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46 赵宗华受挫

0146 赵宗华受挫

  陆森新收的双胞胎女徒弟,姓余,一个叫瑶瑶,一个叫琨琨。

  很符合北宋时期,小姐儿们艺名喜欢叠词的习惯。

  另外瑶和琨,在此时间,都是美玉的意思。

  陆森坐在凉亭中,笑问道:“这两名字我不太喜欢,你们原本的名字呢。”

  “我幼时父母唤我招弟。”

  “我幼时父母唤我迎弟。”

  啧……陆森在内心中忍不住叹了声,这两人的小名,太符合传统农耕家族的起名习惯了。

  但他这微微摇头的动作,在两个小女孩看来,却是很不好的迹象。

  毕竟她们两人都是在青楼里长大的,被培养着各种能讨人喜欢的技能,也就包括了如何察颜观色这一部分。

  但年纪还小,又没有完全学到家,陆森这微微一摇头,她们便感觉心里打堵。

  郎君不喜欢我们?

  我们的名字不好听?

  还是郎君听我们的名字,就想起了我们是青楼里出来的人?

  各种想法在她们的脑海里回荡,神色也忐忑起来。

  没办法,仙家子弟的身份太高了,而她们则是扬州瘦马,云泥之别,真的有资格?

  “那还是叫你们瑶瑶和琨琨吧。”陆森笑道:“虽然说招弟和迎弟也行,可终究不像是个仙家子弟该有的名字。”

  老实说,名字这东西,没有身份上的区别,只有各不各适。

  农家女娃,起个招弟很正常。但陆森现在要扮的是‘仙家’身份,起个招弟就画风有点不正常了。

  当然,要是走沙雕仙家的路线,还是可以的。

  只是要改变这个世界,还是高大上的画风比较好。

  “能不能请郎君给我们两人赐个新名儿?”

  也不知道瑶瑶还是琨琨的少女拜伏下身体,诚恳地说道。

  她们觉得,瑶瑶和琨琨这两个名,虽然好听,但总有一股子风尘的味道,还是担心以后师傅念起这两个名字,总想着她们的过往。

  陆森神情顿了顿,随后哑然失笑,觉得这两个少女真的太没有自信了。

  他暂时还没有办法分别这两人,除非打开系统视野的功能。

  不过那种情况下,视野中会有很多物体的名字出现,时间久点会眼花,所以陆森正常情况下不会打开系统视野。

  陆森摇头说道:“无所谓,现在我又觉得挺好听了。好了,接下来便是拜师环节,过来跪下。”

  陆森一直不喜欢别人跪他,只有死人才受跪。

  但没办法,系统自带的收徒功能,就是要徒弟在自己面前跪着,这才会触发此功能。

  瑶瑶和琨琨两人,立刻小碎步走过来,轻轻跪倒在地,同时低下脑袋。

  ‘检查到有人拜师,触发师徒功能模块,开始检查拜师者天份。’

  ‘检测完毕,两名拜师者资质通过,可收为徒弟。’

  看到这样的提示,陆森用意念点击邮‘确定’。

  随后便看到身前两个跪着的少女,身上冒出一阵子金光,再接着,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惊讶。

  “这是……师傅,我脑袋里好像多了个东西。”这是瑶瑶在说话。

  旁边的琨琨也使劲点头。

  这便是‘道统’,陆森微笑道:“自己去消化一下,明白了吗?”

  两人连连点头,乖巧得不行。

  随后陆森站起来,对后边说道:“林檎,带她们熟悉一下这里。”

  已经长大不少,皮肤白皙的林檎站了出来。

  因为吃好住好,天天又有果子吃,现在她已经有小美人胚子的模样了,只是可惜与瑶瑶及琨琨比起来,有点差距。

  毕竟瑶瑶和琨琨是扬州瘦马里的‘顶流’,就是培养来送给真正大人物的。

  那底子必须得好。

  随后陆森便离开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坐了下来,吁了口气。

  瑶瑶和琨琨,拿到所谓的‘道统’,其实就是‘子系统’,还是被严重阉割过的那种。

  同样有人物属性栏,有空间背包,但空间背包的格子,只有十个。

  然后也有配方,可配方的数量,只有三十个左右,与陆森上万的配方数量完全不同。

  可以说,两者的差距天差地别。

  当然……徒弟要想把自己的系统功能提高增强,也是可以的,那就是不停地练功,给师傅提供大量的灵气抽成,以及强大后,给师傅级高的属性加成。

  这样子,‘弟子等级’就会提升,然后空间背包会增大,配方的数量也会随机增加。

  所以对于陆森来说,收的徒弟越多,便对自己越有利。

  另外,徒弟也是他理念的传承者,以后随着徒弟们成长起来,出山走动,必定也会将他的理念散播到四面八方。

  在京城的两年生活,他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太容易得来的东西,没有人会珍惜的。

  其实这个道理他早懂,只是现实再让他重温了一遍罢了。

  以后他的东西,外人别想那么容易拿到。

  无论是系统出产的物品,还是他脑袋里的‘知识’。

  陆森坐回到椅子上,赵碧莲从外面凑过来,她坐在陆森怀里,狐媚笑着,语气滟潋道:“官人,一起修行可好?”

  嗯?陆森迟疑了一小会,然后说道:“等我把计划书的内容改改先。”

  “好,我等你。”赵碧莲下意识舔了舔鲜红的嘴唇。

  而在花园中,林檎已经带着双胞胎走一圈了,最后来到一处空地上,指着旁边说道:“这里是练武场,谁都可以来的。但夫人们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们最好别和她们争,自己先行离开,明白了吗?”

  瑶瑶和琨琨两人使劲点头,这点她们当然能明白,尊卑有序嘛。

  林檎见她们两人模样,便知道两人想歪了,便说道:“倒不是尊卑方面的问题,郎君就没有把我们当外人。这里的仙果蜂蜜,我们随便吃,随便喝,无论是郎君还是夫人都不会有意见。我让你们先自先离开,是因为夫人们练功的时候,动静有点大,生握怕伤到你们。”

  瑶瑶眨眨美目,问道:“夫人们也很厉害吗?”

  “确实很厉害。”

  林檎笑了笑,拿起旁边的长弓,搭箭对着洞壁那边的石人射了一箭。

  嗖一声后,坚固的石人被箭簇洞穿,甚至上半身碎裂成几块,掉落在地上。

  而箭矢则全部没入到洞壁中,消失不见。

  瑶瑶和琨琨下意识都拍起了手。

  习惯性地应合,奉承。

  她们只知道琴棋书画,不知道这一箭代表着什么。

  若是武林人士过来,看到这一幕,估计是冷汗直冒了。

  经过两年的练习,林檎的箭术已经相当了不得了,虽然未来还能变得更强,但还是会止步于凡人的境界。

  她没有办法修仙。

  一是没有足够的福缘,二是没有足够的资质。

  赵碧芝和杨金花等能修习从骊山拿来的‘仙法’,那是因为两人都与陆森练了合击之术,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修炼方法,但前提是,必须至少得有一个人有灵气才行。

  这也就是为什么无论是杨金花,还是赵碧莲,都喜欢和陆森腻歪的原因之一。

  林檎见她们两人惊叹的模样,也轻轻笑了笑,她知道这两人现在还看不懂,但没有关系,以后会懂的:“接下来,就是带你们去自己的房子休息了,先睡会吧,等吃饭的时候,我会来叫你们的。”

  “多谢林檎姐姐。”

  两个少女相当乖巧,没有因为自己已经是陆森的弟子,就在林檎这个婢女面前趾高气扬。

  林檎将她们带到二层的一间房门前,便离开了。

  而瑶瑶和琨琨两人把门关上,看着房间中整齐又干净的家具,还有床上轻柔漂亮的被褥,她们先是开心地笑了起来,然后两人抱在一起,又轻轻哭泣着。

  终于从魔窟和悲惨之中逃离出来了。

  陆森这边收了两个徒弟,自然开心不已,但另一边,赵宗华的心情就没有那么美妙了。

  他拿着陆森给的追踪令牌,花了大半个月,终于找到了青阳客,但自己不但被刀了一记右胸,然后还让人给跑了。

  虽然本身就要放人跑,但这种不在自己计划之内的意外,还是让他觉得羞愧难当。

  “要是姐夫知道我这么狼狈,估计会很失望吧。”

  他躺在床上,苦笑着自言自语。

  之前他以为,有了姐夫给的神物,他自然会把那个青阳客耍得团团转,并且将他逼向北方辽国才对。

  然而事实却不是他想的那样。

  拿着追踪符找到青阳客后,他发现自己前面,除了几个孤寡老人外,就没有其它人。

  当时他还以为是追踪符坏了。

  毕竟追踪符只能提供大致的坐标,却不能准确地指定某人。

  结果没有多少江湖经验的赵宗华就一边看着自己的追踪符,一边寻找着周围,他以为青阳客应该是躺在周围某个地方。

  结果靠近一个弯腰老人的时候,却被对方突然一记短刀刺中自己的右胸口。

  要不是身上带着姐夫给的护身饰口,他当场就得去世。

  但即使如此,他还得重伤躺在床上了五天,这才痊愈。

  当时的短刀,要是再推进一厘米,就捅到肺部了。

  房门噫呀一声打开,外面进来个男子,手上捧着水盆和毛巾,见到赵宗华醒了人,便笑道:“赵小郎,来洗把脸吧,我们掌门请你过去一趟。”

  赵宗华起身,洗了把脸后,跟着男子去了宅子的正厅,在哪里见到个留着长胡子的中年男子,穿着青衣,看着相当有风骨。

  他上前抱拳说道:“多谢刘掌门救命之恩。以后若有需要之处,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中年男子摆摆手,笑道:“赵小郎客气了,我想问一下,你应该是世家公子吧,按理说你应该没有什么江湖经验才对,但你是用什么法子找到青阳客的。”

  赵宗华迟疑了下。

  眼前这中年男子,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天机派掌门,刘福荣。

  面像上来,确实是个好人,看着极是正气。

  而且对方还救了自己。

  想了会,赵宗华从衣衫里拿出追踪符,说道:“能找到青阳客,全靠着这东西的功劳。”

  “我可一观?”

  “自然可以。”

  说罢,赵宗华就要走上前把追踪令递上去。

  但刘掌门右手一抓,这令牌就入了他的手里。

  这一手功夫,自然让赵宗华颇是佩服,但想到自己姐夫,似乎又觉得很一般了。

  刘福荣翻来复去看了会,轻轻一抛,这追踪令便像是羽毛般,轻轻飘落到赵宗华手上。

  “仙人的东西,果然不同凡响啊,完全看不出来制作原理。”

  赵宗华身体下意识僵硬起来:“刘……掌门,你怎么知道的?”

  “既然青阳客身上携带着陆真人的东西,那陆真人那边,怎么可能不派人过来追寻。”刘掌门笑道:“其实我们也是为了天道仙券而来,恰好看到你被青阳客偷袭,可青阳客的全力一击,只是伤了你的皮肉,想来你身上也应该有陆真人给的护身之物吧。”

  赵宗华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问道:“刘掌门,我能不能问句冒昧的话?”

  “请。”

  “若是你们拿到了大道仙券,你们打算怎么办?”

  “没怎么办,看看!”刘掌门理所当然地说道:“然后再还给陆真人,帮他寻回宝物,总得给看一眼吧。”

  赵宗华有些为难,但随后他也就释然了,他想到陆森给的命令,是将人逼到辽国去,至于大道仙券的下落来去向,他根本不需要理会。

  只是这事不能让对方知道,他只得装出很为难的样子,说道:“但陆真人给我的命令,是让我保护大道仙券,不让其它人触碰。”

  “也就是说,赵小郎打算阻止我们?”

  赵宗华郁闷的沉默了会,随后说道:“但你们救了我,我也不能恩将仇报,所以刘掌门,在下这就告辞了,若是以后见着,再请手下留情。”

  “彼此彼此。”刘掌门笑得很开心,很慈祥。

  等赵宗华离开后,刘福荣的笑容冷了下来:“我之前还不敢肯定,但现在可以确定了,陆真人在布局,他划了个棋盘,我们皆是他的棋子!”

  旁边走出一个老人,笑道:“那你是想跳出棋盘?”

  “没有哪资格,只能先当着棋子,至少得先知道,陆真人的大棋局,是在谋划什么才行!”

  老人双手负在身后:“希望杭州那边,能把陆真人的洞府找出来。”

  “我觉得很难。”刘掌门摇头:“不受天道控制的人,卦算之术是没有用的。”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