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42 诱饵
  绸缎这东西,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什么‘长进’了。

  来来去去都是那些把式,顶多就是谁家的丝绸制工更细密些,或者是做得更轻薄透明些。

  染色方面,依然处于瓶颈期,不是草染就是石染。淡色容易掉,艳色虽然长久些,可又会让丝绸的透明感下降,两者很难兼得。

  所以古时丝绸都是淡色和素色居多。

  当然,也有印花工艺,可……那种多种颜色混合的染色方式,很难将丝绸的颜色染得漂亮,色彩纹理会显得很杂。

  但虹绸是不同的……但凡常接触到丝绸的人,无论是不是相关从业者,都能看得出来,这东西绝对是布料行业的一个巨大飞越。

  得益于从襄阳府中流出的虹绸布片,所有人都看得明白,这虹绸的颜色,不是染上去的,而是……天生自带的。

  甚至还是很自然的渐变色层,看着非常漂亮。

  宋人讲究一个‘自然’,什么道法自然,中庸之道,佛性平和等等,都是追求人性上一个自然且顺滑成长的过程。

  表现在实质生活中,就是喜欢事物的平滑过渡。

  比如说山水画的浓淡相宜,就是明显的特征。

  而这种虹彩,拥有独特的颜色过渡层,就很符合当下北宋上层文化主流的审美喜好。

  襄阳王赵珏推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有一小片虹绸,送走这位客人后,便告之房门,今日有要事,暂不接待来访客人了。

  随后他去了后院里。

  三儿子赵礼躺在床上,依然还是鼻清脸肿的模样。

  自数天前,赵礼在城外被发现后,昏迷不醒。经大夫检查后,发现只是被揍了一顿,受了皮外伤,休息一阵子即可。

  赵珏坐在床沿边上,说道:“还在睡着吗?”

  赵珏睡得迷迷糊糊,毕竟他已经睡了好几天了,即使睡着也是半睡半醒的,听到父亲的声音,立刻睁眼,要坐卢来。

  “躺着。”赵珏长像上和汝南郡王有点像,但眼眉又和赵祯有点相似,毕竟这三者系出同源,相像也是正常的:“现在你可以和我说说,那三个女子相貌大致如何了?”

  赵礼躺在床上想了会,说道:“三个女子皆是年轻美貌,硬要说的话,似乎都是官宦女眷。”

  “你真没有劫色的心思?”襄阳王赵珏笑道。

  “断然没有。”赵礼急忙否认:“我只是想让她们先暂住家里,好弄清楚,她们的身份和那身虹绸的来历。”

  “无论你有没有那等心思,如此做法,都已经有强抢民女的嫌疑了。”赵珏无奈地摇摇头:“那你被人带走后,可曾见着正主?”

  “那些人胆大包天,把我眼耳蒙上,也不知道押运到哪里,问了我的身份注脚,便揍了一顿,再把我打晕,之后醒来,便是在城外了。”

  赵珏站起来,叹气道:“谋定而后动,这话我和你们兄弟说过多少次了,你看来都没有放在心上。这事现在咱家的名声又有所污染,明白吗?”

  “父亲,怎么回事?”赵礼急了:“难道在杭州城,还有人敢我们家对着干不成?”

  襄阳王站了起来,用一种无奈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三儿子,随后说道:“你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富贵子弟吧,别搞那么多事情了。”

  说罢,襄阳王转身离开。

  赵礼床上猛了会,然后猛地重重一拳打在自己的床上,表情极是后悔。

  襄阳王出了儿子的房间,旁边便有个留着长长鼠须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同时说道:“王爷,我这几天派人查了下,发现事情确实是有些不对,似乎有人在查我们。”

  “不对才是正常的。”走在庭院湖心的小桥上,襄阳王低头看着湖水中的锦鲤,说道:“暗地里那帮人,故意把虹绸的事情与我家扯上关系,现在大量的视线看着我们,事情很难做。传令下去,除了明面上能见人的事务,其它的事情全停下来。”

  这中年幕僚模样的男子轻轻点头,然后离开了。

  等小桥上没有人后,襄阳王赵珏轻轻用拳头锤了下白石栏杆:“究竟是谁,如此一来,要想起事至少还得再等三年!人生又有多少三年可等!逆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一会后,他才将自己的怒气收敛,重新将神色变回原来风轻云淡的样子。

  等了七日,虹绸的拍卖终于开始了。

  杭州城有数个拍卖场地,而虹绸的拍卖,则放在了碧天阁。

  这是一个张姓豪商的产业,但仔细调查的话,会发现他背后的人是汝南郡王。

  原本碧天阁在杭州城是排不上号的,里面拍卖的奇货数量不及襄阳王的‘济海楼’多,质量也比不上有朝廷背景的‘倚正坊’。

  但这次虹绸的出现,着实让汝南郡王设置在这里的拍卖行,火了一把。

  看着一楼正厅处的人山人海,碧天阁张员外真是笑得后大牙都能看得到。。

  这次杭州城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来了,即使是襄阳王,也坐在了天字号的贵宾室里。

  与他同室的,还有权杭州知事吕惠卿。

  吕惠卿进来后,先给襄阳王行了个礼,然后在对面坐下,笑道:“没有想到,小小的虹绸拍卖会,居然把急公好久的襄阳王都请来了,这碧天阁真有面子。”

  “吕知府还不是一样过来了?”襄阳王抱拳笑笑,看着没有什么架子。

  听着襄阳王的名头很大,地位很高,但其实真要算起来,也就是可以欺负一下平世百姓、豪商与小官吏的程度,真正的文官高层是不太看王爷脸色的。

  可以这么说,北宋的王爷,就没有几个能支棱得起来。

  吕惠卿虽然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文官高层,但他是正儿八经的科举出身,年纪轻轻已经是正六品官,甚至还得到庞太师、欧阳修等高层文官的常识,前程不可限量。

  兼之他此时又年轻气盛,心气极高,即使是对上襄阳王这种大人物,也是不带怯的。

  “听说这事与陆真人有关,自然得前来看个究竟。”吕惠卿抱拳笑道。

  关于虹绸的出现,有很多说法,但最让人信服的,莫过于是‘陆真人赐下’这个传闻。

  毕竟之前,陆真人款待一个江湖人,结果被人把家中的仙器都盗了这事,已经传遍大江南北了。

  现在自认有点实力的江湖人,都在想着办法去追杀那个青阳客。

  杭州城中,已经有很多有从襄阳王府中拿到了虹绸的一些边边角角。

  道听涂说不可靠,只有自己亲眼看见,亲手摸到,他们才晓得,这些虹绸的质量有多好。

  那手感,那色泽,做成手帕光是拿在手上,就已经让人爱不释手了,要是用丈半红绸,做件外衣穿在身上,那感觉……想想都觉得美。

  这种几乎不似人间能造出来的玩意,丝绸相关产业者,全部惊为天人,甚至觉得人力不可及。

  既然人力不可及,就只能把猜测往鬼神之力上靠。

  这天下,能真正有法术的,除了陆真人还有谁?

  在得知这虹绸可能与陆真人有关后,吕惠卿即使是百忙之中,也得抽时间过来看看。

  因为朝廷一年前就下了公文,所有地方上的官员,但凡听到陆真人的消息,都有确认的职责,若是见着真人,必须立刻上报进行,遂即要挽留陆真人,并且恳请他回京。

  这令公文不但有官家的诏印,还有中书门下各位大佬的印章,所以身为地方官,吕惠卿听到疑似陆真人出现的消息,当然得过来查看。

  “陆真人消失的这一年多来,倒是让很多人牵挂不已。”襄阳王赵珏摇着扇子,笑道:“只是京城的官爷们,有很多不懂感恩,以前吃着陆真人的仙果和蜂蜜,都把人当猴子一样耍,现在没有供给了,先是慌了一阵,然后有很多人甚至埋怨起来。换作我是陆真人,我也得归隐山林,懒得管这世间的龌龊事。”

  吕惠卿双眼微动,随后笑道:“襄阳王倒是能与陆真人共情,只是这地方人多嘴杂,万一让就京城里的贵人们听到,那可就不太好了。”

  “我一个外封的王爷,只要不铸甲藏甲,我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由他们参去,反正又不会掉一块皮。”赵珏一边说话,一边快速摇着扇子,看着好不潇洒。

  襄阳王在民间的名声还是不错的,就是他的三儿子,实在是……有些拉胯,活脱脱的街溜子。

  吕惠卿笑笑,顺着对方的话说道:“这倒也是,这天下是赵。”

  “也是你们书生的。”襄阳王对着窗外的天际拱拱手说道:“赵家与士丈夫共天下,这可是祖宗的法令。”

  吕惠卿轻笑几声,神情颇是得意。

  在宋朝,做人最开心的是什么?

  自己是书生,又能科举成名,未来就是坦途,无非就是官能做到什么程度罢了。

  两人聊了一会,拍卖会开始了。

  碧天阁的张员外挺着胖胖的身子,说道:“现在场中贵人极多,所以我们就当了个规矩,前六十匹虹贯,底价一贯钱,最高不超过十贯钱。后四十匹虹绸,拍卖价不设上限。”

  听到这里,襄阳王笑道:“这张员外倒是会做人。”

  前六十匹说白了,就是送给杭州城大人物的。就看哪位贵人愿开尊口了。

  吕惠卿也笑道:“汝南郡王家的门人,自然是不差的。”

  听到汝南郡王这词,襄阳王笑容淡了些,虽然不明显,可吕惠卿还是发现了。

  随后虹绸起拍,第一匹襄阳王直接叫了满价十贯,没有人敢和他争。

  吕惠卿也以十贯拿到了第二匹。

  之后的争夺也不算激烈,前六十匹几乎都是在互相谦让中拍出去的。

  从六十一匹开始,那些坐在一楼正厅的商人们,立刻就撕开了刚才温文尔雅的面纱,开始脸红耳赤地叫价。

  期间还互相对骂,比家世,戳别人的痛处等等情况发生。

  拍卖的时间很长,足足有四个时辰,期间换的茶水和甜羹都不止五道了。

  等拍卖完后,碧天阁张员外又站了出来,笑道:“多谢各位贵人,各位同行给面子,小人感激不尽。现在拍卖已经完了,我来复述一下主人要说的话。”

  听到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是神情一凛。

  而襄阳王和吕惠卿对视了一眼,都觉得不枉自己多等了三个时辰。

  主人?

  是汝南郡王,还是陆真人?

  或者说,都算?

  吕惠卿微微眯起了眼睛。

  张员外用手帕擦擦自己额头,接着说道:“主人说了,虹绸虽然不防利器,然水火不侵,用来做衣服确实是好。但这并不是虹绸的真正用途,这玩意,确实是丝绸,但其实是这东西是用来吃的。”

  吃的?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襄阳王和吕惠卿两人的表情很是同步,一愣之后,立刻就想到了陆森的身上

  张员外双手向下一压,说道:“一匹虹绸十丈,水煮一丈食之,可加三月阳寿,然神物有灵,每个人最多只能食十丈,也就是一匹,再多就无效了。”

  这话一出来,底下就炸开锅了。

  所有人议论纷纷,语气疯狂。

  要是以前有人说,丝绸能吃,吃了还能涨阳寿,不被人打成猪头才怪。

  但现在,他们愿意信。

  因为陆森陆真人,这世界确实是有神仙的。

  “这东西便是三年阳寿?”襄阳王轻轻抚摸着手中的虹绸,脸上满是开心,随后又叹气道:“可惜只能食用一匹,可惜可叹。”

  吕惠卿没有那么大的感触,因为他还年轻,不像襄阳王已经接近老迈了。

  此时张员外拿出一个小锣,重重敲了一下。

  刺耳的锣声惊醒了一楼正厅里所有的客人,然后他继续说道:“主人还说,他会不定期拍卖一些特别的物体,具体情况,请时刻关注我们碧天阁门口的告示牌子。”

  整个碧天阁再一次吵闹起来。

  吕惠卿叹道:“看来确实是陆真人的无疑了。”

  襄阳王表情则怪异得多,神色时明时暗。

  而远在百里之外的深山洞府中,陆森正结束了与杨金花的双修,后者躺在他的臂湾里,说道:“可惜那么多的虹绸就换成银子了,那东西对我们一点用都没有。”

  “没事,也算是资源。总有用上的时候。”陆森笑笑:“况且要让整个天下按我的想法‘动’起来,不扔出些诱饵,谁愿意为我冲锋陷阵!”

  :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