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01 给陆真人道个歉

0101 给陆真人道个歉

  整个朝堂对陆森拒绝抵挡契丹人的事情,都表现出了郁闷的态度。

  然后这种情绪流入到民间,让市井讨论纷纷。

  ‘陆真人为何不去北方帮忙镇压契丹人,只要契丹人不下来,西夏那边就能打下去了。’

  ‘怕了吧,毕竟契丹人比西夏强得多。’

  ‘怎么可能,陆真人怕的话,之就不会去当监军了。也不会屠了别人十几万的士卒。’

  ‘我听说是陆真人想去,但朝廷不让他杀人。’

  ‘这是何等荒谬之言,镇压边疆,哪有不杀敌的?朝堂上的大臣们,没有这么傻吧。’

  ‘听说是怕陆真人杀戮过重,毕竟已杀十万,再杀十万的话,那就和白起将军有何区,要知道,白起将军可是没得善终。’

  ‘且白起将军只是让部下杀戮,自己可没有怎么动手的。陆真人是自己动手!’

  ‘某听说陆真人也没有亲自动手,他只是弄了巨石轮子出来,让那些贼配军推下去碾死西夏人的。’

  ‘不管怎么说,朝廷想陆真人去,但陆真人不愿意,这不好,不够大气。’

  ‘要是我,我也不愿。监军之位都没有坐多久呢,就被拉回来。现在出事了,又让人去帮忙。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谁乐意啊。’

  反正市井中讨论纷纷,吵吵闹闹。

  杨金花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回到杨家的探亲的。

  她将例行的水果和蜂蜜交给娘亲,然后向坐在厅堂上,正磕着瓜子的,杨家真正的话事人问道:“老太君,关于我家官人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

  “不就是森儿不愿意去北面嘛,早听说了。”老太君笑笑。

  杨金花坐近了点,问道:“老太君你聪敏过人,应该能看得出来其中关窍,能不能指点孙女两句?”

  “森儿让你来问的?”

  杨金花使劲摇头。

  这事陆森根本没有和她谈,倒不是说陆森不和自家女人说正事,而是他觉得,这点小事,没必要和杨金花讲,怕她担心,影响家里的安宁的气氛。

  但杨金花搞夫人外交,窜门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听到了这些消息。

  她虽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人,但实际年龄并不大,加之一腔热血都几乎放在了武艺上,其实她对于政治方面的认知,是比较浅薄的,只比普通人好点而已。

  所以听着这么多风言风语,她也有些着急。

  自己家官人看着一点都不上心,她又不好意思询问,便来家里问问老太君。

  此时的佘老太君,容貌红润,满头乌发,一点都不已经八十多岁的老人,反而像是四十出头的女子,她呵呵笑道:“森儿都不急,你急什么。男人为天,女人为地。天不乱,没有乌云密布,那女人就安安份份地过日子即可。”

  杨金花松了口气,却又说道:“那老太君说说嘛,为什么官人在这样的状况下,反而安坐如山。”

  “也好,那就教教你,免得森儿觉得我们杨家出去的女子,个个都是草包。”老太君笑了笑,说道:“咱大宋士大夫与官家共天下,而咱将门则是大户中的管家,三方将这天下治得明明白白,头头是道。但这可没说,道人也有治天下之权,同样,这道人也没有报效朝廷的之责。”

  “这……”杨金花有点想不明白。

  老太君继续说道:“那你看,这市井对此事议论纷纷,但朝堂上可有言官弹劾你家官人?”

  “这倒没有!”

  “那不就是了。”老太君说道:“你家官人就算有文职,也是祠部郎中,兼终南山真人,天章阁直学士!这可都不是要去边疆的职儿,他不愿意去,没有人能说他是尸位素餐,不干人事,没有敢!”

  杨金花这下听明白了:“也就是说,我家官人是否北去,不是朝堂说了算,而是自己说了算!”

  老太君点头:“就是这事理。所以说,咱家就金花你命最好,嫁了个最安稳过日子,又贵不可言的妙人儿。”

  杨金花听到这里,颇是得意地笑了起来。

  此时北宋的政治环境,还是要点面子的,也没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种自我虐待的范儿。

  臣子拒诏的事情比比皆是,下官觉得不爽,抗令上官也很正常,只要不是犯法,大不了调动去别地干活,不在你手下做事了。

  此时陆森的情况比这更宽松些。

  他本来就半游离于官场之外,况且全朝堂的人,几乎都吃人嘴软,他这摆出不愿做事的态度,朝廷还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杨金花明白自家官人有多厉害后,这便底气十足了,她回到矮山,想和官人腻歪一阵子,却发觉官人不在家。

  正在练着基本功的赵碧莲说道:“官人被曹家兄弟请走,出去吃茶了。”

  现在赵碧莲也开始练武了,反正白天也是闲着。

  她才不会说,自己是太羡慕金花能与官人战斗极长的时间,而自己早早就因疲劳睡去了,这才想着要习武。

  而此时的陆森,在樊楼与曹家兄弟见面。

  自从结婚后,陆森与他们来往的便少了些。

  主要是陆森不爱交际,甚少去窜门。而结婚后,曹家兄弟也方便常来窜门。

  一来一去,这就交往少了许多。

  因为许久未见,所以这次曹家兄弟请客,陆森也没有拒绝。

  但现在陆森却有些后悔,因为樊楼里,除了曹家兄弟外,还有一个大胡子坐在哪里。

  就是前几天见过的契丹人,萧度。

  虽然心里后悔着,但陆森还是抱抱拳,说道:“又见面了,萧使节。”

  “难得见陆真人一面,甚是欢喜。”萧度抱拳笑眯眯地说着话。

  他的面相看起来很豪爽,但陆森似乎总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些阴险。

  当然,这只是陆森的自我感觉罢了。

  然后陆森看向曹家兄弟,说道:“我以为只有你们两兄弟,这才来的,没有想到,你们倒是带了客人上门。”

  曹家兄弟脸色都不是太好。

  他们怎么说也是年轻人中的人精儿,情商都极高,自然听出了陆森的话里,隐隐有责备的意思。

  曹评抱拳弯腰说道:“陆兄莫怪,此事是家中大人授意,我和诱弟只是听令行事。”

  陆森哦了声,然后看向萧度:“萧使节很厉害嘛,居然能让国舅这种皇亲国戚给你当中间人。”

  “因为曹国舅欠我们萧家一个人情,现在人情还了。”萧度很坦然地说道:“这个人情,可以让曹家帮我们做一件很大的事情,但我还是让它作在了这件事情上,某认为,能与陆真人见面,这人情赚得极大。”

  陆森微眯眼睛,他是不太想和契丹人扯上关系的,只是既然都坐到了这里了,而且还是曹国舅做的中间人,那自然不妨听听。

  “那么萧使节见我有何要事?”陆森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和陆真人交个朋友。”萧度站了起来,抱拳行礼说道:“本人奉国主之命前来,特邀陆真人前去我大辽居住。”

  曹家兄弟脸色大变。

  陆森扭头看着他们两人,问道:“想来曹国舅也应该知道萧使节的来意,但他还是愿意做中间人,到底是什么人情,居然如此夸张?”

  兄弟两人使劲摇头,表示不知。

  其实他们两人也极是惶恐中,陆森的身森和地位其实很超然的,要是真被挖走,曹家就是整个大宋的罪人。

  别说官家,那些没有了仙果和蜂蜜供养的文武百官,不把曹家弄死才怪了。

  陆森想了想,却笑道:“其实曹国舅很有心计,他猜到我绝对不会投向辽国,这才同意了做中间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人情给弄没了。”

  曹家兄弟只能苦笑不已。

  此时坐在一旁的萧度笑道:“陆真人,请别急着下结论。可否听听我们辽国的诚意?”

  “怎么说你都是客人,我们不该拦你,请说。”陆森做了个手势。

  “只要陆真人愿意到我们辽国居住,国师之位,真人之位是必须的。且赠南城两座,赐王爷身份,上朝可与国主并肩而坐。”萧度顿了顿,继续说道:“若是陆真人愿意开炉炼丹,天材地宝只要写出来,存在于这世人,我们萧家就敢担保,绝对帮你找到。”

  曹家兄弟俩听到这话,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所谓的‘南城’是指靠近大宋的城市,这种城市有个特点,就是经济特别好,繁华。

  虽然比不上汴京城,却也应该不会差得太多。

  两座南城,然后还是一字并肩王,又愿意许诺天材地宝,这确实是极高的诚意了。

  至少大宋是做不到这地步的。

  虽然明白陆森断然不可能同意,但曹家兄弟还是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陆森听完后,笑了:“你这条件听起来不错,但完全没有意义。我一个方外之人,要两座城做什么!至于什么一字并肩王之类的称呼,更是没有用。好了,既然萧使节你的话已经说完了,那我刚也好有要事需处理,告辞。”

  说罢陆森站了起来。

  萧度也站了起来,说道:“那真是遗憾……若是陆真人日后想到什么条件,或者想要什么东西,大可过来找我,本人会在汴京待相当长一段时间,只要你开口,一切都能替你办到。”

  曹诱此时忍不住说道:“大言不惭,连陆真人都找不到的东西,你怎么可能找得到?”

  “那可未必。”萧度笑起来,有股调侃的意思在内。

  曹诱看着极是不爽,但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在京城公然打辽国的使节,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况且他也打不过。

  陆森没有理他们,而是直接回了矮山。

  没过多久,陆森面见辽国使节的事情,很快就在全城发酵了,传播的速度有点猛,并且传承着很多古怪的流言。

  似乎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但陆森依然没有理会。

  反而是文官集团有些紧张了。

  包拯、庞太师、欧阳修等人紧急聚在一起,互相见了个面。

  “陆真人在樊楼见萧使节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应该知道了。”包拯脸上是化不开的担忧:“我们之前这才恶了陆真人,现在辽国立刻来做说客,此事有些麻烦。”

  庞太师说道:“老夫觉得不必惊慌,陆真人应该不会向着蛮夷的。”

  “问题是,他们真是蛮夷吗?”包拯拍手说道:“契丹行我大宋节制,说我大宋之言,真是蛮夷?”

  旁人沉默。

  其实他们也明白,如果按照‘入中华则华之’的准则,辽国其实算是华夏一份子。

  而且现在很多书生都跑到辽国做官了,也没有见他们觉得有什么不对。

  书生去得,陆森这方外之人,更是去得。

  “要不,我们把萧使节赶走吧。”欧阳修气得直拍桌子:“放任那小儿在京城乱跑,准没有好事。浮动我等军心不说,还想着挖人。”

  “这更不妥。”包拯摇头:“在没有真正开战前,驱赶他国使节,等同于侮辱。”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