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82 陆真人终于回来救命了

0082 陆真人终于回来救命了

  在冰面上飙车的快乐,外人无法想像。

  至少以杨金花的角度来看,爽得不行,有种回到战国时期沙场上,驾御着战车横冲直撞的感觉。

  赵碧莲见她耍得那么开心爽快,便说也要试试。

  杨金花让了位,结果赵碧莲一开始挺爽的,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脸鼻通红,躲回到雪撬房里,抱着貂毛大氅瑟瑟发抖,连吃两个梨子才缓过来。

  “金花乃将门之后,内气充沛,岂是你能相比的。”庞梅儿在旁边笑道:“碧莲反正你平时闲着也没有事干,要不就跟金花学学练法之法呗。”

  赵碧莲本来不太想学的,但她突然想到……金花和官人亲热的时长是她的两三倍以上,难道这就是学了内气的好处?

  况且金花还能高来高去,要是自己也行,岂不是很有意思?

  想罢,碧莲颇是认同地说道:“那我以后也练武。”

  陆森坐在旁边,听到这话心里有些好笑。

  他是不太信的,碧莲虽然不算懒,平时也帮忙干些家务活,但问题是她更喜欢玩,成天带着林檎,不是在扑蝶,就是编花环,要不就是做蜂蜜果汁吃。

  实在无聊了,就跟杨金花去参加那些贵夫人们的‘社交’活动,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

  这样的人会定下心来练武,练气?

  难!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陆森没有在意,庞梅儿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都没有把赵碧莲的话当真。

  而傀儡巨犬拉着大雪撬房在冰面上疾奔,一天能跑出上千里路来,只在沿途城市休息了两晚,便回到了开封城。

  关于巨犬拉棺的传闻,传播速度并不如陆森等人的行进速度快。

  当他们在第三天中午出现在汴水河中时,甚至还引起了一阵子恐慌,但随着陆森从房子中出来后,河道旁边的百姓们这才放下心来。

  很多百姓挤在河边,看着河道冰层上的两头金色巨犬,议论纷纷。

  “这是陆真人驯服的妖兽?”

  “好像是木块做成的!”

  “是陆真人造的机关兽吧。”

  “听说诸葛孔明曾造木牛流马运送粮草,陆真人做两头巨犬来拉车,也没有甚么奇怪的吧。”

  “那是车吗?如何能在冰面上滑行的,挺有意思。”

  围观人群里,是有不少工匠的,他们只看一会,便明白了这雪撬的制法。

  想着以后汴水河再结冰,便可用这种东西在冰面上快速运货。

  所以很多时候,新事物的诞生并不是技术不够,而是脑洞暂时没有打开。

  杨金花驾御着雪撬停在一个码头渡口处,这里离庞梅儿的家不远了。

  庞梅儿从雪撬房中轻轻跃下,她对着陆森盈盈一礼,微笑道:“多谢陆真人照拂,小女子先行告辞,待有时间,再上门奉上谢礼。”

  “客气了。”陆森抱拳。

  庞梅儿又向杨金花以及碧莲两人笑笑后,便带着自己两名护卫走上河堤,缓缓离开。

  而陆森下了雪撬后,便把整个雪撬房还原成木方块,收回到系统背包中。

  但两头傀儡犬则无法回收了。

  雪撬房是拼凑物,而傀儡则是配方合成物,性质是不一样的。

  河道两旁,甚至前方的桥上,密密麻麻的行人,他们看着陆森把大大的雪撬房收走,然后又看着杨金花与赵碧莲两人,各坐到一头傀儡巨犬的背上,爬上河堤,然后慢慢沿着街道,往矮山的方向走。

  一路上,有大量的孩童跑着跟随,大胆点的,时不时结伴上来摸摸巨犬的身体,然后又尖叫欢笑着跑开。

  而坐在巨犬背上的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都极是高兴。

  只不过做为正妻的杨金花,是板着脸的,尽量做出端庄大气的模样。

  赵碧莲则没有这种‘身份包袱’,她很开郎地周围跟着跑动的小孩子们互动,见到街道两边有认识的女子,也会招手示意,更熟悉些的,还会叫声别人的名字。

  娇俏可爱的笑脸上,满是幸福的得瑟。

  而陆森跟行在旁边,也拱手与不少见过面,或者知道名字的人打招呼。

  就这样,陆森一行人从城里回到矮山,居然花了快一个时辰。

  当回到院子里后,两人控制着把傀儡巨犬停在后院那里,随后赵碧莲和杨金花两人小跑回到房间里,换上轻便的衣衫,拿上洗漱的木盆,去泡温泉,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陆森已经待在里面了。

  杨金花脸红红,本想离开,但被赵碧莲强硬拖了进去,然后关上房门。

  陆森这边鸳鸯戏水好不快活,而他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汴京城。

  整座京城迅速就热闹了起来。

  可以这么说,陆森不在汴京城的这一个多月里,京城人民很寂寞。

  因为莫得仙家皮影戏看了。

  很多小贩和商人也少了极多的收入。

  人流多的地方,才好做生意啊。

  这是陆森对于普通人的影响,而对于朝廷来说,文武百官们也不是很舒服。

  因为杨金花的‘夫人外交’,不少人是能享受到陆森院子里产出的,偶尔一把绿菜,或者一两个果子。

  好不好吃是一回事,至少能滋养身体,延年益寿。

  就拿庞太师来说,因为孙女和杨金花是手帕交,所以庞家得到的绿菜和仙果,是比较多的。

  当然比不上杨家,折家和汝南郡王拿到的份量多。

  所以陆森回来,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自己的健康又有了一定的保证。

  之所以他们产生这种情绪,就在十几天前,有个老言官突然在早朝时昏倒,不醒人事,三天后就没有了呼吸。

  御医的诊断是:油尽灯灭。

  现在老言官的三个儿子,还在为分家财的事情闹得全城皆知,也不守孝,连脸皮都不要了。

  所以百官都心有戚戚焉,他们明白,如果陆森还在京城,不敢说把老言官的命保下来,续命这事是逆天命,陆森曾在早朝时坦言自己做不到,但让老言官醒上两三天,交待自己的后事,应该还是能做得到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句话都说不了,躺在床上人不知不觉就没有了。

  留下一堆的麻烦给后人。

  听到陆森回来的消息,最高兴的莫过于赵祯。

  他忧心冲冲地坐在一张华床前,丝帐里边,有个男孩正在闭眼睡着。

  只是睡得很不安稳,喘气很急,声音也比较大。

  而且他的脸色蜡黄。

  还有个贵妇人坐在床边,时不时抹泪。

  这位妇人是床上孩童赵曦的生母,张美人。

  “御医说,小幺的病情和之前是一模一样的,但他们查不出什么原因,只能用药汤稳着。”赵祯扭头看向张美人,他的神色很差,有两个黑眼圈,明显有一段时间没有睡好了:“现在只能等陆真人回来了,他回来,应该能让小幺的身体重新好起来。”

  张美人用丝绢捂嘴说道:“但我就怕曦儿撑不到那时候,他现在走上小半会都会累得想睡觉。”

  “别担心,数百御医治不好小幺,但拖着他的病情也是没有问题的。”赵祯安慰说道:“且估计陆真人也快回来了,只是这大雪封锁河道,他可能会回来得晚些。”

  说着,赵祯按了按自己的脑门,他的头越来越痛了,他人身体肥胖,患有挺病重的高血压,加之这几天担心独子,吃不好睡不着,心情抑郁,这都使得高血压的症状更严重了。

  此时他是忍着脑袋的剧痛在和张美人说话的。

  张美人哭哭啼啼了好一会后,小心翼翼地说道:“官家,可否下诏,令陆真人务必速回汴京?”

  “大雪封路,官驿的人马跑到杭州,至少十五天,说不定陆真人都已经回来了。”赵祯叹了口气:“没有那必要,现在只能让御医们先拖着小幺的病情,等陆真人回来。”

  张美人听到这话,再看着床上的儿子,忍不住痛哭:“我可怜的孩儿,命苦啊,出生至今,就没几天开心的日子,天天喝药,喝得胆汁都吐了不知道多少。”

  听到张美人的嚎哭,赵祯的心情更烦燥了,头越发涨痛,感觉就要炸掉一样。

  就在他快撑不住,想离开这里的时候,门外慌慌张张冲进来个公公,是柳船字,他弯腰急匆匆说道:“官家官家,陆真人回来了,已经回到矮山上了。”

  “当真!”赵祯狂喜,他猛地站了起来,走到公公面前,焦急问道:“这不是骗我吧,怎么说他都应该至少半月后方能回到京城才对。”

  “听宫外的人说,是陆真人制作了傀儡巨犬,能在冰面上疾行,还拖着一座能在冰面上滑行的房子,直接从运河跑回来的,日行万里只是易事。”柳船字兴奋地说道:“刚才小人派了手下在外打听,宫外有至少万人看到了陆真人与巨犬堂煌过市。”

  “太好了,太好了。”赵祯立刻往外走,同时说道:“你跑得快,去帮我准备诏书和磨墨。”

  柳船字一溜烟就先跑到寝宫。

  时间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柳船字带着数十宫内侍卫,骑着马急急赶到了矮山。

  此时陆森刚从温泉室里出来没有多久,半躺在院子中的摇椅上,吃着碧莲做的蜂蜜果汁水补腰,一边欣赏着外边的雪景呢。

  然后便看到柳船字冲了过来。

  他起身,走到栅栏边上,说道:“柳公公,为何如何匆忙急燥?”

  柳船字站在栅栏边上,弯着腰,气都快喘不过来,他从山脚一口气跑上来的,累成这样子很正常。

  “不管怎么样,请进来吧。”陆森说话时,给了对方临时访问权限。

  柳船字进到院子里,又喘了几口气后,直接把黄色的诏书递给去:“陆真人,你自己看吧……小人……现在……快没气了。”

  陆森接过诏书,看完后,眉头挑高。

  与其说这诏书,倒不如说是求救信。

  赵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请陆森救他的儿子一命,诏书上的用字措词非常平和,甚至有种央求的味道。

  陆森看完后,让旁边候着的林檎摘了篮果子出来,又让黑柱拿了小半瓶的蜂蜜出来,交给柳船字。

  “柳公公,我曾听说皇储时常卧床,久病不愈。先让皇储在两天内吃完这篮果子,如果事后疾病复发,就让皇储两天内把蜂蜜喝完。如果过上几天,皇储的病再复发的话……”

  说到这里,陆森停住了。

  而柳船字的心则一下子就悬了起来,他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声音都在颤抖:“喝完蜂蜜再复发的话,又待如何?”

  “让皇储出宫暂住一段时间,看看情况。”

  “这样啊。”柳船字松了口气,他真怕听到陆森说,如果再复发就等死之类的话出来。

  官家三个儿子,夭折了俩,十三个女儿,夭折了九个。

  如果这位小皇储再夭折了,估计官家非得心痛而死。

  搬出宫就搬出宫呗,总比在里面时常病重要好得百倍千倍。

  “小皇储还在宫中等着陆真人的灵丹妙药。”柳船字做了个揖,说道:“小人无礼,先行告辞了。”

  “无妨。”陆森摆摆手。

  随后柳船字又提着果篮,拿着蜂蜜,飞一般地冲了院子,使劲往山下跑。

  只花了两柱香不到的时间,柳船字带着东西回到宫中,迅速出现在赵曦的房中。

  此时赵曦正好也醒来,双眼虚弱无神。

  赵祯拿起一个梨子,亲手用小刀切成碎块,拿起其中一小块,往赵曦嘴里送,同时说道:“小幺,这是陆真人那里拿来的果子,快吃,吃了你就能好起来。”

  床上四岁左右的赵曦闻言立刻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张开嘴,将梨肉含进嘴里。

  吃了一块后,他又张开嘴,赵祯立刻又拿起一块,放入到儿子嘴中。

  如此十数次之后,一个梨子吃完了,而赵曦的气色明显好转了许多,他甚至自己坐了起来,露出孩童特有的天真笑容,道:“好好吃,父皇你时常脑袋痛,也吃个果子,这样就不痛了。”

  看着儿子明显好转的气色,赵祯松了口气:“果子是给孩童吃的,我们这些大人要喝药汤才行。”

  张美人在一旁,更是开心地直抹眼。

  此时柳船字凑到赵祯身边,低声说道:“官家,方才陆真人说……”

  他将陆森的话复述了一遍。

  听完后,赵祯显得迟疑不定,好一会,他才说道:“难道陆真人是觉得,这宫中有不洁之物,在害小幺?”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