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11 变身了

0111 变身了

  开封府晚上那一道光柱,持续了十几息的时间,不知道惊呆了多少人。

  许多好事者围在开封府外,指指点点,或者是想蹭蹭看‘热点’,人越来越多,最后还是被展昭劝走了。

  他只说了一句话:陆真人在里面。

  然后这些人便散了。

  哦……原来是陆真人又显神通了啊,那没事了。

  又过了约两柱香时间,陆森也从开封府离开了。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然后表情越来越开心。

  甚至有些得意。

  时间很快就来到第二天,再次上朝。

  陆森依然还是不去的,而包拯出现在宫门前时,很多人都有些惊讶。

  因为包拯的肩膀上,趴着一只额头有白色月牙的黑猫。

  宋人好撸猫,包拯亦是!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但把猫带到朝堂上,就不太好了吧。

  包拯怎么说也是老臣了,不会这点事情都不明白吧。

  只是再换角度一想,正是因为包拯历来沉稳慎重,断不会乱来,想必他带着黑猫上殿,想来也应该有其它原因。

  话说回来,他们发现这只黑猫看着很‘得意’,它趴在包拯的肩膀上,脑袋枕着双爪,似乎在闭眼休息,但身后时不时摇晃的尾巴,以及偶尔睁开的眼睛,都说明这只猫只是在休息。

  这就稀奇了。

  众所周知,猫是种高傲且缺乏安全感的动物,除非真困了,否则很难安静地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黑猫儿,似乎不太平常。

  等宫门开,上了大殿,赵祯坐下来后,他看着包拯肩膀上趴着的黑猫,忍不住问道:“包爱卿,你带着黑猫上殿,是否有特殊用意?”

  包拯脸抽了一下,无奈地说道:“臣被陆真人坑了一把。”

  说到陆森,文武百官就来兴趣了。

  赵祯也一样,他忍不住前倾身体,问道:“何是与昨晚开封府的异象有关!”

  “是的。”包拯拱拱手,说道:“想来大家都很感兴趣,官家可容臣说明?”

  “自然是好。”赵祯也喜欢养猫,见到这黑猫,他也觉得很有灵性,再一听与陆森有关,便更想知道原因了。

  当下包拯便在文武百官的期待之下,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滴血认主!

  木雕化形,契约而生,与主人不离不弃!怎么听,这都是神话一般的事情,以往只能在话本里听到。

  或者说话本都没有这么神妙的故事。

  而这样的事情,就真真正正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赵祯更有兴趣了,他急急问道:“包爱卿,这黑猫可有什么神通。”

  “平时能看家护院,警示危险。”包拯迟疑了下,他不擅长撒谎,还是照实说了:“以及合体变身!”

  “何谓合体变身!”赵祯站起来,眼巴巴地问道。

  这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词。

  而这也是文武百官的急迫想知道的事情。

  “据陆真人所言,这黑猫是仙家灵兽,能化成特殊的能量场与饲主暂时融合在一起,之后饲主便可获得特殊的神通。此谓‘变身合体’。”

  哇!赵祯惊叹。

  而文武百官则炸开锅了,议论纷纷。

  要是包拯说这黑猫是灵兽,他们只愿意相信七成。

  但扯上陆森,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十成真金。

  赵祯看着下方的包拯,心里痒痒的,思考了一会后,带着商量的语气问道:“包爱卿,你和这黑猫合体变身了吗?”

  “尚未!”包拯解释道:“陆真人说,因为刚契约,双方还不是很有默契,黑猫吸取的灵气还不足,最好过上几个时辰再合体变身,然后昨晚臣便早早睡着去了。”

  其实包拯这次是半真半假。

  他确实是早早坐到床上了,然后撸了一个时辰的黑猫,非常开心。

  此时庞太师站了出来,笑着说道:“那包府尹可演示一次合体变身,也让我们这些同僚们开开眼界。同时也是个见证,因为听你所言,合体变身后,似乎样貌会所有改变,让我们见识一次后,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文武百官纷纷赞同。

  赵祯也在龙椅上说道:“我觉得庞师说得有理,包爱卿可让我们这些人见识一下。”

  包拯想了会,拱手说道:“那臣就献丑了。”

  听到包拯答应了,文武百官们立刻散开,把殿堂中间一大片的空间让给了包拯。

  赵祯早已站了起来,甚至下意识站前了几步。

  此时包拯扭头,对着左肩上的黑猫问道:“狸奴,可做好准备。”

  此时本一直趴在包拯肩膀上的黑猫站了起来,睁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蓝色的,相当漂亮。

  它喵了声,跳到包拯的官帽之下。

  众人的视线一直看着这黑猫。

  约一息之后,这黑猫身上大放白光,将包拯整个人笼罩进去。

  这白光非常强烈,刺得人眼睛都难以睁开,但即使如此,现场所有人都眯着眼睛,拼命地看着中央。

  果然是灵兽,是神物。

  看着这团白光,赵祯和文武百官们心中都激动不已。

  白光时强时弱,隐约能看到白光中的包拯似乎在浮空转圈,但由于白光太过于强烈,细节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与此同时,在这团白光出现的时候,似乎隐约有激昂的音乐响起,但细听似乎又没有,很微妙的感觉。

  白光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包拯的身形出现在众人面前。

  此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包拯已经大变样。

  他变胖了,也变黑了!

  漆黑如炭,虽然如此,但众人还是能认得出来,这是包拯。

  另外,包拯的额头上,多了一道竖形的白月牙,看着非常玄妙,似乎有大道至理蕴含在内。

  最重要的就是,包拯的服饰变了。

  他身体外边,套了一层黑色的氤氲之气,形成宽大的‘官服’,明明这层氤氲的气体在流动,却不会散逸,看着就充满了阴神的味道。

  很多正气不足的官员,见到包拯这个样子,就下意识感觉到脚软。

  变身后的包拯睁开了眼睛,他环视周围一圈,眼神极为锐利,比未变身前的包拯更为清寒。

  本已经脚软的一些小官员,甚至吓得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好在旁边人多,他们抓着同僚的衣服,这才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下。

  环视了一圈后,包拯转身,看着正前方的赵祯。

  与包拯清冷的双目对视,赵祯心神有些失守,他讪讪地后退,坐回到龙椅上。

  包拯身体很直,双手微拱,道:“臣包拯,参见官家!吾将以望舒之名,荡尽天下浊恶!”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很有力量,声音穿透了整个大殿,然后连宫外的禁卫军都听到了。

  文武百官都觉得头皮发麻。

  汝南郡王忍不住说道:“希仁的性子变了,可能是被灵兽影响了。”

  庞太师在一旁笑道:“这不好嘛,追求正理大道,本就是包府尹的意愿,现在灵兽再强化了他这种理念,是好事啊。”

  “至刚易折!”汝南郡王摇头。

  虽然如此说,但汝南郡王的眼里,满是羡慕。

  庞太师又说道:“至刚易折,那是指人!现在的包府尹,可能算不上是常人了。”

  汝南郡王挑了下眉毛,没有说话,似乎是认同了。

  而此时赵祯被黑炭版包拯看得难受,他怯怯地说道:“包爱卿,你这眼神,太过于吓人了,能不能变回来。”

  “解除变身,至少需要一柱香的时间。”虽然说性子有点改变,但主导意识其实还是包拯,况且包拯的心神本来就很强大,这第一次变身对他是有点影响,但这小会下来,他已经习惯了,便收敛了一下自己锐利的眼神,把声音缓和一些,说道:“官家莫怕,包拯依然还是包拯。”

  无论哪个包拯我都怕!

  赵祯心里嘀咕了句,但他看着这黑包拯,好奇心还是压过了那种惧怕的心思,问道:“爱卿这种模样下,可有什么神通。”

  “很多,一时无法形容。”包拯左右看了看,说道:“官家早餐吃的可是豆浆和莲子羹?”

  “爱卿怎么知道?”赵祯反问道。

  “臣闻出来的。”包拯看了一眼周围,说道:“汝南郡王吃的是陆真人送的玉蜂浆,庞太师吃的是面食,还喝了点酒,欧阳参政吃的是糯米。”

  赵祯看向这被点名的三人。

  三人同时点头,眼神惊讶。

  包拯继续说道:“除此之外,目力也得到了极大的增强。官家身后的龙椅顶部,有只黑色小蚁在爬动。”

  赵祯转身,扫了几眼,还真发现一只小蚂蚁。

  随后包拯闭目,似乎是在思索什么,随后他睁眼,右手宽大的氤氲长袖向前甩动,一团黑色的雾气从袖口处喷出,化成一只疾速奔跑的黑猫,向前跑了数丈后,突然爆开,化成一团巨大回旋的气刃,哧哧作响。

  片刻后又消失,只是大殿地板,被切成一大片断木垣!

  断口如利剑划过。

  众人齐齐吸了口气,这可是神仙的手段了啊。

  赵祯也愣了,然后他看向暗处的角落,问道:“王禁卫,去评价了一下。”

  当下有个着甲的猛士从暗处走出来,到被破坏的地方看了会,然后下跪说道:“禀官家,包府尹这一击,大约相当于三十的内力好手的全力出手,而且必须得是修习上等内功的顶尖武人才能做到。”

  文武百官此时都麻木了。

  他们看向包拯,很快就围了过来。

  与包拯相熟的汝南郡王等人,尝试摸了摸包裹在包拯身外的那层黑色氤氲,手指可以穿过去,碰到包拯身上真正的衣服。

  这层氤氲凉凉的,摸起来相当舒服。

  赵祯看着眼馋,也过来摸摸。

  就在众人对着的包拯上下其手的时候,包拯身上突然白光一亮一暗,就解除了变身状态。

  众人被吓了一跳,下意识退了两步,然后又围上来。

  此时包拯脸色苍白,那只黑猫也趴在他的左肩,显得无精打彩。

  赵祯急急问道:“包爱卿,你这是怎么了?”

  “无妨,只是与狸奴契约的时间太短,精气神没有完全统合,陆真人已说过此事,不碍事的。”

  众人都松了口气,随后所有人都极为眼馋地看着包拯肩膀上的黑猫。

  这种能让人变得厉害的灵兽,谁不想要一只。

  这次早朝,很快就散了。

  然后全城都知道了包拯能变身的事情。

  特别是那句‘以望舒之名,荡尽天下浊恶’,更是成了包拯的个人代表语句。

  关于黑猫的模样,额头上的月牙,还有包拯变身后额上的月牙,在市井中被以各种角度解读。

  但无论如何,包拯与‘望舒’扯上关系这事,是洗不清了。

  在市井议论纷纷的时候,汝南郡王找上了矮山,他此时是气哄哄的。

  “贤婿,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人吗?”汝南郡王质问着陆森。

  陆森点头:“泰山待我如亲儿子般,自然是一家人,谁敢说不是!”

  “那为何如此法宝,先赠于包黑炭,而不是送给我。”汝南郡王不满地哼了声:“方才我问过碧莲了,她也没有。”

  陆森解释道:“泰山莫急,包希仁的黑猫,并不是最好的灵兽,等我寻着更好的,必然会送给泰山你一只的。”

  听到这话,汝南郡王这才满意了:“其实我也不一定要,只要贤婿有这个心就好了,否则我真以为贤婿与包拯的关系,要比我这个岳父还好些。”

  “那是不可能的。”陆森想了想,说道:“泰山,你门路多,帮我多收些拇指大的宝石回来,要悄悄地收。”

  宝石是做‘快乐盲盒’的核心材料。

  “没问题。”汝南郡王大手一挥:“此事交给我,且等半个月,必给贤婿好消息。”

  随后两人聊了阵,汝南郡王便开心地走了。

  然后有个军汉弯着腰走过来,抱拳说道:“陆真人,昨晚你让我们查的事情,我们查清楚了。”

  “如何?”

  “那罗开来确实走了歪路,他让人把水晶球偷了出来,现在那些色目女子正哭喊连连呢。”

  陆森哼了声:“我就知道!黑柱,随我去趟杂市,这事得处理好才行。”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