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08 回
  虽然辽国的国主姓耶律,可皇后,皇太后一直都姓‘萧’,全出自同一个家族,原姓‘述律’。

  所以‘萧太后’这个名词,几乎贯彻了辽国从出现到灭亡的历史。

  而萧度,亦是出自这个家族的皇亲国戚之一。

  他本就身份尊贵,出使大宋亦是他主动要求的,要想在众多的同辈亲戚中脱颖而出,不做点功绩出来是不行的。

  来汴京之前,他就开始大量收集情报,自然就也知道了‘陆真人’这个与众不同的人。

  在萧度看来,陆森太显眼了,就像是一堆土狗中,站立着一头真正的狼那么明显。

  特别是在看了‘仙家皮影戏’,以及参观了‘回春疗养院’之后,他越发觉得陆森的不平凡。

  所以萧度对陆森很感兴趣,抱着一定要把此人拉到辽国的念头,一直尝试着去拜访陆森。

  结果陆森根本不见他,如此一个月后,他便想着等陆森外出时在路上等着。

  结果陆森是个宅男,常常十天半个月不出门。

  晚上倒是按时去放仙家皮影戏了,可萧度自己也是个‘戏迷’,不愿意错过看戏的时间,所以他从来不在晚上的时候,去堵陆森的‘门’。

  就这样,他又等了十多天,这才在路上碰到了陆森。

  难得等到的人,岂能随意放走。

  所以他连挡陆森两次去路。

  再见到陆森不快了,他便抱拳说笑道:“陆真人,萧某有礼了。”

  虽然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陆森懒得和这人废话。

  天天蹲自己家口门,时不时便往里张望,这人看着就烦。

  趁着对方说话的时候,陆森又往侧边走过,但这时候,萧度立刻后退两步,再一欠拦在陆森面前。

  他明显是练过武的,动作灵活有力。

  “还请听我说几句话,可好!”萧度抱拳笑得很诚恳。

  陆森皱了皱眉,对方看着是很有礼貌,但这其实只是错觉。

  若真是有礼貌,就不会随意拦人了。

  而这笑眯眯的模样,只不过是摆个姿态罢了。

  陆森脸色冷了下来,他不想与对方说话,但对方摆明了不给说明,就不算自己走。

  难道真要动手?

  只是当街动手并不好,更重要的是,对方是使节,要是先动手的话,会落人口实。

  陆森不怕麻烦,但朝堂上那些言官真的是‘狗’,他骂你就可以,但如果你真有点错漏,然后还敢反驳,他们就动不动撞柱自杀。

  今日朝堂之中,包拯怒斥言官为无忧洞恶人说情,是不是与其有所关联。

  结果进谏的四个言官,为表清白,有三个撞柱,两个被拦了下来,另一个撞得满头是血,所幸没出人命,就是失血有点多。

  另一个虽然没有撞柱,但人老了,气得当场昏迷。

  而这事,也是包拯不得不找‘帮手’的理由。

  可以想像,如果陆森先动手打人,言官肯定会参自己。

  虽然陆森可以不理他们,但就怕这些二愣子,跑到矮山上来,撞树而死!

  想想都觉得晦气,试问谁不怕?

  “不听。”再森转身而走。

  谁知道萧度又立刻追了过来,再次挡在陆森的前面。

  陆森的表情越来越不好看,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系统背包里的铁刀之上。

  就准备掏出来砍人了。

  一而再,再而三,有完没完。

  虽然确实是怕那些言官,但对方这么拦着,更让陆森极度不开心,砍了人后,要是那些言官不依不饶,大不了不辞官,去苏州或者杭州居住。

  反正吃亏的又不是自己,况且现在陆森‘翅膀’已经很硬了,天下何处去不处?

  “你这人有完没完。”陆森怒视着对方:“再不让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萧度笑道:“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更何况我们还是兄弟之国。陆真人,你莫开玩笑。”

  陆森他已经忍不住了,现在他最烦这种别有用心,且死缠烂打的人。

  此时他的意识已经停留在系统背包中铁刀上,就要取出来杀人,萧度却猛地退后了一步,拉开双方的距离。

  “你真想杀我?”萧度很是惊奇:“我能感觉陆真人你眼里有杀气。”

  此时北宋面对着辽国,是有心理上劣势的。

  一般的官员,见着萧度,表面上很镇定,但眼底下都有种无力的郁闷感。

  陆森正想说话,这时候,却突然听到后面有娇叱声传来:“北边的蛮子,居然敢挡我家官人去路,该死!”

  随着娇叱声的,便是急促的地面震动声。

  杨金花骑着傀儡雪犬冲过来,然后在傀儡兽背上一跃而起,飞过陆森头顶,一记腿鞭扫落。

  气势极猛。

  萧度只得后退两步,避开杨金花的锋芒。

  但杨金花得势不饶人,落地后期身而上,使出了杨家拳法。

  双臂高起高落,不是在打人,而是在砸人。

  同时还会利用步法,以及身体旋转的力量,加强双臂的摆距,变相增加攻击力。

  有点类似大开大合的‘通臂拳’,但更凶猛暴力些,毕竟杨家是军阵世家。

  萧度也算是个高手,武艺不错,而且他人高马大,要比杨金花高了至少一头,但却被杨金花砸得连连后退。

  而且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杨金花每一记双臂砸过去,便是虎啸似的风响。

  萧度双手招架着,小臂骨越来越痛,对方的双臂打过来,不是血肉,而是两根铁棍。

  他甚至自己感觉到骨头可以要开裂了。

  ‘这女人怎么如此之凶猛?’萧度内心大惊失色:‘她看着细皮嫩肉的,怎么会有如此强的外练功夫!’

  其实外练功夫是杨金花的‘弱项’,她更擅长内气招气和鞭法。

  弓枪也还行。

  而杨家拳法她原本只是会,不精!

  现在之所以这么厉害,完全是‘防御+3’的那个饰品的功劳,就是挂在她衣服里的红宝石项坠!

  这东西能大幅度降低佩戴者受到的‘直接伤害’。

  互相撞击造成的伤害也在其中。

  杨金花越打越爽快,以前杨家拳法的不解之处,现在仗着装备带来的效果,完全融汇贯通了,用力几记劈挂破开对方的防御,再一记高踢脚踹到萧度脸上,直接将他踢得倒飞两米,摔落在地上。

  萧度惨叫一声,满脸开花,鼻子都塌了大半,鲜血直流。

  “记着,以后再敢挡我家官人去路,见你一次打一次。”杨金花双手叉腰,飒爽得不行。

  此时街边很多人围过来,使劲鼓掌。

  ‘陆夫人厉害。’

  ‘陆夫人威武霸气。’

  ‘早看这北狗不顺眼了,打得好。’

  众人使劲着吹捧杨金花。

  而杨花也小跑到陆森面前,娇笑着问道:“官人没被那条辽狗吓着吧。”

  “没事,多亏你解围了。”陆森笑笑:“一起回家。”

  要是他动手,就只能动刀了,虽然说陆森不怕承担动刀的后果,但想想,为了个辽人离开汴京城,似乎也不个好选择。

  但杨金花动手,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随后夫妻双双把家还,而萧度在地上翻滚了好一会后,勉强站起来,捂着满是鲜血的脸,回到了使节暂住的四方馆(四夷馆)。

  而负责招待使节的官吏看到萧度这凄惨的模样,连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度打死都不说,被个女人打成这样子,太丢脸。

  但四方馆的官员可以查啊,查完就笑了,然后就把事情上报。

  到了第二天,朝堂上就因为这事吵了起来。

  “陆杨氏此举不妥。”一个年轻的言官义正言辞地说道:“那萧使节本就是抱着善意而来,越是惹恼了他,立刻回辽,在辽国国主面前搬弄几句,到时辽军大举南下,我大宋如何应对?”

  包拯在旁边说道:“没有那么严重,现在西边三路大军暂且按兵不动,若真有大事,便可尽数回防。”

  “包枢密使心理有底使好。但陆杨氏不识大体,视我大宋边防如同儿戏,当应惩戒,以敬效尤。”说罢,这年轻言官退回了人群里。

  此时又有个老御史站了出来,他拱拱手,说道:“来者是客,作为泱泱中国,当宾至如归,哪有动手打人的道理,陆真人这事做得确实不地道。”

  旁边有武官说道:“打人的可不是陆真人,而是陆杨氏。”

  “那不一个样吗?”老言官梗着脖子说道:“夫妻一体,这陆杨氏打了,不就当陆真人打了!”

  那个武官怒道:“按周御史所说,那你家仆人杀人了,就是你周御史杀人了!”

  “那当然不可以。”周御史眯眯笑道:“夫妻一体说得过去,这主仆可没有一体的说法。”

  赵祯在龙椅上好奇地问道:“周御史,以你之意,陆真人当如何处置?”

  “以不敬官家之罪论处。”周御史举着牌子笑道:“我觉得很公正。”

  赵祯又扭头问道包拯:“不敬我的罪名,应该如何处罚?”

  “罚铜钱三贯!”包拯笑道:“官家仁善,人人皆可畅所欲言,即使不敬之罪,亦不重。”

  赵祯拍拍大腿笑了起来,然后看向底下的老言官:“周御史,那我罚陆真人三贯铜纸,可好?”

  “既然是律法标明,那就如此吧。”周御史笑眯眯地退回到了人群里。

  众人愣了一会,然后很多人笑出声来。

  不得不说,周御史这四两拨千金的法子,还是挺有用的。

  连官家被人不敬了,都只是罚三贯钱,你一个北方蛮子主动寻事,被个女子打得脸开花,还好意思声张?

  难道你比大宋天子还要尊贵?

  这一下子便堵住了能找事的所有借口。

  这老言官,前段时间差点病死,好在吃了陆森家种出来的果子,这才挺了过来,现在身上无病无痛,不知道有多开心。

  朝堂之后,关于陆森的处罚,传遍了全城。

  然后有一大批人捧着三贯铜钱,跑到四方馆,往里面扔,边扔边喊:“大辽萧使节,听说你被陆真人的妻子打了脸开花了,她身娇体弱,只是护夫心切,不小心挠了你两下,你莫见怪,这有三贯钱,我替陆真人出了,给你买点枸杞,补补血。”

  说罢,也不等萧度回应,便与人合力将三贯钱扔过围墙,拍拍手再离开。

  之后来给‘三贯钱’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种骆驿不绝的情景。

  咚咚咚扔钱的声音不绝于耳,而且扔之前,还会嚎上一嗓子。

  重点突出,陆杨氏,是位弱女子。

  还‘真诚’地向萧度道歉。

  四方馆的官吏们也不理,只是在一旁笑着说道:“损,太损了。我第一次知道,咱京城的人这么能损!”

  事实上,萧度现在的心情极度不好过。

  辽国虽然行使宋制,但短时间内,他们自己的文化没有完全遗忘掉。

  在辽国,如果在武力上输给女人,是一件特别羞辱的事情。

  而越是高门大户,越是计较这事。

  萧度躺在床上,现在满心都是忧伤。

  听着院子里咚咚咚的声音,他眼角忍不住泛出了两滴苦泪。

  帮他包扎的下人以为弄痛他了,急忙说道:“爷,你痛啊,那我再轻点。”

  萧度摇摇头,说道:“兀让,你出去看看,院子里的铜钱有多少了?”

  这个年轻的下人立刻小跑出去,好一会后,又跑回房里,脸上满是震惊:“爷,至少一千多贯,我估计已经快两千贯了,而且他们还在扔。”

  听到这话,萧度猛地扭头,说道:“快,扶我起来看看。”

  然后萧度站在门边,睁大眼睛看着一贯贯铜钱从围墙外扔进来,把自己的小院子堆成了一个铜钱的小假山。

  他忍不住舔舔嘴唇:“我的妈呀,宋人真是贼鸡儿有钱,传闻不差啊。”

  旁边扶着他的下人也使劲点头。

  萧度想了想,说道:“去,请四方馆的官员过来,让他们帮忙点点这些铜钱。”

  很快,有个大宋官员便过来了,他很年轻,抱拳笑道:“萧使节,可有急事?”

  “帮我数数这里面有多少贯钱,再送我两辆车,帮我运回大辽。”

  这年轻官员眼睛一亮,问道:“萧使节可同回?”

  萧度看了看那座小假山,猛地点头:“回!”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