱眉。

  汝南郡王继续说道:“老夫我与曹家已在山下设有暗哨,帮贤婿已挡下极多的求医者,但这终究不是办事。我们两人能帮你挡一时,挡不了一世,若最后你还是不愿入宫,获得权势,那么势必会被世人逼得遁走山林。”

  陆森听明白了。

  如果自己只是有名声,那么外人只会敬自己……他们会来救药,会来讨仙缘。

  但世人极多,光汴京城就两百万人口,家里几棵果树,一箱玉蜂,如何满足得了众生。

  人们敬久了,却得不到实惠,那么最后敬意就会变质,变成厌恶,嫉妒和憎恨。

  所以汝南郡王才说,要有权势。

  有了权势,才能让外人有畏惧。

  如果‘敬’与‘畏’兼得,方才是立身之本。

  不得不说,汝南郡王的话是对的。

  古人或许在见识上不如陆森,但在人情世故这方面,甩了他不知道多少条街。

  “多谢泰山解惑。”陆森站起来,双手抱拳弯腰行了个礼,这是真心诚意地行礼:“此事小婿会好好考虑的。”

  “你听得进去就好。”汝南郡王颇是欢喜。

  女儿嫁给这种能听得进他人建议的青年才俊,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陆森带着杨金花和碧莲回矮山,他坐在院子里思考了很久。

  又过了三天,宫里传诏的柳船志公公又来了。

  “陆道爷,官家又宣诏了。”柳公公笑着问道:“你接还是不接啊。”

  其实柳公公这次依旧不抱什么期望。

  陆森站在他面前,笑道:“接了,明天我进宫面见官家。”

  “得了,那我先回……”柳公公正准备转身,听到这话话了下,突然尖叫起来:“什么,陆道爷你接诏了?”

  “嗯。”陆森把黄色的布卷拿到手里,拱拱手说道:“这段时间以来,麻烦柳公公多次走来走去,可愿到我院中喝杯水再走?”

  “不用不用。”柳公公兴奋地直搓手:“奴婢这就回去给官家回复,功夫不负有心人,官家终于打动陆道爷了。”

  随后柳船志笑呵呵地带着人回去了。

  柳船志回到宫中的时候,早朝还没有散,这消息当场就让所有人轰然讨论了好久。

  很快,到了下午的时候,陆森接诏的事便在朝臣们的推波助澜下,传遍了整个汴京城。

  很多人一夜无眠。

  等到第二凌晨四点多的时候,陆森打着呵欠出现在宫门外。

  此时宫门未开,但已经大量的朝臣在门口等着。

  其中也有陆森认识的包拯,八贤王等人。

  这些人都穿着官服,唯独陆森一身白衣,在人群中极是显眼。

  因为昨日陆森接诏,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

  曹佾看到陆森,眼睛大亮,正要说话的时候,汝南郡王直接招手喊道,笑道:“贤婿,过来,待会你随我站一起。”

  这话一出,旁边众人皆惊。

  赵碧莲成了陪嫁丫环这事,也就杨家和赵家知道。

  连曹佾都被瞒在鼓里。

  当下曹佾怒道:“好个赵允让,居然神不知鬼不觉行了瞒天过海之汁。”

  汝南郡王摸着胡子哈哈大笑。

  而陆森走到汝南郡王身边,笑着行礼说道:“泰山晨安。”

  这一喊一答,就已经坐实了两人之间的身份。

  当很多人就觉得奇怪,汝南郡王什么时候,居然把女儿嫁给这陆小道人了?

  没有听到消息啊。

  前段时间,不是杨家嫁女吗?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