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64 吓唬官家

0064 吓唬官家

  站在汝南郡王的旁边,陆森被万众瞩目。

  但他表现得很淡定。

  他大学的时候,和室友打赌输了,然后便被他们拉去一起报名参加节目,在中秋晚会上跳尬舞,当时整个现场笑成一片。

  从那时候起,陆森就已经不害怕被万众瞩目了。

  老实说,参加一两次这样的集体活动,还是挺锻炼人的脸皮的。

  和汝南郡王聊了一会,宫门打开,文武百臣们鱼贯而入,并且在走到大庆殿的途中,自个就调整好了位置。

  陆森一直待汝南郡王的旁边,这次老丈人全程护航,倒也没有那种初到大集体中,手足无措的感觉。

  进到大庆殿后,又等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等到了赵祯上朝。

  这胖子虽然脸色有些疲倦,但神情很兴奋,他坐在龙椅上,看到站在汝南郡王身边的陆森,笑了下。

  而陆森看到赵祯,也是微微吃惊。

  他成亲的时候,也在客人中见过这胖子。

  原来那时候便微服私访了,怪不得。

  “再谢众爱卿天黑起早操劳国事。”赵祯坐在龙椅上,双手行礼笑道:“有事请启奏。”

  不管赵祯治国水平如何,至少他这优待体恤百官的态度,就让很多人感觉很舒服。

  众人都没有出列。

  因为他们清楚,这次的主角不是他们,而是另有其人。

  等了会,见没有人启奏朝事,赵祯看向陆森,笑道:“陆真人,可把你请进宫里来了。”

  文武百官很有默契地往左右分成两块,将中间的空地让出来,然后他们转身,看着陆森。

  而陆森走到中间,对着龙椅上面的赵祯抱拳行礼,脸色平静地说道:“见过官家。真人这称呼不敢当,我只是略懂术法的后进晚生罢了。”

  “数日前,我托汝南郡王悄悄带我吃了陆真人与杨家幺女的婚宴。”赵祯满是憧憬地说道:“现时已入冬,天下寒意,唯有矮山有仙境,其温暖如春,百花盛开,更有彩蝶随仙乐起舞,当真是地上仙宫。”

  其实此时几乎整个汴京城的人,都知道陆森有大神通了。

  毕竟之前有包拯给他背书。

  而现在,赵祯又再次为陆森背书,更是将这可信度提高到了几乎无人怀疑的程度。

  当下很多人眼光灼热地看着陆森,想着怎么和这人打好关系。

  只有少数类似包拯这样的人,有些隐隐担心,陆森会把整个大宋又再次带入众生皆寻仙问道的狂热气氛中去。

  “那是洞府之法。”陆森将自己这几天早已想好的说辞说出。

  其实赵祯就是想知道这样的内容,在他看来,陆森一切的不合常理,都是仙术的外在表现。

  “何谓洞府之法?”他兴奋地问道:“我看很多志怪传闻,皆言仙人居于山中洞府。”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陆森身上,赵祯问的,也是他们想知道的。

  “引山体灵气结阵谓‘洞’,以自成一方小世界为‘府’。”陆森缓缓说道:“所谓洞府之法,便是术法有成后,自结修炼避世之地。无洞府不修仙。”

  无洞府不修仙?

  文武百官听到这话,皆是神态各异。

  大部分的人是相信的,只有少部分人脸色存疑。

  “一派胡言!”

  就在陆森话说完后,从大殿右侧边的暗处,走出来一名穿着蓝色道袍的中年道士。

  面如白玉,黑须及襟。

  手中拿着把抚尘,行路时双腿抬得比一般人高些,身体微微后仰,看着颇有种奇特的方外之人气息。

  他走到赵祯下方些,用手中抚尘指着陆森,怒道:“不食气,不吃丹,何来的仙气傍身。这洞府乃是神仙居所,先有神仙,才有洞府。而这陆姓妖人,居然先洞府,后修仙,颠倒事理,不堪所谓。”

  众人看着这道人,都是微微头。

  八贤王等人,更是面露讥笑之色。

  就连赵祯,也是满脸的不耐。

  这些人都亲眼见过,甚至在陆森的院子里待了几个小时。

  陆森说那是洞府,他们是绝对信的。

  陆森轻轻一笑:“请问道长姓名。”

  “杨圆庆,太乙宫子弟,道号离阳。”这中年道长抱着拂尘,冷冷地说道:“敢问少年郎师从何处,师尊何人?”

  “师尊姓系名统,道号风灵。师尊赐本人道号月影。”陆森笑眯眯地说道:“至于我这一派是何来历,我也不清楚,师尊不说,我也不敢问。”

  离阳道人呵呵冷笑了两声,然后转身向赵祯说道:“官家,这少年郎连师承都不也说出来,不是骗子,便是邪道。”

  “我和八贤王、包希仁等爱卿,皆吃了陆真人的酒席,亲眼所见人间仙境,也就是陆真人口中的洞府。”赵祯虽然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但脸色已经明显有些不愉了:“离阳道长,你先退下吧。”

  他这是怀疑自己眼睛瞎了,被骗了?赵祯突然觉得以往很信任的这位离阳道人,似乎有些不可信了。

  “但是……”

  “官家请你退下。”柳船志拉着离阳道长的手,不由分说便往后边走。

  看着离阳道人强壮过柳船志,可却挣扎不开这个公公的钳制,渐渐被拖远。

  文武百官看着离阳道人如此狼狈,几乎都同时发出了微弱的嘲笑声。

  事实上,之前的离阳道人是以太乙宫‘天师’身份,参与朝议的。

  虽然他不会提意见,但一介道人能出现在朝堂上,这本身就是得宠的信号。

  可现在看来,这离阳道人估计以后得被赶出宫了。

  等离阳道人消失后,赵祯笑道:“惊扰到陆真人了,刚才你说洞府才是修仙的基础,那么即是说,只要有洞府,谁都可以修仙?”

  生老病死,凡人谁也逃脱不开的死结,唯有仙神超脱。

  但凡有成仙的机会,谁不愿意搏一把。

  龙椅算什么?

  陆森摇头:“不可能的,想要修仙条件极为苛刻。千万人中,难出一人。”

  这时候,一直微微闭眼的八贤王突然睁眼问道:“也就是说,陆真人自认为千万人中才出一个的天才?”

  “对。”陆森毫不犹豫地接话道:“这不是我说的,而是师尊说的。”

  八贤王立刻收声不再说话,要是陆森自己这么说,别人还可以说他是骄纵自大。

  但这话是对方师尊说出来的,那就不好批判了。

  侮人师长,甚于辱人父母。

  文武百官对修仙之事极为好奇,听着心痒痒的,见八贤王打断,都有些不爽。

  赵祯看了眼八贤王,然后问道:“陆真人,为何修仙如此困难?千万人中才能出一个?”

  “其实很简单,天道浩瀚,生老病死皆是天意,大多数生灵命数都在天道的网罗之中。”陆森慢慢地将自己之前想好的设定说出来:“可偶有漏网之鱼,这样的人,其命数不在天道的记载之中,便有了脱离天道的机会,这才有了修仙的资格。”

  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特’说法。

  之前他们也问询过僧道们,如何长生。

  而这些人的回答千篇一律……什么得仙缘啊,什么心不诚啊,什么仙丹没有炼好啊,等等!

  这种天道漏网之鱼的说法,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时候,有个年轻的文官站前一步,问道:“陆真人,难道天道不会管把你们这些漏网之鱼再抓回去吗?”

  陆森早料到会有人这么问。

  他笑道:“我打个比方,有老丈购蚁穴归家,欲泡制黑蚁酒,偶有两三蚁蝼落于行道,你觉得这老丈会专程再去街上把两只蚂蚁找回来吗?”

  这比方实在,众人一听就明白了。

  赵祯大喜:“陆真人,你的意思是,只要能脱离天道网罗,便能修仙长生?”

  别说赵祯,连其它的文武百官都有所心动,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算是比较‘靠谱’的解释。

  “理论上可以。”陆森突然正色说道:“但这事,官家最好别想。”

  百官们齐愣,就连赵祯都愣了。

  “为何我不能想修仙长生之事?”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道人劝官家不要修仙的。

  不是所有的道人,僧侣都想方设法忽悠着帝王修仙吗?

  “因为你是天子,在天道那里是留了名的。”陆森看看周围众臣皆是惶然之色,继续说道:“天道为父,生老病死是定下来的规矩,天子修仙,便是逆天而行,形同不孝,此举或有大难。”

  这话说得其实有些过重了。

  在此时,不孝是一个很严重的罪名。

  而且还是对‘天’的不孝。

  然而陆森决定继续加些猛料:“秦皇谴派徐福,带三千童男童女出海求取仙丹,不久后,秦皇暴毙于宫外。”

  如果说刚才陆森说帝王修仙是不孝的话,那么秦皇暴毙这‘关联’,简直就是往小湖里扔了块巨石,炸得所有人都发蒙,神智不清。

  特别是赵祯,脸色甚至变得铁青。

  震惊过后,文武百官们便开始议论纷纷。

  而赵祯缓了好一会后,才说道:“陆真人的意思是……我是断不能修仙的?”

  “对,天子不能修仙。”陆森很笃定地说道:“但凡吃仙丹,练仙术的帝王,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赵祯脸色扭曲,变得极是难看,不甘心地说道:“陆真人,你这莫不是想劝诫,故恐吓于我。”

  “官家与诸位大臣们,皆是熟读史书之人,回忆书籍所载,问鬼神的天子,又有几人得善终?别说炎黄二帝,生前已经是人圣的不在此例。”

  他们想了想,都是摇头,似乎真没有。

  赵祯很难受地摸着自己的脑门。

  他是个胖子,天生就患有高血压,因此心情一激动,就很容易头痛。

  包拯在人群中,看着陆森,有些惊讶,最后微笑地点了点头。

  赵祯脑袋实在痛得不行,他挥挥手,说道:“罢了,今日早朝到此为止,众爱卿们先回家休息。”

  说着,他不等其它人回话,便站了起来,在柳船志的搀扶下,回到了后宫中。

  而百官们则七七八八地离开。

  陆森跟在汝南郡王身边,往外走。

  此时很多人上前来找招呼,都想和陆森攀攀关系。

  就算不能从陆森这里得到修仙之法,也能混合脸熟,以后身体不舒服,得到重症的庆,还可以去求求陆森,请他援手。

  因为太多人来打招呼了,每走几步就得停停,因此汝南郡王和陆森走了半个时辰,才走出了皇宫。

  等出了宫门,汝南郡王直接带着陆森回自己家,在书房里,他叹了口气,问道:“别的道人都想着,怎么让官家相信长生不死,好得宠信,飞黄腾达。你倒好,把官家的那点念想给戳破了。”

  陆森不以为意地轻笑了声。

  汝南郡王见他不在意的模样,也是笑了下,说道:“没事,戳破也好。反正也不妨碍大事,但贤婿你以后倒是进可攻,退可守,因为你并没有谄媚官家,这很重要。”

  文人都是不太喜欢道人的。

  把他们带歪官家去寻仙问道,从此不理朝事。

  而陆森这次,直接把赵祯的念想打破,使得他们对陆森的好感度极高。

  “其实我并没有考虑那么多,我只是单纯把事情说出来罢了,估计官家已经对我没有什么兴趣了。”陆森解释道。

  “那倒不会。”汝南郡王看着窗外想了会,说道:“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身为帝王,修炼成仙这事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贤婿你是目前唯一真正身负大神通之人,无可替代,等官家心情缓过来,肯定会封你官职。”

  陆森听到这里,点点头。

  “现在最麻烦的还是在于,如何让贤婿拥有实权。”汝南郡王有些为难地说道:“据以往的惯例,道人都是封些虚职的,虽然品阶高,却并无实权。”

  但即使是没有实权的道人,只要得官家信任,再带歪了官家,一样能把整个国家搅得乌烟瘴气。

  汝南郡王想了想,说道:“不知道贤婿,对‘监军’这位置有没有想法?”

  “嗯,监军?”陆森有点惊讶。

  汝南郡王点点头,说道:“据我所知,西北折家和种家很快就要同时对西夏用兵,势必要派出监军督战。”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