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53 命
  当宫中反应过来,派了包拯、欧阳修等人去庞太师府的时候,迎亲的活动已经结束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八台大轿上了矮山,最后消失在树林中。

  也不是没有人想跟上去,妄想蹭一蹭仙缘,但都被几队人马拦了下来。

  杨府的,庞府的,折家的,汝南郡王的手下,以及陆森自家的黑衣人小队。

  即使再厉害的高手,也难以突破这几队人马的拦截。

  在矮山的内部,陆森揭开了庞梅儿的盖头,轻笑着。

  庞梅儿满脸通红,虽然害羞地不行,但还是勇敢地和陆森对视,眼中艳光秋波,仿佛风吹起了平面的湖面。

  碧莲从旁边靠近过来,抓着庞梅儿的手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和我们一起嫁给官人的,嘻嘻。”

  庞梅儿脸色更红了。

  想起自己一年多前,对陆森有多不屑,现在就对陆森有多爱慕。

  还想着要嫁给文武双全的人,现在想想,除了自己家官人,还有哪个敢称文武双全!

  “官人,要不要我帮忙整理一个婚床出来?”碧莲挽着陆森的手笑道:“如果梅儿不经欺负,我可以帮忙掠阵的呀。”

  庞梅儿一年多来,都和碧莲、金花混在一起,早已明白很多‘术语’了,闻言又气又羞:“你这丑妮子,居然乱说话,等……等我打歪你的嘴。”

  今晚可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洞房,她可不想和其它的女人一起服侍官人,就算是好姐妹也不行。

  以后嘛……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陆森却摇头说道:“一会我们就要转移了,朝堂里的文武百官,可有不少的聪明人,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弄明白,矮山中另有乾坤,到时候估计会找过来。”

  事实上,要想破掉矮山的外层机关,进到内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陆森不喜欢自己缩在一个地方,任别人在‘门外’敲敲打打的。

  所以干脆直接走人比较好。

  庞梅儿点点头,笑道:“都听官人的。”

  现在她已经很满足了,虽然只是嫁过来作妾,但这么风光,已足以证明了陆森的诚意。

  碧莲自然也不会反对,至于杨金花,此时她在外边待着,指挥着那些自家的黑衣人。

  什么样的人能拦,拦到什么程度,杨金花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

  而且硬要说的话,其实杨金花才是三人中,最无条件相信并且听从陆森意愿的女人。

  而在另一边,庞府的正厅中,十几名重臣坐在庞太师的对面。

  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打着,包拯看着庞太师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再看着庞太师左肩上趴着的小细犬,无奈地叹了口气。

  “原来庞太师知陆真人行踪啊,为何数天前,不告之于本官。”此时包拯穿着的是官服,说话自然就比较公事化了:“陆真人身系天下苍生是否得饱腹,极为重要,你居然放他走了。”

  庞太师笑了:“陆真人又不是朝廷重犯,为何我要限制于他。且我确实是不知陆真人行踪与落脚处,他不会说的。”

  坐在旁边的欧阳修拱拱手说道:“但庞太师可以让他把自己的落脚处说出来,他不要是娶你家孙女吗?知道孙姑爷的住址,不是什么过份的要求吧。”

  旁边还有几名中书门下的重臣,闻言轻轻点头。

  庞太师却是淡淡说道:“陆真人只是纳妾,不是娶妻。女子为妾出家门,便不再姓庞了,你们也应该明白。”

  妾此时的身份地位是很低的,被人赠送来赠送去很正常。

  所以庞太师的‘歪理’完全站得住脚。

  包拯却说道:“观庞太师肩上,亦有灵兽,本官不觉得只是纳妾,陆真人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出来。只有陆真人认定的,比较重要的亲人会得到这种奇物,比如说穆大元帅。因此本官不觉得陆真人只是单纯把你家孙女当成妾室。”

  庞太师哈哈笑了两声,说道:“难道诸位认为,我家这个除了长得漂亮点,一无是处的孙女,能‘值’一只仙家灵兽?”

  众人皱眉。

  从内心上来说,所有人都不认为,庞梅儿有这个价值。

  就算她是庞府最受宠的小娘子,依然不值。

  因为陆真人根本不重权势,所以也不可能以纳庞家小娘子为妾,来得到庞太师的青睐和扶持。

  看到这些人被自己说动了,庞太师将视线放在了包拯身上,他又笑道:“况且包知府即没有嫁女,又与陆真人不算是亲近,却也得一只黑猫灵兽,你们说是什么原因?”

  哦……所有人都看着包拯。

  几乎全朝堂的人都清楚,陆真人对包拯算是极为‘关切’的。

  “无非是包知府行得堂堂正正,做事为民为天下罢了。”庞太师很得意地摸着自己的胡子,趾高气扬地说道:“虽然本官在名望上不及包知府,但论为国为民,亦不差多少。因此陆真人也送我一只契约灵兽,这不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嘛。难道我庞某,就差包知府极多,云泥之别吗?”

  十几个文官听到这话,都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然而却也没有办法反驳。

  庞太师为官虽然强硬了些,但也确实是做过很多有益民生的事情,这容不得抹黑和忽视的。

  包拯再一次领教到了庞太师阴阳怪气的毒舌。

  其实自从八贤王去世后,两派之间的摩擦便没有那么严重了,而庞太师也收敛了自己在朝堂上的锋芒。

  可现在,又冒了出来,一字一字地,说得他人不敢随便还嘴。

  包拯再一次叹气,这段时间来,他不知道叹了多少次气了:“既然庞太师不肯帮忙,那本官就先告辞了。”

  说罢,包拯转身离开。

  其它十几名大臣见包拯走了,他们也跟着离开。

  庞太师坐着,没有起身送客,等所有人都走后,他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小细犬,得意地笑道:“你们越是这样,陆真人便离你们越远,我明看明白了,你们就只想着让陆真人给予天下,却从来没有想着,你们该如何回报于他。”

  包拯出了门外,向后方拱拱手,说道:“诸位,本官先回开封府了,有事明日再说。”

  唉!

  很多人都在叹气,他们都想着让陆真人回京,毕竟一年多来,他们的身体大大小小的症,也犯了几次。

  这人只有在试过病痛之后,才会深刻了解到,一个健康的身体是有多重要。

  虽然说陆真人在兴庆府那边留有一个‘回春幡’,可那地方离这里太远,一来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那边蹭仙气,二来是车马劳顿,他们年纪也不小了,万一路上有个小风小热的,对于他们这些老人来说,说不定就是催命符。

  还有就是,回春幡被折家牢牢把持,文官要想去蹭仙气,可是得向折家低头的。

  文向武低头?

  他们有点不太愿意。

  包拯回到开封府,先到后院迅速脱去官服,然后把展昭唤来。

  穿着红袍官服的展昭抱拳问道:“知府,唤下官来,可是有政务要交与?”

  包拯看着展昭的眼睛:“展捕头,你应该知道陆真人的行踪吧。”

  展昭愣了下,又沉默了会,随后点点头:“不算清楚,但能推断得出来,他应该会在何处出现,如果下官没有算错的话,一个时辰后,他应该在城外乘船了。”

  展昭身为捕头,有很强的观察能力,同时对整个汴京城极为了解,其实陆森回到的路线,他这几天经过询问和调查,也清楚了。

  甚至摸到了矮山地道的一个出口。

  只是这事他和谁都没有说,毕竟陆森是他的朋友,他不会随便背叛自己的好朋友。

  然在而包拯问起来了,他也只能如实回答。

  毕竟包知府,也是他极为敬重的人。

  “还我去守着他。”包拯站了起来,往外走。

  展昭没有动,他身体微弯抱拳问道:“府君,你是以官身去见陆真人,还是私服?”

  包拯回头看了下展昭:“要是官身,你便不带路是吗?”

  展昭点头,说道:“陆真人没有欺压百姓,没有做有背弃大宋的事情,他不是犯人,不该被朝廷追着走。”

  “放心,我这是常服。”包拯叹气道:“我就是想以长辈的身份,和他聊聊。”

  展昭直起身体,笑道:“那下官放心了,知府请等我换身衣裳。”

  随后,两马快马从开封府冲出,向着城外而去。

  虽然包拯是文官,但其实他的也很擅长骑马。

  君子六艺,除了‘射’他不太在行外,其它都学得不错。别看他平时极为严肃,等到私下在后宅无人时,会经常抚琴解闷的。

  琴艺相当不错。

  两匹快马很快就出了城,沿着汴水河的小道往下游走,大约半柱香后,便看到一艘画舫停在河岸边,有一行人正往船上走。

  “正好赶上。”展昭笑笑。

  包拯眼尖,很快就看到在岸边准备上船的陆森,他策马小跑过去,然后翻身下马,站在了陆森的面前。

  “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地方见着包枢密使。”陆森拱手笑笑,然后又看向展昭:“雄飞,实在抱歉,明明已经来京城了,却没有去见你叙旧。”

  展昭无所谓地摆手:“我知道陆小郎有苦衷,另外,你别怪我把包知府带过来就行了。”

  “我明白的。”陆森看看两人的衣服,笑道:“你带过来的只是包希仁,不是包知府,已经很顾及我这个朋友的面子了。”

  展昭松了口气。

  陆森又看向包拯,笑道:“不知道包知府追到这里来,又有何指教?”

  包拯稍稍打量了一会陆森,然后双手负在身后,问道:“若是老夫跪求你留在京城,你愿意吗,陆真人。”

  陆森笑了,脸上若有若无的挂着些讥讽:“男儿膝下有黄金,没跪的时候,非常值钱。可一旦跪下了,便只是两块普通的膝骨罢了。包知府,我一向很敬重你的为人,请你不要做这种让人看不起的事情。”

  “若是一跪便能换你留京,我跪了又如何。”包拯很是失望地摇摇头:“只是你铁石心肠罢了。”

  陆森面容一惊:“别,铁石心肠这词轮不到我身上,先把朝堂上百官都砍完了,这才有可能轮得到我。”

  包拯皱眉,陆森这话,甚至比一年前那句‘羞于懦夫为伍’还要激进些。

  “一年多了,你还是在气着撤职你监军的事情?”包拯问道。

  陆森轻轻咧开嘴,这下子他脸上的嘲讽已经非常明显了:“包知府,请不要装作你不懂原因的样子。就算不方便说出来,那不说就是了,何必自欺欺人。”

  包拯愣了好一会,以往都是他敢于直言不公,痛斥那些遮掩真相的官员。

  但现在,他却是扮演着以往自己鄙视的那种人。

  莫名的,他就有种讽刺的的感觉在自己的心头萦绕。

  好一会后,包拯才说道:“好吧,既然如此,便把话说开吧。老夫希望你能回京,朝堂百官和官家离不开你的仙果,仙稻种子由朝廷进行管理,会更有容易泽被万民。”

  陆森听到这里,笑了:“百官离不开我的果子,难道其它人就离得开吗?给百官吃,和给百姓吃,有什么区别?”

  包拯皱眉,他说道:“官员教化万民,他们身体健康,长寿延年的话,可让更多的黎民百姓安居乐业。”

  “哈!”陆森笑了起来:“然后就坑死十几万的士卒对不对?”

  包拯轻轻抬眉:“所以,陆真人你还是在意王平间事的过错没有处罚的问题?那我可以作主……”

  “不是,包知府你完全没有明白我话里的重点。”陆森摆手说道:“我不是在意王介甫有没有被责罚这件事情,而是北伐西夏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没有一处是对的。为了你们的那点小心思,朝令夕改,先坑死了十几万士卒,并且在这过程中,我看明白了,你们就没有把士卒的命,当作是人命。”

  “士卒保家卫国,乃理所当然……”

  陆森伸手挡住了包拯继续说下去:“包知府,在我眼里,官员的命是命,士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是命,而刺字丘八们的命,也是命!”

  “没有高低。”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