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45 拜师
  洪世重看着自己手中的虹绸,犹豫不绝。

  既然说了要把两个瘦马送给襄阳王,那就应该送的。

  可眼前的虹绸……他也真的很想要。

  毕竟是难得一见的东西,又能增长寿命。

  洪世重现在也有四十多岁了,在现代,这个年纪叫做正当壮年。

  但在北宋时期,大多数四十多岁的男人,都已经是爷爷辈的了。

  况且洪世重身为豪商,年纪轻轻便开始纵情声色,身子骨早已经空虚,虽然才四十多岁,却已快到了隐患爆发的地步了。

  既然吃不了陆真人的仙果,那吃一匹虹绸,似乎也可以啊。

  实在不行,把虹绸送一半给襄阳王也是可以的。

  他想了好一会,将两份文书从怀里拿出来,说道:“这位郎君,多谢了,此事成,两只瘦马是你的了。”

  陆森微微轻笑。

  洪世重双手臂捧着虹绸,艰难地行了个抱拳礼,然后带着自己的手下走了。

  两只‘瘦马’留了下来,眼睛亮亮地看着陆森。

  而陆森转身,抱掌柜笑道:“麻烦掌柜了,过上一两日,我定会将一匹虹绸再送来店里,还给你,不会让你难做的。”

  “哪里的话,郎君开心就好。”这掌柜诚惶诚恐地行了个礼。

  陆森见对方的模样,便知道这掌柜已经猜到自己的身份了,笑了笑,便带着杨金花往外走。

  虽然陆森还没有和她们说话,但两个少女七窍玲珑心,立刻就乖巧地跟在两人的身后。

  走在大街上,杨金花回头看看两个少女,然后向自己男人问道:“官人,要不我们回去?收徒这么重要的事情,得好好准备一下。”

  听到陆森是要收徒,杨金花就没有那么着急了。

  陆森摇头说道:“没事,我陪你逛逛,况且这两个女娃子的生活用品,也得购置一些。”

  这倒是……杨金花又回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两个少女。

  布料之类的东西,家里多得是,虹绸想穿就穿,想吃就吃。

  但实质上,虹绸的味道怪怪的,吃过一次的人,绝对不想吃第二次。

  那么要准备的,就是一些女儿家特有的事务了。

  “官人,既然要帮她们两人购置东西,不如就由我带她们去逛逛吧。官人你在城里走走,散散心,过上两个时辰,我们在东城门口碰头如何?”

  杨金花这话,确实是中肯之言。

  北宋女儿家的小玩意,一般是不给男人见到的。

  更何况这两个少女明显还是黄花大闺女之身,更不能让男人见着了,即使是未来的师傅也不行。

  陆森来北宋也有三年了,很多常识和风俗习惯都已经了解。

  当下也明白杨金花的意思,他点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你了,另外让阿黄他们在暗中保护你们。”

  杨金花甜甜地笑了下,转身对着两个少女说道:“随我来吧。”

  两个少女看看陆森,见他没有反对,这才走到杨金花身边。

  随后陆森和杨金花分开,他自己在城里闲逛。

  老实说,他很久没有这么自在了。

  在京城,因为他的容貌被大多数人所知,因此远论去到哪里,都会被一群人包围着注视。

  感觉怪怪的。

  但在杭州城,熟悉的人并不多,杭州城又足够大,想要碰着很难的。

  说到熟人,陆森便去了城北的民居群处,找到了柳永的家。

  门外有个胖乎乎的,头顶只有一块‘西瓜皮’式头发的男童,正在追着鸡跑来跑去。

  屋檐下,有个白头发的老人正坐在摇椅上,微笑看着男童在玩耍,偶尔说声:“别跑那么快,小心摔倒。”

  陆森走近前去。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靠近,这老人扭头看了过来,先是一愣,随后大喜,立刻站了起来:“陆小郎,怎么来了?”

  这头发花白的老人便是柳永,他急急迎上来,拱手说道:“两年多未见,早想你千百次了,来来,快进来坐。”

  说着,他拉着陆森往屋里走。

  而小男童见状,也跟着进来,他看看陆森,然后躲在柳永身后,只探出一个头来。

  “这小家伙就是胆小些。”柳永满是慈爱地摸着男童的脑袋瓜子,然后说道:“快叫陆叔叔。”

  “陆叔叔。”这小男娃甚是乖巧,叫了一声事,又把头缩回去,躲了起来。

  “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暂时没有起名。”柳永呵呵笑道:“以前老人常说,男孩名字要贱些才能好养活,现在他叫鸡娃。”

  陆森一听,顿时就笑起来了,无奈地摇头说道:“怎么说你柳三变也是文坛大家,公认的大词人,怎么能这般……嗯,接地气。”

  “词写得再好有个屁用哟。”柳永呵呵轻笑起来:“即不能护我家亲眷安康,又不能当饭吃。”

  其实倒也是能当饭吃的,要不是你柳三变词写得好,得了青楼小姐们的欢喜,你早饿死病死了。

  但这话陆森自然不会说出来,他叹气道:“可惜你的才华了。”

  “我现在已经不想这些东西了。”柳永摆摆手说道:“余生最大的奢望,就是看着这娃子成亲生子,为我柳家开枝散叶。若是能等到第一日,第二日身死也值得了。”

  陆森此时仔细地打量着柳三变,见他双眼澄清,气质安然,便知道他没有说谎。

  此时那个小男娃又从柳永背后把脑袋伸出来。

  陆森对小家伙笑笑,然后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一枚玉牌,递了过来:“小小心意,给小家伙戴上,能护他无病无灾,利器难伤。”

  “真的?多谢多谢。”柳永双手接过玉牌,郑重地挂在了小男孩的脖子上。

  虽然玉牌就是单纯一块单纯的方型玉片,上面即没有雕花,亦没有刻字,看着平平无奇。

  但柳永很清楚,陆真人送的东西,绝对是不会差的。

  事实上,陆森送出的这枚玉牌,确实也算是好东西。

  有两点防御力,以及附加‘每日回复1生命值’的特性。

  两点防御力,普通刀剑难以伤他,而且每日回复生命值这个属性,可以小男娃的身体更加健康,只要不是自己特地去喝毒,把玉牌扔了,估计他到死,也不会得一次疾病。

  看着玉牌挂在儿子身上,柳永轻松了许多。

  他老来得子,对儿子算是极为溺爱,平时总担忧儿子日后的祸福,现在有了陆真人的玉牌护身,安全和健康应该是不成问题了的。

  当下柳永又对陆森千恩万谢,两了聊了一阵子后,当年的赵大家,现在的杨夫人也从外边回来了。

  她此时容颜消逝许多,少了做‘大家’时的艳气,却多了几分市井妇人的朴素和安稳。

  虽然看着依旧漂亮,却已没有了两年多前的明媚。

  两人互相打了声招呼,然后赵香香便进了厨房,忙活着做菜做饭招待陆森。

  在柳永这里稍稍吃了些饭菜,又与他聊了阵,陆森便走了。

  能看到柳永生活安康,他便放心许多。

  而在陆森走后,赵香香捧着小男孩脖子上的玉牌,开心得不行。

  她和柳永一样,最担心的就是儿子的健康和安全问题,现在陆森来一趟,他们两人的心头大事便解决了,两人都感激得不行。

  “能遇到陆真人,是我们夫妻两人的福缘啊。”赵香香靠在柳永的肩膀上,笑得很开。

  夫妻之间,其乐融融,又有着舒适的安宁感。

  柳永顿时词性大发,正想去写首词出来,但旁边的小男娃突然喊道:“爹爹,我要噢粑粑。”

  “好好好,我这就带你去。”柳永立刻把词性憋回肚子里,美滋滋地带着儿子向如厕方向走。

  现在孩子还小,还不会自己蹲着拉屎,得大人抱着才行。

  好好的一个大词人,现在就算有写词的才华,也没有写词的时间和环境了。

  而陆森在柳永家待了三个多时辰,看看天空中的太阳方位,感觉快到和杨金花汇合的时间了,便往城门的方向走。

  走了近两柱香的时间,这才走到城门附近,远远地,他就看到了杨金花,带着两处少女在城门附近站着。

  即使进出杭州城的人们排队长如流水游龙,人多如蚂蚁,但陆森依然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杨金花。

  毕竟她的气质现在已经很出众了。

  杭州美人挺多的,容貌身段不相上下的情况下,要分辨谁更美,就是看谁更有气质,在人群中更容易被人‘找’到。

  而在这一点上,杨金花已经很厉害了。

  但事实上,现在的赵碧莲,才是在人群中最容易被找到的。

  她那只青丘狐来来的能力,就是极高的‘魅力’加成。

  杨金花自己本来就很出众,然后旁边又跟着两个小美人,自然就很引人注目。

  只是她板着一张脸,那种属于将门虎女,上过沙场斩过大量敌人的杀气就散发出来了。

  一般人根本不敢靠近她。

  但偶尔也是有例外的。

  比如说陆森,也比如说……一些头刀口舔血江湖人。

  陆森与杨金花汇合后,带着两人小女娃便走了。

  而在不过处的阁楼上,天机派的小师弟拿着装满红葡萄酒的玉杯,呆呆地看着杨金花和陆森离开。

  旁边有个男子靠近过来,对着发愣的青年男子说道:“小师弟,既然还在想着酒楼那位女子,何不上前去问问这妇人,至少得把别人的家世搞清楚啊。”

  小师弟摇摇头,放下酒杯,说道:“无妨,人生相逢本来就是一出戏。她美如天仙,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强求。况且我似乎想通了一件事情,那天那位那美人儿,眼中根本没有我,她的心,应该已有所必。”

  “你又知道?”这位师兄满脸惊叹。

  “天机,天机……”小师弟笑道:“连凡人都看不透的话,又怎么参透天机。”

  这师兄无奈地耸耸肩,回到酒桌上,继续和其它同们玩耍了。

  而没有了人打扰,小师弟突然叹了口气,表情变得极其失落。

  作为天机门,试图参悟天命的门派,除了要修习武学之外,奇门八卦和占卜之术也是得学的。

  小师弟的占卜之术其实相当不错,他给自己占卜了姻缘,结果显示‘无缘无份’。

  明明都已经见过了,这都不算缘?

  天机门小师弟,很是无奈,然后他也想明白了,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就是‘无缘’啊。

  见个她算什么。

  他在这里长嘘短叹,然后又有一个成年男子靠近过来。

  这男子比之前的青年更要成熟许些:“小师弟,你还没有陆真人的头绪?”

  小师弟摇头:“没有,陆真人藏得很好,而且他根本不受卦术的影响。能知道他大概在杭州,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也是,毕竟是天道的漏网之鱼。”这成熟青年叹气道:“小师叔也真是的,居然把门派令牌给普通人,然后那人又把令牌给了陆真人,结果现在陆真人不见了。没有令牌,我们怎么找得到扶桑树。”

  小师弟也是叹了口气。

  现在天机门的人,都狠死他们的小师叔了。

  找不到扶桑木,天机门很多的武学都无法学习的。

  而陆森这边,他与杨金花两人,带着两只瘦马,以及四名家将,在城外的山脚找到密道,然后又从秘道出来,再乘船走了近半个时辰的水路,再进到一片高高的芦苇荡中,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陆森等人回到了洞府之中。

  然后两只瘦马看着五彩十色,斑斑光华的世界,都呆住了。

  陆森坐在两人的面前,说道:“现在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

  听到这里,两个少女立刻回过神来,几乎是同时下跪低头说道:“贱婢见过陆真人。”

  整个天下,就陆森一个人是真仙。

  这已经是公认的事情。

  但凡聪明点的,看到眼前的美景,都能猜得出来陆森的身份。

  “起来。”陆森语气变得有些命令的味道。

  两个少女立刻站了起来。

  “你们是双胞胎,似乎心思也是互相接近相通的,看你们刚才同时下跪的表情就明白了。”陆森坐得很直,脸色也很严肃:“我听说双胞胎之间有简单的心电感应,一个人学的东西,会有许些传递到另一个人的大脑里,也就是说,以后你们会很有天份。但现在我想问的是,你们俩人愿意拜我主师吗?”

  两个少女眼睛同时变得极大,然后晶晶明亮:“愿意!”

  异口同声。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