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77 吓坏我了

0077 吓坏我了

  老实说,陆森并不歧视同性恋,只要别对自己出手就行。

  否则他会揍人的。

  下意识远离了赵宗华一点距离,陆森走到白玉堂面前,问道:“你主动来找我,估计应该已经查出些东西了。”

  白玉堂笑得很娇媚,他抱拳说道:“先恭贺陆兄造仙家大船成功,再次让世人见识到仙术的玄妙。”

  “多谢夸奖。”陆森做了个请的手势:“进屋子里说吧。”

  然后他转头说道:“宗华也一起进来吧。”

  “多谢姐夫。”

  赵宗华显得很高兴,然后又看了眼旁边的白玉堂。

  结果白玉堂感觉到了,他皱皱眉头,毕竟是顶尖江湖武人,感觉可是很敏锐的。

  三人进到院子中,便看到杨金花、赵碧莲还有庞梅儿三女坐在客厅中聊天。

  她们三人先回来一步。

  见到陆森,三人都站了起来,杨金花和碧莲两人主动迎上来,而庞梅儿则很矜持地原地微微行了个万福礼。

  “今日辛苦官人了,黑柱和林檎已把晚餐做好,既然有客人上门,就一起吃吧。”

  “叨扰。”白玉堂抱拳。

  “莲姐,你还记得我吗?”赵宗华走到赵碧莲面前,兴奋地说着话:“我昨日也过来了,可惜昨日你外出逛街了。”

  “记得。”碧莲上下打量了下赵宗华:“数年不见,你长高了不少。”

  宗华笑得很开心。

  同是私生子女,他个人对碧莲的认同,远超其它兄弟姐妹。

  他以前也曾到过汴京城几次拜见父亲,但大多数时间,他都是生活在杭州的。

  因为汝南郡王的儿女实在太多了,在汴京城生活,远不如在杭州生活自在。

  况且他生母也在这里。

  “大家都先坐下吧。”陆森拿出一家之主的派头,然后喊道:“黑柱、林檎,把饭菜端上来。”

  陆森不是那种特别爱讲礼仪的人,他坐在主位上,说道:“白兄、宗华、庞小娘子,请坐吧,也请随意。”

  三人各找位置做了下来。

  很快黑柱和林檎也把饭菜端了上来。

  除了肉菜是从外边买的外,其它的素菜全是从家里带过来的。

  所以一顿饭吃下来,肉菜几乎没有人碰,素菜全吃光了。

  庞梅儿吃得小肚子涨涨的,她很优雅地用丝巾抹了下嘴,说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绿菜了,只能说,不愧是仙家出产的吗?”

  赵宗华叹气道:“我现在后悔不听父亲的,住在京城里了。要是住京城里,我肯定要常常到姐夫家里蹭饭。”

  “现在搬过去,也不迟啊。”赵碧莲微笑道:“别的我不敢说,每个月让你吃几个果子和几斤生蔬,还是能做到的。”

  “算了。”赵宗华笑着说道:“过上几天,我就要随志海叔一起,坐上姐夫造的大船,出海去了。”

  赵碧莲吓了一跳,她站起来怒叱道:“弟弟怎么可行如此凶险之事!在杭州城里安安心心做个富家少年郎不好?再读点书,不求你东华门唱名,只要能进第,再加上父亲的帮衬,富贵一生也不是难事,何必?”

  “男儿岂能一辈子窝在父母羽翼之下!”赵宗华轻笑起来,还很青涩的脸上,意有些洒脱。

  “这是父亲的意思?”赵碧莲重重一拍桌子:“不能去,等我回去,就帮你与父亲说说情。想来看在你姐夫的面子上,他应该不会逼迫你的。”

  赵宗华摇头:“这是我主动向父亲求来的机会,我不擅读书,即使是及第对我而言,亦是难事。我更想去外边走走,只要香料群岛这事做好了,我一样可以享受功名,受封官身。”

  “可是!”赵碧莲还想说些什么。

  “莲姐,你别劝我了,此事已定,不容更改。”

  赵碧莲听到这话,脸色有些颓然。

  她想不明白,明明赵宗华什么都不需要做,都可以宝贵一生了,为何还要去闯海。

  要知道,大海喜怒无常,风情诡变,比在陆上闻荡还要危险得多,还有海盗这种残忍的玩意存在。

  即使她这样的深闺女子亦清楚,跑海商的,都是把命先存放在阎罗爷那里的。

  听着赵宗华说话,又看着的表情,陆森对自己这个便宜小舅子改变了许多。

  他忍不住说道:“香料群岛并不算太远,有我制成的大船,又有三司使与众多民间商队,即使海盗来了,也只能望风而逃。唯一担心的,就是水土不服的问题,去到了香料群岛附近,切记别乱吃东西。”

  “弟弟记下了。”赵宗华抱拳。

  此时陆森站起来,说道:“白兄,我们到旁边谈谈。”

  其它人皆明白两人要谈正事,他们甚至主动去了楼上聊天。

  赵宗华则趁此机会告辞,回去做准备出海的准备了。

  陆森带着白玉堂到院子里,引时天色已暗。

  杭州亦是座不夜城,远处点点烛火,隐隐约约有唱大戏的伊伊呀呀声传过来。

  即使没有去市街,也知道那些地方的热闹与喧华。

  “你们查出什么消息了?”陆森开门见山地问道。

  “确实查出些东西。”白玉堂双手抱胸,哼了声,说道:“我们先从那些街溜子入手,逮了一批询问得知,他们是被两男一女的江湖人,教着这么做的,甚至还有些泼皮按他们的话,在街上传播流言。”

  “什么样的流言?”

  “陆真人有天仙降世,因仙身强大,会不自觉地吸取周围民众的灵气和福气。现在陆上已经没有多少灵气和福气了,所以总有一天,这大宋会出现大祸,除非陆真人能到东海隐修,东海蓬莱乃仙山福地,非常适合真人修行。”

  “想用舆论战逼我?”陆森觉得有些意思了:“不过他们应该没有买通多少人吧。”

  白玉堂说道:“那倒没有,他们毕竟不敢明目张胆地传播这些假消息,不过他们很警戒,我们今天刚抓了些泼皮,他们就消失了,估计是易容之术,混到了民众之中,很难被找出来。”

  “两男一女,东海蓬莱?”陆森敛色沉思了会,说道:“估计应该是那个想借我师门名声的门派,他甚至可能想逼我到东海蓬莱去,好让他拿捏。”

  “他就不怕陆真人你去了东海,把他一巴掌拍死吗?”白玉堂冷冰冰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些笑意。

  真是很好看,比绝大多数的女人还要媚。

  也怪不得赵宗华有那方面的意思。

  只是陆森一想到这样的事情,便全身寒毛竖起。

  陆森拍拍自己手臂,散去那些恶寒之意,说道:“总有些人是自视甚高的,认为可以掌控一切。那么再麻烦五侠帮我去查查这东第蓬莱如何?”

  “没有问题。”白玉堂双手抱拳,表示接下了这任务,然后他突然记起些事情,说道:“对了,我们询问泼皮的时候,还发现点怪事。柴王府柴家,在杭州也是有座府邸的,柴家有数名子裔在这里常住,甚至柴王爷也时不时会在这里休养。而这次,柴王府,似乎也有参与到其中。”

  柴王府?

  自己与柴家没有什么有关系来往,毕竟是前朝的王族遗脉,绝大多数的官员,都不会想着与柴家有密切来往。

  杨金花也没有向柴家开拓人脉的意思。

  她又不傻!

  一个修行逆命逆天之人,一个是前朝余血,混在一起,你自己说没有什么不轨之心,文武百官没有一个人会信。

  “柴王府我们不好查。”白玉堂无奈地说道:“聚义楼的成立,柴王府出力极大,而且放了不少人进聚义楼里,我们五鼠如果查柴王府,很容易被他们知晓些什么。”

  “那什么人可能查他们?”

  “自然是官府。”白玉堂身体站得很直,看着也很纤细秀立:“柴王府仗着丹书铁券,不怕民间,不怕官家,唯独怕百官。因为那些朝廷重臣都不太在乎他家手中的那张破玩意。”

  陆森想了会,说道:“柴王府的事情,我会让人注意的。东海蓬莱那边,一旦确认泼皮的事情与他们有关,确实是他们想要对付我,还请你们五侠帮我在江湖中散播些消息。”

  “请说。”

  “东海蓬莱的掌门,谁取其头颅献于我,便可得一瓶玉蜂桨。”陆森露出了些微笑,神情冰冷:“就是欧阳盟主得到的那种。”

  “这东海蓬莱遇到陆兄,可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白玉堂听忍不住轻轻摇头,他能想像得出,一旦这消息真传到了江湖上,东海蓬莱便永无宁日了,别说外敌,估计东海蓬莱的掌门,连自己的弟子亲人都得防着一手才行。

  因为现在欧阳春拿到的那瓶玉蜂浆,已经被‘神话’了。

  又多了几种功效,比如说食之涨一甲子功力、百毒不侵等等!

  甚至连白玉堂都起了这方面的心思,他手中虽然已经有了陆森送出的一瓶,但如果能多得一瓶,他不会介意的。

  两人又说了些关于江湖方面的话题,然后白玉堂便告辞了。

  陆森回到楼里,便看到庞梅儿走了出来。

  “庞小娘子这是打算回去了?”陆森问道。

  “是的,多谢真人方才款待。”

  陆森扭头看着外边,皱眉说道:“可现在天色已黑,你女子孤身一人……”

  “杭州城治安还是不算的,特别聚义楼出现之后,这里已经极少有人犯事了。”

  陆森还是觉得不妥,他想了会,说道:“我恰巧想与金花、碧莲两人逛逛夜市,如此我们三人先送庞小娘子回家,再拐去观市好了。”

  此时杨金花和碧莲也跟好从楼上下来,她们是下来送庞梅儿的,听闻这话,两人异口同声说道:“好啊好啊。”

  她们两人也确实想与陆森一起走走,毕竟成亲也有好几个月了,三人都还没有正式一起外出过呢。

  庞梅儿见到两个姐妹也一起送自己,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于是黑柱和林檎两人守家。

  三人出到街上,本来想是先送庞梅儿回去的,但架不住一路上的街景极其热闹。

  和汴京城差不多,这里吃的,玩的也是数不胜数,更因为这里是出海口,有大量的色目人商品流入,特别是有些奇特的小玩意,正是让人觉得新奇得不行。

  结果四人走走停停,也不送庞梅儿回家了,变成了四个人一起逛街。

  陆森此时在杭州已经很出名,特别是那幅大船造出来后,街头巷尾没有人不在讨论他。

  但真正见过他容貌的人并不多,绝大多数人只是远远地见到个身影罢了。

  所以陆森虽然是名人,但一路上逛街竟也没有人来骚扰。

  等到快子时的时候,庞梅儿终于忍不住说要回去了,否则就要过外婆家的门禁了。

  于是三人将她送回去。

  庞梅儿站在外婆家门口,挥手看着三人并排走着,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再被行人遮挡。

  她的心情明显低落下来,一种莫名的孤单出现在心里。

  刚才他们四人一起走,一走闹,虽然全程陆森也没有与她多交流,大多时候就是在一旁看着她们三个女儿家家打闹。

  但有个信得过的男人站在一旁,便有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感。

  而现在,外婆家中有些黑暗,偌大的庭院只有两盏灯笼照着门口,老门房在一旁打着哈欠,怎么看都有些清冷的感觉。

  她进到院子里,门房立刻把大门关上了。

  朱红色的木门吱吱呀呀地合拢,不但阻绝了外边的烛火流光,甚至似乎连外边的热闹与喧华也一并隔绝了。

  庞梅儿低着头,缓缓地走在石板路上。

  以前明明不是这种感觉的……她以前喜欢外婆家的冷清与幽静。

  喜欢这里的风过弄堂,喜欢雨点敲打着蕉叶的沙沙声。

  但现在,却不再是这样了,总感觉这里好冷,好黑!

  甚至还有些可怕。

  她转回到自己的房中,正要推门,便突然听到旁边有脚步声轻微响起。

  扭头一看,便见个黑影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边。

  她吓了一跳,随后发现是自己认识的熟人,便拍拍胸口,说道:“二舅,你吓坏我了!”

  7017k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