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50 波折
  庞梅儿留在了庞府中,她先是去见了父母,被狠狠地批了一顿后,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她的闺房被打理得很好,和她一年前离开前几乎一模一样,而且很干净,没有任何异味。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床上的被褥换了套,然后自己梳妆盒中的胭脂不见了两样。

  虽然现在她已经不需要胭脂来涂抹自己的脸了,但那两样胭脂都是碧莲送的,凭白不见掉,总有些不快。

  她正想着该找谁问清楚,胭脂怎么不见了的时候,一个侍女推门进来。

  对方看到庞梅儿,满脸欢喜,小跑进来说道:“梅小娘子,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是那些人乱说的呢?”

  “露儿,有年多未见了,你最近还好?”庞梅儿主动过去拉着对方的手,问道:“没有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吧。”

  听到这话,这侍女眼眶顿时红了,随后她吸吸鼻子,笑道:“没事,就是有些想小娘子你了。”

  庞梅儿很擅长察颜观色,见状便知道这露儿肯定是受委屈了,但自己这才刚回来,如果立刻就替露儿出头,那就显得太过于强势了。

  她只得把这事记下来,然后笑道:“没事的,以后就好了的。对了……抽屉里的两盒子胭脂呢,就是碧莲送我那两盒。”

  “被琛爷儿的小主母给拿走了。”露儿眨巴眨巴眼睛:“我不敢阻拦。”

  其实露儿阻拦了,但被扇了一巴掌。

  庞梅儿深深地吸了口气,她将自己的包袱拿了出来,从里面拿出个小盒子,再从小盒子中拿出一篮果子。

  这篮子里至少装有十数个仙果,她想了想,去掉一半,然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露儿在旁边见到这一幕,捂着小嘴惊喊道:“梅小娘子,你真像他们说的那样,跟着陆真人私奔了啊。”

  作为京城人,露儿当然是听过陆森绝大多数事迹和能力的,当然也就看出来了,这小木盒子,肯定就是陆真人制作出来的‘须介子’,内部玄妙无常,可以存放大量的器具。

  庞梅儿脸色微红,她扯着露儿的脸颊嗔道:“什么叫私奔,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人总归是跟着陆真人走了没错吧。”

  庞梅儿顿时气虚,且无话可说。

  随后她拿起果篮,说道:“露儿,你随我走一趟。”

  接着两人便出门,往西院的方向走。

  很快便来到一间房前,庞梅儿上前敲敲门,便听到里面有人问道:“谁啊?”

  “三哥,是我梅儿。”

  很快房门打开,披着长衣的青年有些奇怪地看着庞梅儿,问道:“现在也快睡觉了,小妹你来找三哥有什么事情?”

  “送些果子给你,顺便问问丽芬嫂嫂些事情。”

  这青年看到庞梅儿手中的果篮子,眼睛立刻就变直了:“可是陆真人家的仙果儿?”

  “正是。”

  “那快些进来进来。”这青年接过庞梅儿手中的果篮子,将后者和露儿都请进房中:“你有什么事情来找三哥都行,还带这么贵重的手信过来,真是太见外了。”

  庞梅儿眼眉抖抖。

  本来就是一家人,有什么见外不见外的,这三哥见到仙果连话都说得乱七八糟的。

  三人进到房中,青年拿着果篮子就往后房走,同时说道:“我这就去把丽芬给你叫出来。”

  庞梅儿点点头。

  等青年的背影消失后,露儿捂嘴轻笑,但很快就忍住了。

  庞梅儿静静地坐着,神情无喜无悲。

  没过多久,有个少妇从后边门帘那里钻出来,她脸上带着不耐烦的神色,但走出来的时候,神情迅速变幻,一下子就显得极度热情起来。

  “哎呀,梅妹,这么晚了,你还登门送礼,想来是遇到些麻烦的事情了吧,有什么尽管和嫂子我说,我都给你摆平了。”

  这丽芬嫂子是有资格说这话的,她的身份是县主,爷爷是信王,身份也算是极为尊贵了。

  庞梅儿站起来,行了个万福礼,笑着说道:“这么晚打扰嫂子了,甚是不好意思,只是我听说嫂子这里,有白雪寻梅,有清风落花红两种少见的胭脂,想借来一用。”

  这丽芬嫂子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庞梅儿继续说道:“我对那两种胭脂极是喜爱,但市面上极难寻到,还请嫂子割爱。当然,小妹也不是白要你的,这是用仙家花蜜与无根水合制而成的美肤露,世间难得一见,愿换嫂嫂手中两样胭脂。”

  听到这里,丽芬嫂子神色又是难看,又是无奈。

  好一会她才尴尬地说道:“梅妹儿,那两样胭脂我已经用完了。”

  庞梅儿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一般来说,胭脂这东西,是用得很慢的,因为正常情况下,北宋的女子平均五六天才会出门一次,大多数时间在家里,是不会涂抹这些东西的。

  而且那两盒胭脂的份量很足,正常情况下,用个两三年都不到一半的量。

  丽芬嫂子见到庞梅儿脸上的神色难看,也知道自己过份了,但她看到庞梅儿手中那用透明琉璃装着的透明液体,有种神秘灵气的味道,再听说是仙家花蜜和无根水等等高大上的东西制成,心中更是喜欢,伸出手就想去拿,同时嘴里还说道:“梅妹要把这么稀罕的玩意送给嫂子,嫂子真是受之有愧啊。”

  说说着,就要伸手碰到琉璃瓶了。

  但这时候庞梅儿的速度更快,她右手一抖,琉璃瓶回到自己袖口里。

  丽芬嫂子脸色也变得不忿起来,她皱眉说道:“梅妹,你这不是送给我的吗?”

  “我没有说要送给嫂子,只是说交换罢了,毕竟我只剩下这一瓶‘胭脂’了,若是再送给嫂子,那以后还用什么啊。”

  堂堂庞府,最受庞太师庞爱的孙女,自然不会没有胭脂用。

  她这话就是挤兑丽芬嫂子的,是后者没经人同意,就把自己房中的东西拿走。

  老实说,要是拿走钱银,庞梅儿还不会那么生气,拿走那两盒胭脂,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就金花和碧莲两个朋友,这两人送的东西,她都喜欢得很。

  丽芬嫂子也听出了庞梅儿嘴中的讽刺之意,怒道:“梅妹,你这话里有话啊。”

  “嫂子多心了。”庞梅儿话轻轻的,皮肉不笑。

  丽芬嫂子本来就有些收虚,被庞梅儿当面怼,还不太敢发作,毕竟她也清楚,自家大老爷有多疼爱眼前这个最小的孙女。

  只是她一腔怒气无从发泄,扭头便看到露儿站在一旁,当下眉头一皱,骂道:“就是你这贱婢在后边乱嚼舌根吧。”

  说罢,就要一巴掌甩过去。

  露儿眼中充满了惊惶,吓得使劲闭上眼睛,身体颈脖也下意识缩了起来。

  但丽芬嫂子这一巴掌被庞梅儿拦了下来。

  毕竟这一年多,庞梅儿都在学习‘武艺’,虽然进不步大,但相较于普通的贵胃小娘们来说,已经很厉害了。

  她抓住丽芬嫂子的手腕,冷然说道:“露儿是我管着的,什么轮到嫂子你来打骂了。”

  随后她甩开丽芬嫂子的手,哼了声。

  丽芬嫂子差点摔倒,吓得花容失色。

  这时候三哥刚好从后边出来,他看到自己婆娘扶着墙,一幅委屈的模样,再看小妹满色寒霜,便感觉到场中气氛不太对,便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嫂子走路不太小心,差点摔着罢了。”庞梅儿转过脸,对着青年说道:“我想和丽芬嫂子说的都已说了,就不打扰三哥休息了,容小妹告退。”

  说轻,庞梅儿带着露儿离开。

  而丽芬嫂子看着庞梅儿离开,贝齿咬着自己的下唇,有淡淡的血丝流出。

  等到第二日下午,京城便传出了奇奇怪怪的消息。

  “听说庞家小孙女回来了,是被陆真人休掉的。”

  “这没有三书六礼,连纳妾的仪礼都不走,这女方也别想在男方家里有太好过的。”

  “陆真人不像是这样的人吧。”

  “陆真人不是这样的人,但庞家小娘子未必是良配啊,我听说她向来刁蛮任性。”

  在现代社会,刁蛮任性的贬义程度并不高,甚至还会有种‘极有个性’的说法。

  但在北宋此时,刁蛮任性就是一个相当贬义的词语,打上这标签的女子,想出嫁极难的。

  “咦,这么说庞家小娘子应该知道陆真人住在哪?”

  “嘿,难说。毕竟是陆地神仙,赶走个凡俗女子不是很正常?后者想找回去,还得看陆真人让不让她找得到路!”

  “这确实也是。”

  “呵,庞府三代太师,不可谓不显赫,却出了个这样的女子,真是给他家中丢脸。跟人私走不算,还被休了,滑天下之大稽。”

  这样的传闻,不到半天,就已经在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了。

  而庞府中,庞太师将所有的亲眷都如果召集了起来,怒道:“现在你们都知道,外面是如何编排我们庞家了吧。”

  所有人都吓得脸色惨白,个个低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梅儿回家的事情,除了张御医,就没有人知道。”庞太师右手捏着手中的瓷杯,掌背上青筋直冒:“张御医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他断然不会在短时间内说出来,定是家人有人传了出来,而且还在其中添油加醋。”

  庞梅儿听到这里,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的丽芬嫂子。

  而庞太师,也捕捉到了庞梅儿的这个小动作,随后不着痕迹地看了赵丽芬。

  这时候,大儿子拱手说道:“大人,会不会是陆真人来我们家的时候,被人看到真面目了。”

  “不太可能,陆真人来我们家中时,天色昏暗还下着雨,路上行人稀少,真不会有什么人注意到他。况且要是知道陆真人回到汴京城,整个京城的人都就闹腾起来了,断不会如此安静。”庞太师哼了声:“而且这传闻的主体并不是陆真人,而是梅儿,也就是说,这事情应该是从我们家中传出去的。”

  大儿子点点头,觉得父亲判断很有道理。

  其实人亦是如此觉得,当下几乎所有人,都在想着,是谁透露出去的消息?

  难道是下人?

  而就在这时候,庞太师问道:“梅儿,你是不是发现什么发现?”

  庞梅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旁边的丽芬嫂子。

  这时候,所有人都发现了庞梅儿的暗示,他们也将视线放在了赵丽芬身上。

  很快,他们便发现赵丽芬神色极为紧张,而且双眼中隐隐带着心虚和恐惧。

  庞太师双手拢在袖口里,直直坐着,像是不会动的石雕:“丽芬……七娘,你可有话说。”

  赵丽芬勉强扯起个笑容:“没有,太老爷。”

  “没有就好。”庞太师视线从赵丽芬身上收回,然后看了圈所有人,说道:“我虽然与汝南郡王并不算交好,但拜托他的酒楼和青楼查查那些乱嚼舌根的人到底是谁的手下,还是能开得了口的。”

  说着,庞太师的表情越来越冷:“现在自己站出来,事情还有婉转的余地,等我自己查出来,别怪老头子我不客气。”

  毕竟是当年打过仗杀过人,坐着高位的庞太师,他说话的时候,自有一股沉重的压力,让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特别是赵丽芬。

  她的表情更是惊慌,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地冒出来,豆大豆大的,她不停地擦试,却感觉冷汗怎么也擦不完。

  这时候,场中的所有人的动作,就属她最明显。

  而且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明白了,真就是赵丽芬搞的鬼,即使不是她,也与她有极大关系,否则不会这么心虚。

  “丽芬,你很热吗?”庞太师语气轻缓地说道:“还是说,你有话想和我们说?”

  赵丽芬抬起头,她看着庞太师那寒冷的眼神,再看看周围那些惊讶,或者嘲笑的眼神,她脑中的一根弦断了。

  越是害怕,有时候爆发起来,就越是歇斯底里:“对,就是我怎么样?我就看不惯庞梅儿,一进这庞家就看不惯,凭什么所有妇孺中,就她最爱庞爱,她就是个快要嫁出去的陪钱货,就是泼出去的水,凭什么要压我们这些媳妇一头,凭什么?我们这些媳妇才是庞家人,她以后是外姓……”

  “啪!”

  赵丽芬被一巴掌打得身体歪向一边,倒趴在桌面上,差点摔倒。

  并且她的左脸颊以极快的速度肿了出来,嘴角也有血迹流出。

  庞梅儿真的快气疯了,自己好不容易才等到陆森说要下聘,但现在大街小巷上流传的这些话,何其恶毒,直接就是毁了她的清誉。

  这让她以后如何面对陆森,如何面对自己的两个好姐妹。

  本来做妾就已经很难受的了,现在想清清白白嫁过去都困难,这让她如何不愤恨。

  《这个北宋有点怪》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