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58 杭州百姓第一次接触飞行器

0158 杭州百姓第一次接触飞行器

  古人有过不少关于不明飞行物的文字或者图画,比如说贺兰山岩画中,就有疑似飞碟的玩意。

  然后文字方面的,有《晋阳秋》、《游金山寺》、《梦溪笔谈》等等。

  所以说,古人对于鬼神,游仙之类的玩意,也是极感兴趣的。

  此时吕惠卿正与一众商人在酒楼的大型露天云台上寻欢作乐,听到周围人的惊呼声,便也往天上看去,然后便见着了那个闪着明亮绿光的飞行器。

  众商人惊奇连连,和街上的市民们差不多。

  吕惠卿心中也是啧啧称奇,但身为官员,而且也算是高官了,他表面上倒是很淡定,举杯说道:“诸位不必惊慌诧异,观其上似乎有人影流动,想来应该是陆真人又有仙器制成,正在尝试着呢。”

  众人一听也颇觉得有道理,又觉得吕知府养气功夫相当不错,年纪轻轻便已经此肚量,难怪能平步青云,坐上高位。

  这些人都坐了下来,不再显得过于惊奇。

  吕惠卿亦坐了下来,笑道:“此时已临近仲秋节,有美酒有佳人,若是陆真人从上边下来,与我等畅饮,那才真是人间快事。”

  他这话刚说完,空中的绿光便渐渐放大,明显是那神物要降下来了。

  这么准?

  周围的豪商都看向吕惠卿。

  而此时吕惠卿亦觉得有些诧异,莫非自己的想法,传递到陆真人那边去了?

  他转念一想,觉得陆真人有大神通,能通晓人心,似乎也不是什么太过于让人惊讶的事情。

  这便定了心神,整整衣冠,等着空中的神器降下。

  而在陆森这边,他是确实看到了吕惠卿。

  毕竟作为飞行器,基本的影像设备还是有的。

  他本来也不想打扰吕惠卿,自己和金花在上边二人世界,观赏杭州城夜景不妙吗?

  但想到关于攻打东海蓬莱岛的事情,还有些细节方面的需要和他沟通,便操纵着飞行器降了下去。

  这酒楼的云台很大,而且看到飞行器降下来,下面的人也很醒警地把台子中间的桌椅迅速搬开。

  飞行器稳稳地缓落下来,周围所有人都看到了,街道上很多人想冲进酒楼,想来到云台这里,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自己是否能得些机缘。

  但都被吕惠卿带来的几个官兵挡了下来。

  有人破口大骂,几个官兵一人出示令牌,另一人作拨刀状,就能挡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而剩下的百分之一,是一些侠客,他们用轻功蹦上云台,围成一群,同时也与吕惠卿等豪商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毕竟江湖人都不太喜欢朝廷中人。

  而吕惠卿看到这些江湖人,也是微皱眉头,但对比了一下双方的战力,他心中驱逐的欲望被暂时压了下去。

  这时候,飞行器终于落到了云台上。

  因为本身是反重力机器,没有什么大的气浪,只有微弱的滋滋声,一般人不太听得到,只有耳聪目灵的江湖人听得比较清楚。

  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贪婪和好奇混合的目光看着这个带着数道明亮金色光纹的飞行器。

  飞行……从人类诞生智慧以来,就是所有人心目中最神圣的事情之一。

  而现在,这种让人魂牵梦萦的梦想,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谁能不激动,谁能不狂喜。

  即使是表面风轻云淡的吕惠卿,此时也轻轻吐了口气。

  在众人灼灼的视线中,飞行器的光线暗了下去,透过特殊的钢化玻璃,所有人都看到有两人在里面坐着。

  “果然是陆真人……还有陆杨氏。”

  吕惠卿嘀咕了一句,随后眼睛亮了:“能载人?”

  自己是否能让陆真人载到天上观白云,揽群星,搂银月,拜骄阳?

  想着那样的情景,吕惠卿觉得心潮澎湃,他没有考虑过被拒绝的问题。

  连陆杨氏都能上去,想来自己也能尝试一下的。

  在他激动地幻想时,眼前的飞行器‘吃呀’一声,上半截的玻璃盖子打开,陆森从里面跨过出来。

  杨金花整整衣服,也跟着出来了。

  “陆真人!你这可把我们给惊吓到了。”吕惠卿主动抱拳上前,一边向陆森走去,一边打招呼:“难道你已经修行成仙?这就是你的五彩祥云?”

  因为飞行器自带两种光色,因此给此时宋人的感觉很是酷炫的。

  陆森抱拳笑道:“没有打扰你们吧。”

  “断然不会。”

  吕惠卿此时视线都看向了飞行器,越看越是喜欢。

  旁边围观的商人们,还有江湖人也同时抱拳喊道:“拜见陆真人。”

  说着齐齐弯腰,声势还挺浩大的。

  陆森抱拳环顾四方,笑道:“各位有礼了,陆某唐突而来,请多多包涵。”

  众人连称不敢。

  吕惠卿艰难地把视线从飞行器上移回来,指了指旁边一张桌子,上面摆满了美酒佳肴:“恳请陆真人及令正赏脸入座。”

  这桌子上的东西,是刚送上来的。

  这酒楼的老板很聪明,他早让大厨停下了其它人的菜肴,专门供应这一桌子。

  陆森和杨金花入座。

  随后吕惠卿才坐了下来,之后旁边的商人们按身份,或坐或站。

  侠客们就随意多了,有站在栏杆上的,站在旗杆上的,还有人站在楼顶俯视的。

  “今早把这飞行器物制好,到了傍晚时才能让其飞起来。”陆森颇是不好意思地笑道:“没想着动静太大,惊到了城中百姓。”

  吕惠卿笑道:“无妨,倒不如说,陆真人能驾着飞天仙器来杭州城,反而让我等觉得与有荣焉啊。”

  旁边的商人们很会烘托气氛,立刻连连称是。

  陆森笑道:“本来不想打扰吕知府逍遥快活的,但想到有件事情还得与你说说,便下来了。”

  吕惠卿下意识看了看周围:“可需要到无人的地方祥谈?”

  陆森摇头:“不用,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请说。”

  陆森点点头:“待打下东海蓬莱岛后,里面的财物,吕知府可有想法?”

  吕惠卿眯了下眼睛,似乎是一瞬间就思考了很多的问题般,随后他笑道:“这倒无妨,届时我们再慢慢谈。”

  “我这人喜欢事前做好约定。”陆森摆摆手说道:“毕竟这事还算重要!”

  吕惠卿哦了声,接着问道:“可是东海蓬莱岛有什么奇物?”

  “不敢肯定。”陆森喝了口桌面上的青梅酒,然后继续说门道:“但东海蓬莱派,也曾是个修行门派,虽然现在没落了,但其中应该有些普通人用不上的东西,我想拿走。”

  “陆真人作风真是……坦荡!”吕惠卿虽然是在称赞陆森,其实也是在头痛。

  他从自己的本性出发,来推断陆森攻打东海蓬莱派这事。

  认为其必定是为了某种利益,或者某件很重要的物品,这才行动的。

  否则谁会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兵事之所向,必有缘由。

  为利,为名!甚至是名利双收都有可能。

  所以吕惠卿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他暗中招募了几个相当厉害的‘好手’,就是那种特别擅长找出宝贝,然后又擅长悄悄拿走宝贝的武林好手。

  若是能抢在陆真人之前把东西顺走,然后再让自己拿出来,送给陆真人,这不就是妥妥的人情嘛。

  吕惠卿很聪明的,修行之人用的东西,自己多半用不上,但白给和赠送,那意义是不一样的。

  可陆森现在直接把这事给说开了,要是吕惠卿还让人把东西顺走,那就是不应该了,甚至事后两人起冲突都有可能。

  见自己的小心计被提前破掉了,吕惠卿有些无奈,但他想了想,又说道:“如此的话,那上边的罪徒与钱财,皆归我杭州府了。”

  “可!”陆森不缺钱,就缺制作材料,他端起一杯酒,说道:“那就这么定了。”

  吕惠卿和陆森碰了一下,强颜笑道:“就这么定了。”

  不能‘双赢’羸两次,吕惠卿有些不开心。

  两人饮完酒后,便开始闲聊了,但其实都是吕惠卿在问。

  “陆真人,这奇物普通人可用?”

  “可用,但要进行认主仪式。”

  “凡人御之,可行几里?”

  “从此到京城,没有问题。”

  “可上天揽月摘星否?”

  “不可,只是普通器御,只可逐飞鸟。”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激动不已。

  虽然说不能上天摘星揽月,但能如同鸟儿一般飞行,就已经足够让常人心潮澎湃了。

  然后吕惠卿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所有人最关心的:“此物可售?可兑?”

  “非卖品。”陆森拍拍手:“只有亲眷和我的徒儿,才有可能得到。”

  “为何?”

  “太难制作。”陆森看了眼旁边的飞行器,笑道:“有些材料太过于贵重,可以这么说,其中一物,将整个杭州城抵给我,也不及其一半的价值。”

  旁边众人听得直吸气。

  吕惠卿亦是一样,但不怎么相信,但看着陆森那张没有什么太大表情波动的脸,他就有些信了。

  事实上,陆森也没有算吹牛。

  因为从商业的属性出发,这东西现在绝对是垄断产品,只有陆森能造得出来,而且产量还极低。

  他喊价多少,就值多少!

  就看买家愿不愿意接受那个价,或者是拿不拿得出‘钱’罢了。

  聊了一阵子后,陆森站了起来,说道:“诸位,时间也不早了,我该走了,等有缘一起喝茶闲聊。”

  说罢,他也不等别人的反应,轻轻拉着杨金花的小手,就跨进了飞行器中。

  吕惠卿本来还想和陆森多聊一阵子的,但陆森走得很坚决,他也不好意思出口,只得静静看着陆森驾驶着飞行器离开。

  旁边其它人也一样。

  吕惠卿在杭州城,算是第二高官,他都不能挽留,其它人更不能。

  就在飞行器飘上夜空,闪着绿色的光芒往城外飞的时候,有个中年人推开云台入口的侍卫,冲了进来。

  众人一看,赫然是襄阳王。

  他的衣服有些凌乱,气喘吁吁,左右看了一眼后问道:“陆真人呢,听说他今日从天而降,霞光绕身,已然成仙……”

  吕惠卿指了指天边正在渐渐变小的绿色闪烁点:“王爷,你来迟一步。”

  襄阳王看着那个光点,郁闷地叹了口气,然后扭头看着吕惠卿:“你为何不多留他片刻?”

  吕惠卿不卑不亢地抱拳说道:“那可是陆真人,无论是官身还是实权,皆高于我。下官可没有那本事留人。”

  作为科举正途出身的吕惠卿,他不太需要看大多数王爷的脸色……除了极有实权的汝南郡王。

  而襄阳王这个外封王爷,在他眼里,也不比自己强多少。

  他主动行礼,不是敬襄阳王,而是敬赵氏王权。

  陆森载着杨金花回到洞府的山顶处,碧莲她们早在哪里等着。

  陆森一跳飞行器里出来,赵碧莲就飞扑了过来,抱着陆森委屈巴拉地撒妖:“官人你和金花出发太久了,下次载我的时候,得从早上到晚上才行。”

  杨金花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她越来越觉得,碧莲这小妮子说话有种绿茶的味道……哦,这个时期应该称作‘狐媚子’。

  不过想想,碧莲的契约灵兽就是只青丘狐,杨金花就又释然了。

  庞梅儿也走了过来,眼睛闪闪发亮,她想说的话,就全在这眼神中了。

  陆森笑道:“家中还有三块天外陨铁,刚好给你们每人做一架飞行器,这总行了吧。”

  杨金花三人眼睛大亮。

  “官人当真?”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许诺你们的事情没有兑现的?”

  陆森觉得有些心虚,自己似乎说了很多的假话,所以这才匆忙改口。

  杨金花三人点点头,确实如官人所说,他承诺的事情,都做到了。

  “不过做好了之后,你们得好好跟着我学如何使用这飞行器。”陆森说道:“看似简单,但有些技巧和知识,你们是必须得知道的。”

  “官人放心,我们三个会好好学的。”赵碧莲拍着胸膛,波涛汹涌:“然后我们三个便可以结伴常回京城探亲了,然后吓傻京城那帮子土老冒,哈哈哈!”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