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10 快乐盲盒

0110 快乐盲盒

  陆森拎着篮果子从矮山里了出来,递给领头的军汉,然后笑问道:“几位街坊,这男子是怎么回事?”

  称‘街坊’,这说明陆森并不以官身与他们交谈。

  对于陆森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在这些军汉看来,陆森这种明明身居高位,却又身份超然的人,居然如此平易近人,实在难以想像。

  “陆真人,此人在山脚下鬼鬼祟祟,我们本想着抓他扔入监牢,但他说话间谈及你,所以我们等人不敢作主,便把人绑了上来,听你发落。”

  这军汉一边说着话,一边小心翼翼地接过陆森手中的果篮子,他们常守着山脚下,吃过这些果子,也知道这些果子有多珍贵。

  杨金花经常下山,每隔几天,便会让黑柱送些果子给这些军汉尝尝。

  他们帮自己家挡了那么多的闲杂人等,即使再不通人情世故,也得送些东西给人吧。

  用这时期的话来说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陆森把视线投向被绑着的人,上下打量了会,问道:“这位朋友,一般来说,矮山非请莫入,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规矩显得有些不近人情,甚至有点‘高傲’,但是没有办法。

  如果不设这个限制,来求仙缘的,来交朋友的,来求救治亲人的等等人流,能把矮山都给踏平了。

  这也是陆森很感激汝南郡王的地方,为了帮陆森保住矮山的清静,后者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和力气的。

  几个军汉放开了这个男人,他们还围成了一个圈,这并不是为了保护男人,而是怕他突然炸起,惊了贵人。

  男人得到‘自由’后,双手互搓,点头哈腰,谄媚笑道:“陆真人,小人是城西的罗开来,现特地为陆真人献上宝物。”

  说罢,他指了指旁边军汉捧着的水晶球。

  陆森视线看过去,先是一愣,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所以说,总有人自作聪明。”

  这话一出,名为罗开来的男子脸色就变得有些僵硬了:“陆真人难道不是需要这东西吗?我已经请人帮你买来了。”

  “买来?”陆森哼了声:“对方不像是随意把自己族里精神宝物拿出来卖的样子,你确定是买来?”

  “确实是小人买来的?”这男从笃定地说道。

  陆森扭头看向旁边的军汉,说道:“那麻烦几位街坊,把此人带到杂市的一辆蓬车前,让他们对质。如果属实,就请再他过来一次,如果不属实,就送到开封府去,麻烦几位了。”

  陆森拱拱手。

  “不麻烦,不麻烦。”几拉军汉笑眯眯地拱拱手,拖着这男子走了。

  看着这些人的背影,陆森颇是无奈地摇摇头,回到矮山里。

  对于这种突发的事件,陆森其实早有心理准备。

  虽然自己做事已经很慎重了,但还是经不住有心人的‘帮衬’,所以他出门在外,鲜少会主动表露出某种强烈的意向,就是想尽量避免这样的麻烦。

  这也是所有高居高位的人,本能会做的事情。

  一是为了防止麻烦,另一个是为了防止对自己的对手,或者敌人抓到把柄。

  陆森回到家里,和杨金花等人吃了晚饭后,便开始制作‘配方’。

  昨晚升到了LV2后,又多了十几个配方,其中有个相当有趣,且需要的材料也不多,不算昂贵。

  他去杂市,就是为了这配方的材料。

  他坐在凉亭里,旁边是杨金花等家人,围成一圈。

  在听说陆森要做新‘东西’之后,他们自然相当好奇,想见识见识。

  此时陆森的双手散发着金光,然后一个个小小的,宝箱模样的盒子出现在他前面的石桌上。

  一会便堆叠了十几个。

  杨金花眼睛闪亮,看着那些金黄金色的小箱子,问道:“官人,你做这以多小盒子作甚?难道也是收纳箱那样的宝物?不是说现在只能做三个吗?”

  她的疑惑,也是其它人的疑惑。

  看着周围几个目光灼灼,陆森笑道:“这是快乐盲盒?”

  快乐盲盒?

  看着四人不解所以的模样,陆森便把盲盒的概念说了一遍。

  杨金花听完后,兴趣便来了:“也就是说,这里面放的东西是好是差,都是运气,就连官人你也不清楚?”

  陆森点头:“确实如此。”

  “好有趣!也就是说,能不能开出好东西,全看个人福缘?”碧莲看着陆森,双眼中萤萤亮光,充满了期待和祈求:“官人,能不能让人开一个试试,我觉得自己福缘不错!”

  杨金花其实也很想开一个的,但身为‘大妇’,也自然是要拿捏一下作派的:“碧莲,别耍性子,我们的福缘再强,能强得过官人?”

  众人一听,这也是实话。

  毕竟有仙缘者,那福气可是杠杠的,绝对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比。

  陆森笑道:“福缘和仙缘是两码事……正好我们有五个人,这里有十五个盒子,每人开三个,比比看谁的福缘更好,如何?”

  这样的比试就很有意思了,其它四人兴趣顿时被吊了起来。

  他们没有祈望赢过陆森,但比其它人好的话,似乎也不错啊。

  于是几个人便开始挑箱子,按身份,本应陆森先挑的,但他说自己无所谓,于是就按杨金花、碧莲、黑柱、林檎这样的顺序下来。

  五人围人着石桌而坐,每人身前三个箱子。

  陆森笑着说道:“这样子吧,我们同时开,分三轮,如何?”

  其它四人自然说好。

  “那么现在开始第一个箱子。”陆森把手按在箱子的扣痕处:“我数三声,一、二、三!”

  五人同时把箱子打开,每个箱子都喷发惊人的金光,刺得五人眼泪都快出来了。

  等两三息后,这金光隐去,五个箱子中的东西,也出现在众人眼前。

  众人互相看了下,最后还是碧莲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

  杨金花、黑柱、林檎三人的箱子中,都是一声灰不溜湫的小石头,在陆森的系统视野里,就是如此标示的:普通的小石子,没有什么大用。

  陆森的箱子里是一串水果:某精灵风干的香蕉!

  而碧莲的箱子里,则是一块拳头大的狗头金。

  “果然还是我的福缘最好啊。”碧莲快活得哈哈大笑,波涛汹涌。

  杨金花扁扁嘴:“还有两次呢。”

  陆森则把风干的香蕉拿起来,扔到了系统背包里,他记得自己的某个配方需要用到。

  而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后,金色的箱子化成一道金色的光尘,消失得无影无踪。

  “来比第二次。”杨金花看着得意的碧莲,有些不太服气:“这次我来我数数。”

  三声后,金光再次荡漾,然后五人看着自己和对面的箱子,先是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都笑了起来。

  五个人都是石头。

  看来大家这次的福缘都不怎么样。

  但碧莲相较来说,还是比较开心的,因为怎么说,她已经开出了块狗头金。

  接着便是第三次,因为经过了‘全军覆没’的情况,所以这次大家的心态都平和了许多。

  然而就是这次,出了三样不错的东西。

  杨金花箱子里,是个拳头大的,蓝色的宝石,外面还围着一圈透明的红钻点缀,这玩意一看就不普通。

  “好漂亮。”

  杨金花把这宝石拿起来,没等开心多久呢,就看到自己旁边,碧莲的箱子里,有块方型的‘琉璃’,里面有无数的金色光点旋转,流动。

  她瞬间就有点无奈,自己确实是得到了好东西,但和碧莲的比起来,明显就是凡物啊。

  然后此时,旁边的林檎叫道:“啊,好得意的猫猫。”

  原来,她的箱子里,有个黑猫木雕。

  而陆森和黑柱两人,箱子里还是石头。

  陆森无所谓,但黑柱的心态就有点崩了。

  三次石子,黑柱觉得自己果然没有什么福缘。

  陆森先把杨金花的蓝宝石项链拿过来,看了会,笑道:“这是很珍贵的珍宝,叫海洋之心,世上仅此一颗,娘子果然是有福气的人。”

  杨金花轻笑了起来,其实福缘好些差些,比不比得过碧莲无所谓了,好就是想听自己官人的赞美。

  然后陆森把碧莲开出来的东西拿在心里把玩了一会,说道:“这东西叫灵能晶体,是制作特殊法宝的材料……对懂行的人来说,挺有用的,对不懂行的人来说,就是块好看点的琉璃。不过碧莲的运气确实好,这东西我正想要呢。”

  碧莲笑兮兮的说道:“能帮上官人就好。”

  “那这是什么?”林檎捧着猫木雕,放到陆森面前:“不会就是单纯是个木雕吧。”

  林檎有些忐忑,她也想帮陆森的。

  陆森把黑猫木雕接过来,细看了会。

  这猫眼极大,看着很得意,用陆森的角度来看,这玩意就是一个‘可爱的’,‘二次元’风的手办。

  而且这玩意他看着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黑猫,额头上有个白色的竖月牙!”

  陆森回想了一会,还是没有记起来,这玩意是什么东西,但他能肯定,这东西他年纪还小的时候,似乎见过。

  而这木雕也不是凡品。

  契约木雕(黑猫):将血滴到木雕上,便可与之产生契约关系,随后木雕化形为猫,与契约者同行,并且可进行合体变身,赋于主体‘灵性视觉’、‘看破’、‘敏锐精神’三个特性。

  嗯?

  嗯嗯?

  陆森越发觉得这东西,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看着陆森沉着脸思考的模样,林檎叹了口气,她认为这东西似乎是没有什么用的了。

  顿时失落起来。

  隔了会,陆森说道:“我们五人,开出最好的东西,就是这只黑猫木雕了,所以是林檎运气最好。”

  听到这话,林檎笑了起来,很是开心。

  杨金花没有和一个小女孩吃醋的心思,她问道:“官人,这黑猫木雕有何用?”

  陆森便把木雕的作用说了一遍。

  听到这木雕可以活过来,并且还能让人‘变身’,杨金花和碧莲都颇有兴趣。

  但陆森一句话,就打消了她们两人的念头:“虽然说是变身,但这猫是黑的,万一你们合体后,皮肤也变黑了咋办?”

  一听这话,两个女人立刻打消了契约黑猫的念头。

  碧莲甚至嫌弃道:“谁会愿意变得漆黑如炭啊。”

  漆黑如炭!

  陆森脑海中立刻灵光一闪:“等等,我知道谁最适合这玩意了。你们先在家待着,我去拜会包希仁一趟。”

  说罢,陆森抓起黑猫木雕,兴冲冲地走了。

  留下四个面面相觑。

  约一柱香后,陆森出现在开封府。

  然后一头雾水的包拯接待了他。

  “陆真人,这天色已晚,可有要事相商?在这里,还得多谢前段时间,陆真人帮忙老夫牵线搭桥了。”

  包拯很奇怪,陆森对自己没有多少好感的,平时能不见面就不见面,见着也是躲着的类型。

  陆森摆摆手,笑眯眯地说道:“那些都是小事,我曾听说,包府尹你酷爱戏猫,家中也养有数只品相极好的猫儿?”

  包拯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爱钱财,就独爱撸猫。

  看着包拯的赫然之色,陆森便知道这传闻是真的,然后把黑猫木雕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来,说道:“包府尹,我恰好得一奇物,与猫有关,特赠送与你。”

  看着桌面上相当Q版的黑猫木雕,包拯那肃穆的脸色,居然变得柔和了许多:“这木雕形态憨掬,又甚是得人喜爱,虽然刀功一般,可在形态之道上,已开新河,确实不错。”

  连只猫木雕都如此喜欢,陆森便知道这事算是成了:“我想把这木雕送于包府尹,且这木雕可不简单。”

  当下,陆森便把黑猫木雕的作用说了。

  听完后,包拯脸色似乎在发光,但一看似乎又不是。

  他有点着急地问道:“只要一滴鲜血,便能让这木雕活过来?”

  陆森点头。

  “那可一试。”包拯伸出手,并且向旁边喊道:“展捕头,麻烦但你快剑一用了。”

  “包府尹,此事三思,万一……”这是公孙主簿在劝解。

  “不用如此,本府相信陆真人。他若真要害我,有无数方法,用不着如此麻烦。”包拯很清醒地说道,只是如果他的视线不一直放在黑猫木雕身上的话,说服力会更强些。

  展昭自然也是信陆森的,他拨剑走了过来。

  一滴血落在黑猫木雕像上,数息后,木雕大放白光,开封府一下子变得极为耀眼。

  无数人看到白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