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62 重振雄风真君

0162 重振雄风真君

  陆森在吕惠卿眼跟前笑了下,然后带着蓝色药丸子走了。

  而吕惠卿看着陆森离开,感觉到有些不快,随后却又无可奈何。

  他很清楚,从常理上来说,确实是他自己错了。

  “陆真人是怪我倦怠了吗?”

  吕惠卿的表情越发难看,可却没有多少生怕的意思,更多是自省。

  他二十二岁科举及士,外放地方做官不到两年就被欧阳修看中,调到杭州城给自己当主簿。

  然后又花了一年的时间,成为权知杭州事,在欧阳修有要事回京的时候,暂代杭州府尹一职。

  从政短短三年,就已经开始半只脚踏入大宋权力中心的门槛了。

  而且他还很年轻,才二十五岁,前程似锦。

  况且数天前,越森还说要送他一场功劳,若真成了,那三十岁前进入朝堂,那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然后他就有些兴奋过头,夜夜笙歌了!

  政事松懈。

  吕惠卿原地想了会,双手微微向远方抱拳,然后对着旁边的管家说道:“帮我把三个石像撤了吧。”

  而另一边,陆森来到碧天阁,将一大玻璃瓶的蓝色药丸子交给阁主,再飘然而去。

  陆森这次算是来敲打吕惠卿的。

  因为根据他从东海蓬莱派俘虏那里得来的信息,这些人是大摇大摆上岸的,然后大摇大摆在杭州城里打探消息,然后再闹了几波纠纷,然后才大摇大摆地来到陆森洞府附近打探。

  所以陆森便觉得,吕惠卿这人做事飘了。

  东海蓬莱派本身就是兼职海盗,常在沿海杀扫抢掠,这样的人定是要剿的。

  说白了,这些人一上岸就全杀了,都不算过份。

  但他们居然在杭州城里晃荡了这么久,都没有什么事情,同有捕快去盘查他们,甚至还是穿着东海蓬莱门派装束的情况下。

  可想而知现在杭州城的治安效率有多差。

  也可以想得出来,吕惠卿这段时间,是有多懒政。

  陆森摇着扇子往家里的方向走,因为杨金花她们去了京城,现在回城也是无聊,便走走逛逛。

  杭州城认得陆森的人没几个,又没有穿虹绸之类很招眼的衣服,所以在外人的眼中,他只是个富家大少罢了。

  他走着走着,却突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陆小郎,等等!”

  陆森往后一看,发现是穿着天蓝色常服的展昭,正一脸喜色的快步走过来。

  “没有想到,真撞见你了。”展昭走到陆森旁边,抱拳笑道:“近来可好?”

  陆森也笑了,回礼说道:“真是缘分,一起到路边吃碗豆花如何?”

  “那就得陆小郎你这东道主请客了。”展昭很爽朗地大笑起来。

  “自然!”

  一碗豆花便宜得很,似乎不衬这两人的身份。

  但两个容貌极其过人的男子坐在简陋的食肆里,却硬给外人一种,他们坐在高档场所里的感觉。

  旁边路过的小姑娘和少妇们,露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放慢步伐,半遮着脸庞,含羞带笑,等走远了还依依不舍地频频回头。

  陆森和展昭两人都是心性坚韧之辈,被这么多人盯着也不生怯,一边吃着豆花,一边开开心心地聊着天。

  有种大气洒脱的豪气。

  “这次来杭州,其实是送帖子的。”展昭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喜色露出:“我与月华的婚期已经定了,就在明年开春。来这里是给外公和外婆他们送请帖的。”

  陆森笑道:“没有我的份?”

  “怎么可能,早写好了。”展昭把红色的请帖从包袱里拿出来:“请收下。本来正愁着如何找到陆小郎你呢,结果这才刚到杭州成,就遇上了。”

  展昭满脸的开心。

  陆森打开看了会请帖,点头:“明年三月三啊,京城老宅,那时候我必定到场。”

  “那我就恭候大驾了。”展昭以豆花代酒,一口闷了。

  陆森也把豆花一口闷了,明明只是甜点,硬是给两人喝出了烈酒的气氛。

  展昭放下瓷碗,突然正色道:“陆小郎,我听说你的什么大道仙券被抢了?这事有没有内幕?”

  “有。”陆森不想骗对方,毕竟展昭算是他的好朋友。

  “包府尹也知道这事,他说也应该有内情在个中。”展昭点点头:“而且包府尹说,你似乎是有意把那犯人逼往北地,所以他在怀疑,你是不是在策划什么!”

  陆森眉头微皱,随后又松开:“包学士胸有经伦,智谋过人,能看出些东西也不奇怪。”

  展昭叹了口气:“所以,包府尹想阻止你,已经派了些好手过去抓捕青阳客了。”

  嗯?

  陆森有些奇怪地看着展昭。

  “其实包府尹本来想让我去把青阳客抓回来的。”展昭又要了碗豆花,一边喝着一边说道:“但我以要送请帖之事给推脱了。”

  陆森拱拱手,表示承了展昭的人情。

  展昭见状急忙说道:“陆小郎,你这样就太生分了。我们是朋友,你愿意为我们这些丘八张目,张我等辞官,舍弃荣花富贵,我展某深感大恩,心服口服。”

  陆森轻笑了下,有些开心:“你夸得有些过了。”

  “没过,陆小郎当得我等武人敬佩。”

  展昭太清楚武人在朝堂上的地位了,并且一般家境殷实的武人,多多少少都与军卒有些关联。

  不是有亲人在军中任职,要么就是为军卒服务,或者有所合作的。

  展昭的远亲,有人在军中做官,甚至也有族中子弟做了刺配军。

  他自己也是朝堂中人,虽然明着说是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但受过的气,可是不少的。

  这还是有包拯照拂和撑着门面的情况下。

  前有韩琦临阵脱逃,扔下十万军卒被敌国屠戮,却只有一个不轻不重的外放为官为罚。

  后来又有王安石胡乱指挥,葬送十多万的士卒,也是一个不轻不重的‘暂留待审’的裁决。

  展昭虽然很不甘心,内心中也很不忿,但其实也算是认命了的。

  这世道便是这样,能如何。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陆森居然站了出来,为死去的贼配军震声呐喊。

  甚至还骂了包府尹一顿,逼得包府尹直接把王安石扔到琼海去。

  于情,陆森是自己的好友;于理,陆森做了他展昭不敢做的事情,甚至说了天下人都不敢说的事情。

  把整个朝堂骂得狗血淋头。

  这样的男人,如果不值得他展昭敬佩?

  那还有谁?

  所以展昭愿意把这些官府中的事情,说给陆森听,要是以往,他是不会透露半点内容的。

  “说回包学士的事情,他这事情做得不太地道啊。”陆森叹了口气:“朝堂上的贪污大把,他不想着清除,怎么跟我杠上了。”

  “他觉得贪腐只是小疾,而陆小郎你,才是有能力颠倒众生的源泉。”

  陆森叹气:“他怎么又来了?”

  展昭叹气道:“特别是陆真人你把虹绸弄出来后,他就更这么认为了。我曾听包府尹直言:这虹绸与丹道何异,只是换了个名称罢了。”

  陆森的眉头越发拧巴,随后猛然松开,他笑了:“唉,包学士还是那种爱操心的习惯。”

  陆森前面还觉得包拯有些麻烦的,但现在他对包拯的阻挠已经没有多少担心了。

  大势之下,包拯再厉害,也无法只手挡狂澜。

  展昭见陆森没有生气的意思,他便说道:“陆小郎不觉得包学士是恶人便好。”

  包拯怎么会是恶人,只是太过于爱操心罢了。

  陆森摇摇头,说道:“不说其它那么多了,聊聊其它的,比如说你与丁氏成亲后,有什么打算?比如说,要多少个孩子?”

  展昭脸色微红:“这自然得多多益善。”

  哦……陆森了然。

  随后两人聊闲了近一个时辰,随后才分开,展昭去给自家外公外婆送请帖,而陆森则回到了洞府之中。

  蓝色药丸子的事情,在数天后急速发酵。

  一大波男子,青壮,中年男子从四面八方,全国各地汹涌而来,把碧天阁挤了个水泄不通。

  一粒蓝色药丸的价格,拍到了可怕的平均三千贯价格。

  而陆森放出了两百多粒,也就是近七十万贯的拍卖收入。

  只说这么一个数字,可能不会给人太直观的印象,但如果说整个杭州,全年所有税收加起来,什么实物抵扣之类的,也不过是一百五十万贯。

  也就是说,碧天阁短短三天的拍卖成交额,就抵杭州城半年的税款了。

  这几天,碧天阁是一车车的铜板往里拉,然后再一车车往外拉。

  杭州城大把大把的人都能看到这一奇景。

  而吕惠卿站在不远处的高楼上,看到这一幕,心口都在发疼。

  本来这些铜板,都应该是杭州官府的,他至少能分一份,这是正当的合法的收入,同时还是一笔巨大的功劳。

  可现在,都没有了。

  “陆真人当真是狠心啊。”吕惠卿捂着心口,脸色苍白:“宁与商贾,不与学士,这刀子刮得狠。”

  他真是后悔了,自己那段时间,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居然放任了政事和城中治安。

  好后悔。

  其实后悔的还不止他一个人,还有那些来迟了的,或者钱不够没有拍到蓝色药丸子的豪商。

  因为现在效果出来了,只要没有身残者,食用那蓝色丸子后,当真是强悍如年少时。

  也因为这个关系,杭州城的画舫生意陡然间变得特别好,吃了药的人都想试试效果嘛,导致吃喝玩乐的消耗价格,暴涨了一倍。

  顺带着让整个杭州城的其它生意也变得红火起来。

  比如说布匹啊,蜡烛啊之类的。

  吃的方面也不少。

  商业这种东西,是环环相扣的。

  可以这么说,光这一波拍卖,就让杭州城的全城税收,今年内至少提高了三成。

  也是在这种的气氛下,杨金花等人回来了。

  顺便也带来了穆桂英这个超级打手。

  在洞府中,陆森设宴给穆桂英接风洗尘:“岳母,多谢你能过来帮我。”

  “客气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穆桂英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笑道:“老太君现在的身子骨极好,拐杖都不用了,估计再这么下去,快要返老还童了。已不需要我照顾,所以趁着这机会,我过来玩玩,散散心也是挺好的。”

  “娘,你别说这么多托辞了。”杨金花在一旁拆穆桂英的台:“你不就是听说东海蓬莱岛的武圣人号称天下第一高手,你想和他过过招嘛。”

  “丑妮子,在女婿面前不给我点面子。”穆桂英伸手过去捏了下女儿的脸,然后他自己也笑了:“有了藻兼后,最近功夫增长极快,和金花打没有意思,她总是只出五分力,软绵绵的,便想着拿江湖上的高手试试剑了。”

  毕竟当年也是侠女,穆桂英的江湖气息是刻在骨子里的。

  以前刚嫁入杨府,常能打仗,还能放松一下内心中那种打打杀杀的欲望。但后来杨家兵权旁落,被困京城后,她‘动弹’不得,只有偶尔欺负一下女儿,缓解心中的郁躁了。

  能活动活动身手,她是很乐意的。

  之后,她便在洞府里住了下来。

  穆桂英来得比较早,离计划好出海的时间还有一个月左右。

  于是穆桂英这段时间除了在洞府中蹭蹭灵气外,便是和女儿外出逛街了。

  几天后回来,她看陆森的眼神都不对了。

  而杨金花则把陆森拉到一旁,悄悄问道:“官人,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你怎么突然卖药丸子了?娘亲在外面听到这事了,拉着我问,你是不是吃不消三个女人,这才做那种虎狼之药的。”

  陆森顿时无语了:“我都有蜂蜜水,干嘛要吃那玩意啊。”

  “家里有那么多好东西,你怎么卖那玩意啊。”杨金花表情显得有些讪然。

  “那东西好卖啊,比死更可怕的就是不行,这是男人最大的痛。”陆森笑道:“而且我限定了时间和数量,下一次要拍卖的人,必须是碧天阁的会员才会,现在已经有好几千个豪商入会了。这可是一股很厉害的力量。对我的计划有极大帮助的。”

  杨金花脸红得有些娇俏:“那官人你知道外面的人现在怎么称呼你了吗?”

  “不就是陆真人之类的吗?”

  杨金花用小拳头连打几下陆森胸膛:“现在外面的人,都叫你重振雄风真君,甚至有人刻了你的长生牌放入道观中。有些没钱的平头百姓们,拿着香火,对着你的三跪九拜说要保佑他们龙精虎猛,多子多福,就差给你立塑了。”

  听完后,陆森满脸的问号。

  不是,这些人有病吧!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