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60 这东西怎么飞?

0160 这东西怎么飞?

  齐东被麻袋套着双眼,眼前一片黑暗,随着两个男子的裹持,一路向前走。

  似乎经过了很多的弯路,甚至还往下方走了很久,然后带路的两个男子终于停了下来。

  “先待在这里,等我请示郎君再说。”

  齐东嗯了声,心中轻叹。

  其实就算蒙住他的脑袋,他依然能凭着自己的直觉和‘卦术’,记下自己前后左右移动方位,和行走步数,用以在心里把路径给勾画出来。

  但这些人很谨慎,他们居然先带着齐东绕了圈水路……坐着小船似乎在某个地方转了转,然后这才带着他继续走。

  然后齐东就蒙了。

  水流这东西太不靠谱了,不停地起伏,还有流水因为水量的充沛与否,流速都不太相同,根本无法判断。

  而且也不知道船的行驶速度,因此齐东无法计算这些水路的距离,行驶方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

  不愧是陆真人的下属,这手段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在原地等了会,然后便听到有人说:“这位兄台,可以摘下布袋了,我们家郎君有请。”

  头上的麻袋被摘走,齐东眼前光芒大涨,他忍不住眯起眼睛,好一会才能睁开来。

  然后便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此时按理说已经是傍晚,但这里亮如白昼,有百花盛开,有泉水倒涌,虹挂水雾。

  不同于凡间的三层式渐变琉璃仙居,五彩虹光遍布整幢建筑的表层,显得极有方正之感。

  “这才是仙居!”

  齐东喃喃自语了声。

  此时林檎站到了他的面前,轻轻行了个万福礼,说道:“这位少侠,请随我来,郎君在前方等你。”

  齐东哦了声,从惊叹中清醒过来。

  他跟在林檎的后面,同时使劲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他看得出来,这地方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山洞里边。

  仙人爱钻洞府似乎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眼前的景像,依然惊呆了他的双眼。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本以为他们天机门所在的扶桑孤岛,那飞流直下的细长瀑布,水雾迷漫,若隐若现的林海已经是很美的地方了。

  但和这里比起来,天机门什么都不是。

  真的能与陆真人谈合作的事情?

  齐东越来越没底。

  他心里轻叹着,跟着林檎来到凉亭处,陆森坐在哪里,见他过来,微笑着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多谢。”

  齐东抱拳微微弯腰,然后坐了下来。

  接着他开始打量陆森……传闻的陆真人,有很多‘形态’,什么面目俊美如仙女,什么身高三丈,面孔如虎,眼眉如电等等。

  反正是怎么夸张怎么来。

  但真见着人后,齐东就发现,陆森长像极为俊秀,但又不失男子气概,是那种从骨相上就十分‘美’的类型。

  并且他还在陆森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凛然的气质,像是巍峨大山立在眼前。

  极有迫力。

  “请。”陆森将一杯蜂蜜水放在对方面前,笑问道:“这位少侠,你说的合作,是哪方面的?”

  齐东忍住自己想到处乱看的心思,毕竟这地方真的太漂亮了。他抿了口蜂蜜水,感觉到有股温暖的气息混在水中,顺着自己的喉咙而下。

  果然是好东西。

  “在下天机门弟子齐东,见过陆真人。”齐东放下杯子,抱拳小心翼翼地说道:“本派世居东海扶桑树之下,鲜少与凡俗间往来。但半年多前,有位师叔偷走了本派的掌门令,逃入中原。掌门为了找到他,动用了卦术,却意外算到中原将有巨变。于是派人入中原打听消息,却没有想到,居然知道了陆真人的事情。”

  陆森颇是好奇:“本人的事情,天机门有关系?”

  “陆真人手中应该持有本派的掌门令吧。”

  掌门令?

  陆森想了想,便记起来了:“你说的是这木牌?”

  一块木牌子放到了桌面上。

  齐东看着这东西,松了口气,抱拳说道:“就是这令牌,多谢陆真人代为保管,掌门在派弟子等人出来之前说过,若是陆真人愿意归还令牌,便可向我们提出一个条件。”

  “条件的事情先放一边。”陆森摆摆手:“我挺好奇的,你们是怎么知道令牌在我手中的。”

  齐东轻笑道:“只是取巧。掌门先用卦术探探陆真人的来历,结果卦象却没有反应,仿佛陆真人并不在世间。然后又用卦术来寻找令牌,结果令牌也消失了。所以掌门便猜测,令牌应该在陆真人手上,才会有如此变化。”

  原来如此!

  什么都找不到,这本身也是一种‘信息’。

  聪明的人自然可以利用上。

  “你们天机门很擅长卦术?”陆森问道。

  “略懂罢了,与陆真人的神通相比,只是米粒之光。”齐东笑得很憨厚的样子:“我们天机门最擅长的,其实是修行功法,可惜这人间的灵气越来越少,即使背靠着扶桑树,依然还是无法突破仙凡之别。”

  陆森越发好奇了:“扶桑树?神话传中说,三足金乌所栖的扶桑树?”

  “三足金乌倒是没有见过,只是那树很大很大,我们天机派的先人,为了给自己门派找个比较唬人的根脚,便给起这名字了。”

  这齐东还挺实诚的,陆森嘴角露出丝微笑,说道:“但你们的扶桑树,确实不是凡品,这上面,有灵气的味道。”

  齐东尴尬地挠挠头:“现在已经不是灵气了,而是一种很邪门的气息,而我们也搬离了扶桑树附近,改名成了天机门。”

  不过随后齐东猛地抬头:“陆真人能感觉到这上面的邪气?”

  “能感觉到点。”

  其实这玩意一直躺在他的系统背包里,处于‘时停’的状态,虽然这东西能产生扭曲的灵气,但陆森的配方中,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到这玩意,所以就一直处于闲置的状态。

  “既然陆真人知道我们天机门的一些秘密了,那么可否考虑本门的提议,一起合作?”

  陆森双手捧着杯子,缓缓问道:“合作的内容是什么?如何合作?”

  “我们想请陆真人去一趟天机门,帮忙看看扶桑树到底怎么了。”

  陆森表面上没有什么,但内心中却是下意识点点头。

  从那个令牌自主散发的‘扭曲灵气’,便知道这玩意的主体,可能性质变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医好你们的扶桑树?”陆森问道。

  齐东点头:“这是一个合作内容,至于其它的,还请陆真人和我们掌门商量,在下只是个门中普通弟子,无权多作承诺。”

  齐东说的确实是有理,两个势力的合作内容,不是他一个门人可以决定的。

  陆森想了想,说道:“不得不承认,我对扶桑树确实有些兴趣。什么时候方便去你们天机门拜访?”

  “掌门说,随时恭候陆真人大驾。”齐东先是惊喜,随后连连抱拳笑道:“需要我为陆真人引路吗?”

  “不必,你画张地图给我就好。”陆森想了会,说道:“等我把事情做完后,自然会前去天机门。”

  “可是东海蓬莱岛的事情?”齐东有些兴奋地问道:“可需要在下助拳?”

  “多谢,暂且不用,届时若无法打上东海蓬莱岛时,我定会求援。”

  齐东有些失望,他想着如果陆森同意助拳,便可卖个人情了。

  现在这天底下,谁的人情最重要?

  自然是陆真人。

  至于陆真人所说的‘求援’,无非就是个场面话罢了。

  随后陆森拿起了酒杯,轻轻抿了起来。

  一直在旁边站着的林檎立刻将纸笔放在了桌面上。

  将天机城所在的位置画出来后,齐东很识相地站了起来,退后几步,轻轻拱手。

  随后林檎将他带到刚才来的入口处,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两个黑衣人重新把麻袋套在了他的头上。

  依然是长长的通道,还有微微摇摆的船体。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后,旁边的人终于说道:“好了,可以把麻袋摘了。”

  齐东吁了口气,把麻袋卸了下来,然后便看到有个黑衣人递给自己一个果篮子,里面装有三颗卖相特别漂亮的果子。

  “这是?”齐东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看向前边的两个黑衣人。

  “这是郎君送给你的见面礼,收着吧。”

  说完话后,两个黑衣人就回到了山林之中。

  齐东提着果篮,站在山脚,仰视着巍峨青山,极是羡慕。

  “真正的洞府,这才叫仙人居所啊。”他苦笑中带着些许羡慕。

  虽然说天机门周边的景色也些是绝美,但和这种明显是工人制造的光影仙境来说,还是差得远了。

  他很清楚,陆森的洞府应该就在眼前这几座山的内部,但如何进去、进不进得去,都是问题。

  “我们天机门算啥仙门啊。不是把门派建在漂亮的地方,高山之上就能自称仙门的。”齐东苦涩摇摇头,提着果篮子往回走:“另外这才三个仙果,掌门和长老共有四人,怎么分?”

  “算了,这不是我该担心的。”

  齐东不再想着去找出洞府的入口了,他现在已经能深刻地认知到,天机门在人家面前,真不算什么。

  等齐东走后,杨金花走了过来,她刚在在旁边坐着,因为花丛和果树的关系,她的身影被遮掩,齐东并不知道有人就坐在凉亭不远的地方。

  “官人,不担心那个天机门是设下陷阱吗?”杨金花坐了下来,说道:“他们并不像骊山老母那边,与我们有着因缘的。”

  陆森点头:“是有点担心,所以届时我想带你过去,然后再请岳母压阵。另外陷空岛五鼠也请来同行,还有阿黄他们也跟着过去一半左右的人,应该没问题了。”

  杨金花现在实力很强,如果加上有契约灵兽的穆桂英的话,母女两人联手足够横扫一片了。

  算上五鼠和这段时间培养出来的家将们,这么一帮子人去拜访,不是陆森有危险,而是估计能把天机门给灭了的程度。

  听到这,杨金花兴奋起来:“官人打算请母亲过来?”

  “嗯,我待会修书一封,明日你坐着飞行器带去京城,若是岳母愿意帮忙,就自己载她过来呗。正好打蓬莱仙岛的时候,也可以请她助拳。”

  杨金花连连点头:“母亲一定会愿意的,对了……明日干脆让碧莲和梅儿也随我回京城一趟吧,让她们也探探亲。”

  “没问题啊。”陆森笑道。

  “多谢官人。”杨金花开心得坐在了陆森的怀里,人变得羞答答的。

  然后两人就是一阵腻歪,中途赵碧莲强势加入进来。

  等到次日清晨,杨金花便带着赵碧莲、庞梅儿两人驾驶着飞行器,北上京城了。

  虽然没有飞行路线图,但杨金花用了个简单的法子,那就是顺着京杭大运河飞行,她们三人乘船往来杭州和京城也有数趟了,算是老马熟途。

  京杭大运河的货物和人流吞吐量,在这个时代是最高的,三个飞行器在上空掠过,硬是惊讶到了无数的人。

  关于飞行器的传闻,此时还在杭州城附近发酵而已,再远一点就没有什么人听说了。

  虽然六十公里的时速并不算快,但在这个时代来看,却已经是极快的速度,毕竟大部分的骏马,奔跑速度都难以突破60公里时速,而且冲刺的距离还不能太远,否则极易暴毙。

  因为不是直飞京城,而是顺着京杭大运河绕了远路,因此杨金花等人不可能一天就飞到汴梁,他们在途中找客栈休息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继续飞行,大约在下午申时到达了汴梁的上空。

  随后三人分开,各回各家。

  而这一幕,自然也被整个京城的人看到了。

  此时关于飞行器的消息还没有完全传过来,只有一直在注意着杭州消息的宫内,知道这三个是什么玩意。

  连带着包拯等重臣也知道。

  天波杨府内,穆桂英手持亮银枪,双眼灼灼地看着空中降下来的蛋行飞行器,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必要的警惕还是有的。

  若是从中出现个妖魔鬼怪,她当场就和自己的藻兼合体变身,打杀过去。

  但没有想到,她居然看到了自家女儿在里面坐着。

  而杨金花刚把玻璃盖子打开,高兴地想和母亲打招呼,便突然天旋地转,居然是被人抛起来了。

  愣了一息,她在空中扭正身形,轻盈落地,然后便看到自己母亲穆桂英已经坐在蛋行飞行器里面了。

  速度快得无法想像。

  “这东西怎么飞?”

  穆桂英端坐其内,身形秀丽挺拨,她看着女儿,眼中满是热切!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