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12 想得挺美

0112 想得挺美

  跟着这个军汉下矮山,陆森边走边问道:“那个罗开来现在哪里?”

  军汉边走边躬身答道:“在开封府里关着呢,昨晚我们就把他送过去了,还是展捕头亲自收押。”

  这些军汉把人送到开封府时,提了一口陆森的名字,展昭自然就亲自处理这事了。

  “那水晶球呢?”

  军汉继续答道:“还在开封府放着,展捕头说,在没有把案件判决之前,赃物不能交还给原主人,但他会尽快把事情办妥,估计陆真人去到开封府,事情就应该办成了。”

  “那刚好去趟开封府。”陆森笑了下。

  随后他便带着黑柱跟着军汉在开封府公堂上找到了展昭……包拯也在。

  此时的包拯脸色显得很是苍白,他正坐在案前处理着公务,听到声音,抬头,看着陆森说道:“陆真人到开封府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听说包府尹在大堂上和黑猫合体了?”

  包拯点点头。说到这事,他就有些无奈,解除合体后,他对合体时发生的事情,只有隐约的记忆,仿佛那时候做事的,根本不是自己。

  不过陆森已经提前告之这事了,他清楚只要随着时间的推移,等他和黑猫的契合度越来越高,以后合体的意识,自然由本人主导。

  “以后包府尹遇到难以处理的命案、怪案,大可在合体状态下审判,应该会有意外之喜。”

  包拯愣了下,随后轻轻拱手:“那真是多谢陆真人了。”

  审了三十年的案子,包拯太清楚了,有些案子根本没有办法侦办。缺少时间点,缺少线索,缺少人证物证……即使是断案如神的包拯,其实大案侦破率,亦不足百分之五十。

  如若与这黑猫合体后,能加强破案能力,包拯自然是很欢喜的。

  对他来说,合体后实力变强,只是可有可无的鸡肋罢了。

  能为民众做更多的事情,才是他的追求。

  陆森然后看向展昭,因为是在公堂上,他说话用词也是比较公事化的:“展捕头,关于杂市水晶球的事情,处理得如何了?”

  “已经结案,正要去找陆真人报告此事呢。”展昭笑着拱手。

  包拯抬头看了下两人,然后说道:“展捕头,带陆真人去处理此事吧。”

  “遵令。”展昭弯腰拱手。

  陆森也轻轻拱手,他虽然品阶上来说,比包拯差些,但地位超然,也不需要行下官礼。

  行普通的礼节即可。

  展昭带着陆森,去赃物房里把水晶球取了出来,然后带着陆森出了开封府。

  “陆小郎,给你。”展昭把水晶球放在了陆森手上,然后问道:“这东西有什么特异之处吗?”

  出了开封府,便不再是公事场合,展昭便用了亲近的称呼。

  陆森一手捧着水晶球,微笑道:“这东西确实有些不简单。”

  吉普赛族先祖核心:水晶球中,蕴含着无数的灵魂碎片,这是吉普赛民族祖祖辈辈的积累。当拥有吉普赛血脉的人持有此水晶球,便可获得吉普赛先祖灵魂的庇佑,并且能惠及身边的同族。若是非吉普赛血脉持有,则会被水晶球中的灵魂诅咒,渐渐变得不幸。(好运强度2,诅咒强度3)。

  看着系统给出的注释,陆森是颇有兴趣的。

  早在几天前,他就对这水晶球很感兴趣了,除了自己很多配方中需要用到水晶外,这个水晶球具有的‘神秘’属性,也是他感兴趣的原因之一。

  否则他也不会随便凑上去。

  从陆森的角度来看,这水晶球的‘强度’并不高,他随便做出来的饰品,运气值都能+3。

  只是三点运气值效果并不算明显。

  至于诅咒强度,有些特殊的配方中也能提供,像什么扎绳小草人啊,滴血木偶啊等等!

  这些玩意陆森懒得做,很没有意思。

  神秘属性值并不是吸引陆森的主要原因,而这水晶球拥有神秘属性,才是让他产生了好奇心的重要因素。

  因为这是陆森第一次见到,除自己之外的‘神秘’力量。

  轻轻抛了下手中的水晶球,陆森边走边说道:“这是一个流浪民族的精神核心,算是比较有意思的东西,但其实也就那个样子。”

  神秘属性并不是强无敌的,要是真那么厉害,吉普赛民族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到处流浪,居无定所。

  展昭挑了下好看的粗眉,说道:“大篷车处的色目女子,似乎与其它色目人不太融洽,陆真人可知原因?”

  “色目人中也是贵贱之分的,她们那群人,是色目人中的蛮夷。”陆森笑了笑说道:“甚至有移动青楼的称呼。”

  展昭皱眉,觉得不太舒服。

  这倒不是他起了什么同情心……作为根苗正红的宋人,展昭的绝大多数同情心,都放在了宋人同胞的身上,他是觉得有些‘脏’。

  “陆小郎,你既然知道她们的身份,何必再去见她们。”展昭说道:“你身姿超于凡人,若需要与她们交流,让展某去即可。”

  他就是觉得,像陆森这种陆地神仙,就算去自己宋人的青楼都有些放低身段了,更何况是去见蛮夷中的流莺儿。

  “有些事情,就必须自己去问了才清楚。”陆森摆摆手:“何况我也没有雄飞你想的那么出尘脱俗,本质上依然是个凡人。”

  见陆森自谦,展昭也不好再说什么。

  黑柱跟在后边,什么话都不说,相当沉默。

  三人花了半柱香时间,行至杂市,找到了大篷车。

  这群色目女人依然在原地待着,见到展昭,反而有个中年女子迎上来,双手交叉胸前,重重弯腰,然后语调略显奇怪的宋话说道:“这位尊敬的老爷,是不是我们的水晶球能拿回来了。”

  其实这女人已经看到了陆森手上提着的水晶球,但她不敢多问,生怕惹得展昭不喜,然后水晶球再也拿不回来。

  这女人不是陆森之前看到的女人,他走前两步,问道:“你们的占卜师呢?”

  “我在这里。”另一个吉普赛女子从女人堆中走出来,她跪倒在陆森面前,小声说道:“来自冰雪大地的流浪人,爱丝梅拉达,参见行走在东方的圣人!”

  圣人!

  展昭扭头看了眼陆森。

  而陆森也很是无语:“我只是个普通的修行者,不敢称圣人。”

  “但祖先告诉我,你就是圣人。”

  “圣人的事情不说了。”陆森蹲下身子,把水晶球放到女人的面前,问道:“你说的祖先,不会是这颗水晶球里面藏着的灵魂吧。”

  这女人全身僵硬,抬起头惊讶地看着陆森,然后又释怀了:“是的,尊敬的圣人,果然瞒不过你的眼睛。”

  展昭在一旁听得有些惊讶,随后也想通了,若不是这些女子有些神异,陆森怎么会找过来。

  “叫我陆真人,或者陆天章都行。”陆森看看周围,又问道:“我在这里,只看到了你们族中的女人,你们的男人呢?”

  爱丝梅拉达说道:“他们在城外待着,因为你们的官员,嫌他们太臭,还喜欢偷盗,所以不给男人进来。”

  陆森笑了下,负责色目人入城审查的官员很懂嘛。

  吉普赛女人热情奔放确实没错,但男人嘛,名气普遍不好,这也与他们的行为确实是不太妥当有关。

  “这水晶里有神秘力量。”陆森把水球还回给对方:“你之前说过,不怕这东西被偷,迟早会回到你们的手里,现在看来确实如此,而且还是借着我的手。”

  这跪着的爱丝梅拉达猛地摇头:“不,这次不同。它并不是自己回来的,而是圣……陆真人你把它送回来的。因为我听到祖行的灵魂在哀嚎,在恐惧,他们很怕你。”

  嗯?

  自己什么都听不到。

  果然……开挂的,和真正的灵异者,看来是两回事。

  当然,陆森也没有完全相信对方,他说道:“你起来吧,和我说说,除了这个水晶球,你这里还有什么神秘力量的物品,我可以用些自己特有的东西和你交换。”

  爱丝梅拉达抱着水晶球站了起来,神情有些茫然。

  和后世不同,现在的北宋,现在的色目人,对宋人是有天然崇拜滤镜的。

  别说宋人被西夏和辽国欺负,那是我们自己人的看法。

  在绝大多数的色目人看来,辽国和北宋,都是同一个民族的不同‘封建领主’,同样的文化,同样的文字,同样的官制,是他们看来,这就是一个民族。

  然后两个分封国王互殴罢了。

  虽然说北边的国家看起来军事强些,但南边的国家,经济实力太强了,这里富贵华美,汴京城就是真正的天堂之国。

  更何况,陆森每天晚上放电影,杂市这里也是看到的。

  东方神明的地上行走!

  所以这越发让所有的色目人,更加崇拜和仰望宋人。

  而宋人对他们的轻视和看低,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能接受。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爱丝梅拉达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眼前这陆圣人,可是东方神的地上行走,为什么会对她们这些低贱之人的东西感兴趣?

  疑惑归疑惑,爱丝梅拉达想了会,还是说道:“的确有几样,陆真人请等等,我把它们取出来好吗?”

  陆森点头。

  爱丝梅拉达抱着水晶球回到自己的大篷车里。

  实质上,这里有好几辆大篷车,只是爱丝梅拉达的最大,也待在最外面罢了。

  在爱丝梅拉达去取东西的时候,陆森打量着四周。

  这里大约有一百多名色目女子,老少皆有,而且她们的打扮和穿着,都有些破旧,也只有那些妙龄少女穿得还行,服装挺开放。

  也就是这些妙龄少女,负责‘工作’,然后养活其它的老少色目女人。

  陆森打量她们,她们也在打量陆森,有几个胆大的妙龄少女,还在不停地对着陆森眨眼睛,时不时轻轻扭动自己的妙曼的身子。

  等了一会,爱丝梅拉达从大篷车里走出来,她已经把水晶球放好,双手中捧着些东西出来。

  东西很杂,有小块的宝石,有干树皮,有碎莎草纸,还有些暂时看不出材质的玩意。

  陆森一一扫过,发现这些东西确实多多少少都有‘神性属性’在,但强度都很差。

  倒是有块像是玻璃碎片一样的玩意,引起了陆森的兴趣。

  林中花园的碎片:可以对人类使用,使其产生美好的幻觉,搜集到的碎片越多,效果就越好。

  嗯,等等!陆森记得在色目人花魁艾莉婕那里听过,他们阿萨辛是来找丢失的‘林中花园’的。

  就是这玩意?

  陆森把水晶碎片拿了起来,说道:“这东西挺有意思的,能卖给我吗?”

  “这是很珍贵的物品。”爱丝梅拉达弯腰低头,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可以卖给陆真人,但请你给我们一个合适的价格。”

  陆森便问道:“需要多少钱。”

  “我们不要钱。”爱丝梅拉达猛地抬起头,急切地说道:“求陆真人赐给我们一块能落脚的,完全属于我们的土地。你是东方的地上行走,应该能做到的吧。”

  陆森愣了下,然后冷笑了起来。

  旁边的展昭看着爱丝梅拉达,右手已经搭在自己的剑柄上。

  少见地杀气四溢。

  将手中的水晶碎片放回到爱丝梅拉达的手里,陆森转身就走了。

  展昭轻哼了声,也跟着离开。

  黑柱无奈地摇了摇头。

  见陆森走了,爱丝梅拉达双手捧着所有的东西,高举过头顶,急急大喊道:“我们愿意为奴为仆,只要一块能让我们落脚的土地就好,能让我们建房子,让我们的老人和孩童可以安全地生活。”

  她的叫声很大,甚至还有种绝望的凄厉。

  虽然条件下降,但陆森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围很多人看着,大多数是色目人,少部分是宋人。

  爱丝梅拉达全身的力气仿佛都用完了,她缓缓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用族里的语言喃喃自语:“不对啊,根据占卜,在东方遇到最尊贵的人后,便能获得永久的安宁,到底是哪里错了?”

  过了会,她忍不住跑回到大篷车里,用水晶球又占卜了一次,还是得出同样的结果。

  接着她吐了口血,全身颤抖。

  有个老色目女人进来,用毛巾帮她擦干净了嘴角和台面上的鲜血,叹气道:“爱丝梅拉达,这是我们的宿命,我们注定是流浪者,这是神对我们的惩罚。”

  “西边的神,管不着东方的事情。”爱丝梅拉达哀嚎道:“我的占卜没有问题,肯定是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对,得想想,再想想!”

  老女人叹气,看着爱丝梅拉达,脸色上充满了爱怜。

  也就是这时候,大篷车的窗口被人重重敲了几下,爱丝梅拉达喘了两口气,等有力气了点,便起身把车窗打开。

  外边是个宋人胖子,看着是商贾的模样。

  他见到爱丝梅拉达,便笑了起来:“连我们宋人都没有资格做陆真人的奴仆,你们这些色目女子想得倒是挺美!你们为奴为仆留下来也可以,我愿收留你们,但刚才陆真人要的东西,请交给我!”

  “对了,你们族里的男人,我不收!”胖商人又补充了句,然后伸出一张大大的胖手:“好了,东西给我,再把你们的东西收拾一下,跟我走。”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