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65 可保你成漏网之鱼

0065 可保你成漏网之鱼

  监军?

  陆森即使对历史不太了解,也很清楚,宋朝的监军权力极大,大到可以更改主将的军令的地步。

  “监军一职极为重要,就算官家给了我虚职,估计也不会把这位置给我的。”

  “那可难说。”汝南郡王笑得一幅神秘莫测的模样:“况且其实贤婿也算是皇亲国戚了,虽然今天你把官家吓得够呛,但怎么说也算是自己人的。”

  陆算想想觉得也是。

  自己娶了汝南郡王的女儿赵碧莲,确实是与赵祯扯上亲戚关系了。

  当然,对方认不认那是另一回事,陆森也不在意。

  “不管怎么样,贤婿就先等封赏吧,即使是虚职,也应该能参与朝议了的。”

  陆森明白了汝南郡王的意思。

  那就是等。

  等赵祯的封赏,同时也等汝南郡王帮他运作。

  与汝南郡王聊了会,陆森便起身回家。

  此时矮山上,庞梅儿带着几个仆人上门拜访。

  空中阴晦,随着入冬的时间越长,天气了越发寒冷。

  栅栏外,庞梅儿穿着白貂毛大氅,俏生生地站着。

  而站在她对面的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却穿着轻便的丝绸长裙,宛如盛夏。

  “看来你还是不能让我进去吗?”庞梅儿露出丝冷笑:“即使嫁给了他,你还是作不了这地方的主?”

  “不是,你别急。”杨金花还是不太习惯操作访问权限,好一会才找到庞梅儿的名字,拖她进临时访问栏中,然后笑着说道:“行了,进来吧。”

  庞梅儿走到栅栏木门口那里,用手摸了摸空气,没有摸到那块无形的阻挡之物,这才进到里面。

  然后便是感觉温暖如春。

  “把大氅脱了,看你穿这么厚实就难受。”赵碧莲主动上来,帮庞梅儿却除外衣,同时说道:“这里面暖和,我和金花两人都不想外出了。”

  庞梅儿看看周围,微叹口气,把手中的竹篮提了起来,说道:“这是我亲手做的糕点,一起尝尝吧。”

  “好啊,去凉亭那里。”赵碧莲最喜欢吃小食了。

  片刻后,三人坐到凉亭中,庞梅儿看着周围三亩的花海,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也忍不住惊叹道:“这就是市井传闻中的人间仙境吗?果然美不胜收。金花,不得不承认,你确实眼光要强于我,也要果断过我。”

  庞梅儿很聪明,也很有决断。

  庞太师甚至皆言,惜自家孙女不是男儿身。

  但她依然还是佩服于杨金花的果断,相中男人了,果然出手,不得不说,不愧是穆元帅的女儿吗?

  庞梅儿轻轻笑了下:“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还是官人主动提亲的,当时我可是青涩得很,即使有母亲指点,还是有些畏畏缩缩。”

  “可你也明显向他表露情意了吧。”庞梅儿看向外边,她的视线随着其中一只彩蝶移来移去:“否则陆真人也不会主动选了你。”

  虽然陆森没有真人的封号,但现在所有人都称他作真人了。

  有时候,封号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只要你有实力,到了那个程度,别人就该那么称呼你。

  杨金花抿嘴笑了下,有些得意。

  赵碧莲嘴鼓鼓的,说道:“要不是父亲禁了我两个月的足,不准外面,说不定我就能在金花面前入官人的眼了。”

  庞梅儿摇摇头,忍不住劝道:“碧莲,你得改改这个跳脱乱说话的性子,你现在嫁人了,而且你的身份还只是个陪嫁丫环。”

  “没事啊,官人很宠我们两个的,况且我和金花又是从小长大的姐妹,没有人会责怪我。”赵碧莲笑得很开心:“嫁给官人,比在家里还在自在,梅儿你可能不信,官家甚至允许金花继续练武,还专门腾出了块地,给她当成练武场。”

  “我看到了。”

  庞梅儿进来的时候,便已瞧到那练武场了。

  陆森修术法的,自然不会用到,那只能是给杨金花建的。

  她有羡慕,随后又有些郁闷,说道:“你们俩人都嫁人了,以后我也不太方便再来多看你们,时间久了,再浓的姐妹情,估计也得淡漠下去。”

  杨金花伸出双手,抓着庞梅儿的双手,真挚地说道:“我们三人,一生一世好姐妹,不会变的。”

  “其实我觉得,梅儿也可以和我们一样,嫁给官人啊。”赵碧莲语出惊人:“反正男子总会三妻四妾的,倒不如我们三人一起结成聪明,共抗外敌。”

  “碧莲,休得胡言乱语。”杨金花怒瞪了对方一眼,随后扭头看着庞梅儿,说道:“抱歉,你也知道碧莲的性格,向来口无遮拦。”

  “我就是觉得这样才好啊。”赵碧莲嘟哝着。

  庞梅儿盯着杨金花的眼睛,随后神情越发失落。

  赵碧莲心思单纯,营养都长在了山峦上,因此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些大咧,根本不会想太多。

  可庞梅儿却看得明白。

  杨金花主动帮碧莲道歉,这说明在杨金花的眼里,她和碧莲是同一阵线的,庞梅儿是另一条阵线的。

  反而像是赵碧莲那样,说话直来直去的,这才是好闺蜜的作派。

  嫁人了,终究是有了分别吗?

  庞梅儿心里千念瞬转,随后挤出一个笑脸,说道:“才不想与你们共侍一夫呢,我的的眼界极高。未来的官人,必定要文武双全,文能东华门唱名,武能带兵开疆拓土。”

  似乎是看到了庞梅儿往时的骄傲的模样,三人的气氛终于与往时差不多了。

  三人在凉亭里聊了很久,直到陆森从外边回到家里。

  等陆森一回来,庞梅儿就告辞了,毕竟是未嫁之身,在男主人回来后,确实不方便待太久。

  等庞梅儿走到山脚下,眼珠儿便落了下来。

  她很清楚,自己可能从此后,要变独自一人了。

  杨金花与碧莲都嫁人了,她们不会再常来看自己,而自己也不能多去男子家中。

  时间一久,什么感情都会淡的。

  她披着白色大氅,缓缓走着,鹅毛大雪纷落而下。

  刚才在山上,在院子里感觉到有多暖和,现在出来了,心感觉到有多冰冷。

  冷得难受。

  “嫁人了,便把我当外人。”庞梅儿小声自言自语,声音中带着哭意:“嫁人有什么了不起,等我选个比你家官人更高百倍千倍的男子回来,那时候再气死你。”

  而另一边,将庞梅儿送走后的杨金花,主动走到陆森身后,给他捶肩捏背,同时问道:“官人,今日面见官家如何了?”

  “嗯,吓了他一顿。”

  陆森随后便把在早朝上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听得杨金花浅笑连连。

  随后陆森左右看了下,问道:“碧莲呢?”

  “她还在凉亭那里吃糕点,嘴馋。”

  陆森不以为意,赵碧莲喜欢吃就早她去呗。

  “对了官人。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杨金花坐到了陆森的对面。

  “我在家中住了也有段时间了,发现我们有些浪费!”杨金花给陆森倒了杯蜂蜜水,温柔地说道:“无论菜田的绿蔬,还是果树,长果子其实都很快对不对?”

  陆森答道:“是的。”

  “如果不采摘,就一直挂在那里,并不会多出新的果子与生蔬出来。所以我想按天收成这些果蔬,都存入家中的储物箱中,一部分留着给我们自己吃,多出来的那部分,就拿去送人,开拓人脉和人情,你觉得如何?”

  “行啊。”

  陆森觉得没有问题。

  以前他就有这个想法,但他认识的人不多,所以就懒得弄。

  另一个原因便是,他觉得这样子很麻烦。

  有这时间,他可以练字,练气,学着运气等等,大把事情可以做。

  时间浪费在这种社交人情上,他觉得有些不太划算。

  但如果杨金花愿意把这事担下来,那最好不过了。

  她本身就是土生土长的汴京人,这京城中的门道她其实很清楚的。

  以前她只是杨家幺女,身份和地位都不够,杨家没落中,也没有值得拿出手的东西去走人情,走人脉。

  但现在不同了,家中的果蔬全是达官贵人们求而不得的好东西。

  随便拿些出去,就能收买到大量的感激和人情。

  “官人真愿意把这事交给我?”杨金花显得十分激动。

  “你提出来的,自然就交给你了。”

  “多谢官人。”杨金花想了想,又说道:“那我带着林檎做这事,她现在字也识得差不多,该是出去走走,见见世面涨本事了,以后也方便给官人办事。”

  不得不说,杨金花确实考虑周到。

  陆森起先只是想着,杨金花娶回来,即使她什么都不做,也是个称职的属性加成工具人。

  但现在,他发现,自己似乎还捡到宝了?

  得到陆森的同意后,杨金花便带着林檎和黑柱去收菜收果子,接着拿出纸笔,开始把汴京城里值得上门拜访的人家写在本子上。

  还排了个先后顺序。

  然后第二天,杨金花便带着林檎,提着生蔬和果蓝去窜门了。

  当然,她不会直接拜访那些达官贵人,而直拜访她们的妻妾,行夫人外交的路线。

  陆森则在家里待着,运气练气,生活枯燥且朴实。

  同时顺便趁杨金花不在,把赵碧莲给吃掉了。

  这事呢,其实不怪陆森,是赵碧莲先动的手,他只是自卫反击罢了。

  杨金花回来后不久就知道了,陆森主动告诉她的。

  本以为杨金花会生气的,结果她只是笑笑,说道:“官人能忍到现在,已经很给我面子了。”

  又过了三天,官家的诏子到了,还是柳船字公公宣读。

  “官家手诏,曰:陆森者,谓月影道人,有大神通,天人之姿降世,五湖皆联其盛名。经朕与中书门众臣商议,特赐终南山太乙宫真人一职,赐矮山周边无主之地五十亩,享五品文官奉碌,且有进宫朝议之权。”

  陆森上前抱拳行礼,接过了手诏后,说道:“谢官家,也谢柳公公。”

  “客气客气。”柳船志连连抱拳。

  这时候,林檎提着两篮果子递了过去。

  “这怎使得,这怎使得。”

  柳船志嘴里连连说着推却的话,但双手却很诚实,拎着两篮果子,便不放手了。

  “不管怎么样,都是麻烦柳公公了。”

  “不麻烦,不麻烦。”柳船字把两篮果子交给自己的心腹,然后说道:“官家知道陆道爷这样的方外之人,是不喜约束的,因此朝议你来参加即可,不会真让你处理朝政,还有,如果道爷有天心情不太好的话,也可以不去早朝,但这事还是得至少过上半年才好做。”

  “谢柳公公提点。”陆森笑着说道。

  随后两人又客气了几句,接着柳船字便带着人回去了。

  刚下了山脚,山林里突然钻出十几个脸色肃穆的壮汉,个个身上拿着宫内禁军的制式弯刀。

  柳船字把两篮果子交给领头的壮汉,说道:“这果子就交给你护送了,千万不能出岔子,明白吗?”

  壮汉点点头。

  随后两队人马各自分开,等柳公公那队先走了一阵子,这队才动身。

  他们这样子,是为了安全把仙果送入到宫中。

  但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么谨慎,展昭坐镇此地,这一年多来,带着捕快一天天地巡视,武林人士已经不敢随便冒头了。

  而且欧阳春那边,作为武林盟主的作用也开始显现。

  他联络各大门派,自发组织了‘护义楼’这个组织。

  由各门各派的侠义人士组成,维护整个武林的秩序,追杀那些刚乱杀无辜的江湖人。

  而且欧阳春的实力,不知道为什么,大涨一截。

  已经数名老一辈的邪派高手,栽在他手中。

  两篮果子在一个时辰后,送到宫中。

  赵祯留下一篮子给自己那个身体不太舒服的幼子。

  这段时间没有果子的调养,小幺的身体又开始不太舒服了。

  而另一篮果子,交到了一个白眉道人的手中。

  这道人发须皆白,看着年老,可脸色红润光亮,一看不是修行有成之人。

  “这就是仙果?”白眉道人将一枚枇杷放入嘴中,咀嚼了几下,惊叹道:“其中果然有一缕灵气,要是用来练丹,绝对能大大提高出丹的机率。”

  赵祯迟疑了下,说道:“可陆真人说,天子不得修长生。”

  “放心,老道有遮天藏地之法,可保官家成漏网之鱼。”

  7017k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