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48 禾下乘凉

0148 禾下乘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只需几天时间,关于陆森要放出‘袁氏仙稻’的事情,就传得沸沸扬扬。

  甚至已经往其它地区散播了。

  杭州城里大街小巷,公开场合或者私下会所,人们几乎都会讨论一嘴这事。

  因为嫌弃‘巨人稻’这个词不好听,所以杭州城的人们,都自动换口改成了袁氏仙稻。

  对于此事,虽然也有少部分人持怀疑态度,但大部分人都是愿意相信的。

  或者说,想要相信。

  现在北宋气候还算行,作物收成尚可,一亩地水稻产个三百斤左右很正常,但还没有算上交粮后的剩余。

  且总体上来说,北宋时期的农民,是缺口粮吃的。

  而且这事态也在慢慢变得严重,最主要的问题,便是土地兼并。

  这也是后来方腊起义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北宋并不缺清醒人士,或者说,大部分的书生(知识份子)其实都看到了这一点,但没有几个人愿意提出来。

  因为他们是即得利阶层。

  而现在,一种能高产的水稻种子出现,必定能缓解这种情况。

  这是有远见官员们乐意看到的。

  而普通人的感官更直接,谁都永远不会嫌粮食多。

  如此过了大半个月,杭州城的达官贵人们,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而且碧天阁甚至还贴出了兑换袁氏巨人稻所要求的东西。

  对,这次的袁氏巨人稻并不是采取拍卖的模式,而是采取兑换的形式。

  不要金钱,只要一些少见的材料。

  比如说百年人参能换一百市斤的稻种,天外陨石能换万斤。

  这乍看起来,似乎只有达官贵人才能换了,没有普通人的份。

  这也让那些自诩人上人的豪商和贵胄们很开心。

  天上来的神物,陆真人请下来的仙稻,泥脚子岂有享用之理。

  另外,碧天阁也明说了,巨人稻来自仙力的催化,因此只对一代种子后效,巨人稻产出的稻子,再用来发芽,就和普通稻种差不多了。

  民众们看到这条解释,也觉得合理。

  毕竟老子厉害,不代表着儿子也厉害,把这代入到水稻来看,也是成立的。

  现在的杭州城,富人和高官们是喜气洋洋的,他们普遍有很多的田地,因此都摩拳擦掌着收购着可以用来兑换的货物。

  而普通民众,只得叹气。

  只是他们也没有对这种做法有什么意见,他们也习惯了,毕竟人家确实是‘老爷’,而他们只是良民罢了。

  在杭州府衙中,吕惠卿正和自己的主薄处理着政务。

  两人都算是聪敏之人,一边批改着册子,一边聊天也显得很轻松。

  “吕知府,你觉得陆真人此举为何?”师爷也挺年轻的,但相比于吕惠卿,气质上却多了些世故:“以往他总是向着民众一边,但这次,他居然设置这么高的兑换门槛,完全是把普通农户排除在外了嘛!”

  说话的时候,这位师爷的表情有些失落,似乎有种偶像幻灭的感觉。

  “你真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吕惠卿得意地笑了笑:“陆真人此举的真正意图,几乎瞒过了绝大多数的天下人,可总有几个聪明人能看得清楚。”

  师爷愣了下,抱拳问道:“请知府教诲。”

  “要中你把我们杭州的土地册子仔细看过一次,便明白了。”

  这师爷皱皱眉头,还是不太明白。

  “我们杭州城外的良田,十之七八,皆在一百多位大户的手中。”吕惠卿笑了起来,神情有些微冷:“依附在这些大户庄子里的佃户,细算下来,应该也有十数万以上,也就是说,陆真人虽然提出的兑换要求很高,但十之七八的民众,其实都是可以拿到仙稻来种植的,剩下的小农小户,也不存在没有仙稻,便没有饭吃的问题。”

  这师爷明白了,他的眼睛再一次渐渐变得明亮起来:“也就是说,陆真人这是在劫富济贫?”

  “劫富自然是有的,济贫就未必了,陆真人可不穷。”

  年轻的师爷点点头,笑得很开心:“陆真人自然是不穷的,从他在京城的过往来看,是个愿意济世普通百姓的好人,这些从富人那里抢来的东西,想必总有一天,会回馈到世人身上。”

  吕惠卿听到这话,神情颇受震撼:“嗯……这是我没有想过的观点,确实有这可能。”

  师爷吕惠卿的话,越发开心起来。

  而在洞府之中,瑶瑶和琨琨现在有些烦恼。

  因为已经过去一个月了,陆森还没有真正教她们什么东西,只是让她们自个修炼,也没有教什么东西。

  似乎不太上心的样子。

  但说陆森不管她们两人吧,也不像。

  因为平时陆森吃饭都会让她们一起上桌,然后每天也会和她们聊会天,问问她们的心情和进度,以及心得如何。

  反正给她们一种有些矛盾的感觉。

  都不像正常的师父。

  打个比方,她们在青楼里被妈妈们教导着各种技艺的时候,那可是时时跟在屁股后面的,不但教得认真,凡事皆说得清清楚楚。

  只是有点做错了,便是一顿毒打,或者惩罚。

  用的手段很都古怪刁钻,不会让她们的身体上留下任何伤疤,却相当痛苦。

  而在陆森这里,她们过得极其轻松,甚至给她们一种,只要吃了睡,然后睡了吃就能得到认同的感觉。

  “林檎姐,是不是师父不喜欢我们啊。”

  瑶瑶站在林檎的旁边,小心翼翼地道。

  在她们看来,或许陆森还是介意着她们瘦马的身份。

  林檎正在练箭,闻言回头看看两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女娃子,便把弓收了起来,再用白巾给自己擦了汗,说道:“去凉亭那里,我和你们聊聊。”

  两个少女自然不会拒绝。

  虽然说林檎名义上是婢女,但双胞胎可不敢这么想。

  这一个月来,无论是黑柱,还是林檎,吃饭的时候,都是和家主一起的,而且三位夫人也没有说什么,显得很正常的样子。

  当然,她们两人也能上桌吃饭。

  普通的富户家里,哪个仆从和婢女敢这么做?

  不被打死才怪。

  所以瑶瑶和琨琨,真不敢把林檎当做婢女随意使唤,甚至还得乖乖地叫声‘姐’。

  “郎君他虽然贵为陆地神仙,但为人一直谦和仁善,既然我和黑柱哥是他捡回来的下人,没有见他把我们当外人,是世上最好的人儿,你们不反对吧。”

  瑶瑶和琨琨两个漂亮的少女连连点头。

  当然好啊,长得那么俊秀,又是救她们于水火,说两个少女没有点绮思,那绝对是假话的。

  只是她们两人年龄太小。

  在那些喜欢幼伶的变态眼里,她们两人已经秀色可餐。

  但在陆森眼里,那TM的就是犯罪。

  所以陆森看她们的眼神,一直很干净的。

  这种表面里一,都那么漂亮干净的男子,谁敢说他不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儿,瑶瑶和琨琨一定会和对方拼命的。

  “既然你们都觉得郎君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儿,那他会讨厌你们吗?会装作看重你们吗?不需要吧。”

  瑶瑶连连点头,她觉得林檎姐说得很有道理。

  只是琨琨还是怯怯地问道:“那为何师傅都不愿意教导我们,要是我们哪里没有做好,他重重责罚我们也行啊,总好过现在这种心里没底的情况。”

  林檎听到这里,捂嘴轻笑,她记起来了,自己刚到矮山的时候,也是这般患得患失的,总怕这种美好的生活是个梦,总想做点什么,用来弥补自己的不安,并且害怕自己什么也不做的话,有天会被郎君赶走。

  看着林檎笑着,瑶瑶和琨琨两人都有些忐忑。

  随后林檎说道:“我刚跟着郎君的时候,也和你们一样……”

  花了半一柱香的时候,林檎才把陆森的性格和行事立刻掰开给两个少女知道。

  “也就是说,师傅他一直是这样的吧。”瑶瑶拍拍胸膛,松了口气。

  “我还听过一句话,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林檎说道:“你们两人得到了师傅的‘道统’,那是连夫人们都没有福缘拿到的东西,所以不必着急,就和郎君所说的那样,慢慢了解自己的道统就好了,无须想得太多。”

  瑶瑶和琨琨都念叨着‘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句话。

  然后她们有些明白了,师傅早就指出了自己两人‘修炼’的核心,弄明白脑海里的‘道统’是个什么意思。

  于是接下来,她们两人便开始试验配方,利用系统功能开始试验自己心中所想。

  好在她们两人得到的配方,都是比较容易搜集到材料的。

  于是乎,洞府里又多了些奇奇怪怪的物体。

  有的很有用,有的纯粹就是坑人玩的。

  弄得两个少女尖叫连连,开心之余,也是惊得一蹦三跳。

  陆森见到她们主动探索系统功能,很是满意。

  很多东西,自己探索得来的,远要比别人教着做的,记得更牢靠,且容易生出自己的想法和体会。

  如此这般,转眼间过去三个月。

  杭州的冬天极少下雪,又是一年春时,离春耕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也就在这时候,碧天阁终于开放了兑换仙稻的口子。

  大量的富豪和贵人,捧着手中的奇珍,冲进了碧天阁里。

  除了杭州本地的名人名仕外,还有周围的豪商赶了过来。

  因为碧天阁事前雇佣了大量的人手,所以这么的兑换很顺利,恰恰好一个月,就把一仓库的巨人稻种子,全给放出去了。

  “你们看到没有,那些仙稻种,壳子金黄,又大又饱满,一看就是上等谷种。”

  “还用你说,我家老爷给了我五斤种子,已准备放入溪水中泡发,明天就要种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传闻的那样,不用施肥,只要有水,放几条鱼进去,就能自己长得高高大大的。”

  “据说稻禾最后长得比人还要高。”

  “且看着吧。”

  因为这一次陆森合成出来的种子并不算太多,主要是他怕普通人接受不了这种夸张的事情,所以有些低估的地主们对于新式粮种的热情。

  现在只有杭州城外的大部分良田,以及周边两个城市的一些土地,种上了巨人稻。

  而且,当这些稻子种下后,就受到了几乎周围所有人的关注。

  无论是种植者,还是那些观望者。

  甚至有人做了试验,同一天种下巨人稻和普通稻种,都是一亩地左右,就隔着一块土垄。

  这样子就好判断,仙稻究竟是不是陆真人许诺的那样,非常了不得。

  然后对比的结果非常明显。

  从第二天开始,巨人稻这边的生长速度,就明显快过普通稻种。

  而且明显看得出来,叶茎更粗更大,甚至连绿色都深上许多。

  然后一个月后,普通稻禾刚长到膝盖窝那里,而巨人稻的苗高,就差不多到正常男人的肚脐处了。

  这不但是一亩田这样,而是所有的仙稻苗,都是这样,长得贼快。

  到这时候,大部分人的疑惑都已经打消了,接下来的,就是看仙稻收成的时候,究竟有没有亩产千斤这事了。

  又过了两个月,陆森带着一家子,坐船往京城的方向走。

  河岸沿途,是已经高高的稻禾,比人都高,上面已经结穗,估计就快要成熟,可以收割了。

  七月的阳光已经很炙热了,而在巨人稻的田中,蛙声一片。

  杭州的水稻一般在八月底,九月初收成,巨人稻快上不少,估计八月上旬便可收成。

  有河风吹来,便看到绿色的波浪在两岸晃动。

  小孩子们在高高的稻禾下跑动,欢叫,时不时抓出一条鱼来,然后跑到一旁收些干枯的枝叶,再用泥石垒个土灶,便把鱼开膛破肚,串着烤来吃。

  同时很多农户,坐在稻禾的阴影之下,看着那一条条沉甸甸的稻穗,美滋滋地笑着。

  他们现在天天都待在这附近,看护稻禾,生怕被人偷了,也怕被野猪之类的山兽弄毁了。

  “禾下乘凉。”陆森轻轻地叹了口气:“终于见着这一幕了。”

  “这都是官人的功劳。”

  陆森摇头:“不是我的功劳,是一位真正的心怀天下,心念苍生的老者所为,我只是个搬运工罢了。”

  《这个北宋有点怪》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