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92 新监军

0092 新监军

  杨金花现在的小日子过得很开心,早上练武,中午则和其它达官贵人们的妇人闲聊闲逛,傍晚回到矮山的小家,在林中花园,欣赏着花摇蝶舞的美景吃完晚饭,和赵碧莲斗斗嘴,再一起泡温泉,美美的,一天的疲劳都褪得干干净净。

  似乎连带着肌肤都会变得光滑许多。

  这样悠闲的生活,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官人不在身边,好想他。

  相比之下,赵碧莲天天大大咧咧的,不是跑去和庞梅儿玩耍,就是回娘家横行霸道。

  但其实这是表象,杨金花不止一次在半夜被赵碧莲的梦话吵醒,没办法,习武之人睡眠浅,也就自家官人在身边的时候,她会睡得沉些。

  而赵碧莲梦话几乎都是关于陆森的。

  ‘官人,我好想你。’

  ‘官人,别折腾我这么久,撑不住了,去折腾金花。’

  ‘官人,庞梅儿的肌肤嫩得你玉石,要不你也娶了她吧,这样我们三姐妹就能一起玩了。’

  “官人,这蜂蜜好好吃,我用嘴喂你好不好。”

  不得不说,赵碧莲的梦呓极为不雅,虽然已经人妇,可杨金花依然听得是面红耳赤,好几次都想摇醒这个**人了的,但随后杨金花便会发现,赵碧莲的眼角有泪花溢出。

  轻轻叹气后,杨金花便会放弃这想法,何止碧莲,她自己也好想官人啊。

  然后待到第二天醒来,赵碧莲又会变得大大咧咧,她似乎只有在梦中的时候,才会想念陆森。

  这天杨金花和三家贵妇们一起相约踏青野餐。

  汴京的四月底,草长鹰飞,只要外出,便是山山水水,雾里雾外繁花现的春时美景。

  待到傍晚时,妇人们回家,杨金花把篮里的果子分了,得到众多妇人的感谢。

  正待转身回矮山,却有个中年人从城门里面小跑出来,说道:“小娘子,大娘子有事唤你回家一趟。”

  出来说话的人是老齐,他拱拱手,继续说道:“与姑爷有关。”

  杨金花一愣,骑着雪犬傀儡便往天波街方向疾奔。

  很快便回到家中,将雪犬傀儡放置在庭院,她翻身而下,急急冲入内堂,便看到老太君和娘亲两人,正坐堂前说着话儿。

  她几步跨上前,急急问道:“老太君,娘亲安好。让齐叔唤我过来,可是官人他有了什么消息?”

  杨金花的右手下意识握得很紧。

  她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虽然她个人而言,很相信陆森的实力,一般人伤不着他。

  但……凡事就怕万一。

  穆桂英漂亮的桃花眼瞄了下女儿的右拳,随后笑道:“别担心,虽然事情确实和森儿有关,但不算是什么坏事。”

  为了不让女儿着急,当下穆桂英便把她不久前打听到的消息说了。

  在听到陆森一人斩首十万后,杨金花先是愣了下,随后满是崇拜地笑了起来:“不愧是我家官人。”

  也不怪杨金花有这反应,在很多时候,在没有亲眼看到大量尸体堆积的地狱之前,很多人对于死亡的感觉,只是纸面上的一个数据。

  特别是死者与自己没有切身关联的时候。

  更不会有直观的感受。

  穆桂英轻轻摇头:“森儿确实很厉害,但这太厉害了也不好。今日殿议,到现在都还没有退朝,估计是在说森儿的事情。”

  “如此大功,难道不会论功行赏?”看着母亲那微微担忧的神色,杨金花内心也有点七上八下:“不会是想着,像是针对狄将军一样,针对官人吧。”

  穆桂英神情沉重,没有说话。

  但这和默认已没有什么区别。

  她们是武将后人,自然知道武将立大功后,会受到什么样的诘难。

  狄青的遭遇,可是历历在目的。

  “所以说,有可能是我们杨家拖累了森儿。”穆桂英有些无奈地说道:“若是她娶的是文官家女儿,别说杀十万,杀百万估计也是满朝文武叫好声连连。”

  杨金花心里突然有点难受,她不想成为陆森的负累。

  这时候,穆桂英伸手抚摸了下杨金花的小脸,微笑道:“不过也别太着急,汝南郡王肯定站森儿这边的,况且森儿是方外之人,可能受到的诘难,不会有我们将门那么多。”

  “我明白了,嫡亲的意思是,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对吧。”杨金花松了口气:“看来事情没到麻烦的地步,况且最近我一直在四处送果子,想来应该能让他们留点情面的。”

  “文官的心,很冷的啊。”穆桂英幽幽地说了句,表情落寞同,她是不太信任官员的。

  杨金花顿时语塞。

  “你们两个啊,就是光着急,自己吓自己。”这时候,佘太君突然说话了:“金花把果子散得四处都是,但凡有点身份的文武百官,都吃过了。如此神物,谁不想要,全天下也只有森儿一个人能变得出来。谁都怕死,怕病疼缠身,光是这些果子,就没有人能拒绝得了。他们傻了,才想着要得罪森儿。”

  “可为何这次的朝议如此之久?”穆桂英问道。

  “估计是在忌惮森儿的杀戮神通吧。”佘太君呵呵笑了声,然后说道:“如老身没有猜错,森儿很快要被召回了。”

  穆桂英微愣了下,随后便明白了佘太君的意思。

  杨金花年纪轻,还是不太明白:“老太君,既然官人有仙术能重创敌军,为何他们还要召回官人?”

  “叶公好龙罢了。文官和官家是一体的,特别是文官,他们不会希望仙人涉政的,若是再让森儿在前线待下去,过不了多久,西夏就能被灭国。届时森儿名望大涨,天下皆知,整个朝廷百官都睡不了安稳觉。”佘太君嘿嘿嘿笑着,颇有狡猾老狐狸的味道。

  解释到这种程度,杨金花终于隐隐约约明白了。

  此时佘老太君说道:“桂英,你去矮山小住几天。”

  “嗯?”穆桂英一愣:“这不太好吧。”

  “森儿外出,矮山中几乎皆是女子,没有人会说闲话的。佘老太君哼了声:“既然事态未定,那么我们杨家就直接站森儿这一边。不用考虑那么多,反正杨家现在的势也是森儿给过来的,我们若是没有点表示,只会让别人看笑话。”

  穆桂英思考了会,桃花眼流转,她拉着杨金花的手笑道:“也好,反正我也馋矮山上的仙家温泉水许久了,只是老太君,你不和我们一起上矮山吗?”

  “杨家需有人坐镇着。”

  “但你的身体……”穆桂英有些担心。

  “好着呢,天天仙家蜂蜜吃着,暗疾早没有了。”佘老太君现在的气血比起前年来,那真是好得不行。她神情骄傲地说道:“就算此刻跳出条大虫,老身不用兵刃,三息间就能活撕了它。”

  一柱香后,穆桂英和杨金花共乘雪犬傀儡,出城去了矮山。

  无数的行人看到了这一幕。

  也就在穆桂英上了矮山后,今日殿议终于退朝了。

  关于今日大臣们究竟讨论了什么,百官都都三缄其口。

  不过陆森一人斩敌十万西夏人这事,还是在汴京城传开了。

  兴奋者有之,崇敬者有之,觉得杀戮过重者亦有之。

  同样,穆桂英上矮山这事,也传到了文武百官的耳中。

  汝南郡王当场就笑了起来,在书房中自言自语:“佘老太君不倒,这杨家就倒不了。”

  庞太师和八贤王等人,也是佩服之色。

  倒是一众言官,听到这消息表情不算太好。

  待到第二日,早朝再开,赵祯额头上绑着一块湿巾,熬的是冷井中的寒水,这样子能让他脑袋不那么疼。

  “穆大元帅的事情你们也应该听说了,杨家这是要与陆真人共进退了。”赵祯的语气极是委屈:“我们没有想着要对陆真人怎么样,反而是在想着,如何不恶了他。”

  文武百官皆是苦笑。

  昨天他们讨论了大半天,确实是想把陆森给召回来,但并没有存什么坏心思,只是单纯觉得,让陆森这么继续杀戮下去,可能会有违天和。

  明着说是担心影响陆森心性,但其实还是为了他们自己。

  他们怕陆森偏离了仙道,不能再修行了,那以后仙果也就没有了。

  现在朝庭百官们的身体都挺好的,人人几乎至少食过一枚仙果。

  矮山的果子,就是他们身体健康的安全保障线。

  他们后半程,讨论的内容已经与陆森没有太大关系了,就是在考虑,召回陆森后,该派谁去交接监军之职。

  有很多人选,可没有一个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

  监军的权力很大,战事结束后,必定能高升,所以无论哪一派系,都想把自己的人顶上去。

  文武百官为这事吵得挺久。

  赵祯在龙椅上看着文武百官又吵了起来,他便感觉自己脑袋更加剧痛了。

  忍了好久,见下面如菜市场差不多,都没有个消停,即使是老好人脾气的赵祯也终于忍不住了,在剧痛的驱使下,他拍着龙椅怒吼道:“都别吵了,你们既然没有个决断,那就由我来。柳船字,由你去当监军,把陆真人替换回来。反正你和陆真人也算熟悉。”

  公公柳船字在一旁微微弯下了腰,表示尊令。

  而文武百官们也停止了争吵,他们其实也明白,在没有足够利益交换的情况下,三个大派系之间是谁也不愿意退让的。

  但现在官家把事情给揽过去了,那无所谓。

  反正这个监军之位,不落在其它人手里就好。

  包拯在下方和八贤王交头接耳:“官家难得硬气了回,少见。”

  八贤王很无聊地叹了口气:“昨天官家就应该如此,凭白浪费了大好光阴。”

  不管怎么样,新监军人选算是出来了。

  同时全京城也知道了这事。

  穆桂英坐在凉亭中,看着花海,笑道:“虚惊一声,官家和文武百官皆没有针对森儿的意思,等我泡多两天温泉,也该回家了。”

  “那么急着回去做什么?”杨金花在一旁不舍说道:“就算快马加鞭,等柳公公去到永兴军路,再等官人回来,怎么着也得十天以上,娘亲你就再多住几天呗,等女儿好好孝敬你。”

  穆桂英大是感动,但俏媚的脸上却是调笑,说道:“其实女儿你巴不得森儿快些回来,然后把我扫地出门吧。”

  杨金花嗔道:“哪能啊……娘亲你在这住一辈子都没有问题的,官人不会在意。”

  “他不在意,但我杨家的风评就全完喽。”穆桂英白了自己女儿一眼,然后正色说道:“这次森儿杀戮敌军十万,却没有被文武百官针对,我想着应该是你最近一段时间的努力起到了作用,做得很好,继续下去。女子以色娱人终究只是邪门歪道,只有那些能与自家官人同进退,能帮得上他的女子,方可受长久宠爱,要记住了。”

  杨金花使劲点头。

  而在永兴军路这边,大军休整了近六天,士气这才回转不少。

  折继闵正打算让大军在这两天内启程,结果满脸疲劳之色的驿站信使,将一份书令放到了他面前。

  “这是中书令?”

  中书令某种程度上来说,要比官家的话更管用。

  毕竟皇诏是可以拒的,但中书令不行……这里面盖有庞太师,八贤王,包拯,司马光等重臣的印章。

  折继闵愣了下,随后拆开,将书令看完,他松了口气,然后这才去找了陆森。

  “妹夫,朝廷来令,召你回东京,新监军乃是宫内监事柳船字。”折继闵笑道:“朝廷似乎没有追究你杀戮过甚的事情。”

  陆森无奈地笑了下,杀敌太多反而被自己人忌惮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想想这是北宋,也就不奇怪了。

  “既然如此,回春幡我得带回去了。”

  回春幡只有陆森能拿得了,其它人碰都碰不到,留在这里不能移动,随着大军进发向前,它就没有作用了。

  因此倒不如带回到汴京城中。

  “这是自然。”折继闵也没有想着留下陆森的回春幡,他拱手说道:“妹夫不需要担心我们,敌人少了十几万步兵,光靠两三万的骑兵守城,他挡不住我们的。你就在汴京城里享受,再等着我们大捷,抓获西夏国相的消息吧。”

  两人正说话间,旁边突然又冲过来个驿站信使,这满身尘土,将手中的书信交给了折继闵。

  折继闵打开,脸色突然被愣住了,然后他将书信交给了陆森。

  陆森看完,也无奈了。

  原来新监军柳公公到了西安,当时天色已晚,便找了间旅店睡觉,结果第二天负责护送的侍卫们发现,柳公公不见了,大活人不翼而飞。

  现场还留下一封书信。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