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89 给你磕头了

0089 给你磕头了

  没藏讹庞,西夏国的国相,现太后没藏氏的亲哥哥。

  这可是位狠人,太子宁哥令弑父是受他唆使,但随后太子宁哥令又被这位国相以弑逆之罪诛杀,最后不到三岁的新帝李谅祚被其扶上龙椅。

  可以这么说,此时国相没藏讹庞,已是西夏国的无冕之皇。

  充满质朴奢贵气息,也就是靠着黄金白银之类器皿堆砌的房间内,没藏国相看着妹妹怀中抱着的小皇帝,笑道:“赵宋最近调兵频繁,连他们的陆真人,都到了庆州,想来是打算与我大夏一决雌雄了。”

  太后没藏氏轻笑了声:“赵宋居然敢出城了,真当是罕见。”

  没藏国相顿时哈哈大笑。

  在世人眼里,赵宋确实是不太敢出城的,所以这次的西夏攻略,确实是有点出乎西夏和辽国的意料,但问题是,这两者都根本没有把赵宋看在眼里。

  “赵宋不足为惧,可那陆真人定要带回兴庆府。”没藏讹庞颇是神往地说道:“据在汴京城的探子回报,那陆真人确实是有仙术的,仙家皮影戏可现异域之风情,纤毫毕现,连他家种出来的仙果,都能让人延年益寿。探子也有幸得一枚仙果食子,跟了他十几年的伤疤竟在眼皮子底下消失。”

  没藏氏惊讶地问道:“真有如此神异?那我们女人家脸上的皱纹岂不是……”

  没藏国相坐下来,肯定地说道:“天波杨府的佘太君,传闻已得重病,赵祯派御医亦无法医治,但在陆真人出现的半年后,佘太君已然痊愈,且形体有力,仿若年轻了十岁般。”

  “若真是如此,这陆真人定要请到我们兴庆府来。”没藏氏摸了摸自己的脸。

  西北风沙大,女子容貌再美,也撑不了多少年。

  “我已派人去行离间计了,也派令大军分左右两路进发。”没藏国相老神在在的说道:“永兴军路破不破无所谓,破了固然好,但陆真人,一定要带回来。”

  谁都想长生……陆森年纪轻轻已术法有成,再让他修炼十数年,估计就能飞升了,届时鸡犬升天,谁不想上去蹭一下。

  而此时庆州城中,城外大帐中,陆森和折继闵站在高高的点将台上,而在营帐周围,则是黑压压的人群,以及大量的旌旗飘扬。

  永兴军路,约二十七万兵力。

  这么多人肯定不可能全部都聚在庆州城,所以现在大帐中,只是各路将领带着一部分人马过来报备,证明自己带领的部队,已到指定的集合地点。

  也就是所谓的元帅点将。

  同时也是战前总动员。

  大帐内,站立着百来名将领,个个着甲,个个看着不怒自威。

  “人都来齐了,不错。”折继闵双手负在身后,很满意地说道:“这次的攻略计划,敌军已经知晓,本帅估计他们也会派出大军应战,因此我们可能会在出征中途遇上敌人……”

  陆森站在旁边,看着折继闵侃侃而谈。

  他对军事不太了解,对庆州附近的地形也不太了解,所以他干脆将心思放在了自己那数量繁多的配方上。

  看看有什么东西现在造出来,能对战场起到些作用的。

  也不知道折继闵讲了多久,他突然说道:“本帅想说的都讲完了,下面由陆监军训话。”

  陆森愣了下,不得不无奈站前几步,看着下方百来名武将,露出温和的微笑。

  “我这人不通战事,所以我对各位将军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一定要赢,直接打进兴庆府。”

  兴庆府就是西夏都城,所以陆森的话听起来温和平淡,甚至绵绵无力,但其中蕴含的意思,都很刺激。

  众将领都有些惊讶地看着陆森。

  以前监军过来,说话都是比较保守的,无非就是要斩敌多少首。

  再进一步,就是杀掉某多两个敌军先锋将领,便已经很满足了。

  但陆森开口,就是要求他们灭人国。

  真是嚣张……但同时也真的很提劲。

  看着自己的下属们愕然呆立,折继闵哈哈大笑:“陆监军的意思你们明白了吗?明白了就放手打!别担心再像以前那样,会有人治你们冒进之罪,明白了吗?”

  众武将顿时个个笑开颜。

  “好了,现在各将回各自军营,一个时辰后,大军开拨!”

  “喏!”

  众将领双手抱拳行礼后,离开大营,带着自己的亲兵策马回奔军营。

  而折继闵则扭头对陆森说道:“妹夫,你和皇城司的人就跟在我左右,数天前李逸那贼人派人喊话,若是你再留在辎重队内,我把他们会暗中派人劫你。”

  “行。”陆森抱拳说道:“麻烦广孝了。”

  一般来说,辎重军是最安全的,毕竟处于战场后方,又有大量的士卒保护,粮草是重中之重,一旦粮草被劫了,整个大军的士气瞬间垮掉,都不用打了。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西夏那的飞龙司收买了很多宋国和辽国的武林好手,其中不少是精神潜入暗杀的。

  万一让这些人摸到辎重军里,那可就不好玩了。

  就算陆森确实有自保能力,可不遇到危险岂不是更好?

  就这样,陆森就跟在折继闵身边,他身处元帅仪仗中,有三十三名皇城司好手保护,又有折克行这个小家伙看着,无论怎么看,都是极其安全的。

  顺便一提,折克行这小子确实厉害,在大军开拨开两天,他就让三十三名皇城司好手心服口服。

  打服的!

  双方都没有用武器,三十三名好手车轮战一个半大小子,结果个个鼻清脸肿。

  陆森一开始,对二十几万人的行军没有什么概念。

  因为从庆州城出发的时候,只有元帅中军仪仗队。

  且庆州城周围丘陵地带极多,视线都被周围的山陵遮挡,看不到远处。

  直到出了丘陵地带,直到西夏境内,地势变得平坦后,大军合流,视野开阔了,陆森才发现,二十几万人的行军,有多壮观。

  前后左右,每隔百来米,便是一个方形阵往前走,这样的方块阵形,能铺前后左右四个方向的尽头。

  从高处看,便是无数的小方块,合成一个大方块。

  若遇到狭窄的地型,便会自发地变成长方形的模样,等到地形开阔后,又会重新变成近乎正方形的模样。

  而在先锋更远的前方,烟尘漫天,那是侦察骑兵在前方开路。

  就这样,大军白天开路,晚上扎营,终于在第三天的,进到西夏境内某处戈壁滩的时候,终于遇上了敌人的大军。

  隔着大约一公里远的距离,双方大军就地驻扎警戒。

  此时已经是春种时分,即使是河套地区的温度都已经回升了不少。

  但这里依然还是风沙漫天,实在是太干旱了。

  侦察骑兵都已经撤回来,外层的军队合拢,形成一个巨大的口字型,持盾将敌军暂时挡在外边。

  骑兵是不敢冲击密集方阵的,宋兵在城外遇到西夏骑兵,一般都会用这种方法把自己变成乌龟,让对方无可下嘴,然后自行离开。

  西夏大军中分出两队骑兵,从宋军的左右两翼掠过,同时向方阵内抛射了不少的箭矢进来。

  宋军的弓手部队自然也还以颜色。

  双方各有损伤。

  但总得来说,自然是宋军这边损失大些。

  双方僵持了一阵子后,折继闵在听了数名侦察骑兵的禀报后,开始下令。

  陆森听不懂……但随着旗令兵,还有十几面大鼓的咚咚声,宋兵开始前进,同时阵形也在变。

  箭雨一波波地射出去,同时密不透风的阵形因为阵形的转变,有了数个缺口。

  喊杀声,惨叫声不停地响起。

  陆森在大军的中后方,他没有上帝视角,因此以他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宋军内部的阵形在不停地变化。

  大量的箭矢飞进来,偶尔会有敌人的骑兵进到中线附近,然后被早有准备的长枪兵捅下马,包围分割吃掉。

  折继闵没有时间理会陆森,他不停地听着旗令兵的报告,同时把自己的命令下达。

  陆森就愣愣地跟在旁边,跟着大部分缓缓推进。

  战斗持续了很久,从中午打到傍晚时分。

  最后一个时辰,双方的正面步兵甚至还接战了,从前方传过来的吼杀声,几乎要盖过传令鼓点。

  残阳如血,夜色渐暗。

  辎重队把营帐立了起来,也把简易的木桩阵在周围立了一圈。

  有了这样的木桩阵,西夏的骑兵晚上便不会乱来冲阵,但依旧得小心敌人的步军夜袭,所以值守部队是必须的。

  大军开始埋锅造饭,在后勤这一块,宋军强过西夏数倍不止。

  大帅营帐内,折继闵的前方摆着热乎乎的面团,以及一小碟刚烤过的腊肉。

  他左右看了看,然后问旁边的折继祖:“咦,妹夫呢?”

  “他去伤兵营了。”

  折继闵眼睛一亮,随后又有些可惜地说道:“妹夫有神仙手段,要医治人并不难,但他终究只是人,两只手两只脚,又能救回多少人!”

  就如折继闵所说,陆林现在确实救不了多少人。

  伤兵营立了十个大帐,每个大帐中至少收治了三百多名伤者。

  陆森并不是心血来潮来这里的,而是伤兵营就立在大帅营帐的旁边,这里面传出来的嚎叫和痛苦‘呻-吟’声,一直在大帅营帐附近响起。

  这里的空气,弥漫着浓重的铁锈味。

  陆森看着一排排的伤兵,像是一头头被宰割的牲口般,被摆列在这里。

  一眼看过去,断手断脚的占大部分,有的人肚子被开膛了,里面的肠子冒出来,伤者自己用双手按着,时不时肠子冒出来一些,他又自己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推回去。

  没有人帮他医治,因为随军丈夫根本不够。

  陆森看到一个穿着长袍的丈夫,走到自己的旁边不远处,摸了摸个昏迷的年轻军卒的脉搏,说道:“没救了,抬出去吧。”

  然后旁边就有四名士卒过来,把那个昏迷着,明显还没有死掉的士兵抬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陆森终于忍不住了,过去拦住他们,问道:“这人明明没有死,为什么不试着抢救一下?”

  “这位贵人!”随军丈夫不认识陆森,但他知道,这种时候还敢穿着白衣的人,不是傻子就是大人物:“这人确实没有死,但也快了。他流血太多,即使止血了,也不够血气回醒自身,要是有百年老参吊命,再喂灌小米粥数日,或许有醒转的可能。但……”

  接下来的话,军医没有说完,可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百年老参吊命?

  即使有,吊得了一个,能吊得了几千人?

  内宫中的存货全拿出来,也不够救这里的十分之一人。

  陆森深吸了口气,说道:“把他放下,我来想办法。”

  “贵人,没这必要。”随军丈夫很耿直地说道:“厚此薄彼可不是什么好事,会影响士气的。”

  此时一直护在陆森旁边的折克行突然喝道:“这位可是官家亲赐名号的陆真人,他说有办法,定是有办法。”

  随军丈夫没有见过陆森,可却是听过他名号的,闻言惊讶地看了过来。

  而且随着折克行这一声大喊,很多还没有昏迷,忍受着痛苦的伤兵们,立刻把视线看了过来。

  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虽然宋兵中设有伤兵营,不像西夏那样,受了重伤的兵直接弃于战场,自生自灭。

  但伤兵营的医疗条件并不是很好,而且很多人送进来的时候,还能说话聊天,但过上两三天,伤口感染发脓,很快就发烧昏迷,最后死掉。

  能从伤兵营里活着走出来的人,十不足一。

  都是老兵,自然知道这事,但现在听说陆真人来了,他们自然生起了期待之情。

  这位可是真神仙,万一他真有什么手段,可救自己这些卑贱之人呢?

  陆森看了一下配方表,然后对着折克行说道:“尊道,去向你父亲要块十丈长,三丈宽的厚布过来。”

  折克行对陆森极是信服,闻言立刻跑向大帐。

  而陆森则往外掏木方块,铁锭,以及那块天外陨石。

  实质上,陆森是想把天外陨石合成炼丹炉,或者是静心台的,毕竟这种东西极其稀少,难遇到一块,万一以后没有了怎么办?

  可看着这些重伤的士卒,陆森觉得合成回春幡,才是当务之急。

  很快,折克行和数名兵士提着厚厚的大布块走过来,后面还跟着折继闵和折继祖。

  因为辎重队里没有这么大的布块,所以折继闵儿子说是陆森需要后,二话不说,让人把自己的元帅大帐给拆了。

  材料齐了!

  陆森直接使用配方进行了合成,在众人的视线中,陆森双手闪耀着金光,随后地上的物体融合在一起,很快就变成了一根绿色透明状的方型铁棒,铁棒很长,至少三米。

  而铁棒的上方,还挂着一块白色的布幡。

  回春幡(LV1):将一定范围内的能量转化成回复灵气,治疗半径范围内的一切生灵。等级越高,效果和范围越大。

  持有人:陆森(无法转让)。

  陆森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提起这根看起来很重,但实质重量和筷子差不多的回春幡,走到伤兵营帐之外。

  找了块空地,陆森将回春幡重重往地上一插。

  刹时间,风云变幻。白色的布幡变成了绿色,并且发散出一粒粒绿色的光点,向周围飘浮。

  在这个时代,只有神物才能发光,而这回春幡不但自己发光,还把光点往外散落,任谁看了,都知道这是真正的好东西。

  而且在夜晚上,这回春幡太显眼了。

  此时整个宋军,都能看到自己军阵中央的这根三米高大幡。

  很多人饭也不吃了,站起来叽叽喳喳地讨论,远远地指指点点。

  他们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很多人害怕,但更多人却是觉得,这定是好东西,是上天保佑他们宋人,这才把这神物送到大军中来。

  这是吉兆。

  折继闵走上来,忍着心中的震惊问道:“妹夫,此物何用?”

  “医疗伤者所用。”陆森解释道:“只要将伤者放到大幡附近,接触到绿色光点,便能起效,但不敢担保效果。”

  “仙家之物,定是好东西,要是不起效,只能说是那人没有资格享受这仙灵之福。”折继闵舒了口气,然后大声喊道:“将伤兵营拆了,让仙气可飘过去,若有仙气笼罩之外的伤员,立刻搬运进来。”

  这命令一下,那些随军丈夫最先动手,立刻把伤兵营的大帐给拆了。

  随后把那些重伤即将不治的兵员,搬入到回春幡的下方。

  附近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看着。

  他们看着那些绿色光点自己寻找伤者,落到伤者的身上,没入到他们的身体里。

  效果很明显,只是不到一会,那些因为伤痛而哼哼唧唧的伤员们,表情立刻缓和下来,并且很快进入沉睡。

  同时他们身上的血水不再外渗……在隔了一个时辰后,随军丈夫们发现,这些人的伤口,居然已经有愈合和缩小的迹象。

  而等到四个时辰后,也就是天亮时,绝大多数的伤者,伤口都好得七七八八了。

  效果比起蜂蜜来说,差得远,要八个小时左右,才能治愈。

  但胜在……治疗范围之极其之广,半径三十丈左右(100米)。

  随军丈夫们一个个疯狂地检查着那些伤员,发现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好了,极其重伤者,也在好转。

  他们个个眼神中布满了红丝,狂热无比:“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有此仙术,还要我等医者作什么?”

  折继闵在伤兵营守了一夜,亲眼确认了疗效后,他猛地冲进陆森的私人营帐中,看到陆森还在熟睡。

  “妹夫!我代所有的伤兵向你磕头道谢。”

  说着,热眼盈眶的折家大元帅,轻轻呢喃了句,跪了下来。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