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81 巨犬拉棺

0081 巨犬拉棺

  对于北宋而言,北方两个邻居都是狼,但狼也是分种类的。

  青狼是狼,哈士奇也是狼。

  西夏就是青狼,凶猛残忍,一不开心了,就到大宋北边打草谷。

  至于辽国,曾经也是狼,但不知怎么的,慢慢变成了哈士奇,看着很凶猛,但其实没有多少战斗力。

  既然白灾已现,以西夏的德行,必定是要南下劫掠的。

  而朝廷已经拟定了西夏攻略,本打算在春后执行,这样一来,计划极有可能要提前了。

  如果陆森要参与西夏攻略,拿到监军一职,就势必得赶回汴京城。

  陆森向欧阳修告辞,带着众人坐上自己之前造的方木船,从京杭运河逆流而上,往汴京城赶。

  只是连杭州的北边河道,都结了薄冰,更何况更北边的地区。

  方船开到苏州北边些的地界,就无法再前行了,在他们前方,是一道白茫茫的河面……很多船停在河道两边,也有一些小船被冻在了运河的中央。

  好在冰层够厚,小船被冻住了,上面的人也能下来,踩着冰面走上陆地。

  没有生命危险。

  “看来只能走陆路了。可冰天雪地的,陆路更危险。”杨金花将视线从外边收回来,叹了口气,然后看着陆森,笑问道:“官人可有法子?”

  在她眼里,自家官人神通广大,说不定还真有法子快速回汴京城的。

  “我想想!”

  陆森坐在船里,装作思索的模样,闭上眼睛,其实是在打开系统配方栏,看看有什么配方能解决当前的问题。

  看了好一会,他将注意放在一个配方上面。

  机关傀儡兽(冰原犬):雪原拉货用的特殊机关兽,无任何战斗力。

  陆森一直能制造傀儡兽,但低等级的傀儡兽配方更偏向生活功能性。

  除此之外,还有木牛与流马两种,也是用来拉货的,只是对应的环境不太相同罢了。

  而陆森是个宅男,不需要外出做什么生意,所以拉货功能对他来说,根本用不上。

  另外就是傀儡兽都得外接能源包,现在陆森唯一能做的,就是红石能量包了,这玩意消耗宝石的数量极多,放映机配了个能源包,就耗掉了他一年多存下来的,大半左右的宝石。

  所以像这种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傀儡,要接个能源包给它?

  太奢侈了!

  然而,此时也只能浪费一下了。

  正准备合成,陆森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看自己的系统背包,然后无奈地叹气。

  宝石放在家里了,没有带出来。

  因为正常情况下,外出也不需要带什么宝石。

  看到陆森无奈的表情,杨金花安慰道:“官人不必失落,人总有力所不逮之时。”

  没有人觉得此事奇怪,陆森还年轻,就已经有大神通,再让他修行几十年,还能得了?

  “办法是有,就是缺些材料。”陆森扭头问道:“苏州此地,可有什么奇物斋之类的地方?”

  杨金花摇头说道:“官人,这是我第一次出京城,苏州的事情,不太清楚。”

  “我也是一样。”赵碧莲裹着大氅,她有些畏冷。

  庞梅儿没有说话,想来也是不知道的。

  但此时,负责庞梅儿的某位江湖人突然抱拳说道:“苏州不但有奇物斋,而且还有三处之多。在下对此地颇为熟悉,陆真人若是不嫌弃,在下愿为陆真人带路。”

  “那麻烦你了。”陆森同时对着其它人说道:“既然停下来了,我们就在苏州此地住一晚吧。”

  几人纷纷同意。

  他们打算将船暂且弃在河道上,几位汝南郡王府的船工怎么都不愿意离开。

  他们说要守着船,免得有人偷走。

  反正船上存粮足够,又有被褥,不用担心生存方面的问题。

  也不怪他们如此,陆森造出的这艘河船,性能极好。

  船身轻盈,行驶时又很是稳当,船身还极为坚固,同时以河船的角度来说,还挺大的。

  算是‘顶级好船’了。

  这样的船,几个船工可不敢随意放置,无人值守,万一被人占了怎么办?

  陆森见他们坚持,劝了几句便随他们了。

  他带着杨金花几人踩着冰层来到河堤上,然后进到了苏州城中。

  因为天寒地冻的关系,苏州城街道上的行人少了许多,显得零零落落的。

  先找了间很奢华的旅店,安置好杨金花等人。

  然后陆森在那位江湖人的引路下,来到一处奇物斋内。

  奇物斋卖的自然是‘奇物’了,各种奇石妙金,玉器铜铭。

  陆森过去便问道:“掌柜,这里可有宝石?”

  “宝石挺多,请问少年郎需要多少?”留着八字须的掌柜双手抱拳,谄媚地笑道:“本店只卖上好的宝石。”

  陆森肤色白皙,气质出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这是来了大顾客啊,掌柜不敢怠慢,立刻转身,将柜台后的某个盒子拿了出来,再一打开,里面顿时珠光宝气。

  珍珠、天然水晶、琉璃片、猫眼石等等。

  陆森翻看了一会,从里面把猫眼石,红宝石、紫水晶等比较大块的宝石拣出来,弄成一小堆,然后问道:“掌柜算算这些需要多少钱?”

  掌柜一枚枚看过后,估计一下价格后,兴奋地说道:“客官,给小人六十贯,你就可以把这些宝贝拿走了。”

  这时候,旁边的江湖人凑过来,小声说道:“陆真人,贵了至少十贯钱。”

  这声音不算太低,对面的掌柜听到了,他立刻拱手说道:“既然是行家,那就五十贯吧,算我吃亏。这位客官,你打算如何付帐,小人这不收交子。”

  北宋此时已经有交子出现了,但诞生时间不久,很多商人都没有接受。

  陆森从系统背包中拿半块金锭放在柜台上,笑道:“找些银子给我吧,我也不要交子。”

  掌柜把金锭拿起来,又是称重,又是用牙咬,如此好几次后,确认了是上等金块,便笑道:“这金块折价六十贯,小人找十贯银子给客官,可好?”

  半块金锭,差不多是这价格,陆森点点头。

  很快,掌柜把挑出来的宝石装在一个卖相相当不错的盒子里,几块碎银也放在里面,再推到陆森面前,笑道:“多谢客官照顾小人的生意,以后常来。”

  “客气了。”陆森拿起木盒子,转身就走。

  出了门,陆森从系统背包中拿出个桃子,递向旁边的江湖人:“兄弟,麻烦你带路了,也多谢你刚才提醒我。”

  “陆真人不必客气。这是小人应当做的。”江湖人接过桃子,没有推辞,同时笑得很开心。

  现在谁不知道陆真人种出来的‘人间仙桃’是好东西啊,虽然说效果不如玉蜂浆,但也是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

  随后这江湖人落后陆森两步,几口就将桃子吞进了肚子里。

  没办法,他怕这仙桃留着,会被人抢走,倒不如先吃掉再说。

  吃完后,他便感觉到体内有股微热的气感沿着经脉流动,再用内力转化后,至少顶以往一年的苦修。

  白赚一年的内力。

  他顿时还想再吃一颗,只是随后又无奈地摇摇头,知道自己想多了。

  陆真人凭什么再给自己一颗?

  现在他很希望自己是陆真人手下,只是他清楚,对方多半看不上自己。

  两人回到旅店,在正楼那里,看到杨金花、赵碧莲、庞梅儿坐在一桌桌子前,而她们对面则是一位中年男子,以及两位穿着华服,披着华贵朱色大氅的少年郎。

  陆森刚踏进旅馆中,杨金花就见到了,她站起来,开心笑道:“官人,你回来了。”

  陆森走过去:“嗯,事情办得差不多了。”

  “那就好。”杨金花随后向陆森介绍道:“这位是襄阳王,这两位是他的麒麟儿。他们与我们一样,也是乘船进京,结果也被卡在苏州城这里了。”

  杨金花三人曾在汴京城见过襄阳王,也是认识的。

  “见过襄阳王,以及两位世子。”陆森拱拱手,算是行过礼了。

  襄阳王也站了起来,他虽然已经接近老年,但面如冠玉,黑须茂密,依然显得还是很年轻的。

  “这位就是陆真人吧。”襄阳王和气地笑道:“本王即使身在松江,也听过你的大名,久仰。”

  这时候,旁边有位少年郎站起来,兴奋地说道:“陆真人,听说你会袖里乾坤的法术,快表演给我们看看?”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着他,目光很古怪。

  陆真人什么身份,你让他表演就表演?

  当他是你家门客?

  襄阳王轻咳一声,扭头训斥道:“宽儿,闭嘴,坐下。”

  这少年郎看看父亲,很不服气地坐了下来。

  襄阳王继续说道:“犬儿不懂事,老夫给陆真人陪罪了。”

  说罢,襄阳王微微俯身,再拱拱手。以他的身份和年纪来说,能作出这种姿态,已经是很有诚意了。

  陆森抱拳笑道:“哪里哪里,襄阳王言重了。”

  随后陆森向杨金花问道:“可订好房了?”

  杨金花微微颔首。

  “襄阳王,这我边还有些事情需要商谈,不能与你把酒言欢,甚是可惜,请见谅。”陆森说话的时候,语气很诚恳。

  加之陆森又是刚从外边回来,身上还披着雪花呢,所以这理由信服力很强。

  “哪里的话,是老夫碍了陆真人的要事。”襄阳王无所谓地摆摆手。

  随后陆森便带着杨金花等人上楼去了。

  襄阳王坐了下来,现在大雪天的,正厅中就他们一家三口坐着,很是冷清。

  隔了会,那个叫‘宽儿’的少年郎不忿地说道:“居然敢在我们面前摆架子。爹爹,你这三年多没有回京,都没有人把你当一回事了呢。”

  襄阳王听闻这话,笑得挺开心:“为父现在又不需要别人把我当成什么大人物,你们两人也暂且低调些,明白了吗?”

  两个少年不情不愿地应了声‘是’。

  陆森带着杨金花等人上了楼,庞梅儿则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了,她总不能跟着杨金花一起进屋子吧。

  她又不是陆森妻妾,要真进房去了,那像什么话!

  三人进到屋子里,赵碧莲立刻把房门关上。

  然后笑得贼兮兮地走过来,似乎有些兴奋地说道:“官人忍不住了,要白日宣淫吗?”

  听到这话,杨金花立刻七窍冒烟,走过去扯着赵碧莲的脸颊往旁边用力拉扯,同时怒嗔道:“赵碧莲,你着调些行不行啊?现在可是出门在外,极可能隔墙有耳,万一被人听到了,官人的名声都得被你败坏掉。”

  赵碧莲脸痛得哇哇叫,但看杨金花满脸怒容,又不敢挣扎,只能任由杨金花拉扯自己的脸肉。

  扯了好几下后,杨金花怒气消了许多,转身走到陆森旁边,问道:“官人,你似乎在避着那位襄阳王,是怎么回事?”

  毕竟是夫妻,杨金花对陆森性情也越来越了解。

  陆森坐下来,说道:“是泰山让我小心此人的。他说若我这次在南边,万一撞到了与襄阳王有关的人或者事情,最好不要掺和进去。根据他得到的情报,襄阳王最近行事似乎有些不对劲。”

  “咦,父亲和你说过这么多事情吗?”赵碧莲一脸惊讶。

  陆森听到这话笑笑,不得不说,汝南郡王确实是个好岳父,对陆森很不错。

  “所以我不希望和此人打交道。待会我去让黑柱和林檎早些休息,明日早些起来,直接离开这里,避开襄阳王。”陆森压低声音:“庞梅儿那边,就由你或者赵碧莲去通知。”

  杨金花还没有说话呢,赵碧莲在一旁便拍着自己的胸口,一阵阵浪涛中,她轻声说道:“这事就交给我。”

  有了计划,于是接下来几人很快就吃过了晚饭,然后天色刚暗,便爬床睡觉。

  等到第二天色微亮,几人轻手轻脚下到正厅,把房钱一交,便离开了。

  而等襄阳王带着两个儿子从三楼下到正厅里,已经是一柱香之后的事情了。

  襄阳王在正厅吃过早餐,又等了半个时辰,也未见陆森下来,便唤店小二过来问道:“二楼的几位贵客,还没有起床吗?”

  “他们早结清房钱,离开了啊。”

  襄阳王和他的两个儿子都有些惊讶,随后襄阳王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而此时,陆森等人已经在运河的冰层上‘飞驰’了。

  两条巨大的淡金色木制巨狗在前方奔跑,拉着一个很大的雪撬。

  雪撬还做成了火柴盒房子的样式,进行防风处理。

  木狗奔跑速度极快,手着雪挺,所过之处,轰隆隆作响,引得岸边行人频频侧目,然后惊慌地大喊大叫。

  “春时大雪,妖怪现世,巨犬拉棺。”有书生见状,惊恐之下胡言乱语喊道:“此乃不详之兆啊。”

  还真别说,火柴盒状的雪撬远远看着,挺像棺材的。

  而坐在最前头控制两条木制巨犬的,是杨金花。

  她此时兴奋地不行,抖着缰绳,一边‘驾驾驾’地喊着。

  将门子女的热血,被激发了出来。

  雪撬一路向北走,天气越来越冷,冰层也越来越厚。

  然后看到被冻在河道两侧的河船,也越来越多。

  很多商人,旅者都被滞留在运河两侧的小村庄中,或者城市中。

  有的甚至还留在船上居住。

  这些人都看到了两头巨犬拉着‘金棺’呼啸而过的画面,个个吓得不敢动弹。

  之后运河出了妖怪的传闻,开始向周围辐射。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