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19 我都知道

0119 我都知道

  骊山地处秦岭,西安城东边临潼县内。

  这地方陆森以前来过,跟旅游团来的,爬上去,走马观花看了一圈,结果看了个寂寞。

  就隐约记得什么兵谏亭、烽火台、七仙桥之类观览景点。

  而这次来,上面所述的景点全没有了,只有一条蜿蜒向上的石阶。

  周边是绿色黄相间的树林,因为已经深秋,越往高处走,寒意越甚。

  两个穿着单薄绿萝衣的走得挺慢的,明显在迁就陆森三人。

  实质上,也确实需要她们放慢脚步,因为赵碧莲快撑不住了。

  杨金花不必说了,将门虎女,嫁给陆森后,天天喝着蜂蜜超负荷练武,功夫一日千里地成长,虽然比起母亲穆大元帅来,实力还是差得多,但在同龄女子中,几乎已经没有对手。

  陆森……太乙浑元功练了一年多,前期进展缓慢,但最近功力进度比之前快了不少,此时系统中的显示,数字已经突破四位数。

  加之自己的人物等级又升到了lv2,增加了些许的总体人物属性,再上太乙内气的缓缓流动运转,现在他的体力已经比两年前刚到北宋时,增加了一大截。

  虽然依然比不上纯粹的武人,可已经比普通人强出很多。

  唯有赵碧莲身子骨显得比较差些,虽然她已经开始跟金花学习武技了,但短时间内没有明显的提升变化。

  似乎感觉到后边渐渐变大的喘气声,两个绿萝衣少女行步更慢了些,又走了会,其中一个转过头来,问道:“三个贵客,是否需要休息片刻再继续前行?”

  此时赵碧莲被杨金花搀扶着,她抹了把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再看看陆森和杨金花两人游刃有余的模样,心中难得起了好胜之心,她摇头说道:“不需要,我有办法。”

  说罢,她摸了摸一直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小狐狸,说道:“绣绣,帮我!”

  肩膀上的小狐狸清脆地叫了声,轻轻跃到赵碧莲的头顶,再化成一团光球,将后者包裹起来。

  站在石阶上方些的两位绿萝衣女子,见状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在北宋此期,消息的传闻是需要时间的……陆森弄出木雕灵兽也没有多久,暂时还没有传到骊山这边来,所以两个绿萝衣女子见到一圈光团,顿时就显得很惊讶。

  而等见着头顶白色狐耳,身后摇头毛茸茸大长尾巴的赵碧莲从光团中走出来的时候,惊讶的表情更是明显了。

  不过毕竟是玄门子弟,两人很快就收拢了表情,对着赵碧莲轻轻地行了个万福礼,然后又在前边带路。

  有了合体效果加持的赵碧莲,再无辛苦艰难之色,反而跳脱了起来。

  她在石阶上蹦蹦跳跳,一时快跑到前方等着绿萝衣女子和陆森,一会在前方三季介,留下个残影,本体则跑到树森里乱窜乱逛,等陆森走到残影附近时,她本体直接瞬移过来,又随着陆森和杨金花一起走。

  前面两个绿萝衣女子见她如此频繁地施展神通,眼中满是羡慕之色。

  杨金花见时机差不多了,淡淡说道:“碧莲,不要胡闹了。”

  “哦。”

  碧莲立刻停了下来,乖巧地走在陆森的后边。两人不是姐妹,胜似姐妹,心有灵犀,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的。

  两个绿萝衣女子此时也发现了,杨金花的肩膀上站着一只火红色的小鸟,很是漂亮。

  其实她们早就发现了,但没有神异方面想。

  现在有碧莲的例子在前,她们明显猜到了杨金花也有类似的神通。

  顿时两人的表情更肃正了些。

  因为夫人外交的关系,杨金花的人情世故,察颜观色能力有了极大地提升。

  陆森觉得两个绿萝衣女子表现很正常,端正有礼。

  但在杨金花看来,这两个少女虽然表面有礼,但看他们三人的时候,眼中还是有些轻视的。

  轻视自己可以,轻视官人不行。

  所以杨金花就没有限制碧莲胡闹,否则她早动用大妇的权力,把碧莲训斥一顿了。

  现在两个少女眼中,已然没有了任何轻视和看低,一丝丝都没有。

  陆森并没有发现杨金花与两个绿萝衣女子的暗中交锋,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走路这件事情上了。

  因为一路上他发现,自己等人已经走过了七次分岔路口,而且每次的分岔路口,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迷阵?

  陆森心中有些好奇。

  只是可惜他没有把探测器带过来,否则利用探测器,可以把经过的地形都绘制出来,根本不怕这种物理意义的上迷阵。

  得益于碧莲处于青丘狐模式下,五人的行进速度大幅度提升,又过了近三柱香的时间,他们来到一个巨大的岩洞之外。

  这个岩洞旁边种有一棵巨大的榕树,巨大到夸张的树冠将至少十亩地的空间给笼罩了。

  很多气根从木枝上垂下,落到地面的土里,变成一根根树干。

  看着是又从地上长出一棵树的样子,但其实还只是一棵而已。

  只是榕树有独木成林的特性罢了。

  四人在洞口处停下,两个绿萝衣女子转身,轻轻向陆森等人行了个礼后,其中一个说道:“三位贵客,请稍等,待会秦师姐,会出来迎你们入洞府。”

  说罢,两个少女往旁边走,顺着小径消失在榕树林中。

  陆森双手负在身后,点点头,然后端详起前方来。

  这洞口倒也不算太大,只能勉强挤进两辆普通的马车,高也就一丈左右的样子。

  洞口的上方,用红色的漆字写着斜月洞三个楷字。

  嗯,斜月洞?

  名字好熟……斜月三星洞?

  就在陆森惊疑不定的时候,从洞中出现个人影,很快便走到亮处。

  也是个穿着青萝衣的女子,但年纪上看起来稍大些,且她头戴珠花,衣服上的纹饰也更多些,一眼就看得出来,她的身份绝对要比刚才两个女子高。

  “陆真人和杨师妹当面?”这女子走出来,先行了个礼,然后眼神落在碧莲的身上:“这位是?”

  她迟疑不定地看着碧莲,这身段傲人的女子,头上狐耳是真是假,身后的尾巴……居然像是狗一样在摆动,难道是真货,还是利用提臀巧劲作出来的假象?

  陆森抱拳笑道:“我是陆森,这是正妻杨金花,你说的这位,是我的妾室,赵碧莲。碧莲,先解除合体状态。”

  “好的,官人。”碧莲乖巧地应了声,身上光芒一闪,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而小白狐则跳到碧莲的肩膀上趴着,眯眼睡觉。

  “这!”

  这青萝衣女子神情很是惊愕,呆立了好一会后,她才干笑道:“陆真人果然神通盖世,不知这异术,叫何名字?”

  “契约灵兽,只是小道尔。”陆森很谦虚地说道。

  望文生义!这青萝衣女子大约也明白了陆森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看向杨金向肩膀上的小火鸟,好看的嘴角扯了下,随后说道:“本人是老母座下三百八十七期,第四弟子,秦采绿。杨师妹,还有两位贵客,请随我来。”

  她转身往洞里走,之前从洞里出来的那股冷傲劲,至少不见了大半,现在只能勉强维系着自己的表情和状态罢了。

  三人跟上,进到洞内后,便感觉到寒意袭来。

  只是陆森和杨金花都不算怕冷,而碧莲很鸡贼地又与小狐狸合体了,也不怕冷。

  这是个溶洞,前边还很正常,但在洞里走了半柱香后,便发现了新天地。

  洞中路径周围,很多钟乳石,而走道壁中,有异光从内壁中渗出,五颜六色,看得极是漂亮。

  而这些异光在剔透的乳石玉柱中透射反光,让整个洞窟一路上,都是光芒万丈,氤氲艳光。

  陆森一脸见怪不见的表情,但杨金花和赵碧莲哪里见过这等场面,一个个都张开小嘴,完全合不拢。

  “不愧是黎山老母的洞府,好漂亮啊。”赵碧莲忍不住叹道。

  杨金花抿抿嘴,她很想说碧莲不要一幅没见过大场面的土包子模样,会堕了自家官人的威风。

  但她自己也被震撼了,完全反驳不出口。

  走在前边的秦采绿,嘴角露出些笑意,心想着终于算是把玄门正宗的场面给找回来了。

  然后这时候陆森却突然说话了。

  “其实不难的,周围的墙壁能发光,是因为他们把里面掏空了,然后把和石乳同样物质的墙壁面磨薄,然后在里面点上烛火。虽然壁面透光,但模糊不清,看不到里面的火烛,便会以为是墙壁在发光。”

  “那这五颜六色又是怎么回事?”碧莲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她最喜欢自家官人指点江山的自信模样了。

  “在内壁涂上一层薄薄的画漆,只要不遮光就行了。”陆森笑道:“随便涂,越乱越好,光亮颜色就越不成规则,反而会给人一种玄妙奇幻的神秘感。”

  “原来是这样。”杨金花惊叹了声。

  陆森一解释,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与此同时,她还看到了走在前方的秦采绿,身体微微抖了一下,甚至还没有见她反驳,便知道,自家官人说对了。

  果然还是自家官人最厉害。

  杨金花心里甜甜的,然后她又突然想到了,在前段时间,官人放映的仙家皮影戏中,有戳穿那些假法术的内容,现在想想,这骊山,似乎也是假术法?

  越这么想,她就越觉得可能性很大。

  虽然骊山是她母亲穆桂英的师门,但母亲学的只是武艺,并没有学到任何的法术,是骊山不教,还是骊山不懂教?

  杨金色的心思在这里千转百转,而走在前面的秦采绿,内心中更是乱得如同浆糊一般。

  用陆森这个后世人的糙话来形容,就是跟哔了狗一样。

  事实上,陆森说得全对,就是这么多戏法。

  每次有外人来,她们都会把这套光影手段弄出来唬人,在这之前,从未失手,但没有想到,这次不但没有成功,甚至连老底都被人揭了。

  若是普通人,把这手法揭了,她们可以恼羞成怒,想办法让人把这事闷在肚子里。

  无论是软手段,还是硬手段,她们都有。

  但这陆森可是真懂术法的,之前她还有点不信,但看到陆真人妻妾那与灵兽合体的手段,她便不敢再质疑对方的神通了。

  现在的秦采绿表面上很平静,但其实浑身难受。

  她没有回头,总感觉身后三个人似乎都用一种嘲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后背。

  甚至有种感觉,她只要一回头,便能看到三张古怪的笑脸。

  这条通往山洞内部的路很长,以往她带人进来,都是一种骄傲的心情,在前边走,恨不得这段路再长些,听着后边那些崇拜的赞叹声。

  但现在……她只希望这段路越短越好,最好两三息走完。

  只是人越是焦虑的时候,就会感觉到时间过得越慢。

  以往仿佛一会就能走完的通道,现在却仿佛走了半年之久。

  她走得身心疲累,双脚发软。

  等到目的地时,在一处宽大的空洞入口处,秦采绿转身,说道:“三位贵客请进,接下来,就是由大师姐接待你们了。请进。”

  说完话,这秦采绿就走了。

  而陆森三人进到洞中,便看到只一丈多高,全身透着不同光彩的琉璃巨鸟展翅欲飞。

  这只巨鸟身上每一处,都有彩光闪耀,而且随着人的观侧点不同,彩光的颜色也不同,甚至有时,还会产生一道道的小小的弯曲彩虹光。

  “哇,好漂亮。”

  杨金花和碧莲两人呆了一会后,把视线投向陆森。

  “这是利用了棱镜透射的原因。”陆森解释道:“将玻璃或者琉璃制成三角型,或者方型,再让白光从一个合适的角度射入,便可产生这样的效果。虽然明白原因,但不得不说,制作这只凤凰琉璃雕像的匠人,真是个奇才,应该花了很多时间,很多精力才能把这个雕像给做出来。”

  “哦?”杨金花问道:“我们家也有玻璃,难道也能做到类似的事情?”

  “当然可以啊。”

  此时骊山大师姐刚好从后门进来,听到陆森的话,满头的问号。

  翔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