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61 蓝色药丸子

0161 蓝色药丸子

  曾经的穆桂英,也是非常‘跳脱’的少女,她年轻的时候,比杨金花要胡闹得多。

  因为不愁吃不愁喝,又得家人宠爱的关系,穆桂英向来都是比较调皮捣蛋的,否则会也不做出绑美男回家做夫君这样比较荒唐的事情出来。

  虽然成亲后性子有所收敛,但内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变化的,依然还是那个爱玩爱闹的穆桂英,从来没有变过。

  只是套上了个‘识大体’的壳子罢了。

  而现在看到女儿坐着飞行器从天而降……要是陆森的话,她肯定不会有什么动作。

  但自己的女儿,呵呵,那还不是随着自己揉捏的。

  杨金花小跑到飞行器前,看着里面坐着的母亲,无奈地说道:“娘,这东西是绑定的,一人一器,就算我也改不了,或许官人能帮忙改改。”

  “一人一器啊。”穆桂英全身的气劲仿佛都泄掉了,她生无可恋地仰望天空:“我还以为自己从此就能在天上飞来飞去了呢。”

  “娘亲,我可以带你到天上转转啊。”杨金花也跨坐了进来:“可以多载一个人没有问题的。”

  “真的?”穆桂英的眼睛再一次亮了起来。

  就这样,杨金花的飞行器再一次飞上天空,刚飞没有多久,发现庞梅儿和赵碧莲的飞行器也升空了。

  她们的舱内,也坐有其它人。

  三人的飞行器聚在一起,相视一笑后,又散开。

  这一天……整个京城的人们,都看到了三个绿色的东西在头顶上飘来飘去。

  然后陆森再一次成为了街头小巷,以及高档场所里谈论的对像。

  京城的人们,也越发怀念陆真人还在矮山时的日子。

  现在他们连仙家皮影戏都没得看了,真的好悲伤,好郁闷,好无聊。

  而同样的时间,陆森则坐在洞府的门口,看着身前跪着的十几个蓝衣人。

  这些人被绑着双手跪在地上,他们见到陆森,又是敬畏,又是害怕。

  陆森暂时没有理他们,而是看向旁边的一个黑衣青年,问道:“阿黄,我们这边的情况如何?”

  “郎君,只了老牛的手臂被斩断了外,其它人都是小伤。”

  “老牛的手臂接上了没有?”陆森急忙问道。

  “接上了。”名为‘阿黄’的黑衣青年用释然的语气说道:“我们按照郎君所说,老牛的手臂断后,第一时间用洞府里的无根水清理断茬处的伤口,并且将断肢和手臂重新接在一起,然后立刻用蜂蜜涂沫,再给他喂了半瓶的蜂蜜,他的断臂就重新接起来了。”

  陆森点点头,内心松了口气。

  而那些跪着的蓝衣人听到这里,个个露出惊奇的神色。

  但此时阿黄挠着后脑勺说道:“不过也出了点小问题。”

  “什么问道?”

  “帮老牛接断臂的时候,我们没有什么经验,导致接上时,他的断臂稍稍往里面转了点,接上后,他的手现在成了内拐手!有点难看,也不方便发力。”

  陆森顿时无语了。

  阿黄继续说道:“所以现在老牛正在考虑重新把断臂砍下来,再接一次。”

  陆森更无语了,好一会后才说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反正痛得又不是我。”

  阿黄也极是尴尬,干笑了几声,退到一边去。

  陆森将视线看向这些蓝衣人。

  跪在最前面的中年男子吁了口气,主动说道:“陆真人,请给条活路,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嗯,你们只是奉命行事,我就得给你条活路。”陆森笑笑:“那如果我没有一定的势力和实力,你们会给我活路吗?”

  这些人一个个都苦笑了起来。

  陆森继续说道:“当然,你们只要主动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我会网开一面。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请陆真人守信。”

  陆森笑笑,守信?

  他自然会守住,但这话不应该由对方说出来,而应该由自己来决定。

  这人见陆森不说话,便知道自己算是触怒对方了,顿时不敢再耍什么小心思,把自己的事情,像是撒豆子一样说了出来。

  这些蓝衣人都是东海蓬莱的帮众,他们这次过来,主要是想把陆森的洞府入口找出来,如果有机会的话,最好能绑架到一两个陆真人的亲眷。

  毕竟现在整个杭州城,以及附近的人都清楚,陆真人的亲眷,时不时会出现在杭州城购买生活用品。

  “就这么简单?”陆森自是不信的。

  这人犹豫了一会后说道:“如果找到了陆真人洞府的话,可以扔些毒烟进去。”

  旁边的阿黄走出来,将几个竹筒放在了这些人的旁边。

  “剧毒吗?”

  这人沉默了好久,然后点点头。

  此时所有俘虏的身体都在发抖。

  他们在害怕,自己等人都想着要杀掉陆真人的亲眷了,想来陆真人也应该不会放过自己。

  陆森叹了口气,然后对着阿黄说道:“把他们带到地下去,给他们铲子和木镐,让他们帮你们干活。每天就给两顿饭吃,别饿死就行。”

  好的……阿黄等人走上来,把这十几名东海蓬莱派的蓝衣人给拖走了。

  陆森坐在石椅上,揉了揉额头。

  他倒不是因为东海蓬莱派的事情而心烦,只是单纯地觉得心累。

  他得考虑很多事情,特别是一些关于自己计划上的事宜。

  常常得复盘和重新推算,很是耗费心神,也只有和金花他们腻歪一下才能放松,但她们三人现在又回京城去了。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一对玉手按在了陆森两侧太阳穴上。

  手劲很是轻柔,让他感觉到相当舒服。

  “林檎啊,麻烦你了。”

  “这是奴婢应该做的。”林檎笑笑:“夫人们都不在了,自然得由我来照顾郎君。”

  因为陆森还没有孩子和女儿,因此林檎都是称呼杨金花三人为夫人,要是有了儿子和女儿后,就是喊她们大大娘子,二大娘子之类的称呼了。

  生没生孩子,称呼是不一样的。

  来这个家三年多了,好吃好住,林檎不但人变白了,个子也高了不少。

  如果说之前刚捡回来的时候,只是个黑乎乎的黄毛丫头,那么现在就是相貌柔和的小美人胚子了。

  享受了一下林檎的按摩后,陆森走出洞府,在通道中的拐角处,他听到有人在前面大喊。

  “等下,让我再缓缓神先。”

  “还等?这都第六次了。”

  “瘦猴,这砍的又不是你的手臂,你当然可以在旁边说风凉话。”

  “你老牛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再断一次手臂。”

  “这不同的,砍人的时候当然不能怕死,但不准我平时怕痛啊。”

  “就一眨眼的时间,快点,老子要带那些傻子去地下干活了。”

  “要不,你给我蒙上眼。”

  “这法子不错。”

  陆森走到转角前,扭头看过去,发现是五个围在一个蒙眼壮汉的身边。

  壮汉的右手被拉得很直,而旁边有个汉子提着出鞘的单刀,正在上下摆动,似乎在找准位置的样子。

  而蒙眼壮汉全身似乎都在微微发抖,同时声音沙哑地说道:“要确就快点,你这不上不下的,让我等得难受。”

  陆森看到那个蒙眼壮汉的右手肘子,确实是有点内翻,看起来不太和谐的样子。

  “我在找位置。”

  “快点,老子紧张得快要尿了。还有蜂蜜一定要准备好啊,还有这次要帮我接得整齐些,老子不想手臂一天之内被人砍上三次。”

  陆森摇摇头,趁着这几个人没有看见自己,先离开了。

  出了洞府,他拿出飞行器,乘坐下去,然后降落到了吕惠卿的前院。

  两个正在前院干活的吕家仆人,见到飞行器落下,当场惊得连滚带爬回去禀报了。

  得知陆真人的‘祥云’降在自己的前院,吕惠卿连衣服都没有换,急巴巴地从屋中小跑出来。

  连鞋子掉了个,还穿反一个,真是倒屣相迎了。

  陆森从飞行器中走出来,看看周围,笑道:“吕知府这庭院装修,挺别致的。”

  吕惠卿嫩脸一红。

  这庭院中,除了花花草草外,便是摆放了三个吕惠卿自己的小型雕像。

  而且这些雕像姿态,个个都是意气风发,像是在指点江山的模样。

  吕惠卿急忙咳嗽一声,压抑下自己脸上的躁热,说道:“陆真人难得来访,真是蓬荜生辉,里边请。”

  陆森跟着他到了内厅坐下,再打量周围一会,笑道:“吕知府这府邸盖好应该没两年吧,看着真是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是一个高情商的词。

  反正那些奇奇怪怪的人和事,都可以用这语来形容,不容易得罪人。

  吕惠卿干笑两声,直接说道:“不知道陆真人这次来访,是为何事?”

  他不想让陆森再左看右看了,毕竟自己这里面的装饰如何,心底是有数的。

  用其它同僚的话来说,就是不知所谓。

  只要是他喜欢的东西,就会往里面搬,所以这里面有奇石,有扇子,有奇怪的椅子,还有一些动物的标本。

  他吕惠卿就是这么一个有趣的人。

  但这有趣的‘自傲’,只能在凡俗之人的面前保持。

  你不喜欢,那是因为你没有情操。

  没有内涵。

  但在陆森面前,他这点自傲是站不稳脚的。

  毕竟仙凡有别……况且陆森长得那是真的俊秀,又细皮嫩肉的。

  完全就是贵公子的模样。

  于是仙人加上贵公子的双重身份,那气度(逼格)就是当世难寻的。

  连他都觉得不好看的东西,那多半是真不好看了。

  听到吕惠卿的话,陆森将自己的视线扭转回来,说道:“其实是关于东海蓬莱岛的。”

  “哦,那边有什么消息?”

  “不久前,有批东海蓬莱岛的人,摸到了我家附近,然后被我的家将们抓起来了。”陆森身体后仰,用轻缓的语气说道:“他们想对我亲人不利,所以我现在意难平。”

  “陆真人要提前发动攻击?”吕惠卿表情有点兴奋起来。

  他就是想让陆森快到点东海蓬莱的人干掉,这样子他的功劳就能更快一些上报。

  “不,攻击海岛还是按之前的计划,毕竟计划都准备好了,最忌讳乱改。”

  吕惠卿好奇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陆森笑了笑,把一数从系统背包中拿出来,放在了桌面上。

  吕惠卿的视线落在桌面上,发现那是一个蓝色的圆丸,还散发着清香,闻之心旷神怡。

  “这灵药有何作用?”吕惠卿问道。

  陆森小声说道:“灵药倒也不算,这东西最大的作用,便是让人回复雄风。无论你多少岁!而且效果持久,不是那虎狼之药,而是真正治愈身疾的药丸子。”

  有这等好东西?

  吕惠卿立刻抽起冷气来。

  在华夏,最贵的药是什么?

  能壮阳的,然后才是延寿的。

  只要陆森敢说句,苍蝇食之能壮阳,估计粪蛆都被会捞上来洗净油炸。

  没有老男人不敢吃的壮药阳,就怕你没有。

  只是吕惠卿又觉得奇怪:“陆真人,但这药丸子,又与东海蓬莱派有何干系?”

  “当然是没有关系。”陆森笑了:“你觉得这样一粒药丸子如果拿来拍卖,会有人买吗?”

  “那是必须的。”吕惠卿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他也想要,虽然他现在还年轻,但最近一段时间他夜夜笙歌,身体也着实有点顶不住了。

  普通的虎狼之药吃多了伤身,但陆真人这边出产的,就不同了。

  现在他终于没错得陆森有点方士和修行人的样子了。

  方士不就是要炼丹的嘛。

  但吕惠卿还是觉得,陆森拿出这药,绝对和东海蓬莱派有关!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

  7017k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