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90 轮子
  陆森也挺累了,昨天他一直坚持到凌晨三点左右,确认回春幡有效后,这才回自己的小帐篷里睡觉的。

  因为并不是特别安全的地方,他睡眠有些浅,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身边似乎有人,爬起来睁眼,发现折继闵刚从帐篷里出去。

  他缓了一下精神,也走出帐篷。

  外边有很多的士兵,他们形成一个巨大的圈,看着回春幡附近那些躺着的伤员们。

  此时除了最中心的那圈伤员外,其它的伤员们几乎都醒着,很开心地互相聊天。

  那些随军丈夫则帮他们包扎或者缝合一些伤口,药都懒得上了,反正有仙家神物治疗,只要还有一口气,似乎都能慢慢缓回来。

  陆森出来后,很多人就看到他了。

  不少人转身他对他揖,一些伤兵见到他,甚至当场挣扎起身,跪拜了起来。

  活人无数……此时陆森在兵卒的眼里,就和圣人差不多。

  陆森看到这样的场面,觉得颇是尴尬,然后便走远了些。

  绕了一小圈,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用一种相当狂热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无奈之下,只得重新躲回到帐篷内。

  折克行很尽职地继续保护着他,抱着一杆红缨枪,还时不时打个呵欠。

  没过多久,折继闵进来了。

  “妹夫,你似乎不喜欢被别人拜祭?”折继闵笑着问道。

  “当然,我又没有死。”陆森叹了口气:“这有种生祠的感觉。”

  “你是要立地成仙的人,生祠也不奇怪吧。”折继闵笑了下,随后正色说道:“那些士卒不懂这么多门门道道,他们是真心感谢你的。”

  陆森点头:“我清楚,所以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郁闷。”

  “那就好。”折继闵心中松了口气。

  汴京城的折老七在两个多月前,把一瓶蜂蜜送到折家来后,折家上下就对陆森是很信服了的。

  但无论如何,蜂蜜这种东西,在他们看来,顶多就是很厉害的‘药材’,比百年人参,千年人参更珍贵的药材罢了。

  陆森这人在他们眼里,就是未来可期,即使洞府之术让他们惊艳得很,依然还是未来可期。

  未来可期的意思,就是现在还不太强。

  可昨晚那张大幡立起来后,折继闵是真心把这个妹夫当陆地神仙看待了。

  “妹夫,你还有什么仙术可以对战局起影响的,尽管用出来。”帐篷中没有椅凳,折继闵就盘坐在陆森面前,说道:“需要什么材料,你尽管说,我想尽办法帮你弄到。”

  此时回春幡的效果,已经传遍整个宋军大营了,可以说全军士气极度高昂。

  还是那句话,谁都怕死,但更怕明明有活下来的机会和希望,但因为缺少治疗而死。

  而现在这个回春幡的出现,则是告诉所有的士卒:你只要不是当场死亡,陆真人就有办法把你从鬼门关里拉出来。

  高昂的士气,就此爆发出来。

  甚至连武将们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在战场上,谁敢说自己无敌?

  你能以一敌十,甚至敌百,难道还能敌千不成?

  而武将们因为装备好,从小又练习武艺,就算是受伤,当场死亡的概率,也是比士卒们小得多的,只要不死,活着回到这张绿色的仙幡之下,就意味着命保住了。

  折继闵站在陆森旁边,问道:“妹夫,那幡旗只有你能拿着是吧。”

  之前他试过了,想让亲兵把那杆旗幡移到更方便和安全的地点,然而所有人都无法触碰到这杆长幡,仿佛像是幻影一般,每个上去触碰的人,都是伸手穿过了幡杆子,摸了个寂寞。

  陆森点头承认,心中同时也‘哦’了声,原来‘无法转让’这特性,是用这种方式表现出来。

  “也是,仙家之物,我等凡俗之人岂能随意触碰。”折继闵有些失望,他倒是不说想贪掉这张旗幡,而是如果可以的话,想让陆森再制作两三张出来。

  再派人护送到其它两路征西大军,有了这样能大范围救人的好东西,想来其它两路兵卒士气高涨,也能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随后折继闵又问道:“妹夫,你可还有神物,可克制西夏的骑兵?”

  不得不说,西夏的骑兵太烦人了,来去如风,从旁掠过,箭如雨下。

  不但摸不着对方,自己这边还会有人死伤,很降士气的。

  宋兵只能步步为营,用铁盾顶着箭雨慢慢往前走,同时再用弓手还击。

  只是这样子,战损比很高。

  陆森想了想,说道:“有倒是有,就是点麻烦,需要你们配合!”

  “麻烦总比没有办法好得多。”折继闵双手抱拳,说道:“如若可行,还请妹夫大展神通。”

  西夏军这边,已经准备好再次冲击宋营了。

  南降之将李逸,就是这支西夏军的元帅。

  此时西夏国已经有很多官职开始模仿北宋,而不再使用旧蕃官职称。

  “经过推算,宋军的死伤,应该三倍多于我等。”李逸骑在战马上,看着远处的宋营,很满意地摸着自己的胡子:“虽然他们人确实是多些,可这么打下去,士气渐落,崩溃的必定是他们。”

  旁边立刻就有个宋人降将拍马屁道:“这都是元帅你用兵如神,那折家小子,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因为折继闵等人很年轻,而李逸则已经快五十了,所以李逸每次和折继祖对上,都会叫他黄口小儿之类的。

  而折家则会称李逸为数典忘宗的老贼。

  对骂嘛,谁不会。

  李逸哈哈大笑,作为降将,他能成为元帅,统领一军,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要是放在赵宋,别说当元帅,能领一万人大军作战,就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事情。

  且在赵宋当武人,憋屈得很。

  所以他从来不觉得,自己降夏有什么不对。

  “林将军,看来你已有击败宋狗的信心,那他们的左翼就交给你了,尽量给我骚扰他们。”李逸看着前方,缓了会,说道:“若是他们露出破绽,你也可自行判断攻击。”

  这林将军大喜,正要说话呢,却看到对面的宋军大营突然动了起来,然后向着左边移动。

  “咦,这帮宋狗想作什么?”李逸挥挥手,说道:“盯着他们”

  当下数支骑兵斥候队从西夏大军中奔出,前后左右围着宋军方阵移动。

  他们也不靠近,就是远远看着。

  而此时的宋军,一直左移,然后……转移到了一处挺高的山陵之上,就地驻扎。

  看着这一幕,李逸不可置信地擦擦眼睛,然后哈哈大笑:“折家的黄口小儿这是犯了失心疯,居然自己跑到绝地上去?”

  一般来说,军队在高处,确实是有居高临下的优势的。

  特别是对西夏骑兵而言,更是克制,因为骑兵上坡,就会失去速度,没有了速度的骑兵,和步兵没有什么区别。

  另外就是,在山坡下往上射箭,效果也会很差,双方弓手对射的话,永远是高处的弓手有优势。

  所以按常理说,这种做法,似乎是稳妥之策。

  但……兵事可不是有既定目标的。

  若是这地方是军事要地,西夏军必须得在一定时间内强攻上去,那么这种布置没有问题。

  但那处山丘,也真只是处高地而已,并没有战略价值。

  李逸大吼道:“快快快,大军压上,在高地附近围起来,驻扎,我们要把他们困死在上面。另外将飞龙军派出去,尽一切力量,截断他们的粮道,绝对不能让他们把粮草给运过来。”

  也不怪李逸这么急,兵事就是讲究个神速,毕竟机会转瞬即逝。

  很快,西夏军就在山下驻扎完毕,为了不被山上的弓手射到,他们驻扎的位置,还离山脚远了些。

  李逸看着大军在山脚下合拢,狂喜数声,然后说道:“书驿官,帮我写战报给国相,就言:折家小子已被我围于孤山,再行消耗之策,待十天半个月后,国相必定得见捷报。”

  等书驿官走后,李逸仰头,看着山上孤零零的宋军大营,嘴角的笑容怎么都止不住。

  从这天开始,宋军和西夏军双方就陷入了对峙。

  西夏军就在山下围着,也不攻击。

  而宋军则一直待在山上,就是时不时会抛射些箭矢下来。

  因为西夏军特地离远了,所以宋军的箭矢,根本射不到他们。

  如此这般,日子很快就过去五天。

  这天清晨,李逸再从大帐的毛毯上醒来,他出了帐篷,看到宋军在上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随后他问旁边:“飞龙军可见着了宋军的辎重?”

  旁边待着的将领摇头:“未曾听说,可能是赵宋此次携带的粮草足够,所以不急着让人送粮草过来。”

  “那就说明他们快要山穷水尽了。”李逸摸着发白的胡子,嘿嘿笑着:“也不知道折家小子到底在想什么,无水无源的孤山也敢上去。”

  旁边西夏将领大笑道:“想来是那折家小子,怕了元帅,手足无措,惊惶之下把自己弄去了死地。”

  旁边待着的西夏将领个个哈哈大笑,敌人自寻死路,没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李逸很满意地说道:“二十几万的宋军,又是折家人,要是全死在这里,永兴军路大门便敞开了,届时我等可长驱直入,兵临汴京,那可是泼天的功劳。”

  众西夏将领听这么一说,个个都是神往不已。

  听说宋人女子极美,可不是他们这苦寒之地的糙妇,届时身上装满金银,再扛一两个美人回家,岂不快哉。

  想着,一群西夏将领便猥琐地嘿嘿阴笑起来,不约而同。

  因为几乎是必胜的战斗,所以这次西夏人很有耐心,一点都不像往常那样急躁,又等了三天,然后他们发现,孤山上的宋人大军,似乎有了变化。

  原来西夏人待在山脚下,就不太能看得到山上宋人在干什么的,而这次,宋人甚至还在周围立了很多盾牌和布匹,将大军整个包了起来,似乎不让外人看到他们内部一点点的动静。

  李逸凝视了那些布匹很久,然后说道:“看来宋军快撑不住了,在故布疑阵,所有的步将,带兵向前五百步,围住山脚。我估计,宋人快要突围了,不管他们向哪个方向突围,你们都要死死守住,而所有的骑兵,届时看战况支援同袍。”

  “尊令。”西夏将领们拱手后,便迅速离开。

  而李逸也带着自己的亲兵,往前挪了三百步左右。

  他看着高山,笑道:“我就看你们什么时候突围……等等,若我是折家小子……必定会在正午时分,且走西边。”

  因为正午的时候,烈日临空,斜照西向,正好挂在山顶上。

  那时处于西边的西夏军,抬头往上看,是迎着艳阳的,视野必受阻碍。

  “传令东南北向的将领,各抽三成的兵力,布置于西面,速去。”

  随着李逸下令,西夏大军迅速调动起来。

  很快便在西边的山脚下,设置了近十万人的兵步团在这里。

  然后时间很快就到了正午时分,李逸拿着块干面,一边就水咀嚼着,一边看着山顶上。

  此时果然如他预料的那样,太阳高悬于山头,他们的视线确实有些受限。

  看不太清上面的情况,只是隐约看到,上面宋人的布障似乎被折了。

  “果然如本帅所料,他们就是要在这时候突围,且突围的方向就在此处。”李逸对着旁边的旗手说道:“传令,所有的步兵营,死战不退,退后者,杀无赦。”

  这命令很快就被传递到了前线。

  为此十万的步兵,还向前走了大约五十步,更加接近山脚了。

  “举盾!”

  最前方的两万西夏步兵,摆成了鱼鳞盾阵。

  这种阵形,是专门用来防止高空落箭的。

  就在他们布好盾阵时,前方山顶上也传来微弱的,轰隆隆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有点像是海潮……一般都是在大规模的步兵或者骑兵快速行动时,才会出现。

  同时他们的视野里,逆光的情况下勉强看到,山顶上也确实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点。

  “哼!”李逸得意地笑了下:“就等着你们呢。”

  很多人都认为,从山上冲到山下,有冲锋速度上的优势,但其实这是谬论。人不是马匹,如果是骑兵从山上冲下来,确实是有这样的优势,而人不同……人的体力是有限的,从山上冲下来,体力会被大量消耗。

  这不是峡谷,可居高临下,左右夹击。

  有经验的人都清楚,下山比上山更难。

  “此战大胜,吾可名留青史……”李逸右手指天,身形霸气无双。

  然而猖獗的笑容就在此时凝固,突然间,他的嘴巴张得老大。

  不但是他,所有的西夏军卒,皆是如此。

  因为那些轰隆隆的声音,根本不是人奔跑时发出的声音。

  而是轮子,巨大的金色石轮子。

  密密麻麻地从山顶上滚下来。

  每一个轮子都有一丈高,轮身有半丈宽。

  越滚越快,越滚越快!

  下到半山腰时,山脚下山的大地都已经在震动了。

  :。: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