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95 把全城的人都吓着了

0095 把全城的人都吓着了

  正经的仙师,一般会做的事是什么?

  开坛作法、开炉炼丹、呼风唤雨,讲经大会……等等!

  结果陆森这个真仙师做了什么?

  种了些生菜和果子,和人分享。

  弄了个仙家皮影戏,给全京城的人见见世面。

  确实很新奇,但这一点都不像是得道高人该有的样子。

  道法大会呢?

  给文武百官在仙界称号和排序呢?

  这种民众喜闻乐见的剧情,完全没有,这就让他们少了很多吃瓜的乐趣。

  虽然仙家皮影戏确实好看,但成天看动物,看风景,时间久了,也有点腻歪的。

  听说今晚的仙家皮影戏,会放映先汉时期的巫祭,所以几乎所有人的兴趣都被调动了起来。

  陆森回到家里后,也没有和杨金花等人说起这事,毕竟在他看来,只是放个关于巫祭的节目。

  给大宋民众们看看现代人还原的巫祭舞,只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

  先放些动物与外地风景,然后再放些关于古人生活之类的片子,最后再放映一些比较‘离经叛道’的内容。

  比如说,放一些真正意义的科普片。

  《地球为什么是圆的》、《什么是万有引力》等等。

  一步步来,一步步改变宋人的世界观,扭曲……不对,改变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不知道接下来陆森要放映什么内容,因此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出门时,穿的是漂亮的彩衣。

  吃过晚饭,再泡了个温泉后,陆森去了西城墙上,将投影仪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来,放置好,再调出自己想要播放的内容。

  《神人畅》。

  那是陆森几年前,无意间在某B字开头视频网站看到的内容,有‘马王堆汉墓坟头蹦迪’的标签。

  其中播放的曲子,就是古乐【神人畅】,创新性地加入了鼓点和萧等乐器伴奏。

  还有个穿着汉服的小姐姐,在模仿汉墓壁画的形象跳舞。

  说到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这视频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其灯光效果阴间,舞蹈动作很柔美也很阴间,然后整个视频就显得阴森神秘,充满了浓重的祭祀感。

  反正陆森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是大受震撼的,这么阴间的玩意,这群创作者是怎么想出来的?

  想用这种阴间视频把观众送走?

  连陆森这个久经各种恐怖视频,战争特效大片考验的人,都被里面的艺术和巫术氛围给打动了,他相信这个时代的宋人,应该也会很有感悟才对。

  “希望别被吓到了。”

  陆森自言自语地嘀咕了声,然后带着些许的坏笑,开启了播放。

  在樊楼的第四楼,临西窗台,杨金花与赵碧莲两人,就是全场的中心。

  这里聚集着一大群的女子,少女和妇人皆有。

  只是现在杨金花有些郁闷,周围的女子们,穿的都是素色服,唯有自己和碧莲穿得鲜艳,这很不对劲。

  而且今天的气氛有些怪……怎么说呢,似乎有些凝重。

  若是往时,一群女子扎堆,早就吵闹开了,但现在,她们却很安静。

  事实上,这些妇人也在奇怪着杨金花和碧莲的穿着:陆真人今夜要主持祭祀,你们两人怎么穿成这样,难道有什么说法?

  疑惑之下,终于有妇人向两人提问。

  杨金花两人这才知道,今晚是自己家官人举行祭祀的日子。

  “可他没有和我们说啊。”心急口快的赵碧莲立刻说道。

  妇人们一片默然,人人皆知的事情,你们两人反而不知道?

  “可能你们是陆真人的妻妾,所以不需要知道吧。”有个妇人如此说道。

  对对对!

  旁边立刻有其它妇人应和。

  妇人们都不希望在这两人难堪,真惹她们发火下不来台阶,自己家的仙果可能就没有份了。

  虽然现在也不多,但每月总是能份到一两个的,有盼头比总没有的强。

  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见周围妇人没有嘲笑自己的意思,皆松了口气。

  同时也再一次感觉到了,仙果这种玩意对妇人们的‘杀伤力’。

  要是换作以往,她们两人,一个将门之女,一个王爷家的私生女,出了这样的错漏,不被妇人们当着面咬耳根碎嘴就不错了,跳脸嘲讽输出的都有。

  绝不可能出现眼前这种‘和谐’的情况。

  ‘所以这就是官人所谓的垄断性资源?’

  杨金花心里冒出这样一句话。

  其实在‘夫人外交’展开之前,杨金花就询问过,自己可以做到什么程度,需要什么样的顾忌?

  当时陆森就和她说了‘垄断资源’这个词的意思。

  让她放手去做事,只要不是太不懂人情事故,使个劲戳人心肺的那种憨憨,手握这种重要的功能性资源,没有‘打不开’的高庭深院。

  之前杨金花底气都还是有些不足的,毕竟她是将门之女,天生就矮文人的家眷一头,但现在她悟到了!

  现在她不单是将门之女,更有仙人正妻这身份。三书六礼,明媒正娶的。

  瞬间就觉得底气十足,以后她打算不再穿这种轻飘飘的衣服了,就穿回原来那种舒适修身的劲装,行动多方便啊。

  杨金花的眼眉笑得越来越弯,也越来越开心。

  也就在这时候,‘电影’开始了。

  樊楼的第五层,八贤王等人包场。

  整个朝堂之上,就八贤王年纪最大,随后便到庞太师。

  在人生六十古来稀的时代,他这已算是高寿,但人的模样看起来,却和五十岁多些的包拯差不多。

  这人过了六十岁,就有很多的天然特权,可以很任性。

  比如说,喝酒这事,免不了要配碟盐炒豆子。

  在公共场合,别的文武百官吃豆子,得老老实实用筷子夹,八贤王不需要,他用手直接抓起一捧盐豆子放在左手心里,再用右手捏着一粒粒放嘴里吃。

  吃完后,双手都有污渍,懒得起身用湿毛巾擦,便直接擦在自己身上。

  旁人见了,也不敢有意见。

  在等着祭祀开始的这一柱香时间里,他吃了两碟盐豆子,身上擦得左一块右一块的油渍。

  “这陆真人终于开始办正事了。”八贤王咯吱咯吱咬着豆子,意味深长地说道:“希仁,你觉得他会不会做其它的正事,比如说开炉炼丹?”

  若是开炉炼丹,那对于国库的耗费可就大了,这可是有先例可循的,而且但凡开始有高人炼丹了,都极易勾得皇帝不理朝政。

  包拯坐在窗边,穿着白色素服,气质越发孤寒。

  他本身是权开封府,现在又是枢密使,可以说文武两派的官位加身,实权大到惊人。

  喝了口酒,他想了会,摇摇头,说道:“应该不会,有自然生产的仙果和蜂蜜,陆真人何须吃那些不靠谱的丹药。”

  “这倒是。”八贤王点点头:“那开坛作法,道法大会之类的,他估计会开吧。”

  “这倒是有可能。”

  按照传统文人的习惯,将自己的理论,自己所属派系的观念传播开去,这是一个‘弟子’该做的事情。

  否则文人间就不会有派系的差别,佛道两家也就会动不动就要互相辩经!

  八贤王觉得豆子有点咸了,又喝了口黄酒,说道:“现在他开始主持祭祀了,以后肯定也会讲经论道的,且看着吧。”

  包拯正想说点什么,却见到城墙那边,有光亮起,便说道:“待会再谈,似乎开始了。”

  今晚的观影人数,至少是平常的两倍,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人挤在城墙下,或者有一人则到酒楼中坐着。

  绝大多数的人,穿的都是素服,毕竟对于祭祀,即使是以皮影戏的形式出现,宋人也有足够的敬畏。

  一张张带着虔诚的脸,看着城墙上的画面。

  先是一片很暗的画面出来,几乎看不到东西,但随后光线渐渐变亮,隐约看到四个男子跪坐成一排,而在他们旁边,还有数盏汉式宫灯放着。

  可即使如此,四个男子也只能隐约看到轮廓,一动不动,表现出来一种相当诡异的感觉,画面还有隐约的雾气在流动。

  此时很多普通老百姓在咽口水了。

  和之前看动物生存,风土景貌的影片不同,这东西的气氛着实吓人。

  特别是对于第一次看‘恐怖片’的宋人来说。

  随后一个穿着暗红色,汉式直裾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她捧着一盏宫灯,走得很慢,很轻盈,小心翼翼地,仿佛不敢惊动什么东西。

  也就在她走动的时候,突然有缓慢且深远的箫声响起,同时伴有阵阵雷鸣。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很多人心颤,有些年幼的孩子当场就吓哭了。

  但立刻被长辈捂住嘴,生怕惊动了画面上的那些人。

  随着女子的走近,她手中的灯光也照亮了附近四个男子,个个垂头,都仿若石雕,一动不动。

  她轻轻放下手中灯盏时,退后两步,前着无人的前方弯腰行礼,此时已能看清女子的容貌,虽然生得不算极是漂亮,但也是端庄大气,且脸容貌白皙,皮肤光滑,一看就是富贵之家长大的女儿。

  汉服女子直起身子,左手缓缓高上搞抬,便是一声滚雷响动,右手心各上亦是高举,再有雷声响起。

  每次抬手,雷声轰鸣,同时画面便明显一分,如此两次反复之后,画面已经能让人正常视物,可依然还是昏暗,有一种恰到好处的阴森厚重感。

  此时汉服女子的双手已举到高处,接着缓缓放下,而画面中的四个男子‘石雕’在阵阵雷鸣声中,‘活’了过来,抬头睁眼,同时缓缓扭动自己的肩膀,似乎长久的岁月,都没有动弹过一般。

  他们四人各有自己的乐器。

  此时很多民众已经脸色苍白了。

  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一般的祭祀是什么样子的?

  阴暗或者空旷的地方,带着面具手无足蹈的法师,吟唱着他们听不懂的经文!

  还会烧些钱纸之类的玩意,画点符咒等等。

  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神秘的感觉。

  但和眼前看到的影像,根本没得比。

  那昏暗,烟雾缭绕的场景,面无表情的巫者,滚滚的雷声时不时响起,仿佛已有天神注意到此处,一切都在示意着,这是一场他们根本接触不到的,真正意义上的巫祭。

  每当画面中有雷声响起,几乎所有的百姓都会下意识抬头望天,看看是不是现实世界中打雷。

  而每一次的雷声,都让他们的心神在一点点瓦解。

  画面停顿了三息左右,其中一个汉衣男子开始弹奏起身前的古琴,随后汉服女子便开始作出四方拜祭的动作。

  听着轻缓空灵的泛音,很多对乐曲有了解的人,都忍不住惊呼了声:“神人畅?”

  这首古曲传承很久了,随着时间的变迁,韵律上可能有稍微的变化,但并不大,熟悉的人一听就能认得出来。

  空灵的泛音似乎是沟通天地所用,女子的拜祭与琴音相和,引得空中的雷声越来越大。

  最左旁的男子,用越来越急促的箫声,给阴森的空气增加一股焦燥的气氛

  随着一记中等音量雷声的响声,正好拜祭回正前方的汉服女子,突然像是昏迷了一样,突然半蹲,身体松软,脑袋歪侧,似乎是睡着了一样。

  而也就在这一瞬间,琴音变得稍稍欢快起来,同时鼓点也打起来了。

  听着这样的演奏,似乎是在表达比较快乐的时光,但画面上的氛围阴暗诡异,再配合这有点欢快的乐曲,着实有点矛盾的诡异感。

  同时吹箫的男子,在一旁时不时用箫声模拟出那种黑夜中的枭叫声,更加增加了现场的恐怖。

  更不对劲的是那名舞者,她跳起了袖舞,动作优美,可总有种违和感,再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名女舞者是闭着眼睛的,同时她的动作中,带着一丝不自然的僵硬,跳到某些节点,会下自觉地停顿一下,似乎是身体没有控制好的样子。

  而且她舞蹈的时候,脑袋时不时会左侧或者右侧垂下,软软无力,就像是睡着的人本能动作。

  几乎所有人浑身直冒寒意,他们看出来了,这女子似乎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控制了。

  在用她的身体跳舞,再想到这首曲子的名字《神人畅》!

  他们越发感觉到惊恐和畏惧,可又偏偏不愿意移开目光。

  这是神降?

  汉装女子越舞似乎越开心,优美的舞蹈,带着一股不自然的,诡异的气质,最后曲子越来越欢乐,在乐曲最终的高点处,随着最声记鼓响,音乐骤然停止,一声滚雷起,女子随着舞姿高举着双手,突然间化成了轻烟消失,现场只有一件外衣跌落。

  这一下太突然了。

  城墙下方,也骤然响起了尖锐的惊叫,但随后也是同样戛然而止。

  无数人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或者旁人的嘴巴。

  他们害怕自己等人的叫声,会惊动画面上看不见的神灵。

  滚雷渐渐声弱,远去。

  画面暗了下来,四个男子动作也渐渐变缓,似乎重新变成了石雕。

  等投影机的画面完全消失很久后,整个场面都还是安静的,半座汴京城没有了声音。

  直到半柱香后,这才有人试探着起身,脸色苍白地往家里走。

  所有看戏的文武百官,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他们摇摇晃晃地从酒楼下来,身体似乎都有点站不稳。

  只有少数几个官员站得很稳很直,比如说包拯,八贤王,庞太师等!

  然后男女老少,回到家都把香炉翻了出来,进行各种的拜祭行为。

  陆森从城墙走下,便看到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牵手过来,而且天不怕地不怕的杨金花,此刻居然露出了一幅被吓到的小女儿家模样。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