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99 契丹人出尔反尔

099 契丹人出尔反尔

  八贤王最近有些不高兴,总有种如梗在喉,吐不出,咽不下的感觉。

  很不舒服。

  确实,从结果上来说,陆森直接与官家合作,是与八贤王的目标相同,但问题在于,陆森这是自己‘主动’的,没有受他们诱导和控制。

  这就很不爽了,特别是八贤王这样的人,生来就位高权重,向来也只把庞太师当成对手,心高气傲着呢,现在被个小年轻摆了一道,那种恶心的滋味,外人难以体会。

  此时已入夏,天气渐渐炎热,八贤王仰躺在床头,他觉得身体很累,没有精神。

  “大人,吃个仙桃吧。”长子赵允升,也就是平阳懿恭王,用银盘托着个水灵的果子送到八贤王面前:“昨日陆杨氏送来的。”

  “不吃,看着这桃子就来气。”八贤王不快地摆摆手:“对了,你喊老二老三,还有所有的孙子孙女都回来,明天我有事情宣布。”

  “待会儿子就去遣人通知他们,不管如何,父亲先吃个仙果吧。”赵允升苦心劝解道:“你身体不好,不开心,整个家里都没有人会开心,都忧心着大人你呢。”

  八贤王顿了顿,无奈拿起桃子,慢慢咬了起来:“其实给老夫吃也是浪费了的。”

  赵允升笑道:“怎么能是浪费呢?”

  八贤王笑了笑,吃完桃子便睡下了。

  然后等到第二日中午,他坐在厅堂里,看着堂下满满当当的儿孙,看着就人丁兴旺,笑道:“人差不多都来齐了,那老夫就直说了吧。”

  下边一群人下意识站直身体。

  “现在说说分家的事情……”

  这话一出,所有赵家人都皆是吃了一惊。

  长子赵允升双手抱拳急急说道:“大人,此言不吉,你身体安康,又有仙果在身,自当长命百岁。”

  赵家众人皆出声附和赵允升,一时间厅堂里吵闹不已。

  “闭嘴。”八贤王哼了声,怒道:“老夫说话,你们插什么嘴,都安静听着。”

  这一声吼,所有赵家子孙皆不敢再出声。

  “老大你本事比其它人好些,这家也是给你的,所以你拿少些,东边的田地就只分一半给你了……”

  虽然天气炎热,但厅堂里很凉爽。

  通堂风吹进来,扬起众人的衣角。

  八贤王平时颇是威严,说一不二,但此时即是絮絮叨叨地,说了大半个时辰,才把事情交待完。

  然后他起身,视线扫过堂下所有的孙子孙女们,眼中有些不舍,但很快这神情就收敛了,他腰挺是很直,双手负在身后,笑道:“好了,都散了吧,”

  赵家子孙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怎么看都像是在交待后事,但观八贤王脸上气色极好,人也不糊涂,也没有人敢把这想法说出来。

  毕竟此时的宋人很是忌讳,怕说出不好的话,真就影响到了老人的健康和寿岁。

  老大赵允升跟着八贤王进到内室,正想服侍,结果后者自己脱鞋除衫,很是嫌弃地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跟进来做什么,快走,别扰老夫安睡。”

  赵允升见八贤王说话中气十足,觉得是自己多心了,便拱拱手出了卧室,然后再让一群在外边等候着的赵氏儿孙们散了,做自己的事情去。

  然后等到傍晚的时候,专门服侍八贤王的侍女一声尖叫,等赵允升进到卧室里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没有了气息,身体冰凉了的八贤王。

  当晚,八贤王府哭声震天,先挂白布,再点了鞭炮,这报丧的一种方式。

  不到半个时辰,全京城都知道,八贤王走了。

  当即举城素缟,哀哭十者有六。

  八贤王此人虽然这几天与陆森有点摩擦,但那只是立场问题。而在绝大多数民众的心中,他是位难得的好官,是位好王爷。

  文武百官得允十天不上朝,皆去参加了八贤王的吊丧,听说官家赵祯在宫里哭成了泪人。

  毕竟他是被八贤王养大的,两人感情本来就极好,和真正的父子无异。

  他本来是想参加吊丧的,只他身为皇帝,是不能参加臣子丧礼的,这会坏了纲常。

  即使是李世民参加魏征的丧礼,也只是到门口看看就走了。

  在北宋,大户人家的丧礼,一般至少要办七天,也是为了‘停灵七日’这种做法,生怕老人假死。

  陆森参加了吊唁,一进后屋厅堂,便看到个黑棺放在中央,而在旁边,有极多的孝子孝孙穿着丧服,跪在一旁,哭哭啼啼的。

  见到陆森进来,哭声立刻小了许多,头发花白的赵允升站了起来,向陆森拱手。

  之前赵允升的头发是乌黑居多的,只是数天,就已经白花了。

  “节哀。”陆森神情肃穆。

  跟在他旁边的杨金花把祭礼送上,一篮果子,一瓶蜂蜜。

  随后陆森给八贤王上了三柱香,烧了些纸钱,便走到一边问道:“为何如此突然,我记得几天前,内人才将些果子到府上。难道八贤王没吃?”

  “在父亲睡去的前天,还吃了个仙桃。”身心疲惫的赵允升解释道:“而且父亲走之前,全无任何异样,人看着很精神,却没有想到一睡不起。”

  说着,赵允升的眼睛又红了。

  “哦,那即是时辰到了。”陆森叹口气:“果子只能保人身体安康,却不能延人阳寿。”

  用游戏术语来说,就是八贤王的生命上限已经探底,怎么都加不上去的意思了。

  此时又有人来吊唁,赵允升道了声歉意,便去迎接新的客人。

  陆森站在旁边,又看了会厅堂中黑色的木棺,内心里有些失落,也极是感概。

  这人昨天还好好的,今天突然就没有了。

  这时候,旁边一队穿着花花绿绿的人走过来,领头的的人围着八贤王的木棺就想吹曲唱经作法事,但领头的人突然看到陆森,全身都吓得僵直。

  其他的‘法师’也看到陆森了,个个脸色尴尬,不敢动弹。

  没办法,前段时间陆森放的《神人畅》太过于真实和吓人了,现在所有人都默认陆森对祭祀一道是极为精通的。

  他们这群装神弄鬼的遇上‘真人’,哪敢乱来!

  此时这群人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局促得不行。

  陆森转身,和赵允升又说了几句劝解的话,然后离开了赵府。

  等他离开大门时,后边的哀乐和悠悠的唱经,这才响了起来。

  八贤王离世,整个京城至少哀悼了半个月,直到仲夏,汴京城才从哀伤的气氛中跳出来,重新变得喧嚣和热闹。

  与此同时,西夏那边也传来好消息。

  三路大军会师兴庆路城下,也就是说,如果西夏朝廷不跑,只要把兴庆府攻下,那么西夏就可以宣告灭国了。

  此消息一洗八贤王离世的郁闷,朝廷上下都开心不已。

  结果这开心都还没有到几天呢,辽国(契丹)突然大军压境,并且派来了使节,说奉国主耶律只骨之命,希望宋国从西夏退兵,否则他们就开战。

  当下把进行上下都给气坏了。

  即使是脾气极好的赵祯亦是大怒,指着使节的鼻子骂道:“年前奉绢十万匹,铜钱一百万贯,奇珍百车,以期两朝交好,为何契丹国主要做出尔反尔的小人?”

  对西夏攻略这事,当然得和辽国打点好,否则朝廷是不敢乱来的。

  但没有想到,眼前就要功成之际,辽国居然横插一脚。

  辽国使节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大咧咧地说道:“小人不小人,下臣不敢非议国主,然据我所知,岁贡只有一年之期,现在已经一年半月有余。”

  群臣更是气得发晕。

  个个都是黑着脸,却无话可说。

  辽国信使将话传达完后,大大咧咧地就走了,留下赵祯和一群文武百官在朝堂上干瞪眼。

  此时陆森并没有上朝,他在家里待着练气。

  随着一天天极有恒心地修炼下来,陆森不但有了气感,此时甚至已经能运气在经脉中流动了。

  但……相比于真正的高手,还是差劲得很。

  别说和展昭、白玉堂等人相比,连和自家的老婆杨金花相比,都差得远。

  不过能运气之后,也有个好处。

  能双修了!

  并不是那种欢喜禅的双修,而是很严肃正经的双修。

  两人盘坐,手掌相抵,内气从双方的手掌通过,融合在一起,再回到各自的经脉里。

  对于陆森来说,这种双修法很无聊的,他宁愿来点欢喜禅的双修。

  但杨金花却很喜欢,她觉得这样子能和官人变得更加亲密,非常开心。

  这才刚双修完,正准备吃个午餐呢,没有想到却来了个客人。

  穿着天蓝色常服的展昭出现在栅栏外,他双手抱拳,笑道:“陆小郎,好久不见了,展某前来叨扰。”

  夏时的阳光一缕缕从叶隙间穿透下来,光明间隔,配上展昭爽朗的笑容,还有那双明亮的眼睛,所谓英气俊朗,莫过于此。

  “确实好久不见。”陆森将展昭请入凉亭中,笑问道:“雄飞这段时间去了何处?”

  “去调查两个色目人了。”展昭拿起蜂蜜水,饮了口才答道。

  陆森一愣,随后明白过来:“雄飞说的可是莆姓两名色目人?”

  “确实是他们。”展昭解释道:“数月前陆小郎和包府尹提过此事,之后又有贵人提点了展某两句,随后我便向包府尹请了公假,一直在追查那两个色目人。”

  这一查就是三个多月?

  陆森对展昭的认真感到极度佩服,然后问道:“可查出什么?”

  “他们祖上约百年前从泉州上岸,做过不少事情,明面上已着我华夏服饰,说我大宋之言,然调查得知,他们蒲氏娶妻必定还是色目人女子,逢年过节也不遵循我华夏禁忌,行的是色目人的礼法。”

  陆森眼眉一挑:“虽然正经人家的女儿,定然不会嫁色目人,但只要有钱,风月之所中,打几个女子结婚,或者找几个贫穷女子成亲生子,还是没有问题的。看来他们还是不想改变自己的血脉。”

  展昭也跟着哼了声,少见地露出不屑地表情:“这蒲氏表面一套,暗地里一套,然后数十年积累,全捐了给三十年前的泉州府尹,得入我大宋户籍。”

  “看来不是小数目。”

  北宋文官很有钱的,能做到泉州知府的,钱绝对也不会少。

  所以想用钱打动一个大港口的知府,那绝对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字。

  “银,八万两。”展昭很无奈地说道:“而泉州知府向上报备,蒲氏是因为献出了南洋海路图,这才得以入籍。这南洋海路图,经查验,其实就是个假地图。”

  陆森啧了声,确实够多,差不多相当于现代七千万左右的人民币了。

  “然后呢?”陆森忍不住问道。

  “我在广州找到了他们,并且将这事告之了广州府尹。”展昭笑着说道:“广州的杨知府以行贿之罪,抄家蒲氏,开除宋籍,限半年内离境出海,此后永民不得踏入我大宋地境半步。”

  听到这里,陆森笑了,相当满意。

  人这一开心,这心情就舒畅,他拿出瓶蜂蜜,放到展昭面前:“此事麻烦雄飞了,去了我一个心病。”

  展昭摆手:“使不得,查明真相,本就是我等捕役之职。”

  “拿着吧。”陆森笑道:“你的武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长进了。估计现在再打五鼠,也该开始吃力了。”

  展昭猛地抬头:“陆小郎你从何得知……”

  他在广州的时候,确实又碰上了五鼠,也打了一架。

  虽然还能赢,确实比一年前吃力多了。

  “这都不用问,一猜便知,你做了官,就必定要去查案,要去做事。还得打点官场的上逢下迎,这一件件事情下来,又有多少时间可以练功?武艺不被拉下来才怪了。”

  展昭神色有些尴尬。

  “这蜂蜜能让北侠欧阳春功力大进,想来对你也应该有效的。”陆森认真地说道:“你就别推脱了,要惩善除恶,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行的。”

  展昭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将蜂蜜收下,他感谢地说道:“展某谢过陆小郎,以后但凡有差……”

  “都是朋友,别说这种客气话了。”陆森打断了展昭,然后扭头看向栅栏之外。

  此时那里多了个人出来,留着大胡子,气质狠戾。穿着看似北宋官服,然再细看又是不同的。

  展昭立刻站起来了,惊异说道:“契丹人?”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